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10章

第1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虞仲夜打算出门代刑鸣办一过后,事情,整司机老林候在门口走前。他临并熟记明珠台所有外协人员的档案。

然跟外貌协会燃烧。最底层却也最有干劲时工,整个明珠园内没有关系,那是他们的收入紧靠绩劳动人员和临效,他们的热情如火谓外协人员,当的一群人,特指台里的派遣

与影印,无聊又琐碎职场里还有一类人叫帝”“影后统正话的意思。不止听不懂新的,而且不乐意。刑鸣当然不鸟,他们全部的工作菜鸟,何况他现在实听闻最场的菜团队。绕着资料的整理近台里的人事管理系迫切需要时间组建一个却有点听不懂虞仲夜这”,简而言之就是鸣确初入职重心都围在升级,但

刑鸣第一反应,这出心裁的惩罚。很像一种别

向于相信他,刑鸣,却没对刑鸣说自己更倾是要留他还是要前者——他还有别的打算。虞仲夜走了

刑鸣被满屋子像图书馆。仲夜平日办公的地方隔亚非,纵贯五千着一块屏风,呼就自说自话,看见笔墨纸往里走一点,,看着挺符合虞仲夜之丰富简直令人咋舌一眼印象不错,桌上摆置着没跟菲比打一声招装饰简约,配色也冷年,不像书房,倒又往里走一点横穿欧砚。的藏书一贯的吸引,这地方藏书摸进书房,第美喜好。连排书架与虞

准,俊拔,强都有极高的水,虞仲夜的书法与国画悍,矫若惊龙。刑鸣想起来

当真字如其人,人其画

刑鸣又想起虞亲笔题行字常令他有种错觉,仲夜早已相识。漂亮磅礴的的那本诗集,上头那己与这个男人

前,细细琢磨这“书桌似曾刑鸣停在虞仲夜的识”之感由何而来

仲夜的这笔字跟他爸有点他才想起来,虞相像。十来分

时也酷爱研经常压着儿子的脖人的通病。刑宏在世仅自己笔耕鸣练字书法。不大概是这类文化不辍,还,也逼着刑

上练刑宏点着地看着儿子站在小凳子不着。字,书桌太高了,他够一根烟,笑眯眯

,小孩子进门来!”抽去肺嫩,别呛坏了你要抽烟出去,心疼地喊一声“有时唐婉会

“上个字四个字的,什么德载物。”很短,四善若水”,什么“厚刑宏给儿子挑选的字句

没耐性,但练进去了也就踏实了,对周遭一切充刑鸣其实耳不闻

年。那年他六岁,以为世界长命百岁,坏人就跟笔下的墨与纸般遗臭万非黑即白,好人

室。转悠一阵,没找到自己刑鸣在虞仲夜的书房里想找的东西,又折回卧

上淫迹斑斑,不换也换床单。当然被两个男人这么室里收拾,手脚勤快的菲比正在卧不行了刑鸣的衣服,这会儿又在腾,黑色天鹅绒床单不知节制地一宿她前脚刚收走

堂堂,告人的长廊,但夜里这扇窗但刑鸣不喜地玻璃窗,四四方方宽,一面镜,亮亮望出去是亭台水榭曲径就像淫豫之行。白天还好,放眼虞仲夜的床不错,死欢正对大床的这面落子,只能照见那些不

茫茫海里两个男人,如榫与这面镜子就感愈强烈鸣感到快慰的同时也映出,时而失智,,他时而失识如,昨儿夜里一起。与第一次一样不感到自己的渺小与卑种憋屈感便,刑微。愈明显,在虞仲夜面前的一只浮卯,整整一夜都嵌合在生物,无时无刻,这,且快感到屈辱

菲比虞老英语跟她简,突然心血来潮地问,单交谈两句忙得不亦乐乎,刑鸣用师是不是常带我这种人回来?

吓了种人一跳,什么叫“这人?他”?“这种人”是哪种鸣又该是哪种人?出口后他自

好。也不清纯,既不风情,也不温驯。刻意邀实糟糕透顶,既己连“这种人”都比,一旦不刻意了,又显得过于么都不合适,怎么不上,他地发现,自他很快有些失望冷淡阴鸷,反正怎宠时格外不自然都不不老练,在床上的反应其

没想到菲比的回她在这间房子里工作了近三年,他是唯一一答完全出人意料,她个被允许留宿的人。

但好像还真想了鸣试图安慰自己睡,何况对方是这觉罢了,跟,不过就是睡过哪个成直堵着的么一个手揽生杀大权,多少小生花旦眼巴的男人。想,台里台外这个圈些,刑临幸,一颗一巴地盼着谁睡不是没听说心莫名好受一功爬上了龙床。能被虞台长

了一阵,走面他极厌恶的玻璃窗菲比忙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刑鸣透

眼他就认出名字,但只了这个人,陶们的刀子,却常常叫不出红彬。奇怪的是他可以为属挡凭一自己的下

知道与推诿不说,还因曝露额医药费更令这家庭负门,最绝望的时候逃生,还为此少了想过全生问题被残肢,祸,经历坎坷,市环卫处人遭遇车罚了一大笔钱,女不辍学,陶红彬拖着了超但凡识陶红彬的人都宽裕,而今顶梁柱义勇为”的被救者一声一家五口的日子原本掏粪工因救四处上访反应,家一起吞煤气自就不想为自己争取一个“见陶红彬四处求表彰,结果屡遭白眼助无杀。债累累。为了三个一条腿。不吭地跑丧失了劳动力,巨了,他却死里

可是他没死成,他被请上了《明珠连线因为》。

了好几彬做节目的着他的手泪流不止,下台以后就用消毒药水洗陶红彬也曾个女主持台上紧紧握想过向媒体求助,有遍。刑鸣并不是第一个请陶媒体,

完全不谙熟者前去的方式为节目嘉宾搽除并不厌其共情终于为陶红彬争来了录制之求证于如何地方条例据理力争,平台公烦地组的律师团线》常以眼泪或拥抱证书。伤痛,刑鸣那种冷若冰起庄蕾时代的《明珠连连线》的。但节目结束开寻找车祸目击者,国家法规与后,他便借着《明生带着距离感,语言风一张“见义勇为”的一次次派出记相关部门,以霜的长相天。他甚至亲自携节目格也不太亲民,似乎门造访那些推诿扯皮的

还得凭着这薄薄一担任绿化管理员取了补偿奖金,不菲。业援助,在这片顶级别墅区到了就纸,陶相当红彬不仅顺理成章地获月收入

砰砰地齐齐下跪,带着三个子女奖金时,妻子给刑鸣磕了几个头。政府0万元颁发的3陶红彬拿到

年的打工者吃饭起自己期一句便是:我的理想大以后当一名分的末考试得了满后来刑鸣不及回乡过刑鸣叔叔那,陶红彬作文,座上客之一的面前,大声念诵多电视摄像机样的主持人……自掏腰包请赶八岁的儿子当着数百打是长。饭桌上工者与诸,陶红彬也是

、理肉身与残骸。但童没。,分不清梦境起彼伏然后湮想与现实,如同灵魂、笑,到底是小声郎朗,酒过三巡脸颊微孩子,如此懵懂天真眼眶发热,后常是这样的反应出,闪烁,刑鸣微——一顿年声此烫,一双眼睛薄雾缭,各色人的夜空中浮,星子在很高夜饭耗时良绕——他喝醉以,他渐渐

,尽管早就见过不少得我吗?我一顿酒,你救了我全家。时隔多日再次相见:“你……还记跟前,他便放下了杈间仰起脸,开口就结巴回,他仍激动,一边在裤子上跟你喝过也一眼就认出陶红彬在枝几条命。”。不待对方走到自己上去跟刑鸣打招颤,一得手足发反复擦拭双手,一边剪树木的工具了刑鸣

魆的来久违还好?”脸,露出这些日子,家里人刑鸣望着这张黑魆的笑容,“气色不“我记得你。”

都好。”“都好陶红彬忙不迭地点头。

他就答什么。鸣与陶红彬并肩坐在花根草茎,对方问什么,廊前,嘴里叼着一

“《明珠连线》为啥换了主持人?”

会有更目。”的节服从上级安排,我

只能还好?《明珠连线“能比》就是全彬肚子里没多少墨水,示肯最好”以中国最好的节目。”陶《明珠连线》一连说了几声“定。

线》还好。”有介事地点头、保,他煞鸣转脸看向陶红彬证:“一定比《明珠连,片刻后

听完陶红彬天里。眼下他雄心再起,天时间为新埋头伏案,他花了三南海北的一时工,一概不放在眼节目制定策划方案,一通拉扯,仲夜交代的事情视同仁,无论领导遍遍推翻还是临刑鸣就把虞说他对明珠台里的人一给忘了,老又重来。

扎下根前,怎么。他已经决定全情演好虞台长的刑鸣起身相迎角色。在厅里候着也得扮第三天傍晚时才回来的秘密情人这个投入,在新节目,跨进家门,早虞仲夜在

两个人,继而吻得缠绵比自然地跌宕,渐浓渐贴面轻吻深。

,几分假意。旋即融子里反了,让人分不清这舌人的吻实在太好齿相化在这个吻里。哼了一声,鸣闭上眼睛,轻轻偎间到底掺着几分真情省自诘,但这个男白天他还在这栋大房

情。夜问起临时工档案的事四片唇似接非接,虞

鸣一边讨价还价,一边睁大一双雾气蒙主动又将唇凑上思。”吻壮人胆,刑“我觉得望着虞仲夜,那工作蒙的眼睛……没什么大意

头再次钻进他的嘴里倒在沙发另一只上,舌背腰间衬衣。说话,他顺势将刑鸣压,温揉捏虞仲夜不再柔又道地扫刮他的口腔上抚摸,膛,一只手在他后手则开始撕扯他的

人投去一眼,其中一个正在摆盘上菲比朝厮磨中的两个目光。很敏感地就捕捉到了这

磨硬泡,试图阻“老师……还是先吃饭,但虞仲夜的答复直出这类亲近的行为在陌生人前做,他不喜欢截了当。吧……”刑鸣软

“先吃你。”

一丝不挂,门快被脱得刑鸣很铃突然响了。

“去开门。

虞仲衣服,但衣服已在了鞋底,他说,就这么去。夜踩刑鸣低头去捡地上的

他的三个子女。视线望出窗外,隐约辨出带着一对女孩一个男孩——来人正是陶红彬,

方才因情欲燥热的血液刑鸣僵立当场,瞬间冰冷,不存一丝余温。

门外头的铃。次摁响了门陶红彬又一

刑鸣赤身裸体仲夜是故信,虞意的。,一动不动,他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