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22章

第2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展和钟表很是引起了他的兴趣。唯独这回来看的户外画展,除了觥筹交错的圆桌文各色展览。那些游艇展、珠宝化,“盛域之夜”更多虞仲夜带他就是各种峰会,展,刑鸣都兴味寥寥,

画展办得很有格调,无灯光点缀,无单单便回归了艺场景装饰,简术本真。

见到的第三个一身奢牌珠光宝气的男人廖晖是刑鸣

澜不惊,仿佛高手出一场简单低调的户外的总裁亲自伴明画展,盛台长的大驾路。反是虞仲夜始终波招,未见胜败,并不太合人眼缘。七八,不高但精壮,长晖三十珠台张扬一气势已掠过众人,呼前拥后,相不错却

感,传闻里这人除了泡妞不干别的尔心血来潮,见面,但本能地就对他无甚好刑鸣虽与廖晖初次还泡汉子。,偶

的“廖总”,想昨晚上肖原口来就是这位了。

人的对话仍一草草聊上几句,,但两个字不落地传进他的耳朵他身后不远的地。虞仲夜与廖晖就坐在方。便借口赏画,溜了里。他虽无意偷听

“我都殷勤?”请了姐夫多少回了,这荒地头一回,我能不主动,能不破天

人的地方就不参合了。”,老人家“你们年轻

?”“这回怎么又肯赏弟弟这个脸了

台里一个小孩子,让他出来见见人。”

想说我这不知道这“我刚听帅了。”当舅舅人说你带了个见,是不是长得更的可想死他了么些年没男孩子过来时,还以为是少艾呢,

紫,赏罢了看过《明鸣赏罢了姚廖晖就是那类被一幅名为连线》,自然不认识那个彼时风盛的刑主播。而他眼新闻”的人,没正百无聊赖,忽然黄魏这个今不如昔的刑唐宫侍女,“万马齐喑”的国画头鼎觉得“这年头谁还看引去了全部注意力。

面而来。望着能透出薄薄画纸,扑筋骨健,脉气足,气那幅画只感心跳如雷,其雄浑苍劲之感简直,刑鸣势如虹

喑与鸣。

直说,这是媒体人的隐喻。刑宏一

,可他生里熬了三天三夜股上,才“哇”地诞下一个哪吒似的据唐婉回忆,直到被姥下来偏偏不哭,生刑鸣的时候吃了姥一把大蒜抽在了屁大苦,在产房一声,一鸣惊人。,就跟李靖的老婆十年

出呼喊,振聋有人行歧路,逆亲的与垂死中发测自己父本意,万马发聩。齐喑中,总得但刑鸣大流,在蒙昧自作聪明地揣

哪像虞少艾,青春少艾,无忧的名字。无虑。好福气

“我说姐夫,你扔去国外,你艾小小年纪就被你然连一毛生倒也罢了,居给。”不闻不问活费都不个当爹的也太狠心,少

学金,学校外还能勤“学校里有奖工俭学,“饿不死。”,”虞仲夜顿了顿,一脸的平静无波

我一个外人看着都心疼些习气改不。”“我看你是部队里那了,以前你体罚少艾,

“棍棒底下出孝道理。”老话的子。老话

爹可想艾该毕业了吧,我干死外孙子“少了……”

意越忘乎所以,刑鸣而言之,比的腰搂在臂弯间会很的腿很长,腰很偷偷摸摸,见虞仲方地打量起来。他的脸,廖晖一直刑鸣,这样更偏好这一口火燎地处的女生,外形情了,上回撩他只用清丽看上去便欲望过剩这么火的还是一个中传的大二发过怨,态度若即若离,总大方起那种一做贼似的一眼不远夜似全不在意下半身顺,他有一阵子没架在肩膀上会很销魂似的,越思考话间廖晖时不时瞥审度越满意,越满一开始还廖晖觉得这样的腿,廖晖索性大跟审度一个物件

来越刁了。”听肖原说了。”廖晖影,啧啧叹了两声,“你的口味真是越望着刑鸣的背情我可都“姐夫,昨晚上的事

循着他的目光望过虞仲夜也么。”“有那么好,笑道:

你还一晚上都“这话假。”可说了,他连床都没爬上只宠他一个?肖原琐,话也露骨,“不好了吧?”廖晖神态猥

得他浑身发热,太阳穴来的目光,那目光跳动。着说话的两个男人,但完全能感受到此刻从背后投刑鸣背对上的血管突突

轻喘一,想看看这幅揉太阳穴,垂下画的作者是谁。他揉口气,

心说都太俗艳,还是咱们明珠台出来人我也见过不少气质。”廖晖色欲起?”不行,凭只是随便夫,欢弟弟绝主持那就让给弟弟我,行你要真心的有,淫心动,说对不敢肖想,你若玩玩,话也就毫无顾忌,“姐

刑鸣的眼睛往“万马名变得模糊,但突然一阵几行字莫齐喑”的作者简介处移动目眩,明明白白的

么回答?他幅画的作者是谁猿意马。?虞仲会怎

问一句仲夜还没说话,廖晖迫不及待追“舍不得?

了,声音扬上去,“有什么舍虞仲夜笑“小刑,你过来。”不得。”

——只有发情在自己身边,笑得容的公狗见着母狗,么殷勤。的肩膀让他坐开了椅子,搭着刑鸣廖晖主动替刑鸣拉光焕发满脸殷勤会这

名明珠出新,准备目,但又懒廖晖的意台的节接在这儿寻求合作。药业公司正推陈上市一款肝药,有意得参加招商会,所以思是,盛域旗下的

后取,盛,冠名赞助的事情咱们“晚上你去我那儿他的猎物们趣的上自己感兴通常也很买账,一域的廖总若碰来二去的,便宽衣相猎物,向报了。好好聊聊。”先予来大方得很。且这一套

他身上四处乱窜。他很恨不能在,摸了两下放在了刑鸣腿上,紧紧快想起gay吧里原来一个男人发起情那双潮湿暧昧的。大庭广众下,刑鸣仍察觉出那只手的不黏贴着来,嘴脸何其相似。廖晖把手安分,三角眼,

虞仲夜问刑鸣,愿不愿意。

虞仲夜没说话,只是略略抬高下巴,直勾勾地盯着刑鸣

儿来,了。刑霉天的阴晦便海,三面环山,一到这鸣发现自己很难这地方一面向摆出这样的姿态与这都照亮堂肌肤个男人地流过来,又沿着消失得阳光很好,铺天盖地得能在对视。无影无踪。这样好的阳光下,纹理下去,把人由内到外

子他在虞仲床上。纯是廖晖给路,便不会输得太惨。夜跟目,藏着脾气敛着性子点应感谢廖晖。这阵了他与虞仲夜平起平坐前总尽量低着眉顺着——尤其在的资本与底气,一个人若知自己还有退

接地气,但虞仲夜却增魅力,丝毫不令人火,终于轰轰烈烈然其实他们长的英俊更加敦厚亲切常被描绘成“一来高高在上,一言不发。但刑鸣不是。在那个时也有似生角处微有细纹,之感,他的眼睛轮大盘在握学作品里,大约就是影子,虽这点经历与阅历反倒外有雨的书房里,他确他眼熟,这种眼熟在文人们常说的得完全不像,刑宏嘴唇的弧度刑鸣第一情,整张脸唯有眼廓很美,次见虞仲夜便觉得觉得沧桑也显得多的身上看为这张脸平风风火见钟情”,始见了刑宏的实从虞仲夜

自己不是眼睛,渴望从那里么一点东西,让他觉得便丢之弃之。一个物件,一只玩一点回应,不快也好,嘲弄也罢,总之得有那鸣死死盯着虞仲夜宠,能随随便得来

昨晚上他俩之间明明炙热得容不下再多一个人虞仲夜的眼睛幽,可这会儿不起一丝波澜。深冷淡,静得

冒出头来,并且立织半晌,刑鸣突然如此目光交气,所有曾经屈马化为报复的念头。从于这个男人的怨恨全都

什么不愿意意,明珠台台长,一山还有一你问我愿不愿对比盛域集团总裁山高,有

廉耻,娼气刑鸣把自己投向好,我也想跟着廖总虞仲夜的目十足:“挺出一笑,笑得多学习。”光收回,转脸对廖晖露毫无

虞仲夜眨眼睛:“谢谢姐夫!廖晖大笑,然后冲

的耳说话,好像是美的萝卜。听那尖脑袋从刚才开始,他笑,两个刑鸣没听清楚时政相关,但一个画展题字。,像倒长袋,半秃,男人又聊了些什么,金融但胡子花白茂密协的人,想请虞仲夜为过一会儿又来他们承办的了一个男人,尖脑膜就轰鸣得厉害。没虞仲夜也

招展,唾沫星子四溅飞舞。白胡子风中极尽奉承之能事,把虞尖脑袋一来便夜的字与画都夸得天上有地上无,

淫乱”的知名画家。也聊特低俗云淡风轻的笑容,也聊最近刚被美协除虞仲夜以的,聊山水意趣墨韵新将对方的恭了,聊特高雅的,维化解于无形,名的一个“聚众一种特别接着他们就聊开

夜说,姐,更没兴趣,于是起廖晖听不懂夫,我带小刑走了。说完就把刑身跟虞仲鸣从椅子上拽起来。

虞仲夜一眼,位美协的画家谈笑风廖晖生,似离开。远,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完全没意识到他已但虞仲夜与那鸣听话地跟随,没走出多

感瞬间荡然无偷鸡报复的不成反蚀米,那点男人根本不在乎存——这个

相悦,不过是各自付出,肉交易罢各自攫取,一场皮了。也是,又不是两情

最毒的盛域的廖总车后才会在某一线城市的车展正式面上还没得卖,几个月蛇。据悉是最近才决定世。两人扬,色彩艳丽似“上哪儿?”坐上车,廖晖问刑鸣:如其人,外观轻薄张产的概念车,市

头侧向一边,离那只老狐狸就行。便有多蔫儿,反正,远刚才笑得多艳,这会儿“哪儿都行。”刑鸣把

伶牙俐齿的。本都是廖晖喋喋,他说,我还以为你们主持人都默,聊到后来,廖晖自搭话就搭两句己也嫌没劲一路上基不休,刑鸣高兴,不高兴搭话就沉

“台有伶牙俐齿的

心啊。”可你们台说,虞仲夜待晖自己说,“我见对方又不说话,廖长只器重你。”你挺上

的海,扭过脸来望着廖晖刑鸣不再望着窗外片蓝得邪乎

?这么蔫不唧儿的,不出来见过人。,脸上露笑容,“怎么信?”廖晖同样转久,他可从没把枕边“我跟他认识比你过头来出一种奇异复杂看着刑鸣人带

夜睡有别的原因,吃别人吃剩子。睡虞仲他对刑鸣另眼相待还过的却感到格外有面下的他嫌恶心,但

眼睛,看见廖那条一模一样。爱马仕的皮带,明晃晃的字晖腰上系着一条己被虞走的母就在正中,与自刑鸣垂下仲夜收间,除了颜色

过刑出一你一身行头。儿,你要喜欢,我就送廖晖从方向盘上腾:“宝贝只手,揽金主的派头鸣亲了一口,大摆

想着循序渐进,一点一人,一言相合就该脱吹海子,何必,尝海鲜,廖晖难得陷夺取,刑鸣却烦大家都是成年透了这种谈恋爱似的进程,浪费时间风,看海景点地攻

便主动说,还是回酒店吧。

迅速发动十切入带了回去。六缸引擎,又把人正题,廖晖本就醉翁之意不在酒,乐刑鸣比他还愿意于是

听见一阵砸门声。晚上十点不到,正在房里练字的虞仲

。他似狂奔而来,张打开门,着嘴断断续便栽倒吸,脸上身上都有血迹。,是刑鸣在他的怀里续地一个人

到。”刑鸣把头仲夜的胸前,声音颤抖。“我……做不埋进虞

他脸上。脸上沾着的头稍稍磕破了点皮的鲜血——没受大伤拇指摩挲过他的眉弓眼着刑鸣的下巴,只是脸颊虞仲夜微微皱眉,捏是别人的血微肿,额眶,接着又拭了拭抬起他的脸,

着,我做不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刑鸣半跪在地夜的双臂,重复说,死死抓住虞仲到。

,廖晖也带人人还精神,怒目圆睁,瞧着吓人,估头上有道渗血摸伤势还好,不过两分钟的口子,像是一张腥红的嘴,但没晕没倒。冲进了房间。

子大骂,“你个不识你!”廖晖一手捂着被的鼻砸开的头,一手隔空点着刑鸣抬举的贱货!”“我他妈今天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