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英雄联盟之风起 > 第一卷 暗流汹涌

第一卷 暗流汹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雪了。”“克卡奥将军,

斯帝手行走穿梭在各座诺克萨,雄壮魁梧,之前巡查着,看起来像人熊一样容貌粗犷国上将杜廓尔负着

头对身旁长着钩鼻,身材干瘦的杜-长脸,鹰忽然侧过了克卡奥将军道。

头望了眼天空,看杜-克卡奥抬勾起,着空中洋洋洒洒的雪花,嘴角

落而安息,按照艾会来了。”欧尼亚的风俗,艾欧啊,终的机“是尼亚人将要度过长达三节,杜廓尔,我们等待于下雪了。雪个月的冬至

杜廓尔咧了咧嘴,像是猛兽张开着一股凶残的了血盆大口,透意味,

了,我每饶神奇,次只要油的土肥得地,“老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一想到这么一块富

居然掌的懦夫手握在腾腾的直冒火。这么一群愚蠢无中,我心中就是

诺克萨斯必将征服。真是命这片土地将插上诺克萨止了,这群艾欧尼亚人斯的旗帜这块大陆的主人,好阿,不过也到此为这群艾欧尼亚人不配做

激动的。”将军,你太过于值得“呵呵,杜廓尔了,一切的等待都是

火热,-克卡奥轻笑一声,那几分的多了阴沉的光中也是不可避免

克萨斯必将征服这片“不过你土地。”说的对,

什么,眉头,看起来的横肉挤成突然皱下,脸上“哈恶,更加的凶一团道,像是想将军大笑两声哈,好。”杜廓尔

“克卡奥将军,那小崽子现在到哪了?”你说斯维因

知道,斯维杜-克卡奥将军摇了摇。”因没有和我联络过头道,“不

哼哼两声,杜廓尔出了明显不满的神将军脸上露

一个人会打仗吗?”,每次和他配合起来最难,神神秘秘整个诺克萨斯只有他的,难道他以为这小崽子总是这样

军的大,难道还能绕开你这个元帅吗?”杜廓尔杜-克卡奥将军笑笑,将军,你是此次帝国远征元帅,安抚道,“斯维因立下的军功再

在乎这玩意,老子都已经是帝国上功足够将了,立下的军“军功?我怎么会让我孙子也当将军了,

有什么意义,我只仗,个小崽子来教我如何打是不喜欢这么军功对我来说还

都打了一辈子仗了,哪因这小崽子眼里就廓尔摆摆手,神色愤慨的里需要他来指点我没我这个元帅!”杜老子,斯维道。

帝国。”将军,一切都是为了“杜廓尔

将军敲了敲胸口对杜-克卡奥杜廓尔正色道

收起不满神色,敲了敲胸重道,听到杜-克卡奥的话口回应,肃容庄面上的,杜廓尔

为了帝国。“一切

和杜克卡奥说完廓尔两人相视一,杜-

立定行礼,这时一名属于杜廓禀报道,恭声来到两身前,尔将军的近卫官小跑着

领已“禀元帅,将传信,他,斯维因统,即将登陆。”已落位

出声,只是嘴角含笑望杜-克卡奥将军没远征军的元帅。向了杜廓尔,此次帝国

杜廓尔眼睛瞪圆,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根

动一动了吧些日子闲下终于他娘的等克卡奥将军,咱来,老子的骨到了,,这是真的痒了。们现在可以

杜-克卡奥点头,畅快的应道将军

“确实是该动了。

返回,一边走营,调兵。”军重重的应道上的雪花,着头,扇落着脑袋,向着中心营帐急走般大的手,拍“哈哈哈,好,回一样杜廓尔将着,熊掌

都是娘雪沫子……”唧唧的,净是些下个雪这他娘的艾欧尼亚,

……

拄着手杖在踽踽独行一座在艾欧尼亚单薄的身影,披着斗雪落之中冰封沉寂的篷,迎着雪花寒风,着。森林,一道

“呦呦~”

沉寂的深林里骤然响起了几声惊惶悲痛的鹿

紫色的肌肤,一张额上样的圣披着斗篷,身材瘦削却是异单薄但是看起来洁美丽的面庞的独行者,抬起了头,露出了瑰丽的长着独角,

有一双清澈如子。在这圣洁面庞之上,还水,倒映着世界万物,流露着悲天悯人目光的眸

的脚步加快,找到鹿鸣声,独行者地方。声所发出的那鹿鸣循着凄惨的呦呦

夹紧紧附在其上,一个漆黑色的铁旁,在它的左后蹄鹿伏倒在路健壮的上,铁齿咬入只见一头地。,殷红的鲜血浸透了

了麋鹿的身旁。悲悯之色更重,独行者那清澈双瞳之中她脚步急促的走到

止的麋鹿忽然见她有做什么动作,那本来哀鸣不也不就安静了下来。

鸣声中也没有了刚才麋鹿轻鸣两的惊惶独行者伸出的角上温柔的声似是回应,鹿抚摸两下,悲痛。手在麋鹿

开,帮麋独行者摸到麋鹿腿上铁夹,略显费力的将其掰鹿将伤腿抽出来。

鹿摇摇断的从血肉模糊伤的后腿抽搐着,鲜血依旧源源不晃晃的站了起来,受流出。的伤口处

在这季,一头腿受伤的麋样一个冬显然是生存不下去的。鹿,

手,轻轻靠近麋鹿后腿伤口柔,伸出了独行者面色温处,有光芒从独的手掌中亮起。行者

上被锋利铁齿所在麋鹿留下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伤腿上,麋鹿伤腿光芒柔和的覆盖合着。的速度迅速愈

就消失了。那血肉模糊的伤口眨眼间,

头,抖了抖身体,随后稳稳的站立,又甩了甩了舔独行者的手掌麋鹿摆了摆腿,下头,伸出粉色的舌头,然后奔向了密林深处

个纯粹,发自心底而去的麋然的露出一个微笑,一鹿,独行者脸上自然而的微笑。着身姿矫健,奔走

“呵~”

的质感,一声充响起,声音里透着斥着不屑的讥

岁月的做着这些事,漫长的吗?”,你还没做够吗?你“索拉卡,你日复一日觉得无聊就不

密林之中,一何的足迹。,却没有留下任妙窈窕的身影出现,赤着双足,行裹着黑袍,身姿走在雪地之上

“乐芙兰,我和你说过,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是不会无聊的。”

展露了。简短的对话,两人的身

风雪之中众星之子,世界然就是那的引导者,未踽独行之人赫来的守望者,先知索拉卡。。

而另外一个裹身于黑袍巫,行走人间的神灵传的史诗传说故事中最富盛名露容颜之中,不的不老女秘的苍白女士的,则是那诺克萨斯流,掌握长生之

之人就这样在这荒僻之地密林里见面了。这两位可以说是声名满天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LOL:稳健的我,开局刷满属性吊打美篮璃月盗圣疯了吧!你管这叫SSS级天赋系统:我一出场就是最强法师物价贬值十亿倍,我成了神豪我的智商能充值指挥官: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