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4章

第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地凑了过来,说这会儿让你来了助理刑鸣刚在新闻评论部整正在台长办公室,一下。”:“老大以后也过去露面,就看见实习,陈主任层敞开的大办公室内阮宁神神秘秘

了。节吃胖了多少,脸上的只抬手拧肉把五官都挤没问他这个春不急着去台长办公室道,刑鸣“嗯”了一声,也了一把阮宁的脸颊,

助理。这话得是刑鸣挑剔就能出道,更别提他还会道,偏是明珠台里人毕业于电影学院,身是实习高一米七八,长相。阮宁似近两年以仙多才多艺能说红的一位侠片走天条件,光凭外形宁这样的先白皙清秀,颇荧幕鲜才济济,混了一年还肉。按说以阮

肠的年轻人不待见道热易热情过头,显多见,就是有时容电视行业这么古平日里阮宁管刑鸣他,叫“老大”,刑鸣也挺得有些八

出造阮宁老陈的意思是要找人负责…“我这人…”一胖就胖脸,哪眼,又压低了声大你啊,天生一张上春节前音,“被爆儿像老小心翼翼四下看了一什么,镜的脸。”播出的那期《平凡之突然像是想起了上了东亚台的节目,路》不是阿谀是真羡慕假,那俩群演

式,而是采用纪录片的工者为参与主身的那凡之路》,一改以往《惹祸上通打、行业精英体的时在大事评论模专家学者《平期节目名为城市里的生存现状。叙夹议着展现几名普形式,夹明珠连线》以

各大媒体也都争相报道珠连线》的名义请节目播出之后好评如自掏腰包,以《明了近两名未能回潮,大年三十晚上,席面摆得很大,除明珠台外,一起吃了顿年夜饭,兄弟刑鸣更是乡过年的农民工

三分七八,余下的两年终奖一毛不剩,觥筹交错一顿饭,得昏天黑地。杯换盏,称兄道弟他炒作,但其刑鸣与数百打工者推占了十之这个动机不过,回去之后就吐到手的的确不是。网络上有声音质疑

多人陪能有这么没与家人吃过一自父亲刑宏去世、出去,多少年顿团着自己过个年,心里,刑鸣就从家里搬了圆饭,舒坦,亮堂。母亲唐婉再婚之后

抛上了台面,引求名者得名,逐是一桩人人得益在节目收视率之外,将活的诸多困难与问题的好事,但没想到一发了好一阵子农民工利者得利,也突然就生了变化。过完,人们的在大城市生关注与讨论。这本年还没

两名群演请上有人匿》节目录制的众演员,,将那农民工实际上是群东亚台立即闻风而动名爆料,参与《平凡之路级卫视而另一家省自己的节目。

人负责……你别什么话都“老陈的意思是要找说了。”虞总解赶紧去跟清楚让别人

,顺便里的成员们这周末哪天来,吩咐阮宁去问组刑鸣又“嗯”一声,转身就往了些礼物回来门外走。有空,他从国外带请大伙儿吃个饭。人还没跨出大门又折回

上,走近了便能,上头的领导陈正在门后头慷慨,也越过新闻工作者的道德底明珠台的立台根本听见老也打电话来陈词,他说台里话都被打爆了台长办公室的门没阖线……违背了的投诉电,还说那两期了一《平凡之路》

废话,推开笔管条直,喊了刑鸣懒得再听老门,站得一声:“老师”。陈那些

虞仲夜抬脸看鸣一眼,声音一如既往低沉:“进来。”的冷淡

小刑来了。路》就在明珠台,气:“小脸上堆着笑拍电影得了,策、老陈见来人是刑鸣、导、演都你委屈自己留,鼻子里极不客气地哼直接去,但话音里颇有一个人,张艺谋都没一个想法,你还是别法混了。”脸倒忽地喜兴起来:“了一声,一张阴恻恻的刑啊,我看了《平凡之几分阴阳

发生。”之音显是指责一会儿得“就是为这事来的。”有好事情对方的弦外刑鸣不慌不忙自己节目造假,地点头,微笑,“主任今天气色不错,估摸着

是要大祸临“哪有好事情,件,“我看小孩子打哈哈,矛头直指群演事”老陈头了,台里最近可懒得陪一个不太平。”

,朝鲜半岛南海局势我也看舰驶入紧张、美军隐形驱逐这样的热闹。”闻工作者大多都爱凑

四两拨千新闻,说的都是最近的斤,两个都是当演员的料。

齐齐,满欲路线,金属色调的黑设计走的是禁四下一番打量。到近乎乏味的几何两大排书柜,里室内头的书排得整整形,黑色大理石办与灰,简单刑鸣头一回来当当。桌后是连着台长办公室,不禁

两个虞仲夜抬睛,的目光在脸对上刑鸣的眼下,没溅出一丝火星。空气中撞了一

人前,他们是普后……礼的老师与学生,人通的上司与下属,

人后他们根本不是人。

天过去了,刑有点跛。走路依然鸣脖子上的勒痕依然清楚,

安排?”虞仲夜也不故作与问他:“明天是不相熟,开口刑鸣周末,晚上什么

。”“回家看看我妈。”刑鸣如实答,“我爸生祭要到了,得陪她去给我爸上坟

,说都是由人精心设计的,虞台长这内的平板电视—节目里那东亚生》的节目,明珠连线》的录个比明星还帅的些煽情桥段台一档名为《非常人曝参与了《桑的男人自,还说设计者就是那起遥控器打开办公室—电视里正在播放儿没了下文,拿男主持……估计也是随口一问制拍摄两个瞅着挺沧

区一腕儿,自然不记得区还帅,立即亚台那位男鸣吗?横漂,也都见过主持同样比明星不少娱乐圈叱咤风云的俩群演都是毫不字,但东个电视工作者的名客气地指出,你是说刑

……

了么?”节目你看听到这里的虞仲夜笑了一声,看着刑鸣问:“这

“看了。”头:

虞仲夜手指轻敲黑色大理石桌面:“解释一下。”

真的,故事是真的时改的选题,人物是责任不在制片与编群演。人是我面的“《平凡之路》是我临才另找了者太怵摄,也是我选的,导。”,只是有些打工像机,为免拖延进度

低劣些的还会刻意炮尽管眼下处外行人,这年头电视错误开,但制虚假新闻。刑鸣还挺仗义。他原本什么新鲜事,品格再境堪忧台为了追求节目效果,安排群演、替身与根本不是脱,毕竟虞仲夜不是也没打算替自己的手观

秀,对于”二字以“求真误几乎是不可饶恕的样的错立台的明珠但《明台来说,这珠连线》不是明星真人

爬上虞仲夜的床。鸣对这一点自然清楚会这么火急得很,否则也不火燎地

了,这目至少得是常有的事情,但一般里互相举报倾轧那争已趋白热“东亚台也太步,老陈也有点慌事情闹到这两年卫视台的竞打声招呼。”了,播这跟我们先上路样的节化,背地都不敢这么明刀明枪

虞仲夜倒是不想不想来明珠台发展。”目光一点电以为意,用“骆优台风不错,看他视镜头里那,有时间约一约位男主持,笑说:

优近两“岂止台风不错,就容易放人?”老陈想了事情不好办,骆,“再说他在东亚方。有几个能比得上?但骆优这山头,跳槽去别的地年势头很猛,现在算得,他们哪儿那么想,不,估摸着也不愿意另样,一线男星里卫视众星捧月放心地补一句上是东亚卫视的一哥了

野心。”虞仲夜首道“人往老陈这么悲观,微一颔高处走,尤其是媒倒不,“他会来的。”体人,最不乏思维和

一些近期的时事要闻与接着他们就聊起了娱乐风向鸣。还杵在办公室内的刑,似乎完全无视了

着,天由这个时候只能听了,能豁的都豁命了,反正他脸也不要出去了,耐心刑鸣仍旧立得笔直

怎么,虞仲夜这才突地一转话锋,问老新闻中心准备陈:“《明珠连线闲聊了估摸十来分钟处理?”》的群演问题,

态度,于是没准虞仲夜对这:“这事儿既然虞叔已敢把话说满,只堆着定是要对刑经知道了,我当然他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但这会儿皇帝还没下旨笑说监不敢擅权。他吃不鸣挫骨照老陈的意思,铁听虞叔的。”,他一个太扬灰,教件事持什么

夜叫“虞叔”,其溜须拍马的功力可见一斑。刑鸣由始至终冷眼旁跟着台里的小辈一起管老陈的年纪观,夜大出不少,却常几乎发笑。比虞仲虞仲

力士。

你的权,听你的“我意思。”仲夜也笑了:不揽

这事儿说大不大“我的意思么……也将永不录’二字是新闻工作的意者的铁律,明珠台,网上的立台之本就思是立即解除责任一阵子也翼地斟酌措就过用合同,并且公人的聘开发表声明,明珠台行为,对于造假的员工辞,“”老陈小心誉肯定受损,我管不务实求真,我们如果不问,我们台的声去了,但这事用。”绝不姑息造假的情说小也不小,‘真实

用合同就等同于将声明几乎就断绝了纸“永不地出门,而一打得不错,解除聘老陈的如意算盘媒体圈的可能。刑鸣扫录用”的公开刑鸣继续留在电视

仲夜了点头,像是终于想起又望向刑鸣,“就按你的意思办了屋里还有个大活人,向老陈施恩似的点吧。”虞目光撵他出去。用既冷且

片空刑鸣愤怒或者委屈,而是觉得好笑。睛干得冒火,大脑一白。微怔住,眼他不感

事与愿违,白贱一回

多么可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