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15章

第1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来迟。刑鸣听话地出门一个多小时后,黑色大奔才姗等着,

嗖嗖地剃着脸夜里风不小,小刀子面前停留了超过五似的,得有些分钟,他也没反应过。刑鸣站久了,站僵了,奔驰车在他来要上车。

久了?”动跟刑鸣搭话:“刑主播,倒是虞仲夜没开口,林主

“还好。”刑车,面无表情地答不是使性子,而是脸也了一句,僵了。鸣坐上

老林打了路况不好。”一把方向盘解释说:“

刑鸣本以为要被虞仲夜去哪里是问:“这是?”很快就发现车行驶的回家办事儿,但方向反了,于

人。”仲夜说:“去看一个老熟

这是去往苏清华家的必弯,又驶过两个红绿灯奔驰里开车也这经之路路——他平日,刑鸣认出这条拐了一个大走,

熏心,不不上或许是认识的,但苏不上是艺术“你们认识?多年的理多瞧虞仲夜,在他眼里”苏清华受伤时虞仲夜念相悖止一次地透露出自己有,明珠台台长的所作是明珠台台长、利欲清华不,他冷血、寡义是媒体人,更称所为与明珠台创台家。,认识

夜欲闭目养神“岂止认识。

儿,即使以有信心一样的角。刑鸣深电视媒体圈标灯如今虎落平阳,也绝不会因谋生而低头他出山?”曾经应重回“你要知苏清华的为人,所断言,“他不会答定不会。”一样的人物,旗帜明珠台,一

夜转脸看着刑

打个赌?”了挑眉:“刑鸣挑

老林音,便连虞仲夜笑出声笑了。

,确实没别的本钱。刑鸣知道他们,输了固然不下除了皮但赢了可以提个要求无知。他眼节目就有了制片,刑鸣合计以后己不吃亏。与身体快,至少新什么,笑自己骄狂,认为自

了刑鸣的胡搅蛮缠,虞仲夜乎颇有兴致,竟搭问他:“怎么说?”今儿似

员。有几个会来事儿的跟我提“团队我差不多,只想问台聘编制?”绩了,能不能给个敢想问倘若新节目做出成了要求,事业编他们不成了,大多是外协

似有不屑仲夜要求,”虞微微一勾嘴“还之意,“心急了。”没出成角,绩就提

票才有。他,家里还有老有小要养活,至少得旱涝尤其讲究新节目的收视率说为理句,“当然,险福利都是零奖金,保收,才能要求人家了算,没有收个本想燃烧吧。”谈判绩效还劫。”收入全看绩效,视率,谈这鸣知道自己不个就是抢地人,户口没着落,保一味索取,适当补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智慧,得靠报,底薪低又们当中没几

“不替自己争,倒替夜阖起眼睛,看着像没答应别人抢。”虞仲不像答应了,也不

,你等在车里。算跟着绣坊”的狭窄胡下车的刑鸣说奔驰同,虞仲夜自己下了车,对开不进那条名叫“锦

闷地待在车里放弃,一个人刑鸣欲争又,不会真是老熟人一言不合就拔刀子的,半开玩笑地说,不用太担心,,还是老林体贴半安慰

房,他绕着这片街区兜圈子。路不平整洗头,遍地风景。在一片充满肉欲车找不着停处,奔颠簸灯。黑色大恼人的水坑,街边尽是前行,刑鸣的色亮着朦朦胧胧的粉色的老林带着彩中费力地辨认周遭

抱头蹲在地上,卖粉的卖淫的都在这一捣毁了一个淫窝,衣着暴露的小姐们像孔雀,有的带混,前几天还鱼龙混杂的地方,听闻被便衣带,有的花花绿绿,肥瘦不一像锦鸡。

这地方有了唯一的在这里租便宜。优点,就是房正经人家不敢把家安,致使

便,性人,住在这种地方,那么鹤骨松姿的玉陷泥沼,可惜了直想让苏清华搬刑鸣一子却是一如往常刑鸣的帮助,有时脾气一个如白出锦绣坊,了。可苏清华虽行动不的刚烈,几次三番拒绝上来,就直接撵他出门

口,正巧看见虞仲夜自多年的司机,绕了四是虞仲夜十分钟的圈子,重新把车停回锦绣坊的门老林不愧胡同里出来。

就迫不及老林跳下待地应了?”坐进车里,刑鸣仲夜刚刚车给虞仲夜开门,虞问:“答

你,你怎么做?果是“没答应。摇头,反问,“如”虞仲夜

了他的工一直来:“然,就知道苏清华不会里的那点阴暗就醒了过低头。刑鸣理由断快,敬酒不吃,没来由地不痛果不其然不答应,我就找个蛰在心伤补偿。”

也是这么想的。”虞仲夜颔首:“我

后座跳起来,大失平刑鸣当“什么?!”了真,急了,一下从车日里冰王子的风范。

身体,“你师父答揽进怀里,像逗猫“傻瓜,骗你的。”虞仲应了。”夜低笑,伸手将刑鸣抚摩他的

他没少骂你。”在身体里挠,想了想,说:“刑鸣更为惊讶,好奇心

“看见了。”虞像心存芥蒂的样仲夜神情很淡,语调平稳,一点不子。

编制?明明赌“那……台聘输了,刑鸣仍不死心地问:

垂眸看着意加深。得寸进尺。”虞仲夜他,眼底笑

刑鸣抬脸对上虞得寸进尺。仲夜的眼睛,还真就“不行吗?”

“看你表现。”

深,但眼神与往常虞仲夜的眼廓很第一次从这双眼睛火,烫得他的心莫名一紧不太一样里看见与欲望相关的问:“在这里?”。刑鸣

刑鸣腰上虞仲夜是不耐烦:“了一把,力道不小,但在这里。”不是不快,只

自己这道坎欣赏活春宫。刑鸣知道,可他自问过不去老林或许早已见怪更不会多嘴儿,不愿意被人不怪,不会回头,

也不逢迎,话,不拒绝,直直,只是盯着虞也不情绪微妙地僵持着,半他眉头微蹙,嘴下去抽根烟。对老林说,你刑鸣不动仲夜的眼睛。两个男人唇抿得很紧晌,虞仲夜

,摸出兜里的烟盒,自把车停在一边老林心领神会,己下车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