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在你心尖上起舞 > 第7章

第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打好关系,只是后来几协助她,都是亲自陈流没强天的早晨练功迫她跟同学

草莓牛奶。每天五点半领她跑步,给她带一

来折去。着同学的面,把她室上课时,当在舞蹈身子

西毫不里蹭。她腿的时候,某根东掩饰的抵着她

脸、下巴、胸开她肩,就往她部怼。

学只当成陈流在特训然而其他同她,见怪不怪。

……

牙尖咬了一口,次绷着紧身袜陈流里,的时候,裤的她忍不住露出再一企图逼退落的把杆肉棒怼上白芷的脸

的?喜欢咬?声凉气,不退,反而坏就行。”好像嘛干嘛,他宠着。挺腰要不要再咬一口?别咬,她爱干笑着继续送她嘴里,“属猫可陈流痛得嘶了一当她只是奶猫

亡。白芷险些羞愤而

就这么‘特训’了好几天,放假回了一趟家,

白芷把陈流那天给她的外套带回了家——她不敢在寝室洗,怕被室友发现是陈流的

带回学校。就守在阳台回来就收起来了,周日晚干,晒好,怕爸妈突然彻底干了趁爸妈出去,扔在洗衣机洗净烘上又半天,等

,她抱着外套,早早在周一室楼下等

天没说,不,看到她,愣了愣,然后知道她在干嘛之后,才告诉她:陈老师五点半到六点多,三的老师代上。,他的课由大刘画一行人下来的时候请假了,请几过在群里有通知

以就没告诉她她们还以为白芷有看到,

,低白芷浅抿着唇,转身往舞蹈室嗯了一声走去。

到回应,小影有些失魂落魄的萧瑟。“不吃早餐?”刘画问她,没得

啊,她本就不把你对她的好喜欢管她“唉你怎么总在心上。”

点吧。”刘画无奈笑了笑,“她看着也挺单纯的,不坏,能照年纪小顾一啊,点就是一

对了,她刚刚室友嘟囔了?虐出感情来了?”?给陈老谁还师的?礼物抱着的袋子里装的什么不是个宝宝了。”一句,“

开玩笑。这位室聪明的发现了苗头,而是完完全全的友并不是

课。陈流好几天都没回来上

室的储存柜里套也一直躺在白芷更衣而那件外

白芷每节道拿它休息的时候就会跑去打开办好。课一结束,怎么看一看,不知

事。也不明白怎么回诡异的举动,来白芷发现自己

来、她就能交到他道看一看,他就能回手里了

幕看着,等到屏幕芷洗完澡黑了好久,又放下。六点就爬上了床,白天的,下午课程结束,白辗转反手机,按亮屏侧,时不时拿起

实在闷躁到极点,跑出寝室,走到楼梯间了备注名为‘姓夏的’拨了出去。到晚上九点多,她胸口,找

时候,她才反响起第三声嘟的,可以发短信啊……应过来

方式。好像太急切的去做某件,就会忽略其它

比如她只想着打电话会比较快的找到他、听到他的回答。

她急吗?

急的

时间刚好跳进了00:注意到挂之前,通话挂掉,没白芷手忙脚乱的

流就打了回来。编辑文字,陈没来得刚打开短信,还

盯着屏幕看了一分钟,直到运营商帮她自动切断。白芷心里咚咚跳,

没几秒,又打了过来,很坚持的要她接。

手脚无响了半分钟,白芷接了舒服,…?”,整个人身体不知道力,气儿虚的“喂…哪里不行,

“有事?”磁坏痞坏的笑意。性声线,带着痞

辞,注意着语气。芷组织着措“嗯,有一点。”白

回来’之在‘你去哪里了’和一个心思没那么明显的中,选了‘你怎么还不题。

“你什么时候……回来?”

说完,她咬了咬舌尖。

好像还是很明显……

、很好听的都痒。来,轻轻端忽地笑了起气声,撩得她耳尖儿

“想我了了。是低沉?”好听的声音更

否认:“没有。”白芷

到,追问:“想我回哪他当做没听儿?”

回,就、就是问问。。不是“……学校我想你

后面的解眼前或以为你想我回到你蔽了她自动屏“我者心里。”陈流释。

“……”

滚、滚啊!……

“这几天有点?”没有乖一

“……”每天像他什么算乖?一样跑步、练功在的时候

那她不乖。

早就没跑了

“比如有没有吸着别人的鸡巴去蹭?”

“……”“……

”他连连追击,左没有流水杯,晃着酒出声音。液和冰,小穴有还会的?有让你爽吗?他蹭你的时候没有陈老师的大?吸过“有?璃杯壁,发块,碰撞着我的,别人的,说话。手捏紧了酒?嗯?白芷

问‘有没始,有吸着别人的反应了。芷就已经有鸡巴’开

……他说那种话,就全身对他有条件反射似的,一听到

再后来,他编的很真实,跟确有其事一样。

的更厉害。下面就汩汩而流她听一句,

制不住。每一泡每一股的粘稠湿热……控

通着话的时候,她呼吸都异样。小心翼翼的,怕他听出

动就流得更多。也不敢动,怕一

了?”白芷包淫液、寝室的时候,刘画看到走路姿势有点怪的回到,“你来姨妈内裤含着

细声回了一句芷低头。”:“没有

,心虚的补了一句:“可能快来了。又为自己的怪异走姿

服的“来了不舒话,可以跟我请假。”

“嗯。”

结了几下。白芷在床铺下面

现不对劲。那里湿漉漉的很难受,但如果去换内裤,肯定会被

择爬踌躇了两秒,上床。

话。熄灯后,白芷还是睡不着,想着那通电

他肯定跟很多女学生这样过。

角,拉法落下的一瞬之间,芷揪紧了被高被子。

着。脸被柔软的绒被埋整个人缩进被窝里

己异常清晰的呼吸声听着自,很沉绵长。

了。过了几秒,鼻端又热,眼眶也重新湿酸又

混蛋……

白芷吸了吸鼻子。

被他碰了。她绝对绝对不要再

’的女孩!不要做他眼里那种‘好得手

一股气,好久才呼吸,烦躁的翻身的时候不适了。白芷憋了内裤的感觉太

小扭了一下,眉头深深皱起。

太湿了……

让自己不注意那,越想那里。里,注意力就越集中在白芷的身体在床上僵着

开来终于,忍不住伸手的两边下去,扯了扯底裤,让棉料和那里,隔离

舒适了一些的上方。后,她手却还没离开,停在耻骨

什么,不忽然,扎着伸了进去。久后,认命的她抓紧了裙摆,仿佛在

着。间的黏滑,指关节指尖触到冰冷的内裤包被湿透

手按了按那里。芷心里慌得打胆的学着他那天,鼓,但还是大

手还没从内裤是颤抖的没有他那么用力,只碰了一下,就收回,但里抽出来。

身子小小战栗,已经很敏感下,就弓起了只是碰了那么一的来了感觉。

或许说,两人撩起的欲望,就没消下去过。小时前在电话里

,还可能随时会被环境下,再提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里,智心性,逼她臣吊胆却也比第一不过,体内发酵、膨服。室友着女孩的理刻的深夜,寝次自慰,过程一发现的胀的欲望,袭击所知、

按压着那里,被子夹住了小手,用力得小穴立刻下,引的阴唇,总会自主的吮身每每狠狠擦过她在这里抽插,棒白芷慢慢转身的下,双腿缓着棒身吸。交缠,翕合,渴望着吸住什么东西只一——像那天他的肉棒夹侧躺着,

嗯……

色,还有疑眼瞳染上了欲女孩在黑暗里的漆亮

来呢?该怎、怎么办?接下

,好像在教她怎么做。她脑海里回放陈流的话

‘睡伸进腿缝里夹着睡的的时候,是不是手

揉小屄?奶子呢?像老师一样手有没有

老师揉得好还是你自己揉得好?

鸡巴就硬了。’你叫得很好听,出来被室很骚也很娇,自慰,因为我记得听了一定都知道你在一听控制不住地叫友听到?她们有没有

,奶、觉忽然汹的硬想到他说,夹紧了手,指尖了,所有感……她揉了一下涌而至学着他打圈的转没感觉。奶子白芷

白芷被情欲逼得眼角泛红,不知所措的急

没他摸得舒服……

大,握……着她那儿,殷红的顶端在他粗粝的大掌下站立起来就大力的捏出形状他的手

呜呜……

白芷知道答案了。

是老师揉得好……呜……老师……

轻佻的问她:做什么?’她幻想着陈流一定会‘叫我叫得这么骚,想

想、想要……

说出来。’‘要什么?嗯?

要老师、揉、揉揉奶子……啊……

白芷腰臀轻轻在床上摆动。

,又问:只吗?个?不想要肉棒想要这‘陈流手放到她胸前,捏了捏

…呜呜…要…也要……

‘把话说全了。’

肉、肉棒……啊……唔……想要老师的

流浅浅插了一穴里好不好?插得‘粗半的龟头进肉棒,陈插进你的小去:整根肉棒会很舒服。’抵着在穴口大坚硬的满满的,你

……啊……师进、进来好……老

白芷紧紧闭着眼速收缩着。甬道快,没被碰过

进去。’‘陈流把龟头推了进去一整根沉了

啊……

,小穴缩紧瞬间觉得有什么撑满了自己白芷放,绞着。

一声,喘息着气声说:水好多好湿舒不舒服?小穴咬得死你吗?’陈流爽得呻吟,水穴吸得老师的这么紧,要让我艹巴好舒服,白芷,你

嗯……啊……

好好插一插!陈流拍加快,重重柱……开的飞快捣着了拍她屁股,开水穴。断吃着硕大粗圆的肉始逐渐出,穴口不始吞吞吐吐的进松,让老师

‘呃!啊……好爽……艹死你…师这样弄你!哦……骚货!喜不喜欢老

白芷穴口一缩一放着。

小嘴微张呵气,差点’的一声。,一口含住了被子,发出很轻时候‘嗯发出声音的

服……呜……老师……好舒

越来越紧,屁股前后摇着,腰也凹着诱人的来越重按着花唇,双腿是享受情欲。四肢百骸,酥麻女孩的手姿,小脸感传

骨的痒意从花心下一秒,难受噬传出。

…啊……嗯啊…

呜……老师、好痒嗯……

师想听听你有多货,叫出来!老骚!’……骚

不行……嗯呜……啊、啊啊……

,一定知道她在来,她们听到么……做什不可以叫

白芷脑着她周围刺激有人,可越这样越的这个念头一直提醒,酥痒感觉越强烈。

、拧着眉高潮前的一片白于她的声音命抽插,识海里有道属姿势,然后紧绷着不动,撅在疯狂呻吟。,像有人在她身后拼,扭成撅臀塌腰的骚媚起的臀,小穴快速收缩光越来越近,她闭眼,身子扭了一下

到了嗯啊、啊啊啊……唔嗯——

又发出细微的呜潮。自己玩到了高女孩含咽,最后一个激灵,把着被子的小嘴

湿润。淫水喷涌而流,指尖一

女孩睁开了迷离呆滞的眼,轻轻而急促的喘息,耳边心跳快速的跳着

流下,透过内裤,打湿了睡裙立刻顺着股沟很快变身子凉了。半分钟后,她动了动身下一大片的温热

同时睛褪去了欲色写满了茫然。,恢复清明,冰冷,眼她感受着那里的

么。她好自己像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做了什

或者说不,刚刚在敢相自慰的人,是她。寝室床上

愣笨拙的缓慢扯了几张纸巾伸到下面去擦。白芷

纸巾卷走滑腻的清液,用完了。一下就

拿出来的时候,皱起了鼻子。

……好多

溜的纸团,又扯了几张包好湿

着床梯下了一级花液来。刚踩从穴口吐了出她受不了,又一大下面的感觉了,起身,

白芷僵了有吵醒去,厕所的动作都放得很轻,没谁。关上门,灯都没开。不过整个过程扔掉纸团冲进一秒,然后赶紧爬下

几条黏液还连在穴口,褪下内裤,感到了冰凉。拉低内裤之间,她再了一些,粘的水线断了,甩弹到她腿内侧,她撩起睡裙

双腿之间挂着的淫液,发着亮晶的底裤上,一片清亮女纤细白嫩的晶的水光只见少

着窗外路灯和月辉的照看得更清楚,印进明,的震惊和深刻。白芷低头,昏暗中,借

这是她自慰的证据。

做爱,自慰到高潮想象着跟自己导师的证据。

无可辩驳。

裤,出去阳台的开视盥洗池白芷咬,搓洗着着下唇,难堪的移,然,动作有些木讷机械。净私处巾打湿,清理干后脱掉内线,扯了纸

着赌气意味,眼里也以一下清洗干净,她黏滑难越洗渐渐酸涩越用力,带

成这样?她怎么可以

……

她讨厌陈流!

,细了离阳冲洗着流的水声还是吵醒着泪花,一言不发的台最近的刘画。白芷噙

刘画眯着睡“你经期来了?”眼问:

支支吾吾嗯了一声,白芷吓回了神,不经意泄出了哭腔

没太在是不是痛经、要不意,蒙头睡了回去。是之后,刘画就摇头说要止痛药,白芷刘画问她

的女孩子情绪是比较敏感经期

上衣杆,回了屋内穿上干白芷晾,没立刻净底上床睡觉。

室,在楼梯间拨了一通她拿着手机出了寝国际长途。

,蹙听,想问她国内那么晚了怎么着眉接分,徐宴看到来显还没睡。法国时间18点23

一声:“阿宴……”刚接起,不哽咽着低低喊了他结果等他开口,那边就

眉心一跳,内心焦急,发生了什么事?”耐心的柔下嗓子:“但还是徐宴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带着安抚效果,白“呜……”芷忽然啜泣得更加不成声。

连声控灯都没有惊扰到但其实音量很小,

可徐宴听得起火。

她一向很乖,电话都很少打,就他在忙、会给他带担心来困扰。

刚出国年她一个人再难,除了他所以这两怎么就从来没这样哭过,怕更知道她哭他会急,的头两个月,之后安。他不

不断的掉眼“有人欺负你了?”想宴眼神有些冷。到女孩一个人在泪,

否认。白芷想也没想,矢口“没、没有。”

话。徐宴听,想告诉他,她因为只有他才会好好学坏了,把所有委屈都哭给她说些安慰哄她,跟她想

,她怎这种事么说得出口。可是今晚的

就只能哭。

会信没事?结,想问她徐宴心烦意乱的扯了扯演出服的西式领哭成这样你觉得我

恨不得立刻动身飞回她身边

回来?”难受了芷自的缓着气儿问他:“几分钟,不太阿宴,你,才停下来,一抽一抽顾自的哭了什么时候

节过后你就看得到我了。“乖,圣诞

白芷摇摇头。

么时候能,回来了就不走。问你,我是不,不是

可她没有问

徐宴笑问:“想我了?

声。嗯了一白芷

“我请?”先回去陪陪你好不好

,但态度很强硬,教他说话瓮练习和演出很紧凑声瓮气的行。”白芷哭红了鼻。”事业为重:“舞团的“不

徐宴笑,没坚持,只道间不:“很快就到十远了。二月了。”时

“嗯。”

“照顾好自己。”

…”“嗯…

出,快“我今晚有个演等你睡醒了场了,明天不好?”我再打回给你好

就直接挂断了,连给到他有。,你快去忙扰他了,匆忙扔下一句:“好原来有正事,,拜拜。”白芷就后悔自己打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

经回到主屏幕徐宴听着那怕事面已,放下手机的时候,界的忙音,哑然失

纸上,

午后的练功阳打进来,光线房,一抹暖黄的斜干净而美好。

下来的那瞬,有几,眉眼清稚人类发现来,抓拍一个少女身穿纯色,立起脚尖正要起舞,却发现有人在偷洁白的芭蕾裙分羞涩胆怯在阳光底下发着光的精灵,不小心被了。的看着他,像一只拍,憨巧的朝镜头看过

来,撞进他他冲过怀后,她眨眨眼反应看拍得怎过来,么样,丑不丑撒着娇让他给她看里,徐宴还记得拍完之

徐宴说很丑。

没有给她看。

不能给任何人看到的。到了精灵,自然是要藏起来,贪婪的人类捕

知道,她有多珍贵。自己包括不能让精

屏了。自动锁屏黑手机

徐宴掐着跪的白人女孩,她唇里抽了出来。将肉棒从在他腿间的金发碧眼

然后提起她,把她按在板上,更衣室的隔背,在她耳畔用法贴上她的后语问她:“不想要?”时开场,你有半小

的肉棒插了进去,徐宴熟练的剥下女人的芭蕾舞袜,将粗大女孩扭着屁股点点头

眼想徐宴闭着孩的脸。象着身下的女

…啊……elio……太、太快了…“啊啊……好舒服嗯……”

闭嘴。”徐宴嘘了一声,“

嘴巴又爽又痛的唔唔叫着。捂着女孩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高武:登录未来一万年长月烬明方天仇林轻语官路权图花青春在你心尖上起舞神豪:从被校花嫌弃开始身价暴涨星主萧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