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24章

第2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悻走廖晖悻把推在床上。了,一伙人刚刚迈出酒店房门,刑鸣就被虞仲夜一

两下便不动了,任虞仲无力反夜将他的夜的手劲很大,虞仲褪下。鸣几乎抗,本能似的挣了裤粗暴地扯开,

出壳的果瓤他被,毫无保留地袒露自灯光反仲夜。酒店那己。刑鸣双手撑伏在更白,白得毫无杂质,近乎通透衬得他的皮肤脱得一丝不挂,像对着虞剥皮床,屈膝跪着,以后背种半亮不亮的

突然苍白,一条皮带大力立马多了一条鲜明的血痕。肤上落在刑鸣的后背上,

的出便毫不含糊,手刑鸣却在疼痛刑鸣背上,的孩子欠了一他不够慰帖,不够中忽然释然,仿佛内心是没爹说过,说那点惶恐、不甘与愤懑都找到了宣泄,每乖巧,归根结底点管教。中的皮带起起落落一下都结结实实抽打在虞仲夜说“管教口——很多人都,不过

鞭打的节开肉绽刷晃动。,稳整个身子不摇不摆,血痕累累,但刑,只有湿漉红润的性器鸣始终咬牙不吱一声背上很快皮奏刷悬垂胯间,随

大约用皮带勒住他脖子挨了皮带抽打,和他们的第一次一样,那个男人身后进入。二十来下,自他

身遭遇入侵,刑鸣一摆便抓握在虞仲夜受的右口尚未润滑自觉地排斥抵抗,手臂臂上。,干涩的下

,深怕触怒“老师,你的手……”鸣尚存一线意识虞仲夜的入半性器将将插支,

完完整整困在自己怀鸣托起,将他中。他强乎凭一只手就将刑“不要紧。”虞仲夜几势地顶入,将自己的阴茎一喂到底。

又坐下,好让的怀里,满带伤痕的得太深,太霸道,随时可能破腹而出。拙地承欢,竭力分开双的性器贯入更深的地方腿,拔起穴内与快感狂交织,他笨即使那东西已经闯回摩擦,痛楚后背与虞仲夜的胸膛来刑鸣背对虞仲夜坐在他

腻肠壁间忽又打着圈儿摩擦,虞仲夜突然伸手摁住性器在柔强行迫使他低头,看着那根东西。而直来直往刑鸣的后颈,地冲撞,忽

刑鸣不得不低头,虞仲颜色力地翻卷吞吐。地挺进又抽出,发紫,表面经络狰时不时变擦得娇艳欲滴,十分卖样是很骇人的,茎夜的胯下那点软肉摩腿中央快速之物模狞,它在他两换角度,将肛口

已直断。自己的性器也湿又亮,淫液不直翘起,铃口又

这样的画面令人羞赧,呻吟。。刑鸣舒服得连连也令人亢奋

精液射入他的缴械后不多久,,刑鸣束得早体内。这回性事比平日里结也将炽热虞仲夜

娴熟老练。刑鸣起身穿衣,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便打的人送来了医疗箱。受伤的右臂,便将纱布扎上臂止血,手法十分,为他包他仔细检查了虞仲夜剪成长条状电话让酒店里

好你有着军人才骨折有的前臂肌肉“如果你不放是粉碎性骨折,复院拍片检我敢肯定就是人,这样的撞击么容易了。”续恢复都没这心,白天可以再去医查,不过桡骨干轻微一定,如果换作普通,幸位和后

生,从头看着刑鸣的眼睛,滚烫而外循礼客气,“液已洗净,他们看上欲已冰冷,黏腻的体医学生。”虞仲夜低头的情我忘了,你过的上司与去就像最寻到脚陌生规整,由内怎么想闻行业?”投身新下属、老师与学

闻理想,难道弃医从文怀新仲夜固定吗?”“我记得我在你的课上回答过,”刑的还少前臂伤口,“这年鸣专心致志地自制医疗夹板,打算为虞头总有些人心

话:“既初不直接选择新闻虞仲夜看似不全信然有新闻理想,为何当相关的专业。他的

活计。”,细细思考片手头的刑鸣停下刻,道:“我妈不喜欢

“为什么。”

扎对方的伤臂,“也不为什。”行业,就我这老话叫‘蔫巴人,咕咚以纱布将缠绕包新闻记者是么,我妈认为又低下头,耐心地我这样的人,”刑鸣重性子早晚得被人宰了高危心’,大约就是说夹板固定,又一圈圈地“有句

。”亲呢夜笑了:“你假,虞仲这话倒是

了一下,特别明显。鸣的手颤

虞仲夜又问:“不想说?”

大方方望着他:“我不眼睛,于是,没什么好说的仲夜的要盛域是,过世很多年反而抬起脸,大“也不”刑鸣自知逃不过虞。”的冠名赞助

虞仲夜看似乏了,微已被包扎妥当,么。”微一阖手臂眼睛:“又闹什

亮呢,刑鸣担心又补别的东西。”出,虞仲夜么久天还没想要折腾那晚上状况迭“不想闹……”这一说自己不识抬举,赶忙一句,“其实我

倒是难得主动开口情,“今儿,想要什么?”哦?”虞仲夜睁开眼睛,露出感兴趣的表

参不破虞台长回巴结那种一无所恃怕又回到不得不提心吊胆喜怒、摸不透虞他害怕开罪老林地盘算计较,台长的好恶,以至于他琴表,但他实在自己当下这点本与的状态里。将来那点利,计较着与其说老林时送的那只浪,不如说他刑鸣本

有一句烂大街的歌词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特别真理:被

刑鸣顿了顿,“万马齐想要一幅画。”“我喑,户外画展上看见的。”

画的作者是谁?”“你知道那幅

“我不知道。”刑鸣摇头,他那会儿心猿意马,真的不知道。

发现虞仲夜的目光剔似惊讶似怀疑,反存在。绪,虽细不可察竟变得有些奇怪,似挑却真实这么一丝情可他正罕见的流露出

,直到虞仲夜的目无波。光渐渐变鸣坦然相化,复又归于平静

己的房间,没到却听虞仲夜说:刑鸣起身告别,准备回“今晚你留下来。”

时候离开虞仲夜,盛域的廖总劣迹斑准儿巴,扔海里喂鱼。他前脚出门,后脚刑鸣也不敢在这个被对方剁巴剁斑恶行满满,没

,背上的伤口这会“可我……没法躺下来儿疼得更厉害了。。”刑鸣转过身

“过来。”

地接了个吻,床,避顺理成章惬意。说不上来把自己投入他的,没羞开虞仲夜受伤的右臂,低下眼眸,于是两人便唇凉的缠绵没臊地趴伏在一个怀里。他屁股朝天舌暖,你攻我让,刑鸣听话地爬人身上,恰逢这个男人

累累的后背,另一后不准。”右手轻轻抚过刑鸣伤痕他的下巴,说:“以吻过之后,虞仲夜以受只手则捏起伤的

什么不准?不准什么?人的床?不准撒野是不准背着他爬别,不准打人,还

好。声“不准”到底含着几重刑鸣悟不透意思,只点点头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