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6章

第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群众喉舌,政府镜鉴。

来,电视媒体人其实是特别道貌岸然的给广大电视媒体切,可在刑鸣看人的一群人。言,理真而情这是一位领导人曾送

但不得不说,刑鸣工苛刻,圈子有细选了一套自己的班底可图,有利可沾刑鸣身整个团队都有名。他不贪功绩,,刑鸣精挑走庄蕾的人,组里不少人都是经他平时倒一直还算是个鸣看待这个不错的领导己的团队些悲观,但对自时虽严厉得近乎不算长,的,半年的交情一手挖掘与提拔上来必然捎鸡带犬总制片,让却充满信心,当初不吝奖金,《明珠连线》几次获人,一人得道为名义上际上的得表彰的主持人实了挤

里的尖刀本不是刀。之下播毫无反应在马尼拉一把将他推,刑鸣自己却他来的访时遭遇当地最仗义的一次莫过于袭击。其实那暴民手,情急暴民眼见跟队来的导挨了一

的伤口,抵。导播哭天当时刑鸣捂着血涌如注情绪还算稳定,倒是那地,恨不能当场以命相

过,一个战壕里蹲过尔尔。一个茅坑里滚一起熬过夜,一起玩过谊,不革命情过,所谓命,好比

所以他才敢在虞仲夜跟前放话,说自己的班底自己来建。

,他自认为这效率,也是犯懒。但刑鸣也有一个毛病,他工作起来太自我务实又以他们各自的职务相名字实际上称,编辑就叫“编辑下人的”,导播就叫“导播”,只,以至于常常记不住手

刑鸣一早就周末请客的联络联络感情,顺便提吩咐阮,他打算跟组员宁去张罗前筹备新的节目。

贸定了餐厅。亚洲十八层的旋转餐海鲜厅里的服务生大多是外去国阮宁挨个问了,确认组里的人周自助,餐,讲的还不是英语六都有空,接着又数一数二的国人高楼巨厦,八厅,好几百一位的

个楼层望出去,全非,它变得很城市的的缎带。与人江水像一条灰一点半,但刑望远方。从他所在的这鸣到时间是十这座城市忽然变得面约的不溜秋窄,很仄,很小,车站在窗边,眺皆如蝼蚁,贯穿整座比较早。他一个人

倒还不错,知,所以这会儿里从来没有隔夜的秘密,台长一搭没一搭地跟阮宁有点怵见刑鸣,他聊了两句,脸上也带。好在刑鸣下一点刚幕早已传得人尽皆着笑。就成了领导的出气筒巴处的伤口虽未痊愈深怕一不留神,心情开着办公室那一个露面。明珠台过,阮宁头

等了半拉钟头了么时候人到齐。等到十一点半,服务生送上了免费的芒果鸣什宁打电话去催。汁与开胃前菜,询问刑刑鸣失了耐性,吩咐阮

他转头跟刑鸣说后没聊几句就挂了。女儿突发肠胃炎码,接通以孙伟的个号:“,来不了了。阮宁听话地拨出一

刑鸣皱眉:“孙伟伟是谁?”?孙

着法子跟他解释采访,你还替他挡了一刀……”那个长得挺阮宁知回跟你去马尼拉名,便想导播,壮的黑皮、四眼,上:“就是咱们组的道刑鸣记不住人

眉头,不解地问,“他来是谁了,但仍“哦,他呀。”一然皱着说是导播,刑鸣便想起都有女儿了?什么时候结的婚?”

成婚的呀,奉子傻笑婚假都没批。”连人家的阮宁挠头

来问了一遭,但组里还个人。是没来一十二点,服务生又

员们久等不来,刑鸣让阮宁是不来了,能退就,但这回阮赶紧退了吧。支眼见组他低着头说等了,我看那些再给别人打电话支吾吾的宁不肯了,也不说明白。

,说,我等着。刑鸣摇头

低,声音也越来美人》正在搭建团的不会来了,一个队,孙伟他们都是台里目非他们不可。的骨干,新节“老陈也是今天请人都个犯错的学生似不会来了。”阮宁像的,头越埋越“老大,越轻,他说,客,老陈说《如果爱

人在哪里?”刑鸣微微皱眉,问:“

的声音已经细在这里。”阮宁不可闻,“就在八……十六层,粤之轩“也……也

,一把夺过他的个号码。手机,拨打起刚才那刑鸣看了阮宁一眼

一下回头,伸出一根食大…闭嘴指朝他点了点,警告他看见刑鸣,却…”阮宁还要吱声

歉,他说,老大,你看早我家囡囡突然腹泻,我这会儿还终于巧的,起了不迭地道开始吐奶、在医院里陪着老婆。以后忙今儿一话。听出是刑鸣的声音铃音响了好几声,这不凑孙伟

六层,用目光示意阮宁要请两天假。”刑鸣不声色要不带路重吗,“是吗,严,他已经来到了八十走进,跟着他粤之轩

炎,孩子太小——”话音戛然而止注意,我再陪着间门口的男人惊恐地,望着正站在包,孙伟抬起脸,当妈的不“估计就是肠胃

人。刑鸣面无表情,望着孙伟,望着所有

你们终只说了一句,“……很好。”一分钟“你们……”后话卡了,刑鸣原有一肚子的不痛快要宣泄,可最

说话的人很平命的交情不自在起来。时噤若寒蝉,这些人他们都来热热闹闹的酒桌一刑鸣自己的话来说,己有着过都是组里的精英,用与自静,可听话的人却都

喊了刑刑么?”坐正中间一点不意外,笑眯眯地鸣一声。的老陈瞧着“哟,这不是小

括整个新闻评论部最可导播、道了个人被摄像、音选在同一个地声。鸣组里的人透露一点风损在这里,故意这人损就乐编方请客,却又不让刑辑,每个人都知可无的实习助理阮蒙在鼓里。老,包宁,只有一

又闯出什么祸老大。”来,赶阮宁生怕刑鸣紧出手拉他,怯怯喊他:“

开,走到圆桌前头,就替自己斟了满满一杯取了只没人刑鸣一把将阮宁推用过的空杯,拧开一瓶五粮液,足足三两。

这一杯,还亏得大伙儿诸多他便仰头一干而尽。一年前我转行进入明珠刑鸣看了一眼孙酒杯端在手里,“想我先干为敬,你们随意。”说完,照应。“第一杯是谢师酒。”业不精台,初出茅庐,术伟,将

没敢吱声。但碍着老陈在场,到底孙伟脸红了,喉咙里瓮声瓮气的,

干了,你们随意这人性子急,脾气,包容了杯口朝下,空了磕碰。”说完仰头又干一杯,翻手将又烂,常为了节。我自己斟了目跟大伙儿,所幸你们心宽量大是谢罪酒刑鸣又替二杯——这杯我还是第二杯,我这么些时间端在手里,微笑道:“

大伙儿跟看着鬼似的看着他

儿前程似锦。散,我祝大伙人,“这一。”第三杯酒倒升的散伙酒。人往高处走,正常杯一起来,好聚好五粮液已差不多见了底“第三杯就是,刑鸣抬起眼睛扫过众完,一瓶一千毫

十来个人面面相觑,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见大伙儿都僵着不动,刑鸣脸色:“我说了,一起来。”冷下来

喝下这一杯,老陈仍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桌人被生生逼着

五粮眼格外神闲。嘴角,以一种特平静无宁紧张得冒汗,唯老陈得脸红,阮手握胜券,气定漫长,孙伟羞愧后一眼——这一波的眼神又扫了大伙儿刑鸣喝干了第三杯液,微微一勾

大花瓶鸣大步向前,还是转身走了。刑头也不了地上。把它踹倒在琅加彩的落地,一抬脚就而过一只珐,擦身

老陈那桌:“记在只以拇指一指身后碎了,服务生闻声而来那桌的账上。咣”地,刑鸣一眼也不看她,花瓶“

,老大。阮宁跟着刑鸣走出粤之,一直颠儿头,喊他颠儿地追在后

了一个字,滚。刑鸣没回头,只给

,”阮宁锲而不“你也别怪孙伟他“老大地追着,喊着,敢不去。”,谁也不们,碍着老陈的淫威

去?问他:“你为什么又冷又静地望着阮宁,刑鸣转过脸来,

鬼——”阮宁老大的手去挽胳膊:“我生是老大的人,死是分娇刑鸣的羞,伸得三分谄媚,七

听实话。”搡开:“我要刑鸣不客气地将他一把

阮宁挠了挠头皮,想去,可那边缺啥都才吐露实情:“我倒是直勾勾地盯着缺助理。”刑鸣的眼睛,半晌

了点头,抬手招了招阮宁,“这就对了。”“嗯,刑鸣竟不生气,看似还颇满意地点咱们再去喝一杯。过来

几杯整一瓶。宁又在国茂底他却脱不已经喝干了整了身。刑鸣是他就这上司要喝酒,他么支吾着犹豫着,刑鸣的顶头上司,顶头晚上本来约了女朋友看电影,层的pub喝了既不敢拦,也拦不住,,阮宁可电影都快开场了,刑鸣拉着阮

一个老陈就把他们的为那帮孙子们生魂儿都勾走了……,不值当个的重利不重义,区区闷气,呸!一“老大

酒还没喝近乎,问说,是不鸣?连线》的刑有人过来套是《明珠过瘾,就

,佯作自己喝多上,把脸埋进刑鸣伏在吧肘弯里

都烧了起来。撂不倒,但胃他酒量还凑合,了事。这会儿白酒和洋酒意把起命来就不吃饭的一直不行。这得类型,经常三餐并一顿,随自己填饱饮食习惯,他是那种拼赖他的几杯黄汤胃里一通搅和,整副身

刑鸣一直低埋名的脸。他知道自己这个人这会儿瞧着着头,在肘弯里藏着自己那张还算挺知多糟,丢不起

了他。情,似乎。阮宁刚谈事也看见嘀咕咕地走了远地看见一个人——虞仲夜吁一口气,又老恰巧也在国贸来人纠缠了一阵子,没得到满意答复,嘀

—”虞仲刑鸣还小两岁,平日得笔直,绍:“虞自己,赶紧自我介料想虞仲夜不认得“虞叔!”见里自然跟叔”,也基本从没被仲夜叫“虞叔,我着台里一搭理过,他些年轻人管虞走过来,阮宁新闻评论部的—夜朝自己所在的方向毕恭毕敬。阮宁比

宁的理,夜说出阮“你是名字。阮宁。”虞仲刑鸣的助

于被皇帝临被台长…”幸,巴,指了指伏在醒…多了,叫不点出了名字简直不亚桌上的刑鸣,老大他喝阮宁受宠若惊,结结巴:“虞,虞叔……老

“这里没你的仲夜打断阮宁:事了。”

以手捂着胃部,身子蜷阮宁如释,然后感到一了,还没跨一团。他突出pub的门就赶然闻到一阵混合着只手掌摁住了自己的地伏在话,刑鸣依然半醉不醒紧给女友挂了电吧台上,负重地走的香水味头顶。烟草气息

手出奇的温那只留片刻,那修长手指便柔体恤,停里,揉了揉。插进了他的头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