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英雄联盟之风起 > 第一卷 艾欧尼亚之灵的诅咒

第一卷 艾欧尼亚之灵的诅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川心里苦阿,还没法说。

艾瑞莉娅相聚之后,也他这次来普雷希典和曾一起再度漫步到纳沃利魔武学院,想去探望阿呆的。

利魔武学院的院长,传得知的却是阿呆跟随她士外出说境强者元青了,暂时还没有回来沃利魔武学院的老师,纳沃只是到了纳

于是江一封信,信中内容在在艾表示自己现瑞莉娅的家川呢只能留下

也算是留个念想,或许还能再见上一面来时能及时看到信希望阿呆回

毕竟这座城他也没有人,难得来了,还是见一见的好。几个想见的

他这个念想只是江川没想到,来得是真的很巧。确实达成了,见他了,阿呆确实来艾瑞莉娅家

回去把那封信吃巧到他恨不得穿越掉。

江川垂头丧气,阿呆高兴兴的蹦跳着跑进了亭子。,艾瑞莉娅脸上红晕丛倒是高

着水灵灵的大眼看了看她的,阿呆眨了望她的艾瑞莉娅姐姐亚索哥哥,睛道,又望

们刚才在做什么呀?“亚索哥哥,艾瑞莉娅姐姐,你

“玩游戏咯。”

江川拖长了音幽怨道。

么不玩了,阿呆们怎什么游戏呀,你“玩游戏,也想一起玩。”

下,翻个白眼搪塞额……江川沉默了一道,

“这个游戏小孩子不能。”

小脑袋,颇为气愤道,为什么?”阿呆昂起

已经能够独自一人完成魔沼蛙的猎杀了。“我可不是什么小孩子,我都

先是瞪了一眼江川,眼艾瑞莉娅脸颊胡话了。神警上红晕渐渐敛去,,不要再随便说

的面容转为惊讶,到后面阿呆所说的话,然后等听艾瑞莉

猎杀魔沼蛙了?独自一人“阿呆,你去

去猎?那可是堪比史诗级的魔兽,元青女士带你出去蛙吗杀魔沼为了

你参加这问一下学方式了。”青女士她就让我有必要询你才这么小,元元青女士的么凶险的磨练吗?看来

,显然她,语气认真士让阿呆独行为有些不满娅面色严肃自一人去猎的气质流露对元青女艾瑞莉,高贵威严杀魔沼蛙的

她认为使那是一名传说境的的不对,她要过问,即强者。元青女士做

的艾瑞莉娅,他就感觉自己更馋,呸,更喜欢艾瑞莉娅了。小公主就江川瞅着忽然从含羞带变成了高贵冷艳女王

急的挥着手道,己的话而动怒,甚生了不满,阿呆焦艾瑞莉娅姐姐因为看到的老至还师产对自己

“艾瑞莉娅姐姐,不是人去猎杀魔沼蛙不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院长老师让我一个助我,是为了我好的。是什么试炼,是为了帮

蛙,制击伤了魔沼凶险。我又有偷猎者短师还特意出手帮我压次猎杀魔沼匕这件恩而且院长老之器,这宠级别的惩戒蛙我并没有遇到什么

处,只是你年纪这么小么好“我大概明白会有些什。”,不值得,也没必要

即使再强,也让你一个孩子,元青子的世阿呆正色女士,她做错了。”艾瑞莉娅对界,魔沼蛙即使再面对不应该道,“孩子有孩弱,你手中的武器

莉娅的话语一种毫不掩饰的直接,艾瑞错了就是做掷地有声,即使她是元青女宛如威严律令,士。错了,

乎在犹豫什么着艾瑞莉娅认真的江川欣发现阿呆脸上神色慌乱,也顺便望了望阿呆纠结,似姿态

上神色一阵变换道,,最后转为坚定,咬阿呆脸定了决心了咬嘴唇像是下

去的。”因为我自己必须要“不是这样的,艾瑞莉猎杀魔沼蛙的,是院长老师安排我去娅姐姐,院长老,不是师她是为了帮

你必须要很明显线凝视向阿呆子视,眸莉娅黛眉微,困惑去?”艾瑞不解的意味

身上罪恶的血脉。”“因为

是偷猎者阿呆尼亚之灵诅咒过的罪恶,我身上的后代者的血脉。道,“我流淌着的是被艾欧低着头,声音细微

所厌恶之人,修行的难上将成为被魔力远远大于其他血脉之人,在修行负偷猎者人。度将

背负别人呼吸法一天就能积淀的魔力,我要六天,我是被了罪恶血脉的人,

院长老师为了帮助我突破血脉诅咒的限制才带我去猎就是杀魔沼蛙的。

在怀里感受到阿呆言语里那自述说,走上前将阿呆卑感看阿呆低着头,声音细微的,艾瑞莉娅忍不住

背负的罪无法选择的,血脉里我们恶自然也是与无关的;“好了阿呆,出生的血脉是我们

定是能够掌控我们一们无法决定自己的来的。”的未出生,但自己

阿呆低着头不说话。

慰阿呆道,关系?”艾瑞莉娅安“魔沼蛙和诅咒有什么,听得入迷的江川倒住向阿呆是大大咧咧的忍不开口直接问

杀魔解诅咒,这又是沼蛙“阿呆你快说说,为什么一定要猎是不是能帮你破呢,猎杀魔沼蛙为什么?我真的很好奇呀。”

样换来了艾瑞莉娅的白眼。宝模副听故事的好奇宝江川一

脆生生的向江川道,了几分,瑞莉娅怀中的阿呆倒是抬起了头,声音也高

哥哥,魔沼“亚索蛙和我身上的艾欧尼亚之灵诅咒是没有直接关系的。

咒之后,专研古籍道我身,找到了破解诅咒的在知方法上的诅当初院长老师

之人的修行之路。背的罪恶魔兽,将其灵并没有完全断绝偷猎者魂献祭于尼亚之灵,血脉上所背负的诅咒。”就能解除身艾欧杀一头负诅咒之人只要猎仁慈的艾欧尼亚之史诗级

什么问。这是“罪恶魔兽??”捧哏江川适时的再接上话茬,发出了疑

村庄,吞噬“罪的魔兽人类,或者是破坏了生过极大罪恶灵均衡的魔兽。”恶魔兽指的的就是犯下,比如摧毁

以你这次猎杀的是元青女士为你找到,阿呆魔沼蛙就,你是怎么献祭的前吗?”的罪恶魔兽,我明白了,“哦哦,是在灵柳是吧,对了

道。江川点点头继续追问

死于惩戒之器下。”需要用我手中偷猎者亚之灵,所以我只“不需要去灵柳前献祭,所有之匕击杀魔沼蛙就好给艾欧尼的魔兽灵魂都会被献祭

“哦,是阿,那阿呆,你不能讲一讲阿?”怎样猎杀魔沼蛙的,能这样

“当然凶狠的我在沉沦沼泽里是一个滑铲上去,当时元青女士带面对那头然后……”魔沼蛙时,我当时先没问题,亚索哥哥

魔沼蛙的经过,江川站听阿呆讲完自己猎杀起身来,拍拍阿呆的头肩膀道,

“干,阿呆。得不错”。

我们的是什么样的人道,“我们无法决定生摸阿呆的头后又摸了,但我们能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

川顺着亭阶而下,说完江想池边走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LOL:稳健的我,开局刷满属性吊打美篮璃月盗圣疯了吧!你管这叫SSS级天赋系统:我一出场就是最强法师物价贬值十亿倍,我成了神豪我的智商能充值我行让我来[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