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18章

第1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仲夜面前立了军令一份招商全案对。因为当初在虞一碟,但纸上谈兵容易,如何落刑鸣而言是小菜管的事儿到实处就状,原先归广告部主持人亲力亲为。如今便要他一个让人犯了难

行事作风不符,尽了,案再完是件朝北坐的方回答得虽然客气,没用,对,更与刑鸣眼高于顶的的资看新闻啊?任招商全广告招商历来苦差事音清清楚手边但弦外之楚:这年头谁还美、任他姿态再低也源很快用

里疏于社交,大人物,怪自己平日认识,唯独了。存亡,刑鸣不敢怠箱倒柜,找名片。翻了临渴才掘井,晚着几天一回家就关系着与一组成员的生死目的制作经一圈儿,三教九流都慢,不能气馁,没有那类能一锤定音的

公司的主营项目,一会儿,直哪个人。那个陌只有一张貌似凑合,才想起来到底是的名字,反应了好到翻到背面看见了这家刑鸣望着名片上

心舒适,不怕湿。”,值得拥有”入品,但生意见“你他们家就来一句,“舒视里铺天盖地都是一家法国化妆品做得很大。有一阵子成人纸能听巨头,常尿片的广告,不遑多让于一个二世祖,家里之后紧接,听着虽不卖的是

竞争对手相识于《缘来是你》。二世祖是《不舍,但其实是个ga你》请来的托儿,被节y。缘来是位美艳妖娆的空姐穷追,同对一目脚本安排为刑鸣的刑鸣跟那位二世祖

讽刺的是,节目里吃。但始终没联呀呀地求约会。空姐也有刑鸣的号码,取爱情,选择了刑鸣,空姐舍弃金钱求节目外却卯足了劲儿比一般女孩入世得早长得帅有鸡巴给那位二世用?又不能当饭系刑鸣,估摸着是祖打电话,嘤嘤

啤酒看看球地邀刑搭理空姐,却屡次三番字儿也没知道二世祖一个鸣出来,喝

劲。,勉强也够二世祖虽不十分英得上青年才俊。,去了那间酒意识到不对加之当时有钱的人没吧以后才意向去明珠台发展,心说结交一个这么坏处俊,但生得高大和善刑鸣已有

后的尿,像公种气味走了刑鸣身时闻见一聊着就把手搭在了刑阵湿黏的声响,一在射灯下闪闪烁烁钻埋。刑鸣看见一双三在灯光下舌吻,发出阵,同搭讪,路上还尽是同性来鸣的腿上,直往胯间角眼男人与男人明目张胆地狗发情边所有的苍蝇,聊着味儿。高矮肥瘦,腥膻臊臭,层出不穷。二世祖撵

何其真,意何其切,再不解其中玄机就是傻子

从后门溜走,一去不返口上厕所,刑鸣中途借

分手炮。完事后女友称约出当时正在了一场幸,还好心,刑鸣庆,没弯。闹分手的女友,在距酒吧最近的宾馆里打

用上床,甚至不鸣其实明白,只要一来他恶心自己竟又生斡旋人纸尿片的名字。两个月前刑祖在街上偶遇出这样的自己放下身段,适当的新节目就冠西嗅上成逢迎就能把事儿定了。但,对方若运气好念头,二来他也不怎逐肉,在他身上东闻么愿意自己一手创立鸣曾与那二世角眼死死追了过来,如那双三,俨然余情未了。刑

成想向勇众滋事。人脉,刑鸣本指望着靠纸篓,转而给家里打了麻烦,他才下定他搭上点关系,个电话。向勇了局子,理由还是聚珠台的办公室开了这么些年饭,一直犹豫进明决心把那张名但没的亲儿子向小波又进最近遇上了里,最后片扔进废刑鸣望着那张名片犹豫店,颇有些门道与

刑鸣不愿为继父顿团圆饭给补了,就收,答应回家把一雪上加霜了线。直欠着的那

乓乓的,闹一上午。办公区外头乒乒

刑鸣把阮宁叫么回事?进办公室,问他:“怎

得意,不过也确间才打造出片。老陈看来很年时啦,东亚台花了快气死兼备的骆优,就这么被这么一个形象与实力实值得他得意,东珠台里所说还是老骆优与《有的海报、展板、灯亚的老孙都…”“在换灯箱片如果爱美人》的宣传大箱片都换咱们台挖了墙角,听成了陈一手促成的…呢。”阮宁说,“明

“骆优是没他把那俩群演请调加盟明珠台,耀武扬听不得。无关他高进节目又眼下还风点火,群演事威占尽风光,而”这个名字现在这样。件决不至于演变刑鸣

“走,去看看。”刑鸣微微皱眉,思忖片刻,起身道:

在灯箱片前嘈对面,原先刑鸣,骆优真群女员工好帅啊与《明珠连被骆优取代,一的海报位置都已线在办公区的正嘈切切,好帅啊。

白皙俊美,还带点恰与真人等身的灯箱片,跟刑鸣那种拒人千里的长相截然不确实不错,到好处的不说,皱着眉,话。凭心说,这人长得佻邪性同。刑鸣望着

要易主了。”她们都说话多:阮宁照旧咱们明珠台的台草

刑鸣心不在焉:“原来是谁?”

她们也就是一老大“当然是你了,老大。,“忙又补一句,明明怎么看都是更帅。唯恐刑鸣不悦,阮宁急时图新鲜

马屁拍得倍儿响亮,但刑鸣不受人,为什么新闻中队主持《如果爱美人:“既然来带心里都是他的宣传?文娱中心的用,仍寡着脸问》,骆优就是

播都是镇台优也奇怪得很,提出,还受过中央点名表而又唉声叹气,“林》。节目其他两名主加盟我扬,能换的一惊一乍级,年纪大、知道?这个骆主播好个条“老大你还不踢去十一有林主播。”阮宁惨呐,估计要被点档了。”档的《新闻中国们台的第一件,就是要亮相黄资历老,俄

妥了。操曹操到,林思泉走鸣打招呼冲刑说曹。走近了又说事情已经了过来,远远就

后忙着别的事情就忘上。他请林思泉了,倒是刑鸣想起来带新人。只不过他说完林思泉一直放带一搭个线,借他相熟的导,上回在心

已经物归原主,我有么大方。他立线》而处,,道谢完了就大人大量即道谢自己未必能这做得不还请泉哥跟蕾姐继续道歉:“《明珠连自忖若对的地方,两人不过点头之交,刑鸣与对方易。”

目更好。”是为了节了这茬,你也不必硌,眉眼间珠连线林思泉摇了摇头在心里,其实谁的真切完全不像是做戏。“小蕾早忘》的主持《明都一样,还不

林思泉未必是明珠电话,不禁又朝眼前。刑鸣想起那天晚上那个这人多打量了一眼。最好听的那个台最帅的主播,却一定是声音

但可能因为悴。青,看着憔雅大几分虞仲夜的影子,,眉眼尤其出林思泉五官儒最近遇事不顺稀有多情,依众,沉郁而,他眼眶底下微微泛

的女员工们:“泉哥,别怪我多事也散了,四下无人,阮宁已经识趣离开,刑鸣问人了?”新闻中国》要换围着骆优海报花痴

“还不知道呢,生死有又深一分,命吧。”“你也叹气,面上的憔悴之听说了?”林思泉

局面,想到林思泉方几声,才走看来那晚上巴巴地个下场,刑鸣顿生兔跟了虞仲夜十年尚有这死狐悲之感,安慰了对送上门也没能扭转

舍怜悯。再寻求虞仲夜的施他决定不

自己。己成全人呐,还得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