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13章

第1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刑鸣向虞仲夜撒住的了个谎,他没住回家陪母亲唐婉,而是回到了自己租公寓里。

了一后去明珠台。仅有们抱着整理完毕的一切如旧,吃早餐,收听cn,六点起床,晨跑公室内,透过落地的后一周所。刑鸣坐在家”阶段,导播一点与往常不同,他n接受了调职,准备,冲澡件箱,走摄像与后期差不多都已自己的主播团队个,又走了的新闻……玻璃门,望着他搬去别的工作场正式进入“分

,想走的都走下一个阮宁,不想留的原先满满当当的工作区域只剩留了下来了。

多留一个进刑鸣月把工最后一个走的人是作交接了?孙伟,他的办公室问,要不要再

“不用。”刑鸣的目来的老陈。他看似全无芥蒂地微笑,对孙伟说,“好光穿过孙伟身后的玻自己走人。”好工作,好好照顾家璃门,望见正朝

子,一见老陈跨而入便起身迎多时的样老陈来了。比刑鸣预料摆出一副恭候接。的来得晚。

听虞叔说你病了,,满脸堆笑“哟,小刑!”老陈多休息几天?”是来讲和的,“走过来么不,看上去

“托陈主任的福,没死惊,否极泰来。视老陈,瞧着宠辱不。”刑鸣同样面带微笑地注

样地工作或者交谈,其想看看里头那玻璃办公室外围实就是八卦,会不会再次大打出手聚着一些人,装模作

“你生日是不和气,实则恨得都没想到,这么个心高没说怎么给你百密一疏,疏在做梦气傲的冰几乎咬碎牙根,自子竟会死皮赖脸地?虞叔是快到了庆祝?”老陈表面上爬上虞台长的床。一团

有一个的生我不心急。”刑鸣知道得自己“还虞仲夜不可能记日,但他偏就月,虞老师自有安排,意狐假虎威,唬不住老陈,吓吓他也好

明珠一姐。”,捧她成,想明白自己,以前庄蕾生日,虞到底要“你可得抓紧机会《明珠连线》送给了她叔直接子,大方得很么,咱们台长亲民如

刑鸣居老陈的脸,不作声。临下地盯着

庄蕾能坐稳今天这位面子,台里重金不过,台的骆优与另一位影视圈的当红小生你们这些小辈计较。只爱美人》就由他动辄与后辈拔刀见红置可不是倚仗我。台里那些瞎传的在刑鸣面前,老陈不已经小刑你得清楚,我老有那么大的能耐东西我早知道,懒得跟没有得不到暖,笑得满脸的褶子那个熠熠发这回确认随他们,我也亮,“还有共同带队。”再是的,东亚打造的《如果要来我们台了快也能从别的地方知道嚼舌根就和煦,温一件事情,你很,虞叔想要的人就的新闻中心主任,他

很简单,刑鸣几乎瞬间心领神会自有弱水不相关件看似那唯一一瓢。,虞台长三千,自己老陈说了两的事情,但表达的意思

来电话的那陈打一个许诺但至少个晚上,他已经得到了

自己仁至义尽。那天他床之谊、合奸之情,对了。算白嫖自己虞仲夜没打一开给了老陈那么金口,总算是顾及了同一句话

前还特节目好好弄,缺什度地表示,么、差什么别大力配合。压过刑鸣一头,心新闻中心主任一,自己这个满意足地走了,临走定全老陈自认终于在气势上

鸣脸送走了老陈以观的群众没看着想看自己狭量,谈阮宁看出刑在走神。戏码,悻悻散去去往电梯口。外头围色不对刑鸣也不表现得笑风生地送老陈后仍立在电梯,唯独口不动,似

上前安慰说,“鹿死陈摆了一道,新节目咱好好弄,弄“老大……”阮宁以为谁手还不一定呢,又被老死他……”

笔出来记着,我都要错,我看了他们约来见一见……”们的作品,虽然资方醒走:“台里有的简历,也看了,但都挺有灵气。你拿历欠缺几个临时工不刑鸣如梦身就往回

目名称、职位工,便是惜时如命。已经一口气说了生比别人快,除了尤其是工作的时候,常地点……刑鸣的语速天播音主持时会刻意放缓别、时间阮宁刚刚摸着笔,刑鸣,他平时说话,种、姓名性许多,节常不是惜字如金

纸笔,颠颠儿地跟在一路奋笔疾书,但根本来阮宁手拿刑鸣身不及记录。后,

“老大,等一等……”

音,转脸看着阮宁。刑鸣止住话

我没记下来。”再重复一遍…“老大,你能不能

一周的工作量,然了刁难与苛求。曾有一。他自己能够中心里变了脸色,冷冷盯着的气压都随之低“这有什么难入耳不忘,便也后点着对方的鼻子,做到一目十行,刑鸣投机取巧,花二十度?”宁的眼睛,整片以同样些要求便成长呛了起来,次,他跟一个资历颇深工作区域分钟完成了那人的标准要求的新闻采编人员辞职滚蛋。他的组永远为加班时最少的,但工作效让对方主动率却是最高的来,这欢人浮于事,所以了。刑鸣不喜是新闻手下人,但在很多人看

尬与恐慌里,“这次我都记下来……”“老大,你再说一遍,”阮宁当然也记得那件事保证,于是陷在

刻,脸色缓和一些,刑鸣盯着阮宁看说,你也进来了片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跟阮宁

惊肉跳地跟在刑鸣,他心这阵势真把阮宁吓着了身后,看见刑鸣从办公桌的抽屉东西,潇洒地一抬手,里取出一件什么抛了过来

上还有费德勒的签名扬手接只网球,球阮宁反应也快,住,低头一看,竟是一

刑鸣一直忘记带给你。知道是你的偶像,努力令自己和蔼地笑了笑,说

乎当场涕零“老大!我爱死你了!”阮宁由惧转喜,几进刑,做出一个要扑鸣怀里的姿势

多参与,多学习,参你的机会。你虽然还没子都给人当助理。”功捷径,你的时间不短宁过分靠近,“滚,我是直男先给想你总不愿意一辈了,这次新节目也是你顶着,单元就由。”刑鸣抬手阻止考实例是成少,“你在台里向,在能力范你出镜。面上笑意倒自然不考出记者证,节目的外访但我会虑好自己的发展方围内我一定帮你,我

没着落,节目经实多半也是碍于,眼下赞亮,但其助商还新人。这话说得漂费有限,没钱再请现实

现在把我说的话眼角住我就蒜捣。刑鸣脑门上弹了一下,说,但阮宁不的喜气浸润知道,脸孔上眉梢,点头直如宁靠近,勾着手指召唤阮都记下来,上点心,再伸手就在他记不对你不客气了。

三回头,不时以内容阮宁记下了全,离开办公室前还一步部的一眼。工作感激的目光瞟向刑鸣

门。刑鸣微笑着冲他了办公室摆了摆手,然后起身,反锁上

团队,被人落他们的目前他辈子不想再遭遇第正计划着重新组建一支得记得二次。刑鸣提醒自己收井下石挖墙脚,熟悉的事儿,这做个恩威并施、善解人的领导,最不济也敛脾气,组员的名字

术,也来所谓领导的不是那么难的。他发现原

,能令明珠不蒙现一当然,做个好领导不尘,发光只是脾气好,还得独有眼光些尚未被别人挖掘的人才。

好,有些人还得自己,亲自出马。去请就有些人让阮宁三顾茅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