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3章

第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理万机的虞台”。后别人管虞仲夜叫“虞理所应当、大正因为然日”,业课上刑鸣与虞台长第二只有刑鸣可长只讲过一节课,但也那堂课的讲师,虽大方有了这一节课,入台之次见面是新闻专,虞仲夜是方地管他叫“老师总”或者叫“虞叔

新闻?题:跨行做电,鉴于刑鸣因《缘来课的自由发言视人,又为什么不那节,同班的一个女什么选择阶段便问了他一个问医学生为是你》已有些名做娱乐节目而要重头再

与“海中的点恰释了自己“弃医他。讲台后头言当成了临场当时虞仲夜就立在演讲。他带着一双极深邃的眼睛望着,以一然选择了后者,解自己在“娱乐至上”从文”的原因,他千载难逢的怀”中毅然决词句,把人文关到好处的表演成分几分钟的课堂发机会,刑鸣迅速组织脑

维清晰的来了。茂侃侃而谈,后来语速脑聪明、思人通常语速很快,但说头声情并越来越快,虽刑鸣开始还他是真的情绪上

他引用了一位句。著名华裔作家的诗法国

他说年传统新闻业日渐式微,代变了。,他知道这两

声。义务替这个社会上他说,他也知道自己的少数人发有能力更有

己都,她用细小的音量对静,大多数学一开始,包括刑鸣自地格格笑出声来息聆听,只有一个宠,但很快这种感室变得很安女生不合时宜觉就没有了。教同桌说,他以为他是谁觉得这生屏番言论做作或者哗众取

容说不上来是促狭还也笑了,笑不屑,但好看得要命。虞仲夜

这话少数人发声”并不是刑鸣说的其实“替社会上的,而是刑宏。

刑宏又是谁呢?

情,刑鸣对嫌刑宏年时死在了牛岭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刑,连车10年,服刑至第三马费都刑宏者,为人清正不自己父。然而滔天变故出现家经济报宏因受贿狱里。没收过一毛钱。圈里人亲的感情也很复杂,是阿,入行二十年社的记不识时务不近人既敬又怕,既爱也怨是刑鸣的老子。罪与强奸罪被判处入刑

一时。是薄生前只,死后反倒名噪名气的“铁血记者”

谁都想留在明珠台,上,纷纷要求虞谁都想尽可能地下课后学生们一拥而多套套近乎。与台台长签字留念,

鸣送去了一本书,那位经给虞仲夜然刑鸣也不屑于,完后虞仲夜的助理给刑前头的几个学生签了全没顾上的扉页上留有限,虞仲露骨而谄媚,他相信自表现得这么刚才的演讲已字。名后拖沓华裔作家的诗集,书时间。果不其然,几天夜给挤在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象下了龙飞凤舞一行在后头的刑鸣。当就走了

,保持悲悯。珍惜天赋

的大床之上。晚上就躺在了虞宅主卧刑鸣与虞台长第三次见面的当天

个男阵冷调的伏在一张鸣赤身裸体,人正用手近,然后气息忽然向他逼他感受到,那指玩弄他的身体香水宽的床上。一双腿微分,跪

场里最遭忌讳的事,但喝高了,不,所有人都看见了手……”越级汇报是职他在年会上抡了,想瞒也瞒不住。该向陈主任动老陈一酒瓶“年会

根手指按在公事。了一声,伸出一他的唇上,刑鸣身后的虞仲夜说,今天不谈

修长冰冷,滑腻如,这一笑很一样轻颤起来。虞仲子里不错听这男人大约藏着一架管风琴手指也同绒,只撩拨几下,他便像过电样与众不同,它们是随意在自己会阴处。刑鸣不得不承认,夜的

中。自他两股掉头攻入窄巷虞仲夜似乎熟稔而又的不自在,于是指尖潦草又的一双阴囊,转察觉出刑鸣缝隙间向下滑动,地擦过他

他的敏感所在,刑鸣一个激臀,前指一下就摸到了了。头已然湿,情不自禁地夹紧了双那根手

那处要害。指又添一根,虞仲夜手穴内手进徐出,反复攻势娴熟,徐

交的时候从没滴滴答答地渗出,微了,他在自慰黏清亮接受女友口般。或者个样子,欲液顺着铃口刑鸣湿得更厉害湿成这,失禁

,能听出他的情不淡。绪也不咸要了?”虞仲夜的声音低沉从容“想

吮着吞吐,贪婪地往里吸声“老喊了一低哑师”,他的肛口虞仲夜的手指。“老师……的声音”刑鸣正不受控制地随已被撩拨得十分动情,用着对方的动作翕动、

嘴中推入。见火候正嗷待哺的小性器,慢慢自那对方的反应意好,虞仲夜抽料之中,离手指拔出

肌肉都在痉挛倒抽一口冷气,这生生地被种感觉就像身体正遭受疼。疼得裂,他紧张得大腿几乎抽筋,浑身一柄利器侵入,活要命。刑鸣贯穿、被切割、被撕

……没和男人做过…”“老师,我没

的呻吟,可惜听来挺不不沾刑鸣不是从。明模假样地告”从不示弱低头,他自珠台的“iceprinc话是真的,并附以两声软绵绵e己也觉得别扭。像那么回事儿的处男,但也确实没和饶,男人做过。他假

虞仲夜停下动作,你得笑说,““放松点。”性器被勒得不太舒服,让我看到物有所值。

次长驱直入,顶,然而一口送,一进他炙热的炉门深处气,努力放松了进来。虞仲夜开始抽拔出,又一次刑鸣深喘了一口长气还没喘匀,含次次将性器完于穴内的性器就猛地楔

个牲,刑鸣腰痛还是欢愉糊,渐似的一点点瘫软下渐有些的拴在了刑鸣说不上来是戏弄。见眼前这具身体跟泥的脖子上,跟口一样去,虞仲夜抽出自己的极致的疼跪不住了皮带,酥膝软,意识

大幅索求后仰,然后低他用气管勒他的嘴唇。皮带将他的动脉与紧,将他的头拉高至头去

此柔软又如,他的舌头如着丝丝甜味。架虞仲夜的吻此霸道,舌间唾液带临窒息的绝境中招刑鸣双目紧闭,在

的脖子,把自己整个身体里猛,胃液翻滚,身子嵌进对方宽阔虞仲夜一边吻着,一直捅进胃的胸膛里。,抬手紧紧勾住虞仲夜顶撞一下。般地喊了一声双臀,往他里。一时间内壁滚烫刑鸣失识这一下似乎擦过肠道刑鸣,一边反扣住他的

像面镜子。刑鸣看见镜下。地浪叫的落地玻璃多令人匪夷所思男人除去偶或一深夜,卧室着。而镜子里另一个没脱暇,甚至连西装的肉体,扭曲着的体位两声低沉喘息,瞧着却,毫无廉子里一个,虬结着,摆出诸男人正赤着一具白花花外头已是始终好整以窗明晃晃的

一声。贱货。刑鸣阖上眼睛,骂了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