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17章

第1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奔,缓慢行驶过坑坑,发动了大刚才的烟抽猛油门疾驰,一马平川洼,随后便踩了,老林咳嗽几声

睡觉刑鸣精疲力竭,想着怀里,佯装听见了,自觉丢脸是都被老林自己刚才的浪叫该,于是蜷在虞仲夜的

后,偶尔跟怀抱一只虞仲夜的一只手搭在刑的颈发,捏捏他的后脖子,宠物似的。揉揉他的头

矮了,这么坐“虞叔,是不是该换车了?”,主动,“刑主播天生的模特老林向来懂事儿着怕是不舒服。”架子,车顶太

心包着它揉“刚才便磕着了两下,“是该换车了以掌。”游弋至刑鸣的后脑勺隆起的一块包,便,摸到微微了。”虞仲夜的手指

没聊两句,眼,没接。老林朝手机屏瞥了了,老林的手机响

机铃声响了一阵子钟,又打了过来。,消停了不到五分

老林还是不接,接?”虞仲夜问他:“怎么不

“是林主播。电话就来了好几,只“刚才我抽烟的时候来,他不敢催你过去还是他过能找我。”,问是”老林说:

心里立马警惕地竖起己半道截了听老林这意思,耳朵刑鸣将睡未几个。就没虞仲夜今晚上本来另睡,一听见胡。他快速在脑海忆、筛姓林的主持人本有安排,结果却被自这些中回选,新闻中

:“你们走得挺近虞仲夜道。”

车里便飘定……”要换人的事儿,听林主因为《新闻中国》民谣,老林笑笑,“我估摸着是的声音,情绪不太稳一家,一个挨着一前是。”电话摁断又来溢着那首唱烂了大街的“谁让我们五百年

需要新惯着他了。”虞仲。”夜打断老“晾着吧,这些年太林的话,面上倦意明显,“《孔,这是观众的意思中国》

也就跟刑主播一个纪吧。”老林跟虞仲夜除了“确实不少年了,都忌他三分,敢这初他一直给他开车,台里过部队,退伍后便他也的地位不一般,平跟着你的时候日里连老陈么跟虞仲都待说话的,没别人。

手里抢回去的节目。江山,而这个点,庄蕾仍在班加庄蕾的老公点赶录为“新国嗓”。演播室里加韵中彻底清醒过来,刑鸣从高潮的余共同扛起了明珠台的半但其《新闻中国》虽、最具观众缘的便是林思泉,被不少《新闻中国》与《明从刑鸣中最年轻是主播轮班制,媒体与观众誉珠连线

作亲民,不过认识庄但像林思泉然后继续阳关心里照面也自然也日在新闻中中心从来不乏英上的人,他嫌这人故珠台的首席主播,林这么风度翩翩的也实属蕾的老公。新闻思泉却一直属俊的男人,独木,各走一边。是点点头,笑一笑,。虽为明。两人交集不深,平于那种刑鸣不太看得端着拧着,没意思庄蕾,刑鸣认识罕见

而今虚张声势。粗粗一算,仲夜近十年时间,无怪乎老林愿意替他老陈到底不是跟了虞说话,那会儿“明猎猎的高中校园呢。三十有四的林思泉竟珠一姐”都还没走出马尾飘飘、白裙

你今天林,”虞仲夜道,“电话给我。”话有点多了。“老

似想起怀里还有一仲夜接起电话,却朵。回头递来了手机。虞车子驶上高架桥,老手指玩弄起他的耳下眼睛看着刑鸣,个人,他垂

耳朵是,如一撮小火,一刑鸣性爱时特夜揉捏得发烫别敏感的地方,他的耳垂被虞仲直烧进脖子里。

叹,自愧弗如。普通话一甲,圆、雅正大气的思泉却是正儿八经的晚身,加之但嗓音仍旧厚薄身偏亮,平带播音腔。林八点新闻主播,那口林思泉的声音倒是清普通话听得刑鸣暗暗惊清楚楚传了过来。同是字正腔有别,刑鸣非科班音色本时说话基本不

扯开衣领子,由里头美酒在“都是当爸爸的人了喉间滚,还那么孩子动。他一边安抚林思一边将手扣子,抚摸他紧实较往常更气。”虞仲夜的声的胸肌浓温柔,似一口音听来有些乏了,却滑入刑鸣的衬

夜愈发爱不释手。,像小红宝石。虞仲虞仲夜的抚摸很有技巧硬了起来在他的指尖,刑鸣的乳头

泉又一次提出,晚上要去巴地想送上门。多,都这么巴刑鸣感原来人贱起来都差不虞仲夜那儿。话那头的林思到好笑,不笑林思泉笑自己,

“虞总?”一声。林思泉不安地又问帝还没降恩准予,

来。若干目光与目光短兵相接。虞仲夜低着钟后,林思泉说,行了,你过虞仲夜对电话那头的头,刑鸣仰着脸,

”简直蠢透了。高潮前实却是虞仲夜。他有点愤怒,也不肉体的默契多,就跟呼他来,拂手情却牵系着自尊心,招妓似的。,他竟误以为自己跟有情人的真相,抬手关爱才那声“谢谢。然而事一点刑鸣突然泄气,整个脑挥他去,似的那么针尖儿忽的、超脱心里难受。这事儿无完全不打算在他面前掩饰自己另的一刹那有那么点特别飘自己刚袋都垂了下去个男人之间,点,但扎得

住刑鸣的下巴,强行抬起他的脸以拇指与食指捏“怎么了?”虞仲夜

如何赤裸相见、共侍出一份起脸招商全底齐了,立马就得刚想起位潜在的冠名赞了自己,他句话,来,《东方视界》助商,得熬夜赶一夫?我明儿约了一林思泉见面没有三的,但主要还是说服自己笑得好看,“我“我想下车。招商。手指的力道,只得抬案来。”忙着招商是真”刑鸣拗不过虞仲夜,努力让

不快准。”虞仲夜方,却对刑鸣的心思哄一哄林思泉视若无睹。才还有

门,“死摔残算我的,与虞台“那长无关。直身体去拉车我只好跳车了。”不仅口不择言,还真坐刑鸣

老林忙打圆场:“这么再不等人,也太危险了。手头的工作等下了高架再说吧。”晚了,又下着雨,高架上

就这儿让反笑,他下去。”“脾气还挺虞仲夜不恼对老林说,“工作重要

,眨色。便逝于茫茫夜口,刑鸣开门老林刚大奔一刻也不等他眼功夫将车停下车。在了高架匝道

疾驰而过,在与他相距不走,身畔不时有车两手插兜,夜深,幸而雨不大,只生死时速。绿化带慢悠悠地足半脸上。刑鸣米的距离内,上演是毛茸茸地挠在贴着沿桥

,湿湿黏多远,忽觉两股间滑下没走出一阵热流黏的,走起路来都别扭。

老淫棍。老狐狸。老王八蛋。刑鸣暗骂。妈的,

车上没有套。老狐狸第一次。在他体内射了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