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26章

第2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怎么能忘呢。你差点被你爸小波,嘲讽地勾了勾嘴打断腿,开向刑鸣松手,放,我没忘。角,说

会儿,人在屋檐下王子的气,稍稍低了低头。巴,凌厉高傲,眉宇间刑鸣对巴人,其实他哪里蔫无余,最多也就是刚刚走进向家那场一览虞仲夜说自己是蔫

从第一眼就别人都是山鸡目,眼,不紧不慢,好像的衣角,低眉拖油瓶攥着狐狸精里不是常演吗?冷眉冷全不这俯视。但刑鸣完唯唯诺诺,一举一动都向小波打矮人一等,活该遭人样。他站在那里,自己是凤凰,看刑鸣不顺眼。电视

便宜弟弟一,动辄就要给这令刑鸣给自己口交。鸣迫于兄惮,直到某一突发奇想,命也殷勤周点难堪,某天甚至长淫威便没拒绝,伺向勇突然半路折返回家,候得倒场拿脏。小波仗着自己年岁稍长,一开始他俩还偷偷摸摸,尽量躲着避着,后来便肆无忌

伤了左眼,满脸是血。儿子动手,他抓波被自己的钉能管教刑鸣,只好向他差点瞎了一只眼睛,也差点被活活打死。着什么就打向勇碍着继父的身份不自己的亲什么,向鞋刮

向勇决定,把已就读误入歧途,外地的一所寄宿制学校。出家门,送去为免这亲儿子撵血亲高二的的兄弟俩人

相对。楼道里,刑鸣说。”灯光幽暗的家时他没来得及说出出当年向小人恶心反胃的,是波离“我知道向叔那天会回家的话,笑容冷一屋檐,朝夕跟那个蠢货同森森的,“给一个蠢货咬两口算什么?最叫

肮脏最有力的语言还波当然暴向小怒,立即决定以最击。

头人!他待你好是因为“你知道我爸为什么揍上那块胎记为了找律师替面的女人不了……可你爸翻案?拉倒吧!是外我不揍你吗怜你那死不明白了,他不操家时候,我爸就操了你那的妈!对了,你听过婆,为什么要去搞外我都受我就想浪,别说我爸了,到尾都!你以为那因为你不是他的亲福气,你爸还在大狱里叫起床来又蟆终于吃着了天鹅肉,他内疚,他癞蛤花似玉的老候他们每天东奔西跑是儿子,你从头止听过,我还亲眼见妈浑身上下除了腿,她腰扭得跟蛇过呢。你妈腿上骚又他心虚的,全是白的,是不是有块胎记?你一样,床吗?我不鬼老爸没……”里如妈叫又白又亮仙女儿一与下面那撮毛是黑

已经鲜血淋漓不眨地愣上去。他用全身重量木了刀。刑鸣一眼的脖子。活转前臂死死卡住,痛麻,然后用去压制对方,占据优势向小波每说一来,心坎上扎下一朝向小波扑向小波在那里,仿佛句,便在刑。突然间,他

淋的血色。他的眼眶红得骇人,便连眼珠也透着湿淋

杀心的人才这是真动了的眼睛。

双眼翻白,舌头伸直,他说不出话了软的喉骨几小波完全气的鬼样子。,一副即将乎被挤压爆裂,向

么东西砸了一下。被什除了要向小波闭嘴能听,目不能视,几乎丧失一切知觉,但他这一个念头,刑鸣耳不脑勺一疼,像是冷不防地感到后

身后,手里拿松开手,回过头,看见向勇讷讷站在着家里的塑料笤帚。

不得已,自马跟他解释,刚才所以拉过他应,向勇见刑鸣回过头来,他一下。己才拿笤帚碰了,喊过他,可他全无反

不像老子管手胖揍向小波,但向勇其实只是很轻一下,根本比不了他以前下死教儿子瞧着仍莫名紧张,一

刑鸣直着眼白貌美的黝黑的男人,半晌后走睛望着这个佝偻的一个肤跳开他,望向自他身女人

那种咣咣的响声,很人。他又听见胸腔里

唐婉年不朽跳舞。她跟两个仿佛真是仙女儿,教中老年妇女同龄的女人不屙不食,不老,并排走来,可看上是一个年纪去却与她们完全不说说笑笑,现在她在街道的时候是形体老师娜,,她脸蛋滋润,身材婀里义务劳动

的仙女儿,而变在自己儿子但当她的媚的大仇消失了,娇脸蛋拉长了,鲜妍的嘴角耷拉了目光落深的母亲。成了一脸上,她的快乐瞬间就她不再是那个身轻如燕

空中突如其来一团,他不安的一个存在个家里自觉,他鸣一直有这个都如临大敌,仿佛最格涩、最令人每每回家这一家

都不他不痛快,了,可谁都想把日子过痛快他让所有人痛快。

真跟儿子向母亲哭诉似的,刑鸣他妈。他的声音听上去特别委屈,妈的疯啦向小波一见唐婉就叫,

还有别的果盘出饭店的这己的“赞法子……”亲儿子,勇呵斥了一声“别胡说钱不够,叔”向助费的事情急不得,如转而又对刑鸣说

“这点钱我已经搞把情绪抚平,客客气“向叔。”刑鸣摇头,妈,照顾好自己。”定了,你只要照顾好我

喑》,回房取出他的向勇唐婉,心血《万马齐产市场。来潮地打算去逛水刑鸣告别了

白酒,神仙才点,他今天馋虫挠痒方才天,那种过这样的日一口还是盐焗都可以,格外想飘了点小雨,临近饭子。,反正一口海鲜吃海蛏上炸了个响雷,肥的,蒸煮、酒炖顶顶个大肉这会儿

门,身边没带幅画,却一个劲地磨一个卖海蛏的摊贩够零钱,钱跟人讨价还价。前,扛着匆匆忙忙出的嘴皮价值连城的一鸣蹲在子,为了几块

么抠门啊。后来那小贩被他磨得没办法,叹了口气们明珠台的主人都像你这

给我挑最肥的。他说,你既刑鸣就笑了,笑弯了一双然认识我,还不很好看的眼睛。

完全不知不躲己怎么走到了这里,也盆而下。刑鸣哪里。,噼噼啪啪,倾全不知道自买完蛏子和白酒不避,只站,雨毫无征兆地大了自己接下来该去向大街中央茫然四顾,完

华打电话,结果本来想给苏清又拨通了虞仲夜的号码见自己手上的那幅画,鬼使神差地

能过来吗?他说,老师,我今晚

你在哪里?,问他,杂乱的雨声与车声仲夜听见电话里传来

认路牌,随后才报出力地自大雨中辨抬眼四顾,费交叉的两刑鸣又条路名。

虞仲夜说,等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