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25章

第2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片煌煌的阳光里睁,刑鸣自齐喑》。的时候《万马开眼睛,便看见那幅第二天临近中午

刑鸣懊恼自己又睡过,一次次又被抛上更高为自己达到了高潮了生物钟,起身去浴室摇晃错,他坐在虞仲夜的怀里画正对着酒店大床,虞上睡得不那幅冲冷水,一次次以仲夜已不在这张床上的峰顶。不得不说澡,

,不禁骂了一声一阵火辣辣取了,妈的。的痛感,刑背上薄荷沐浴露抹鸣多一面镜子照了照后背

背上千形万的鞭痕,状,雪白的皮肉血红狸下手太狠,自己的那只老狐看着特糟,特惨。

浴巾洗完澡,刑鸣裹《万马齐喑》跟前走出浴室,回到那幅

……越看越鸣不近视,却忍不张脸,微眯着错,飞扬跋扈桌——虞仲住凑近一,有留着诗,字字还留在桌上。觉得蹊跷,越看识,相当不越觉得曾相棱有角。刑眼睛仔细端详那排诗句昨晚上练“万马齐喑”那句画上没有署名,但然后他突然返身走向书

样的架构精深,只是而熟内敛一样的棱角飞扬,一收放自如。,显得粗雅折衷,更今的虞台长用笔愈发

这幅画应是他早年的作品。

怔着不动,只感手脚过一口活气儿。想起得自己太装晌才喘冰凉,半昨晚上鸣一时,他是真不知道这画的作者看待自己的那个眼神,顿生懊虞仲夜又太假,太急切又太谄媚。是谁,否则绝不会开口索要,那会显

餐,盛域方面的草草用过午己参加盛域之夜余下的虞总受了点伤,坐专机提前走了,嘱人给他打来了电话,说表自活动。咐他代

,想了几句相关的。刑鸣点头应允齐喑》这幅画问了想,便就《万马

于什了回来。出了双倍么原因,虞总自己那人回被人买走,不知出答他,那幅画在户外画展上已价钱,又把画

了查己一跳。狠吓了自刑鸣好奇心作祟,上网挂了电话,果狠多少钱一平尺,结虞台长的书画

笔墨值钱,却没料到居自己同为画家的身客气得忘了,孙子似的。然这么值钱,怪他一直知道虞仲夜的术协会那人会巴巴地求提一幅字

了话给刑鸣,却一点没透露虞仲夜派人留的媒体人峰会上他下午就得在万众瞩目进行演讲

不在现场,身为明珠原本受邀演讲的是持人邀请上台。台的代刑鸣理所当表,然地被主他本人,但此刻他人

主持人意。直到么出其不的身上,是故一贯的作风念出他的名字,务在身,心道这与追光灯一并参会还另有任意倒刑鸣才知道自己来众人的目光落在他也符合虞台长,多半就

,从来不上一分钟还在在人们目光中央的人。校师生的台下开小差,面侃侃而谈,下一分钟就能天生就是那类应该活装客气地推让一番,在座都是传媒大佬、行当着全危受命,越能超常发挥不够,佯台。他打小便有一点才落落大方地走上了翘楚,刑鸣自知分量,有时大场面,越是临

牛耳者今内外刑鸣纵横古丝毫漂亮,现实,一席话说得相当的风范。,又不忘立足不失传统传媒圈

中说,珍惜天赋,保持悲悯他在一片掌声

应上他节目下几天活动刑鸣更有了在媒体人峰会上的一鸣家赞助,还敲定了几位是如鱼得水。廖晖没的大人物开,他不仅又谈妥了一露面,事情没闹人,余

是懒于思众的,上又添花,他们已经忘考的,他们难以落于寡淡到虞仲夜可能也在关。晚上,刑新偶像,是所有年轻,接着便趴在酒店大鸣给阮宁嫌弃所有被拍摄刊讲,突然就有些怯。他事件,的演,但所幸大多数人是井不下石,却熟稔于锦与会,嫌这张嘴唇太薄过床上查阅新闻,想的都是媒体人,这么闻的反而盛赞他是媒体圈了沸沸扬扬的群演于凌厉,嫌那张皮肤打电话,遥控指挥组里的工作盲目从注自己在媒体人峰会上健忘的,是善良的,是太白又偏榜样与标杆。一场轰动媒体圈的自己的照的盛事自然是要见诸新媒体人的

刑鸣托熟人把《万坐飞机回去。向勇的地址,当地下了飞机,第一时间家里自己则受马齐喑》捎回那儿取回自己的画。直接填上了融圈名流之邀,又多逗无人接收,一位金就去继父家里,想着留了两天才

一步两个台阶听见屋里乒乒,心里惦记着那幅画,乓乓一阵乱脚下没进门,就步子迈得急,可还响。

你他妈有病吧?投赞助?“你把房子卖!到底谁他妈了给他是你亲儿子?!”

向小波,向来,从鼻子里声吼,说话宜儿见刑鸣自门外进一双锃亮的眼睛,望如雷贯耳一的哼哼:的人是却一刻不安分,他抬起勇的亲儿子哟!老爸,你的便。刚从局子里出来子来了!”挤出一声阴阳怪气

样不赖,但品炮怎非常明显的幻觉自鞋砸出来的——向向小波的长相身材都随母亲,一米八那年,向勇拿钉,毫无顾忌。的亲儿子痛下杀手味实在不行,常常怎么勇视十几的大高个,模长,那是他高二己很帅。而且他鼻梁孤怕化了,却每每对自己耸眉连心,生的都刑鸣若己一道还有出,捧着怕摔了含着么打扮,一直是凶相,疤,五六公分偏偏左眼上

怂得很。刑卑,宿制恨得狠了,恨得日日学校,考不上理想大鸣很不待见自己这——恨,和狐狸精带高二以后,向小道上的朋友,其大哥,显而易见,向小波也对他深恶了一些个不学无术的波就被向勇送去念了寄学索性全归咎于狐狸精实遇弱则不争磨牙如磨闲,看着绝,他将自己的不幸与就直接踏上社会刀,霍霍生响。,终日吃喝嫖赌游手好来的拖油瓶上亢,遇强结交

显然已经橱柜一概不在其位,大闹过一回家里一片狼藉,桌椅

越难做,索性就窘态,憨厚一笑,告诉立马掩去面上,向小钱正好可以拿把饭店盘出去了?!”波却暴跳如不准,给他那个破一间棋牌室,你都来赞助他的节目。向勇见刑鸣进屋,雷:刑鸣还没开口,盘出把饭店盘了出去节目搞赞助,居然就他这两年餐饮生意越来妈才要二十万开去的那些“我他

趔趄。手就将父亲推了一个气犹不顺,抬话说出口

向勇大约没动粗,一个大跟头栽在料到儿子会真对自己场摔出鼻血来。地上,当

“你跟我出来头好像突然变了天,拍了拍向小波的肩膀:打雷劈。外真就炸了个响雷子,天,刑鸣将向勇从地上扶起来,儿子打老

了挣肩膀,“怎么怒目圆睁,挣你来给我二十万什么跟你出“凭去?”向小波

一眼不看向小波继父,就往门外走,只以扭头,“出来!”“我给你钱。”刑微微柔和的眼神安抚

就被刑鸣一个转身声“喂”,过狭仄的长廊虚无缥缈的铜臭味,旁人,乖乖却把刑鸣这句当了真向小波这人青,当下循着那阵,拐过期比的话一概不爱听,,挥拳砸在脸上。潮湿的楼,刚张嘴说了跟了上去。穿

架不主动,被猝不挨这么一下他以肘弯卡住脖子,告:“对你暴地抵在墙上。刑鸣沉下脸,俊美的爸孝顺点!”块儿便失了与刑鸣扭打在一防地脸部线俩人虽身高相仿,向小波没来得及,却条绷得很严酷,冷声警

你现在……知道横了受堵,一张脸向小波高二那年……你,断断续续他妈牛一样喘起粗气来呢……”色,他很快涨成猪肝?高二……气门地开口:“……他妈还给我咬过像头刚犁完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