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38章

第3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问阮工作都安排复平日里冷声冷?”生日会有意思么宁:“妥当,刑鸣又恢气的说话腔调

”阮宁接连过面。出几个名字,这些嘉宾,还,或任导师,或任表演经红极一时,单飞以后还从未在内地露播的选秀节目中台各档热前主唱,曾特别有意思。“有意思啊,名字近些年频繁出现在东亚有某英国流行男

个生日会都快赶上小一春晚了。群星熠熠,小

滚巨星是骆优成就了东亚不禁思忖,这些摇亚捧出了骆优还亚的资些年,,还真不好说前,还以为是他占宜,如今、民谣天后看了东亚多大源,而是骆到底是东人脉。不知骆优的便身家背景之不是东来都看来,这优自己的刑鸣

优的朋友,虞总从头到尾没露是要趁这机会跟咱们明刑鸣谈合作,可宁继是骆面。”胡思瞎忖的时候,好像珠台续说:“这些人都

业谈判被自己搅合了让你西,拿了什么?,不自在地轻咳一声,给虞老师拿东颜于自己的幼,刑鸣突然转移话题道:“他好好的一场商

万呢。”“一块朗格表。”阮宁啧啧地叹,“二十几

感兴趣,他对名表豪车不只是不明白,骆优自己的生日为刑鸣陷入短暂沉默,夜送东西什么要给虞仲

子给老陈后一直意思,虞总昨晚上没露见他甩脸我发现骆“老大,”阮宁听挺阴沉,我还偷偷看,老陈跟孙子似的面,他人前带着笑人说下去,“优这人也见那头刑鸣不说话,自,挺有点笑里藏刀的瞧着这么平易近人都不敢吱声。

刑鸣便抛骆优于脑后,带一组挂了阮宁的电话,间紧迫催人命,只有清华坐镇组里,他致电苏清华,跟他说了说自己的新留守台里赶制节目,五才放心一前得出三期成品,时选题。他计划周人出差,剩下的人得一下午

车去接苏清华,周一清早,刑鸣开载他进了明珠园。

眼色区,阮宁刚踏进大办公,说王编辑要见他,笑嘻嘻地递就通知他去总编室

上去,教诲。刑鸣揣着自去了,毕恭毕敬地递后站得笔管条直,静己的新选题与大纲待对方

“周六来家里会儿?”,怎么不多坐

“听师母搁您说您在忙,不敢耽的时间

纲,问,“这自己弄的?”什么东西阅刑鸣带。”王编辑推了推眼镜,细来的大大纲改得不错,细审“来就来了,还带

的教诲,一点点完善的。”自己弄的,还是照您老“也不算

意味着示弱。他比死还心——低头意。话一出口,刑鸣就发,妥协现自己是真变了头,即使偶,变得皮实了,也踏尔低头,也都带着狡黠意味着妥协了。以前他算计与野不愿不屑向人低

恳而谦逊。方开口,诚但他现在居然愿意了以笔直身姿等着对

闯出来。选题还是太你们的,你们过艰险,但这世界到,王编辑摇头,叹气俄而,说年轻,放肆,不服输又不怕死,没准儿真能

说行了,就定我祝《东方视界》马到成头,挥手,功,一鸣惊人。下这个选题与大纲,然后他又

的,就前天,他烟是虞叔从英国就克走远,就听见里头的王,还在门口鸣退出总编办公室我点上了……”吻洋洋得意:“这还亲自给劲握了握拳头。人没来编辑跟同事瞎吹,得及给我带回来制不住内心激动,使

气也有意思的脾能顺摸,捋。,老小孩不能鸣笑了笑,心说这人儿似的,只

推着苏清华的轮,将任,便椅,带他去明珠园里转务分工完成回到办公室转。

苏清都不太认有些年没踏入明珠园和近两年才着创台之初的古朴优雅得。明珠园拔地而起的看那些颇具年代感的目全非。刑鸣推闲逛,带他看花,看树,摩天大楼。了,一直皱着眉头眯竟与这座城市一样,化作钢筋铁骨,一半还维持发展着苏清华漫无目的地,一半已随时代建筑着眼,好像哪儿哪儿

便跪在他他系上。半路上的身前,低头替,刑鸣看见苏清华的皮鞋鞋带散了,

系好鞋带,刑鸣大悲大喜,可他的烟灰质上是个情绪很澎华。他有的有一,脸上也常令人不忍卒睹。伤之后上地望着时候清华本,受不敢看他。苏苏清色眼睛天生十分忧起脸,自下而湃的人,极易种悲壮而凄凉的神情,

匝匝的光线从树枝孔格外宁……静安详。刑鸣静静今天阳光不错,密许是间筛下个男人抱着吉他弹唱:在这黑边白发、眼角细纹,令这张饱经沧桑的面看着苏清华,思绪不由回到十多年前,来,照亮鬓之前,请来我小船上自己的父亲与这

,发鸣,突然他着刑自己现虞仲夜正朝,神色由平静转为异样。刑鸣正视前站起身,转过走来。苏清华也微微低头看

起吃晚饭。华是老相识,难虞仲夜与苏清得见面,便留他一

被人点着鼻子大骂,但苏清觉得尴尬,虞仲夜兴许鸣就不介意一次次在。同桌的场面,华未必能自光是想想三人

起来,纸包不住火,虞仲何况他心里有鬼皮开肉绽,好眼神,常烫得他夜每每望下一秒就会自己燃向他的

刑鸣不想,事实上他还真是要出差,但虞台长的态度不容分辩。去,推说要出差

方,不是麻子老这次换了个地是一间日式居酒屋。的红色大棚,而

一种俳典型的日式风格,句的格调,一看就知道倒是消费水平不低。,文艺点的形容就为店色灯光,乍一眼以古朴又高雅才发现别有洞天。概念厨房进门便是暖融融的橘敞开可见,别的地方是有面不大,往深了

用日语方坐着一些食客,正在交谈。人不多,非包间的地

就认识明珠台台长,热问虞仲是日情地引三人进包间这儿的老把他藏这儿夜,要不要的酒取出来?本人,一口汉语还流利。看上去他一早却比不少中国人

,估计是思,苏清酒。虞仲夜问苏清华的意长人太金贵,酒太好便说:“虞通老百姓喝不惯我们普

“陪你就是了。”“何必当着弟的面说气话,”虞仲夜表现大度,你徒轻笑道,

华喝惯了的那种又病,时长得中不中山露水,可一上酒桌就厉害了。居酒屋里没有苏清白酒,老板特意去附近的便利店买就只剩楞楞瘦骨了回来。苏清华年轻子基因不显又伤,平日里那点洋不洋的,老了以后老毛

几句,菜也没上桌90度的伏特加不在话,已喝了大半瓶算得了什么,话没聊,两人接连碰杯下,70度的老白干又

鸣口干舌这两人显咽了口唾沫润润嗓子,燥,混身不到一块儿去气压很低,气氛怪异。刑鱼,这俩老东连累自己也不自在?他骨头错位似的别扭,城起身想给自己也倒杯门失火殃及池是根本聊白酒。西不痛快,干嘛

体温:“你烧。”倾身向还没退。”虞仲夜:“你不准前,抬手抚摸他的额头,探查他的出声拦他

这个男人的手势很带点情欲的意味,手的指腹引发一串细微电妙,向他的下巴,温热廓滑指从他额头滑向太阳反倒打了一个寒噤,赶忙扭脸躲开。流,刑鸣穴,又顺着他脸颊的轮

被揭开了,慌慌的眼睛,像偷藏的不:“师父,你也少喝苏清及格试卷在家长会上一点。”上自己张张打岔说的目光便也刺了过来,刑鸣不敢迎

“你师父得多喝点,怎么也该庆“教出。”虞仲夜说,这么好的徒弟祝一下。

明、努要强,”苏生就是干媒体清华顺口接话,褒奖自不是专业出身,却不输“鸣鸣确实好,聪科班生里最拔己的徒弟不遗余人的料。”力也尖儿的那些,天力,“

晚,鸣:“起步虽足。点头,笑着后劲十看向刑虞仲夜点了

就少了。一口气,心说,三个人三张嘴,若都员及时送菜上桌。盘吃的堵上,话兴在服务隐隐散开,刑鸣碟精致,食物的香气话题扯到自己身上,好

每个不识时务的理想点,比唐婉还心主义者是否都一样,连线》之后的,当怀影响力。刑既存感激,也总刑宏入狱时苏时他还未加入着一种复杂的情绪。,只可惜一个年纪鸣。焦急切轻轻的小报记者,屡屡四处翻案,屡屡不成鸣对这个师父燃烧然后陨灭,孤掌难没有创办《明珠奔波打清华明珠台,也远

除海鲜的外壳之后,指也常抽见苏清华来体贴,至连筷子苏清同桌共餐的时候,、去食物弄到自己的搐发麻,严重时甚里,剔除鱼肉的骨头餐盘受伤瘫痪之都拿不住。刑鸣再夹回夹个甜虾都掉在了地对师父向尤其两人华脊上,他立马把去。后,手

很烫。到虞仲夜那双深睛一直盯着自己。做这些时能明显感华身侧,虞仲夜对面,长眼他坐在苏

经心跳如完全暴露之前,鼓,砰砰实则已不解与猜锐利,逃开。刺向砰,撞得整个他的脸,这回作自如,比方才更好盘中餐,便站起身,苏清华的目光再次胸腔都发出共想趁与虞仲夜的关忌。刑鸣故夹杂着怀疑、鸣。他替苏清华弄赶紧

字的意义不言而喻晚上。”一日师,呼都变身父,““虞总虞仲夜的称师父”二还得出差,我了。,在苏清华面前,他对

一句:“我组里不行。”的人都先走了,我一没看刑鸣也没回话,个领头的不去,虞仲夜自顾自也不是,只得刑鸣坐也不是,走立在他的身前,又补小饮半杯,

几分钟后鸣,坐下。”于抬眼看向刑一早让老林嘴角微带笑意:“明天——现在,足足,虞仲夜终送你去机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