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27章

第2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团火,任其袋里装着两瓶一觉白酒无非二锅头的贵曲,几十块钱一瓶的白酒,谈斤装的泸州陈不谙品酒,分不出五刺激,一口下去,如吞一个滋味,辣且牌子,刑鸣的一个开肠破肚,堂堂燃烧。却是刑宏生前常贱好赖,只粮液与塑料不上什么特别醇绵一柄刀子一的口感,但

他眼下胸口闷得慌,急需这么刺激一下。

他坐在街索性自己用牙开边等虞仲夜的车,久等不来,灌了几口。了一瓶,跟喝凉水似的

准老林——还是那辆把车换了。低调,没车,许是虞台的时候,一辆黑色大一瓶陈曲快见底奔才破雨雾而来长素来

车上只有老林,没想到湿透,摇摇晃晃站起来,原以为座。虞仲夜也坐在后大雨中,刑鸣浑身

坐进去,虞仲夜看他鸣打开车后门,一眼,:“又跟人动手了?

刑鸣一时发愣,虞仲脸颊:“你脸上都写着了。”他湿淋淋的已伸手轻拧了一把

承认:“他先招老实不得,的我。老狐狸眼光太毒,刑鸣狡赖

仲夜笑:“打赢了?

刑鸣点嗯。”:“

了,还蔫“打赢就行什么?”

没办法了。”这会儿差不多已经酒精上头了敢这么跟虞仲夜“我想跟老师一起喝个,“可你要只喝拉菲事儿,扬了这个男人,并非酒。”刑鸣不,换作清醒时候,他不一台之长。因为对方是扬手里提着的塑料袋说话,他莫名地很怵,那就愿意谈及家里那些破

,微扬了声音吩咐老林没成想虞仲夜欣然答应,找个地方。

,这么大的雨生意居然里的一家夜市大排档,对付了。也有座儿,只是塑油腻,杂乱,半露天料的桌椅十分简陋,酒的地方是虞仲夜着一个遮雨的红色就算选的,却又太不像是虞上头罩仲夜选大蓬,的。蜗在还不错,堂内已头顶坐了七成满。外头小街小巷

善,见虞仲自奔驰车上下来,立马识的。迎上来,着倒是面麻子,看老板脸上有不少在老林肩上,看上去与热热乎乎,又一拳地叫了一声“虞叔”他们是早认

几个好菜。麻子姜蒜,便说要多加料袋,问他忌不忌口葱手里接过装着海蛏的塑老板从刑鸣

忙忙碌碌的背这种地方。”原来你也会来:“影,惊讶地问虞仲夜刑鸣望着麻子老板

“偶尔。”下拣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虞仲夜在红色大

夜与刑鸣两个人。操旧业。他跟老林炊事兵,的红色大蓬下就起这家大排档在堂内叙旧,空荡荡,也算重麻子老板原是部队着虞仲退伍以后就经营只坐

却也不该,给虞仲右臂带伤,虽只是烈酒。鸣拧开瓶盖必打石膏等服务员上菜轻微骨裂不仲夜绑着绷带的时候先酌两杯,刑斟了半满——忽然看见的手,这才想起来他

见虞仲出来喝酒的。”刑鸣赶还有伤,不该今天找夜举杯就饮,忙去拦,说:“老师,我忘了你

:“舍命陪你。饮而尽,搁下虞仲夜一酒杯,看似毫不在意地笑了笑

着窝心,精致的两排牙,孩这话重了。但刑鸣听般开心。于是咧开嘴,露出洁白子一

蛏,一大盘子,冒服务员正巧这个时候端着怪好那女服务员一眼,嫁的母亲与她带,完全忘记了屈给自己的不快,看鸣瞥一女他现下突然顺畅了闻的热气。刑观评定这山是山,看妞长得不错。菜上桌,白酒炖美女是美女,已能客

那股凌厉凶狠了平日里泛桃花,连一向利豆的雨水噼噼啪啪打,眼波迷离,面大如黄在红色大蓬的劲儿,话反倒多索的舌头也钝了,没又灌了几杯大曲下肚了起来。上,刑鸣

以来最会儿这就是个怪又自历——块儿。他一会儿慷的经绩,慨抨击电视台内的体制说起自己以往的成人,与同龄人鲜有充当听众。学生那理想主义,他打自脸,鄙弃洋洋得意地时候是刑鸣说话,虞仲多数窘迫沉疴,一会儿说起入行院长之类的聊到一反倒能跟教授谈资,

不是险件,而些让他丢了工一个患作的群演事是一片穷乡僻有口是采访壤里唯一的教育工作者吃的乡村教师,那地的留,清守儿童。贫坚守,半生心血都交付给了当

都斟字酌句熟的发音竭力掩饰自己的口吃也不符《教师法》那位老教师第问题,实则是以半生不有教师从业的资否反而误人子弟。刑的规定,由你来教书质,,毁人不倦?自己当时问他,你没鸣犹记得人是群他的学生,一次面对镜头,看似每演播室里坐着一

,最后绝望他惊慌失措,结结巴巴质问,所有掩饰的一句完整话,教师再没说出由于这句冰冷刻薄泪纵横众懵懂学生,老地望着台下一努力功亏一篑,那位老

仍无法释怀。,时至今日淌着浑浊泪水的眼睛虞仲夜,自鸣告诉己老想起当时那双

优雅。仲夜的脸部轮线,却令虞廓显得格外深刻而红色大蓬内拉着几盏灯,不太亮,油腻腻的黄色光

唇。这心脏砰地跳了些话他从没跟任何人说过,连如师如父的,皱起眉头,抿紧嘴肉体相亲西太危险。的虞仲夜。他惊醒,华都没有,何况只有下,刑鸣突然收声后怕,酒这东

酒足饭饱,告别了夜回跟着虞仲到车上。麻子老板,刑鸣

仲夜的身上。被淋湿的衣服还未完全发动引擎,竟主爬坐在了虞仲春雨水独倒令人难有的那种淡淡霉腥味儿间逼仄,方才己脱去上衣,不待老林胧,自。半湿不干的反车内空干,散发出受,刑鸣醉意朦

低着男人,对身后驾驶座上林,你下去盯着眼前这个抽根烟。”头,直直的老林说:“刑鸣分着腿,

。”致不高,态度不冷不可虞台长今天似乎兴热:“老林,开车

现在想要了,这老狐狸偏偏反倒不肯刑鸣奇了怪了,以前他给了。他威逼犟起来,主动去脱虞仲硕大强迫,可他夜的裤不服气,于是的欲望。子,去摸他裆里那团炙热不甘不愿,这老狐

抻了又一头撞在了车内天花板上。子,“砰”一声,动作太大了,一不留神一下

进了虞仲夜的怀里没了气焰,嚎了一声“刑鸣本就迷迷瞪瞪”,就软软地瘫一撞彻底

虞仲夜大笑,伸手轻轻抚摸刑鸣的后脑勺,吩咐老林,明天就换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