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29章

第2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见。电似的酥痒感根脊骨都清晰如弦,背上每一笔尖轻柔地落在墨游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划过一阵过后背上觉。刑鸣不自觉虞仲夜他愈背,发紧绷地屏着呼吸,弓起后

鸣的背上用笔自如,笔,出锋在刑擦上大片黑色墨迹,再蘸墨,落以朱砂随意,收笔,虞仲夜勾上数笔,一匹奔马便跃然于背。

面落地窗探一探自风景。卧室里刑鸣第一时间己背上的他想借那想到的不是浴室镜子,而是的那面窗。

劲健的马蹄与张扬的马猩红惊艳。看见痂的伤口,寥寥点缀几美地不减,外头一与整幅画融为雨势了看,果能辣的线条掩令人分不清还有那些结了饰,早已完经泼白天还是尾,屁股和腰上的鞭痕黑夜。猜测这老狐狸画的是马,使劲扭头看笔,便是朵朵落花,体,片灰蒙蒙,

窥一隅而知全貌,画得真好。

大概了,刑来。鸣想料,没一会儿看着就干用了某种特把衣服穿起殊的颜

虞仲夜道:“准穿。”

虞台长说,假装玩弄书桌上的鸣觉得股遛着鸟,刑不提个字样地背过身能穿,只得光着屁不准穿便不浑身不自在,便装模作笔墨。他问:“只有画吗,?”

“提什么?

“最近这么晦气,讨个好彩头吧。”

句:春风得意马蹄疾墨,在白宣上留下一想了想,自己提笔落

虞仲夜留在一旁的墨宝笔锋有筋拔,流丽处不不见挺流丽,一下子可以,挺拔流丽,有骨,但得看跟谁相比,挺的字搁在一块儿——跟呆板了。而成。粗看字还拔处墨不离纸,几乎一笔

了笑:“有点功底。”虞仲法,笑夜瞥了一眼刑鸣的书

睛,毛候被我爸逼着练过可那时候拧得很,好练。”。”发掩住眼认认真真地一笔一笔落在宣纸上,没好地写,““小时刑鸣垂下头,额

伸手近刑鸣,“不要紧。”虞仲夜说,“我来教你。”握住了他那只握笔的手,贴身靠

然,虞台长由虞仲夜带着走笔腐朽为然了,漂亮了。上的字立刻抻开胳用力,交但凭,白宣神奇膊拉开腿,变得盎刑鸣手臂不再一只伤手仍能化,果不

两人靠得近,才转过喜,回头去刑鸣欣脸,唇就碰上了。看虞仲夜,谁知

没闭眼睛,气息交错。,任四片唇轻轻相两个人都

鬼使神差地探上舔了舔。气氛微妙,擦枪出一点舌尖走火,一触即发。半晌,刑鸣,在虞仲夜的唇

第一下只是蜻蜓点水神依旧深沉冷淡,以舌尖仔细描摹,但虞仲夜毫唇形。刑鸣便又舔他一下,了他的唇形。很美的无反应,眼这一下他

回去。不料虞仲又躲口腔。动于衷,趁隙钻入他的老狐狸还是无讨没夜的眼神陡然变趣,舌头,刑鸣觉得自得凶狠,舌头欺压上

睡袍,让膨胀的性器与身体摩擦生热,虞仲夜撩开黑色又回到了刑鸣体内。身体俩人越吻越深,一来二唇舌纠

疯狂而淫乱的人,餐桌,走廊,象风度翩翩的明珠迫对方匪夷所思的体位各种地方,强摆出各地板,难以想台台长是这么沙发……他身处

,刑鸣爽到浑身痉天边划过一道掩盖住紧接着一声惊时的叫喊热的深处,雷,雷声又一次高潮来临挛。闪电,虞仲夜刑鸣的指甲嵌入虞仲夜强壮的肩膀的性器撞入刑鸣肌肉之中;

肌肉,他阖着眼睛看似满足地躺在沙发上着奶白色大理石般的那种单调暴力的抽也不知过面庞显得沉静而疲倦。去多长时间,虞色睡袍掩插动作,仲夜终于停止,黑

力地站起来,望着自己腿间一片难堪的脱离身体一件衣服。上楼清穴内的性器总算洗一下,再穿迹,想着,刑鸣费

脚踝突然被一只充满上几级楼梯,热度的手掌握住。才刚刚踩

眼睛。回头正对上一双

仅剩赤详,裸裸的欲眼底仿佛空无一物,腥,不这是一双肉食动物或双眼者疯子才会有的眼感恐惧。望。他被这睛盯得背脊发冷,突睛,野蛮,血

在床出一声可怕的钝响拽。上爬,心说若再不逃跑。刑鸣还担心自己下脚太狠,哪知虞仲夜的手掌,只得抬虞仲夜的胸口—么使—脚掌刑鸣挣扎着往楼梯与胸膛相撞,迟早被虞仲夜竟寸步不起另退,反抓住这发了疯的老狐狸干一只脚,狠命踹向,发上。可他怎劲都没法让脚踝抽离他的小腿,用力一

来。再没力气爬起都散架似就这么被生生拽下楼身骨头阶上,头晕眼花,梯,他一脑袋磕在的疼,

量压在刑鸣的身上,以从他身后进入。手肘勒住他的脖子,不由分说地再次虞仲夜倾全身重

雨下了整整一天,淹了。天边又滚过一阵巨雷。这座城市都快被

仲夜地在湿楔入又抽出,性器粗暴一言不发,刑鸣失声呻吟。润小巷中

他们从头交配,原始而放纵。到尾全无交流,只像发情期的动物一样

他们都失了序,丢了魂,中了蛊。

叫声。突然间,屋子里响一个女人

走,菲比冒雨返家,自上疯后门进屋。可她狂交媾的男人,傻了。个在楼梯到会看见两倒于前门的大树还没被移完全没想

、躲闪逃避,性器仍深深嵌在对在身,方体内,虞仲夜挂。虞仲夜尚有睡袍扣住刑动弹的外佣:“出去。”鸣的双臀,不准他挣扎刑鸣却是一丝不只平静地望着自己

然而菲比仍瞪大眼睛动。,一动不

于是虞仲夜用英语强调了一遍,滚出这栋房子

能去书,也可能回卧是外人的打扰令人败憩。房练字室小真听话已,虞色睡袍,拾阶而上,可台长不待菲比滚出别墅,就放过兴不了刑鸣。他束好黑

“我不知道……以前也来过一些…但是我没见过……

这样香艳又龌龊的场虞台长一贯是然动怒,也从没见过严肃的,优雅的,内敛个事实。她在这里工作子人来人往,但三年,这栋屋外佣说出了一景。的,她从没见过他勃结结巴巴的

说,能不能替我拿件衣廉耻渐渐回归,他开忆良久仍没找出但画羞耻。服来。则安之,变得如此不知中的画面,回忆自己从对身后的菲比怔立着,头脑忆是干涩的,他回面是模糊的,记时起开始筛选脑海始变得既来之、慢慢清醒,头绪,只能刑鸣背对菲比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