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7章

第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身家与或者顶配加长版的身份虞仲夜的安街逆行的红旗l5,劳斯莱黑色奔驰,他有点刑鸣坐上了着也该是能在长是太过低调的车,怎么来说,奔驰实在斯幻影。吃惊,以虞仲夜的

“去哪里,”虞仲夜说。捎你一程。

一线生机都得死死瞻前不顾后,就是哪怕谓机会主义,“老师刑鸣从不否认,能不能去你那儿?”义者。所会主就是能成王不为寇攥着,不撒手。自己是个机,就是只

就是他唯一台长眼下老陈亮着杀器咄咄相逼生机。,虞

开车。夜短促地笑了一声,跟说,司机老林虞仲

大喊:“停车!”,刑鸣突然猛门,对老林车刚驶出一条街地拍打车

,老林没敢停,只是夜没发声的车上。虞仲果刑鸣自己打开车敢吐在虞仲夜但宁可跳车减了车速,结门跳了下去了腿,也断然不。他被颠得想吐,

苦。吐得满嘴胃里翻江倒海,花坛,便两腿一软跪在胃液胆汁的涩与地上,吐了,刑鸣刚把脸凑近街边

掏出适时响起来,刑鸣了看上头的号码,继父向勇口袋里的手机手机看

接听起来。还是迟疑了十几秒,

妈守在电视机前等勇问:“我跟你珠连线》,可今晚上怎么没有啊?”着看《明

期。”刑鸣解释:“年后节目调整,暂时停播两

来的主持人回来是原了?那《明珠连线》你“你妈去台的官网看了看,说还主不主持了?”你们

已经出了得。”刑鸣继续不之不成了庄蕾。估摸着也是“在《明珠连早在日程上的安排,而线》干了快一年,了一档仲夜令台里给刑鸣新鲜劲过了,台里给我宣称庄蕾回归是只字不提稍留几分颜面,发言人公告,《明解释,明珠台的官网正在筹备新的节目珠连线》的主持人又换群演风波,只对外轻不重地新节目,我求

“上次你拿的两瓶?要是不叔这里还有。”拉菲够不够够,

“一瓶砸了,一瓶没喝,有空的时那儿糟蹋了。候给你带回来,这么好的酒搁我

鸣这个当在没话说生祭,你要不就是你爸的?”向勇这个后爹实就没忘记过,反而比刑儿子的还上心。那天回来一趟,刑宏的生“下周六就祭死祭,这么些年

得争分夺秒。”“最近应该回不了,新节目筹备的不多,我时间

跟她说两句?”在我边上,你想不想“你妈这会儿就向勇问得忐忐忑忑。

“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向叔,”刑鸣

最大义凛然那一类。所也叫的真心实意。个后爹不但话来说就是感激,对于这场出,用时髦的婚姻没多以刑鸣对于自对别人的儿子的后爹,这己的继父一直很接盘侠,还“鲜花配牛粪”的意见,一声“向叔”视如己娶了别人的老婆,还旁人看来是向勇是刑鸣

学,初中之后俩人今的娱打小就是美那样是街坊也是同挑剔的,放眼当背,而唐婉渐行渐远,一个肉,身高不足一人胚子,都说美人在肉皮相都无可,满脸横名校大学,但像唐婉年轻时不在皮初中没毕业,一个生。向勇与唐婉既勇天生貌丑米七,还微微驼着个圈都没几个。

属意外。那个案子正闹得满城风眼熟而几年就把家了宝马,掏肺地帮助法院最终以受贿“心坎上的姑娘”美而归也纯经济日报记者提起公读书不行,胜在头脑唐婉既没奸罪对这关系,前前后对母子二人雪中刑10年。丈夫入狱期间罪并处人,向勇子向小波比刑鸣,儿没图回报,最后得以休向勇之于还大两岁,婉,不过是将将灵活,初中毕业以雨,市检察院以涉嫌仍不断要求上访,唐,判处刑宏执行有期徒里的金杯换应叫地不灵,只有向勇已。但机会永远得早,妻子郦他那么掏心罪、强奸罪两宏的诉,中级人民算是改革开放以后最。唐婉之于向勇,就是倾向于有准备华浓眉大眼也算后就下海经商,没起淫心,先富起来的那是个美人拨人。当时刑后都是他掏钱打点。向勇结婚婉叫天不同桌的你”,而受贿罪与送炭,请律师、通情这东西从来不讲道理妻再娶、抱

前就皆可关系早在唐婉出现之不止一次大打出手闹进派出所,左右街坊已破裂,两人扣了十年。郦秀华的婚姻,刑鸣仍被人做证。但“小三的儿子”这顶罪恶的帽子向勇对外宣称,自己与

刑宏还在服刑,唐他不原谅。,刑鸣没反,但对母亲以身报离婚。从道义上来面提出了刑鸣一家的救命恩人说,向勇是婉就单方

伤痕。婚后没两个裸体躺在停里。正在考场中的儿,他面颊浮肿,口鼻父亲赤身体,亲眼所见曾经高流血,全身唐婉再监狱个母体里的大英俊的,随母亲上下多处刑鸣被叫了出去瘦弱佝偻得像尸间里,认领父亲尸,刑宏就死在了

的死因调查结果为心脏猝死。警方给出

唐婉新婚燕尔,坦然闹,认了。过往,不争不挥别

说不原谅一种锤击似的心里都是轻的,刑鸣年人的,但太重,一直搁在声音。响得吓人。“咚咚”少时确信自己是恨着这,心里就总有恨这种感情太沉,

切之意很明显,但刑鸣没事,我话,问了两声儿子的一律敷衍地回答,我唐婉自向勇手里接过电好。近况,关

网,不是怂,了,继《缘来是你些风言风语天都没上骂声一定如数奉还。先前的赞火了一把。刑鸣这两而是不看也知道美有多少,而今上已经有》之后刑鸣又

容的拽样,大多也能猜想到他年少那会儿,刑鸣回家后对此只字是个戾气多么重的来伤这副天理不因为两个高中生提了一一直被大大,身上也常年带伤,问什么,但支支吾吾了人。他的戾气儿,些骂声让她心好,但刑宏刚过世那丢了。提,后会儿刑鸣常常一一会终究是没问出口玻璃拉开一道十厘米长口被捂小的各种荣誉遮掩得是六月份口子,当时言不合就跟人拼命惊肉跳,她还想再追得化了脓,差点连命都。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单看而今刑鸣但唐婉看了,网上那句他爸的事情,他就人干了一架,大腿被碎

使这样,也是儿子约知道即儿子这样不亲不竭尽所能地做到最好了不热地相处,也大近、不冷唐婉已经习惯了与

见那种“咚咚”锤似的声音这么些年,她也能听

不拼就不是刑唐婉最后说,家。累,太苦,那就回宏的儿子,但果在外头拼得太

挂了唐婉的电话子没喝成这样了,胃疼。儿。眼眶莫名发烫,刑鸣,不得不说有一阵抱着胃部,在一地呕吐的秽物旁又蹲了一会

见虞仲夜的然后他抬起脸,看边,隔着黑那辆奔驰仍然停在路车窗看不见里头看着自己。的人,但他猜想,可能正在虞仲夜

走过去。身来,整了整西装刑鸣站起,然后朝那辆黑色

“好了?”虞仲夜问。

风。”,“身上酒味重,透上了虞仲夜的车,自己打开车窗,解释说“好了。”刑鸣又坐

虞仲夜仰,一直扭的身边头望着车面阖上眼眸,窗外。刑鸣端端正正坐在他

世界天旋地转。城市灯火辉煌,路沉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