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21章

第2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了那么点话一出,,他总算舒坦了。就有刑鸣轻吁一口气,砸不砸得成都不打紧了鱼死网破的意思。

两人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放开刑鸣,夜微微皱眉,似也没想而虞仲夜轻轻一笑,静静互望半晌,继到刑鸣起身去浴室洗澡虞仲

他说,出去。

刑鸣一边穿衣服,险些被自己跤。急忙忙地下楼梯的裤子一边往外走,急绊一

出门,吹大半夜地被赶的冷风,清醒之后,他便悔了。夹着雨水一脸

忍。他后悔自己没再忍一

会又从指甲缝里易到手的机溜走。吟残吠,也不能任好容鲜血淋漓,苟哪怕忍得

了,回刑主播,这么晚家?”

叔,您怎么还在?想到从车库里走出抬头,没刑鸣循声一个老林,便问他:“

说,“正。”令行禁止人,甚至毋庸“要换车了,最后一次巧,我把你接来的随口提了一句换个体贴了。”老林是车的事儿,他立马照办。毕竟有些年了,有感情我送回去。他看了看刑鸣,虞仲夜仅仅洗洗车,也算告个别,也由

腿间仍是一片湿黏冲老林上最后一颗,才点了点头。严谨之后,刑鸣却仍循着播音一丝不苟地扣衬衣扣子,确主持时的着装标准,认自己姿态

没一搭地闲聊,老林跟节,他便的那些日子,攀登峭壁。刑鸣追问细问,他又喋喋不休刑鸣、军事特战……简直上天入地,讲起与虞仲夜一路上有一搭无所不能起当兵时,泅渡过河、侦察谍语焉不详,刑鸣倘若不

……”儿去,退,偶然机会遇上腾来折腾去虞叔,时能后一度没地方去,折还亏得我们同龄,当伍以聊到一块“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都不是事儿

“你们同龄?”刑鸣不敢相信。

“怎么,不像?”

实话:“不像。”刑鸣实

老的。”老林笑了:“虞总是神仙,不会

刑鸣不说话

呢!”力,《缘来是你》到档。”老林啧了两来是你》踢声,“不是神仙也差虞叔已经将《缘现在还是收视王牌还在跟风做相亲节目,,别的卫视出了黄金不离了“多大的魄

过招商会的进怨。我知道,我看程表。”提起招刑鸣声商会,音微颤,显然还是有

心急。”老林突然叹气轻人就是太容易“你们年

刑鸣不解。?”“怎么说

。””老林鸣腕上那块表,“你知“其实虞叔早为你打道盛域集团吧还是在瞥刑好了,

的姐姐领进了这个旁认了省搭一来二去,竟顺利恶不作的纨辈子攀不上的交际子。务囊括地产、金融、医万良的女儿作良的侄架不,据说是个不学俗吏,远够不上进绔,道,整个中国上至八一数二的姐更机灵,勾勾搭背景,不过一介姐姐,又把自己圈,他姐的。全国数候补委员住人机灵,无术又旬老太,域,总裁姓廖廖家也算有点政治中南海,住钓鱼下至缺齿刑鸣当台,但委书记兼小儿,鲜有不知道盛域政治局嫁给了洪万药等诸多领集团企业,旗下业然知

唯一的女儿死无子,据传是个两袖清风、女婿虞仲夜。得早,膝下子侄女,就只有一如子的好官,只可惜洪万良,亲民个不怎么成器的侄个前除了几

兜兜个圈,都是一家人转一

是洪书记了想说,听说过。”刑鸣想“外头有传,盛域真妇。”的侄子与侄媳正的当家人其实

不断,外丝丝缕缕的,与各方各面牵扯’。”盛域每年都会主办论,真正沾你应该也听说过,头人能胡猜瞎着关系的倒不敢说了。心,只说自己的:“那老林很小一个活动,‘盛域之夜

管,他们,通常情世界各在电还有文化界刑鸣“嗯”了一声,当刑鸣只能贵贱不一。佬、商界大况下,业额十来亿的纸尿片小白白地告诉你的存在只为明,人生来”以文是拿着百万年薪的听过,“盛域之夜化交流展自居,网罗了国的政界大,不是年营的巨擘、演艺圈的巨星银行高鳄,视新闻里看见那些人开,也不

就是“前、逢想带上你……了口气,“可惜老林继续说下去:去,虞叔人就跪性子太急了。”难逢,只可惜——”年廖总就请虞叔你在外头东奔西又能抵什么用,这样的机会才是千载今年却是头一回答应,老林突然停住,幽幽叹我听虞叔的意思是点头,都没你们年轻人呐,

刑鸣愕然叹,悠长,他很快意识到对儿还有这一有转机。出,但老林这一声一波三折,意方话里话,事情似乎还,压根没想到虞仲夜那

“林叔。”

,一个当司机的哪敢才就想说了,叫我老林行。”次,“刚“不敢不敢,”着一个“叔”字的尊称台的台长人前人后占明珠

您多提点,多照应。”老林这人貌系近气早被社会磨砺得一干有这么一个人。他便心领神口,“您跟古君臣际会,总上那点军人会,唐明皇信任高力净。那天他在车上旁敲侧击地提醒,以后我还要似忠厚,实则油滑,身虞老师关“老士,乾隆帝”刑鸣不扭捏,立即改座下林。有和珅,自

眼瞥着刑鸣腕说……上那块表。”老林斜“林主播也常跟我这么

,不自觉地摩挲起表天给您弄块好的。”东西,太不得。但他舍微微僵硬“这不是什么稀罕刑鸣的手旧了。您要喜欢,我改算好东西八千块钱

人吧,还就念上瞥去一眼,旧。”老话的意它不可了听这思,还非“我这林的眼睛仍不时往他腕

足五分下的这么个物件,钟,才摘下刑宏唯一留刑鸣脸色煞白,思考了足递了出去。

老林当真不过来,对客气地接了刑鸣说,虞叔那儿有机会我,你就放心吧。会再说一说

老林并不在老林的手腕上,觉地盯着他的手腕看也瞒不住别人,阮宁就一连几天,刑鸣遇见老林就总不自偏控制不住,眼神,时不时冲老跟刀子似的一下。而且这种眼神跑来问他,老大,可他偏。他爸的那块浪琴表借你钱不还了林剜一下,又剜

冒出热气。天照面还不够,夜尖刀,把老林捅得满在他指间。他在梦里真就亮出里竟然梦见,简直魔障一般鲜血滴滴答答,身窟窿眼,

了老林,更恨透对方到底没有食,准备跟台长出差。刑鸣恨透了自己。好在言,仲夜的助理某天突然通知他回去收拾行李

一条爱马仕的皮带。参加个特上档次的活特上档次的礼物。动,立马给他向勇知道刑鸣要出去快递了一份

来一整套爱马入不敷出,仕的行头向勇的饭店几个月都这两年餐饮业不景气,换做以前,能直接送

刑鸣想起初中那会儿儿子。后刑鸣越长越向勇常拍着他的肩膀,说,这是我一脸骄傲地对人才勉强触及他的肩膀越矮,得努力伸展手高,向勇倒似越缩,话却一直没变

子。这是我的儿

刑鸣向勇的黝黑矮的白皙高大俊美形小佝偻与成鲜明反差,旁人总是窃笑不语。

父亲不睦,刑鸣为此油瓶的关系,向勇的亲儿子向小波一直与因为自己这么个拖愧疚多年。

域的人派专机接送路先接了刑鸣,别墅。再载老林顺起去他一

,伸手一揽他的腰,虞仲夜打量刑鸣一眼爱马仕。己。他解开了,扯掉了他刑鸣的皮带扣将他带向自

想光天化日耍流氓,他对老林说刑鸣一惊。好在虞仲夜并不皮带给小刑。,老林,把你的

礼物给他带的林说,是致。听老子,但皮质很好,不出是什么牌款式也别虞仲夜出国回来

刑鸣顺从地系车窗边看淅沥小雨下老林的然后爬上车,缩在的花花草草。带,

而变,变得潮湿,霉的。神,仿佛应季赏心悦目,朝气墅区的植物打蓬勃,但霉天来了,刑鸣整个人都不太精腐,软塌塌陶红彬把这片别

看见两个将奢侈品婆豢遥不可及,与会的牌大大方方穿戴第一眼观感极佳仲夜告诉他,他们名义异。刑鸣从头到尾只动的这域之夜”远没坊间传说几分世俗情中那么淫糜不某个富照人如开屏的孔雀,在身的男人,都光彩男宠,却是清一色堪,一片富实际却是某个商遗弃的玩物怀,养的但虞斗艳,但与会的男性上是这里的高尔夫教来参加活的质朴亲切,“盛练与驯马师,女性大多盛装浓妆,丽奢华之中仍具些人也并非天上的神仙令人与平民百姓

晚上这位书教我礼仪小姐的手说,你书记拉着一红耳赤。据刑鸣不可真是酒桌上,一个高等学猥琐的笑话,这一鞭长莫及啊。然礼仪小姐面深不见底,但三杯位漂亮黄汤下肚,群魔捧场地笑,那位他哈哈大笑,周围人也舞,原形毕露。完全统计,这个生硬又府里的党委记一共说了六次。

办方送被主己的房间,也是自带小回酒店一同,刑鸣有自华海景房。型游泳池的豪头一天晚上跟虞台长

晚些时候,前台来了房间。话,让他去虞台长的

致不高。他装不出柔顺子,磨磨蹭蹭地平和的样开虞仲夜的了,再加上手表的事情,刑鸣这一直兴上回与虞台长闹大发房门。些日子在自己的房间里洗澡,很晚的时候才敲

没想到来开门的另有其人。

性气质发挥得淋漓尽致扮女装。眼部挺前这个叫肖姿。最近他接拍了一大的ip,在里头演个戏份不多但的男三,听说是盛域捧的,他男那一款五官特原的男孩子就把这种中人设讨喜碧玉的男人里也有小家。刑鸣见些照片,充分展现了他精致的右,成天老公老公地叫。的一有了一群脑残粉环伺左于是也长,比女人还妩

肖原的小明星也来来回回地打量着刑鸣,神态带虞叔的来伺候个叫倨傲地说,是廖总派

应,廖总是谁?刑鸣愣着神反

解释,反而拍了拍肖原似乎也没打算跟他的肩膀,笑说,你虞仲夜先伺候刑主播。

对方这派弱柳刑鸣有,刑鸣的厌恶扶风的样子说对男人了。这个肖心油然而生上的脂粉抹得老厚,看原虽然长得眉清目秀,但女人兴趣都不大,更别地盯着肖原,他对些窘迫

做不愿意他上回说了不玩3p,迫他他的锐气。的事情,借此挫但显然虞仲夜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又或者非

我见犹怜。,形容哀婉,肖原倒是个中老手,“虞总,你好讨厌哦打情骂俏,眼神凄切跟虞仲夜……”

神示意,让他们开始虞仲夜毫无怜香惜玉之情,对床而坐,

一点不认生床之后,肖,一原就开始跟刑鸣讨近乎,介绍完自己介绍看就是老手。全家,

着不动,肖原就主当真是花头反复擦他不但蹭,那点前戏里常逗,以手仰生姿,自抚摸,兼以身体见的刑鸣佳趣。动凑上来,以唇挑谙熟还能创新,

说,肖原把他伺候得极其舒坦,整个身体不配合,但不得不了主意刑鸣原先打了。都放松

女人是做,跟虞仲偷瞥一眼虞仲白脸应该人的小活塞运动么,跟把心一横,心想不就是是做,方全无反应,刑鸣夜,见对夜也把眼一闭,跟这肖似女更可以做了。

他正打算不管不顾地睡只手从他身后伸出,下去,没想到一强行扭过了他的脖子

仲夜的唇欺来,盖住了他的嘴唇他的口腔。,舌头顶入

原说,没你的事了。吻过之后更深了,他对刑鸣说,,虞台长脸上那点笑热过身就好了。他对肖

没顺利完成任务他把刑鸣的腿分开,的穴滑液探了探殷红取了点润大概觉得自己愧口,便挺身而入。,肖原走。虞仲夜也不理他。对组织,竟赖在房里不

是娇务捯饬被肖原提供的前戏服软了,轻松接纳巨物嵌入,喘一声刑鸣的身体已经

,由上至下地大力挞伐角,在窒息。刑鸣嘴唇微张,夜拉微微滑出嘴前一秒又被虞仲刑鸣的脖子,一手握着他的脚踝里,抱着狠弄。进怀虞仲夜一手掐住舌尖

刚毅分性感的。肖原以为,背上肌肉虬结,仲夜弄刑鸣这副躯体的时候,大腿肌虞台长今夜想向对方讨一个吻。准备展露出无比肉紧绷湿汗淋漓的线条,双飞,。眼前的景象无疑是十盈盈地把脸凑上来,

床。仲夜竟不容没想到虞被人打扰,一把将肖原推下了

肖原意思,站夜仍是一眼不看来还想往床上手将他推了出一时没明白虞台长的他,又出重去。爬,虞仲

边脸重重砸一个跟头栽下去,后一次手劲使得太大了,肖原,终在地上,青了大块于放弃。如此往复了好几次,

肩膀,正好能看眼睛折射百般情绪,也有不解,甚至可能还扒着虞仲夜的的那双眼睛。一双。他大见虞仲夜背后肖原,事实却与有怨沦为看客。原以为自己会是今晚的主角预计大相径庭,彻恨,刑鸣与虞仲夜面有羡慕,有同情对面坐着性交。他

敢舍敢得。少这人目标明确很快转念一想,至得肖原可怜刑鸣忽然觉,但他

自己比肖原更可怜。

捏着刑鸣的下巴掰正他怀里人心不在焉,便虞仲夜意识到的脸:“看哪里。”

投向肖原,进出他的性器却虞仲夜看到位。虞仲夜抽常火热点忽然就到了。可能是肖原的前戏刑鸣仲夜的开垦销魂,刑着他的眼神十分冷漠得越紧,全身都鸣的那个不得不收回四目相视。的目光,转而与虞仲夜插越狠,他便爽得痉挛起来,也可能是虞

力抽插,声声粗喘。夜也爽,刑鸣爽,他抓捏着他的屁,用

一夜。鸣被虞仲夜几近弄

在面向大床的沙在房间里,正过来的时候,肖原已夜还再醒经走了,但虞仲上跟人通话。

睡醒。对上虞仲夜的羞愧,故鸣不敢睁眼,怕眼睛。他对昨佯装还晚在人前的迷乱感到脸埋进被子里,

虞仲夜说,“带你去个地方。”“别装睡了。”挂了电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