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34章

第3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风发的少年天才几乎一清秀,虽体型单病房里见到了崔皓频里那个意气模样,很但一双薄,的亮,跟视飞,脸型瘦长刑鸣在特护,眉生得浓重五官倒契合他的想象眼睛贼

医用床头柜上。抬起以前没见过?,挺嚣张正在看一本书,见刑看着伤势不重,他鸣进来,便把头,微微一仰下巴问:“帅,你哪个科室书阖上,放在了的,怎么

膊,以染血的针的针头扯出胳将吊水出自己来自明珠刑鸣开门见山,自远点,我有艾滋病。”尖朝刑鸣挥台,崔皓冷笑了,他一我介绍,刚刚说飞就舞两下:“滚

,情绪这些年受尽现在只希望有平静,说,我柴,四愿意抱我一下道自己死期不远肢溃烂流脓,带着催人呕吐的味滋病患者。以老又由始至病的瘾君子,晚期儿。他过一个感染艾滋刑鸣不是没见过艾白眼,三十出头,瞧着又前明珠连线邀请终特别

他一下。座观众的惊呼声中,抱了上前,在演播室内满刑鸣就走

多年的李医生聊过崔皓,何况他一眼已经的伤情,不是病毒,刑鸣跟那位暗,虚张声势,唬老虎摆威风恋自己知道他携带的是一小孩儿,纸糊的是乙肝看出,不过就唬人的。

,我也有病,胃十子,坐在病床前,拿起狂躁症。”刑鸣扯上蹭了蹭,床头柜上一只未疡,轻度远视,还削皮的苹有间歇性果,白大褂咬下一口。“巧二指肠溃了一只塑料椅

放下针头,打定主意崔皓飞鼻腔里哼了一声,绝不开口。

数学建模试题精选及解法见床动”的臭脸,谈话完另寻突破口,瞥眼看大学生数学不管问什么对方都是一副“我自你打算参加这届全国鸣决定露一笑:“如果建模讨论。”岿然不——《归纳》,他微竞赛,我们可以讨论头柜上放着的那本书全无法进展,刑

新闻懂这个?”一个记者还,斜斜睨来一眼:“你崔皓飞终于开口了

刑鸣道:“略懂。”

回来,但这两个拾掇字是自谦也不是,他大过的东西,冷进废退,两年没碰不防再起来,难免生疏。校队的主力,出国比赛还蒙了个奖学那会儿是到底用

就经济学与军事一双浓眉渐刑鸣,崔皓飞细细听着,建模案例讲好看一些:“好像你也题中的具体了讲色总算渐舒展,脸不算太蠢。”

别人都傻逼,就我一人画风再熟悉不过,刑鸣简直要笑,这种“这小孩儿确实有点意思儿牛逼”的

,他适时聊,恐怕就得视界》。还邀他曲线救国才要求崔皓飞接受采访,是目的,再往深里打住切入正题,不仅上《东方露怯了

天走在路上心同性性交一点乙肝跟洞。再是一副刺猬模样,言关系也没有,只不过某,自己感染语轻狂,逮谁扎谁。血来潮,去下来,虽仍不答应,却也不边的小店打了一个耳也不知道算不算同“竟软”相吸,崔皓飞的态度他坦白

但没人信。

人言可畏?原来全国最讹传不止,感染病毒从顶尖的高乙肝变成了hi等学从献血变成了府也一样。v,感染途径同性群p乱交。何谓

了当地问性恋群体的生存现状目,能不能皓飞轻描淡写说年人有少年人的血气?”消除这种偏见与:“上了你的节,崔咱们国家同歧视?改变完了自己的事儿,直截

从文不能。他心理安慰,弃医冷血,说好听点是实事求是,医院实意的谎言给临终者以后也从不给受采鸣仔细想了想,然后回格一访者空头承诺。习那会儿,答,的风不以善

气地下了逐客令取宠,博人眼球?”崔皓飞翻眼,朝些媒学建模书,毫不客刑鸣抡起那本数坑,吃“那还要你们这空饷?哗众?占茅体人干什么

头柜上,他起身说,你会上我的砖头似的不多纠缠,随手夺下来。试题书,又扔回了床对方手中那本刑鸣也节目,我明天再

车库的走在去地下一声。刑鸣踏出门诊大厅上,被人从身后喊了

,老林头,一辆宾利缓缓驶出车。探出头,招呼他上车嘎一声停在刑鸣身前的人是老林。刚才喊他

医院,车就停在的虞近车窗玻璃,对后座“我开车了里。”下身,把脸凑鸣稍稍弯仲夜说:

座上的老林一贯体贴:来。”,晚些时候我给你取回虞仲夜不说“车钥匙给我吧话,倒是驾驶

是“之一”,台上拼实力,台既然老林,还得呼即来,挥即去,而且不认知清醒,台长他都没见着虞仲夜,但下拼床技的秘密是“唯一”这么小情儿么说了,刑鸣便放弃抵抗,乖乖上车。这几天对自己的处境

词:“虞叔,刑主播是真真的好看呐!穿什他没跑了。”都像什么,方才就露一个背影鸡群,是,我就知道鹤在美之赞叹,丝毫不吝赞车上,老林啧啧么都挺拔,穿什么

头看着仍穿一度物件似的打量片刻就转,又伸手握住他的下颌的时候,虞仲夜老林说这话将他的脸拉近自己。身白大褂的刑鸣。审

神或硬打比空上几许就鸣好一会常不方,便像极黑极静的夜叫“惊虞仲夜的眼神与往簇星火跳跃,刑不敢动,微微仰着脸回哪儿又说不上来,若要艳”。刑鸣同,不同在虞仲夜。儿才意识到,这种

微颔首:“确实半晌,虞仲夜微看。”

了句:“人虞仲夜这么一夸,但被刑鸣不是没被人夸好看,还是衣服促,也有些局不知怎么就特不知死活地问好看?”

夜就笑了。他的虞仲掌滑向刑鸣后颈,抚摸他的后背。

“坐上来。”

的内部空间果然不同凡比坐奔驰舒慕尚服多了。鸣听话地坐在了响,虞仲夜的身上——

子充当绳下来一双白皙的肩膀与匀称开刑鸣的衬衣扣胸肌。衣服没完全褪子,将白手捆在身后。虞仲夜解褂与衬索,虞仲夜将刑鸣的双,白大褂的袖衣一并向后扯下,露

记估计是想孙子了,不这个时候开口以后也不能一直留在老林在让少艾回来,他毕业:“洪书美国。如就

环境不好,这鸣的乳头,以指尖撩拨,回来一准惹虞仲夜一边玩弄刑性子又野小子,指腹揉搓,一边说:“国内事。”

仁医院就医,他住得是只焉,立起来,珊瑚珠子似丈人的乳头被蹂躏得挺有把不住嘴的透漏了哼了一声,却心不在宾的特需病房,入院时良偶尔就会到普洪万风声,医院红精巧,刑鸣上下也只能闻其声想着老接待高干与外的,殷,不能见其人。舒服地十分低调,即便狸许是来探望老。实习那会儿

时机缘巧合,刑鸣与是家里一位长辈,朴素,慈蔼,然而当洪万良照过一面,春风和煦。

勃起,虞仲夜仍轻松地抬高他的性器。刑鸣很快身上裤子前头撑起尽管压着一个块高,将膝盖男人的重量,一条腿腿之间,反复挤顶入刑鸣两压摩擦地。

,他便轻轻喊出一声仲夜冷不的乳头低头咬了一下他喘息声渐渐粗了,虞防地将他揽近,

续说:“可洪书?再不让少艾回国,他怕是得跟你拼老命看不见,继老林只当听不着,记那里怎么交代。”

的裤链。过刑鸣腰“老先生能活到那天再说吧。”虞仲夜手指滑又摸进鼓囊囊的裆部,解开他侧,

神,心想,这翁婿太好但刑鸣仍在走俩的关系果如传言一般,

刑鸣在想什么,虞仲夜颌,以目想的,别想。”掰正他的下许是知警示:“不该

生,完全置老林于不顾虞仲夜啃吮他的乳的性器、揉头、抚摸他的肌肉、玩弄他,疼痛时呻吟,媚态横敢想了,任刑鸣在舒难堪委屈不——其实多痛快,我便也卯捏他的臀瓣,忽温存忽刑鸣当足劲儿地恶服时娇喘心你。暴力。半是故意。你让我

人打商量:“老师跑进书城,买了,刑鸣与数学建三本突然清醒,吩咐老林把沿途路过书模相关的书籍。重他使新回到车上,,我晚上得把这些看了。”小心翼翼地跟身边书都袖,迅速将衣服穿好,三步并两步劲挣开反绑双手的长车停在路边。

言下之意是不想跟着我那儿看。”冷淡地回应:“去虞台长回家,但虞仲夜

裤湿没有插入与抽软,龟头上的小孔似的手淫,玩得内射不出精液以后,仍滴滴答答地清亮液体,失禁送,照样让人欲生欲死,刑鸣在车里被虞透,腰酸腿流出仲夜频繁

英俊,这样的行为简直亵。没这里愤愤然,若这老狐车,脸上堆着笑,心就是猥,刑鸣扶宾利回到别腰下狸生得

肯定不得安生。刑鸣在虞少艾的模实例,一边等沐了浴,换了衣,一边兽性大发。想着羊入虎口,这一夜书桌上啃那些建着虞台长再次

起那个一切失序的暴雨天,他劫后余生,仍心有余悸

仲夜练完书法,自书房走进儿子子夜十二点敲过,虞房间。

见刑鸣仍在,问他:“想采访灯下奋笔疾书学生?”那个崔姓的

刑鸣只得承认,对方还,自己正曲线救国呢虞台长目光如炬,点头

片组时间你这是浪费虞仲夜眼底波澜不,审过不。”

曾做过。如今社会进“台里有过倒不相关节目,步了,反允许了?”我师父就

了乔治·唐纳目,头几期定调子很重出一种逗小孩儿似的目光,“中国出不森。你你的主持还太嫩了点。”仲夜停格不合适。”虞“一个新节要,何况顿,露

森,但收能儿模仿的却是唐纳乔治·唐纳森,美国最利,抨,刑鸣刚接话便能捏。没人发现,连,甚至几句他打蛇打七,苏清华能时弊,一语点破热的那档新闻脱口秀的主持人,他刻薄,苏清华也不敢大张旗鼓,只能现,没想到竟被虞仲夜《明珠连线蕾走得是煽情路线针砭击政客推动立法。庄小心拿放,颇似性情中人》那会寸,打人尽打脸

体,算不算某种歧视列为高危群,又争问既向障碍,这算不形态的落后?接受治疗”的“自气,仍然要市里出刑鸣不服员并,但仍将其归类为“可算意识年前就将同性恋苗免疫接种条剔除出疾病分类台的《成人乙肝我不和谐”性指争问不久前高危人群乙肝毒人然我国早在十来例》将男男同性恋与吸

不值一看,“新闻工仲夜眼里却根本了不少。”殊不自以为咄咄逼人,“功课倒是是替天行道。知刑鸣报道,而不作者的本职是客

“老师弃医从文选什么吗?”说实话。你知道为一转,看似无关人问,你的第一堂课上,曾”刑鸣强辩,突然话锋我为什么“我就是客观报道。择新闻业,当时我没紧要地说,

虞仲夜反问:“为什么。”

题,方。刑鸣自己抛出眉,抿着唇却不回答,只是皱着,静静望着对

巴,在他额前虞仲夜便也看着他,少顷,轻轻他头发,又捏着他的下士。”他揉了揉必做烈叹气:“做英雄,吻了吻:“晚安。”但不

恐错失一丝余味。这一夜,虞台长没将入他的深处,刑鸣没分开他建模知识话拿出来咀嚼一下,唯简直受宠若惊。他一,贯的同时,时不时便的双腿把虞仲夜的那句宿没阖眼睛,恶补数学他压倒,脱光,

他的内夜深了,整座城市都睡了,唯独心难以平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