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12章

第1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小时,来,睁眼时仍看见那面着醒了刑鸣便被一阵雨声催促镜子。狂欢过后才睡下

地灌满了他的下空落落的大床上只有他着虞仲夜的性器睡的,鼓囊囊刑鸣记得自己是含身,但这会儿虞仲夜一个人。已经不在了,

精疲力竭的男花的肉体具白花这是一个被人干到,令镜子里一阳台前的落地玻璃雨水把卧室人。一览无余。擦洗得明光锃亮

哪天把它砸了就好了。刑鸣盯这面镜子好一会儿,想着:看了

许是因刑鸣近来睡眠为人硌着些不痛快。喝凉水都塞牙,他的心里一直倒起霉来不太好,或

时工的资料看完心情屁股撵到人前愿,那些临时工资料尽长如此煞有介事,刑鸣从床上上。学生时候的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点半考前复习就抗旨,刚才不就差点?想,不情愿却又不得不情,凌晨两,哪里值得一台之被光着睡袍披着还得有点像随意拣了一件挣扎着爬起来,把那些临。但他不敢刚爬上龙床

在了。,便看见书房里暖光,应该是有人已经漏出一丝还没走进书房

看见虞刑鸣推开书房的门,仲夜正在书桌前练字。

眼前这,淋漓酣畅。他怔了怔,汁一气呵成地泻在白宣上,如大水汤汤幕画面确实很值得人发怔——虞仲夜的这一笔字太漂亮,

寄望于儿笔好字。但刑鸣主观有些上就没意愿承袭父亲的字也漂亮,而且,但此时此过篆隶楷行。的没耐心,偏好狂草多刑宏了子戒浮戒躁,也练出一优点,也不是字不他没来由地想起字的光景,刑宏的年没想起地,刑鸣好,就是显而易见小学被父亲摁着脑袋练

道:“还有两个鸣盯着灯光下虞仲夜的只是淡淡开口侧脸走神,虞仲夜未小时天就亮了。”以目光回应,

这么一个方十来年仍未转正、拼资成婆历、拼学识、拼人气…有些入职不久,有些拼,资,一不留神反——刑鸣对此书桌上的文件摞得很高在角力拉扯的地会尸料里的那些临时工,深有体会,拼背景,多年的媳妇未必能熬方面面…电视台就是骨无存。

好比他现在这样。

现这些资料不,从头开始坐在那般枯燥,相反竟还翻阅,很快他发桌前,强迫自己定下心有趣得很仅不如想象中

好打网编自演的《新铡回知道,那个貌校内校比如他头一戏剧融入现代话剧录取;知道,入选过市队,最崇”与“表,那场演出轰动了目是自等生,曾以“播音主持美案》,大胆将传演”双所长的阮宁高中时是优拜的偶像就是费外,一时风德勒。似除了聒噪就一无他毕业汇报演出的剧科第一的成绩被上戏无二;还知道他业余爱

不是网球比一般儒雅英俊洲参加过鸣一只签了名的,而是数学建表学校去澳比赛,不过搁,就找不到了。,刑鸣学生时代也曾代随手一感冒这项位网坛传追星,也不太刚刚网球。只不过刑鸣既不遇了澳网运动,回国以后模竞赛,恰巧偶夺冠的费德勒。这,平易近人,还送了刑这点倒巧奇果如传言

娱乐的人里摸爬滚打,只有他那些老他倒忘白点就是己也是出身娱乐节目的临时往往比台里时工自恃清高,骨子人都在烂泥塘子工,而临闯劲。子更有拼劲与点是不接地气,说直刑鸣也知道自己一分,别生来便有优劣之记了自。实则里瞧不起任何人,尤其一捧雪,说好听是装疯直有个毛病鸣是卖傻做天上顶上的,仿佛做新闻和做娱乐节目的那些人

大悟,原赖不得别人。识到留不住团队里的那使绊子,直到今天才意背地里刑鸣突然先一直以为是老陈在些人,确实

刑鸣在电脑屏幕前专心致志,天更闹啦的,使得这个夜晚比见雨声渐渐大了,腾,更亢奋。噼里啪

另一边练着字。他悄悄从屏风后确认虞仲夜仍在书房的探出一点脑袋,

人还在,心里莫名地就很安宁,眼睛,他与也不跟对方搭一句话虞仲夜隔着屏风共处一室,居然。直那点睡意也一扫而到天刑鸣都没阖

男人一次次做到高窗外夜深天黑,窗内晚。一灯如豆。比起被这个更享受于这样的夜潮,他倒

楼去吃早餐。刑鸣冲了把冷水澡,下工资料,整理完最后一份员

点建能拨云见月,一针见血教的姿态,主动聊起案。虞仲餐桌上,他摆出虚心求但偶尔给出一夜多数时间只是听众,议,便了新节目的策

的人选挑出理临时工大项目子先搭起来,把合适待人接物之类的我会改醒悟,便能从头来。”刑鸣向来不是扭,眼捏的人,既能幡然下还是得把识,有些还参与过的档案,发现好些个都再来。他说昨儿熬夜整不错,有才能,有学

虞仲夜看着他:“你说说看。”

才问:“总制片人异议,直到那些犄人选,都有了打算找谁分报出了几个角旮旯里的职位职位划?”名字,虞仲夜基本不持刑鸣按

但看了虞仲夜头过河,试试吧把那个名字咽了回去有个名字,地耸了耸肩膀,“摸石“我打算自己来。。”,他故作轻松一眼,又”刑鸣其实心里

在刑鸣鼻梁上轻笑了,抬手。”“不知死活虞仲夜刮一下。

八颗牙对虞能屈能伸,能方能在这样的注视下泰刑鸣巍然不,一面暗夸自仲夜笑出齐齐整整圆,出息了。菲比又朝两个男人投去了异样的眼光,然自处。他一面动,已经能

越临近明珠台便易遭在,人诛了媒体圈内然是他计划不自刑鸣原先心情不事有利天高气说,那一类贱胚人……或者直截了当地爽,一路花香沁人,,一同去往最为人不齿、也最之中的事情,但凡清风拂面。坐着虞仲夜的大奔吓退老陈当有弊,他成早餐过后,刑鸣便越感到错,但伐的那一类明珠台。车窗打开着,

个路口,让小愿意这份奸情大白于的不自在,还是他本人虞仲也不也不知道刑下车。谅了他是虞仲夜体察并夜突然开口:“这天下,还没到明珠园,

刑鸣悄悄陪陪了想又补一句:“我爸日要到了,溜地开门下车,想吁出一口气,麻我妈。这几天都得回去

是虞台长一时善心大发。虞仲夜是千知之明为进。,怕是再钝的人都会椒万年姜,跟这样的男。何年胡仅有的被允许在那栋别同,他至今虽是菲比口中绝况吃了这么些闷亏自己会与别人不没被撵出门,可能不过,但人总得有自招不能直来直往,还懂得警惕不少人过适可而止,以退却没傻到相信虞仲夜待墅里过夜的人,刑鸣

虞仲夜说“好”开走了。便

于视野,才跟上去。到黑色大奔完全消刑鸣如释重,双手插在兜里,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