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39章

第3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聊反倒谈兴渐浓,聊旧闻话回归正酒酣耳热之后,谈时事,家忘记了身边国天下虞仲夜云淡风轻,,无一不谈。观还有一个如坐针毡的不怎么动筷子人都就争两句,苏清华面红耳赤,他们完全都点不合的时候小年轻。轨,两个老男

着脸,闷头进食隐隐不大笑几声觉得一切貌似如常,哪里又,刑鸣僵着身子绷听两个男人唇枪,总舌战,时不对。

心关照一顿,交待对方务必小。老林很贴饭结束,苏清华已连刑鸣都不认口胡话,家门。经醉得一张脸,把人安安全全送进得了心,另派了台里的年涨成猪肝色,满轻司机来送苏清华回家

上八下一,跟着虞仲夜坐进宾利。晚上的心总算放平了苏清华,刑鸣七送走了

倒他。想着竟有人月光洒在车窗上,又酒,人赐绰号“苏五渗过车窗在他气儿养神,极其嗜苏清华年轻时顾名思义柔和多情起来斤”,斤”拼酒而不落下能跟“苏五五斤白的都撂不风,刑鸣不禁转脸望地令这张脸少了几分白天的冷漠威严,轮廓正仰靠在后座上闭目夜——虞仲夜脸上闪烁,离奇,一口着虞仲

刑鸣感到你酒量真好。”胡乱奉承道艳,反倒匆忙:“老师,把脸别向另一侧,

轻爱抚。些,他伸出手臂比苏清华醉得轻身揽进怀里“只是不容易上脸。将刑鸣的上捏一捏又揉一揉,轻无恙,其实也不,不时”虞仲夜瞧着面色

亲刑宏呢?一一旦苏清华不己的,疯长,但的一幕很大程度上撩起了些问题在分明交情不仲夜与苏清格外乖,更不敢问。在,刑鸣又甘于看着关系不睦,却又起宠这老狐狸与自己的师父角色,像只饱食后浅,那他巧的猫,不挣人膝上。方才虞会不会也认识自扮演同桌对饮静伏身主物的他心里冒芽不便问他的好奇心,不动,

,他得谨慎缝合,悉心弥补,这一晚他已破绽百出不能再出差错。

“虞叔,你的胃都这是同一战壕积累么喝酒。”老林一边开车一边数落下的交亲随,也就他敢这己的老板,到底么说话。样了,以后千万不能这情,明似主仆实是

么情况?”问:“什刑鸣插话

大部切除的手术,禁术,十来年前做须的。”是必老林回答:“胃禁酒

原来不是夸大其词他这才明白棚里,那声“舍命陪你”候苦不堪言,作时,那天麻子老板的红色刑鸣自己也有胃病,发

四平八稳不以为然:,高兴。”“难得跟老朋友喝着眼睛,一脸虞仲夜仍闭

太大了,幽幽叹气:差点没认出来。”老林掉转话头,“苏老师变化也

虞仲夜没有回话,看似睡着了

多么意气风发,这才算是被他自己给毁了……多么英姿勃勃多么一继续啧啧叹架,一股脑儿当年柴,夜色浓重,宾利上了多少年没见,竟又老又老林地往前奔表人才驰。的一个人着,苏老师,几乎不停顿地说好好

把方突然开前车无故急刹,老口,别说了。林反向盘,一直没出声的虞仲夜在这个时候应快,稍踩刹车并打了一

里——虞仲夜身份的思嘴,刑鸣也收回那些不安香水气,酒气激烈,不上来的好闻。,安老林识相闭香水气冷冽,说虞仲夜的怀上酒气混合着安静静地蜷在

仲夜底没敢把睡着了。刑鸣盯着虞,到车,让老林先回去。睛,气息绵他叫醒,便只扶着他下待宾利回到别沉稳,看似真的墅,虞仲夜仍旧闭着眼的侧脸看了片刻

一顿大酒,喝得够晚刑鸣怕吵着人,轻手地把虞仲夜送菲比这进卧室。个点该是已经睡了。轻脚

到背后的男人醒了——半点透过窗刚刚月光,很黑,刑鸣的手帘射进来的只有一星放在灯开关上,卧室里没有开灯,就意

是不了他触摸开关的手上一只手按在己掌心里愿意他将灯打开,那只牢攥在自后又将它们手一根一根掰开,许了他的手指,然

地想这个危险的信号,如遭蛰刺,要逃跑令他本能烫一下刑鸣的手背被狠的关系,这个男人的许是因为醉掌心温度十分

,耳边有个沉,刑鸣被钳住后颈,别动。。另一只手擦过他的厚中带着沙哑的声音:扣地捏住了他的喉这一双手牢牢但来不及了又似扣非

夜平时说话不这样,这一半是被酒精蚀半是被情虞仲的,一撩的。

“老师,我明早的飞机……”

耳后的肌肤,将灼他的脖子里。黑息喷进热的气轻撩拨他心仍在升他的虞仲夜以双手将他压制,以温,吸愈发急促……以胸膛将鼻子轻胸膛起伏剧烈,他的呼他锁住,暗中,他的掌

个毛孔都感受发紧,心得到这种血淋淋的危敏感惊肉跳,尽管目不视的羚羊一样每一寸肌肤、每一物,但他像狮口下刑鸣嗓子险。

走的,已经迟——”“本来今晚就该

掀飞起来突然间地,后脑勺重重砸力摔了出去。了,他整个人几乎都被,他被虞仲夜握住手腕,用,然后落在地板上。对方手劲太大

他压下来,动不动,一团黑影已朝开始扯他的鸣一时被砸懵了,瞪大眼睛

双腿之间,己的性器摩劳地反抗两下就宣告挤压他的性器,也以就烂了。刑鸣徒“嘶”的几声,衬衣入刑鸣的投降,虞仲夜撕烂他的上衣,又剥扯他的一条大腿强行抵肤。他的裤子。擦他的肌

,刑鸣清楚地势待发,他的性器望这种东的小腹上。火热而坚硬这么烟熏火燎的受到这个男人已经蓄,正抵在西就是自己

但虞仲夜迟迟没有进入。

身裸体。,赤两个男人在黑暗中对峙,下肢纠缠

许是外了,眼珠头哪户离得近的里慌的记忆实在不太好,以控了的暴雨天。那天下子想人家忽虞仲夜的眼睛,一然开了灯,落地窗外光,刑鸣至于他呼吸的遥遥闪过一抹白对视上慌张张地转。节奏完全乱起那个失在眼

样寂静。然而他的对手竟连一下,就这么看着他,像深渊一眼皮也不动

到老狐狸居然临阵退兵整出一个适合对方进入,调刑鸣认命了。他赤条条上,把腿翘高,打开的躺在地,放没想的角度,本以为今夜如何难逃一劫他一马

的手摁在胯间,,健硕的胸,虞仲夜握着刑鸣的根攥抚摸自己的身体,抚后他将刑鸣手,领着它一点己的性器。的手指,迫使他握住自紧致的腹,又一根摸强壮的

,手指也僵在他手里又抬原本已经勃起的阴茎了一下头,跟夜便皱了皱眉:着不动刑鸣手抖了一下什么。”蛇似的,“愣了,虞仲

,刑鸣反应过上头每一道暴起的手淫这种事情一个沟里搔刮。的茎身挤压揉搓,成年男人当然干过着他粗壮手淫。他抓虞仲夜指甲尖尖儿在冠状经络都抚慰一遍,还用来,开始在的引导下替他

双腿,将将灼热的精虞仲夜以另一手分开刑,他循着他捋动的液射了他鸣的条腿挂在自己肩膀上他一阵,然后满手。节奏顶弄一

鸣的后脑勺,许是知冷淡态度,去书房望之后,虞仲夜托起练字之前,回头看了刑鸣却露出一了吻。虞仲夜起身,全收起残暴一面,潦草解决欲,又低头在他额前吻在身上。他完惨了,手指插进他眼,留下一句话。开灯,取了一间黑色睡袍的头发里揉了揉道他刚才那下被摔

“今晚你睡少艾房里。”

长似乎一少艾在书房里练字。门没完全这一晚刑鸣都在虞着外的房里辗转反侧,阖上,他小心听头的动静。但虞台夜未归,一直

李,再送他去机场。咐老林先载他回去取行夜估摸着总算睡了,了车,吩第二天清早,老林早。这时候虞仲早地等在大门口独自用过早餐,上鸣穿着虞少艾的t恤,

室的直太及时了,伴君这时候出差简还是躲一阵子如伴虎,这么不可捉离开前,刑鸣仰头的老狐狸,大落地窗,暗暗庆幸一眼虞仲夜卧看了的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