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42章

第4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视界》的直播,节目开led屏幕上出现暗访录制现场。虞仲夜没看完第一期《东方始十分钟头,他就离开了的镜后,

虞仲夜就让胆儿极秘书去新闻评论部取来了暗出,这位视界》的主整修改。成片管如此,熟悉刑片素材。能对外播东方持人审的时候出的,当然已经经访的原作处理,里,该遮的遮,该剪片子刚报的剪,但尽反复调过后期制肥的记者就是《的人还是一眼就能看了

都是张着绚烂。黑来来往往的车流里时如一匹绸,派火树密集,银花天空斜,一垂着,光滑乌亮手握方向盘,专心致进时停,老林色宾利在灯的商家志盯着前方。长街两

晨才下飞机,养神,看着有些仲夜在后座上闭目明珠台的少儿频道还得改革合作,顺道看了看儿子,他早三天半的时暂时搁浅了,但跟那。谈判里一位动画大亨洽谈间往返洛杉矶,

事情人都愿意跟我说。地要“我吧,台里人缘可以,好些他就四处走动自己的休息室,台里的人也扎着堆好。“今儿的《东方视界要救场的?”》,骆少原本是同他唠嗑,向他卖”老林在明珠台里,台长不召唤他的时候

炼,脱胎换骨存在感十足,还不时脱不容易。两档风格本即兴发顶尖水平。里端庄大气则既不喧宾夺主又绝对是业迥异的节目,骆优都的首肯离脚游刃有余,《新闻中国不失亲和力,《如果爱美人水平还是其次,这孩子不错,专业了。”能获得虞台长挥,“砸现挂”的顾大局“骆优,识大体,在东亚没白

脉,上回那个特别人联系联系?骆少这出放我们台了。红的……那个英国歌司让骆少地的演手不就把首登内家世背景,方方面面都有人“要不美国那家动漫公

股价大涨是次传,每杂。虞仲夜蓬勃,。”十分嘈次也都不了一点不急,“脸,还真是“不急。乐咚咚锵锵,”迎五一,商家各出,还没与游戏等相关产业是第能力完全开钱。中国市场发展有他们低头的时候依旧阖着眼睛沉着要不了这么高的附加值,收购的消息不了之。仅仅一暂时的,个电影内容制造商发玩具奇招,街边路演的音

仁医院骆少那点讨巧的劲儿看望了洪书记,据说两人相谈甚欢,。”,昨天他去普不过骆少确实懂事家的肝病都治好了,差点没把老人

开眼睛:“你又拿人什么虞仲夜处了?”

着自己那点嗜财着,不敢戴。”“也没什么。”老林也我一块。的恶普通型号,但癖,笑笑说,“骆少送你那牌子的手我也,他也给了不藏就收

交待了一声,腕上就戴着那块价值不菲的朗格表,他对老虞仲夜的手全没打算干预,只病了如指掌,却完林这点小毛“收敛点。”

,是听人说,殊不知人多嘴杂,你在拼其词都是常有的事。候不停呕吐,差点休克的时释负重,又把话题,听说电。”老林腔走板与夸大,荒刑主播这是拿扯回刑鸣身上,他听说油我加醋

闹了。”仲夜微微皱眉:“太胡

等节目录完,我就去林笑了笑,““若要小儿安接刑主播过,三分饥与寒。自个儿来。快些。”老折腾折腾,反倒成长得

虞仲夜“嗯”了声。

“那我等在外头留人夜宿,晚些时候再送他回去些年,深知对方喜恶,的习惯——泄欲的对象而已没有。,虞台长没有?”老林跟着虞仲夜这至少过去

没说话。虞仲夜

说林主播他们。”顿了充道,“洪书记在呢去的,我是。”“以前都送顿,老林补

一句:“先把人接过一会儿才冒出话,好虞仲夜还是没说来。”

输最时间问阮宁查没查,同性恋电击别是网络上的反馈线下的联动传播很治疗的暗访视频一经曝功,网友参与度高新一了,不实时收视率,阮,第一期的《明珠连线》,特第一期的《东方视,口碑也坚挺。》直播收工,刑鸣下场宁说爆光便引发热议,线上

是哗众取宠,就连刑离感,不接,粗粗翻了翻评论不可逾越的距地气不控能力不特别是那个一直跟刑鸣拿过阮宁的手机出一篇长文,抨击刑鸣他已撰入耳的声音。快,暗访视频更他不对强,他说他太直播结束才十分钟发共鸣。的长相也难入他法眼,帅了,与普通民众存在着亲民,难以引潮,但也有不付的批评家,,好评如讲话节奏太

句流体圈有一表达者的宿命。行语,被误会是

脸色牙的话来安慰他。场把自己的手机砸拿那句老由晴转宁见刑鸣的,便试图阴,怕他当

刑鸣暗骂狗屁,把手机还给阮宁。

儿吃宵夜请大而知。不挑剔地评价记一功的可想后的艰辛不见了。两周内赶制三期钟的播出量,背节目,每期五十五庆功,刑鸣提。为了夜才吃到一半,最当主持人,这首播第一期,可大获成功了算是

显示的号码是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来电老林。

有喧宾夺主之丧,开开始懊话,语速也快了些,浮躁不定,刑鸣嘉宾与坐在宾利回忆自己在直播现两句他在场的表现,然后始反省,他抢了嫌。穿针引线稍显急切,确评论员间的使劲车上,一颗心

主播给己的评价是直播首秀,刑期许。,不功不过,不符对于这

见这莫名其妙的最后句没听清楚,就听安全门下车,老地,刑鸣开一句。林叨叨一路的话他一抵达目的

打他电话。候要用车,就给些时

洗澡,长的卧室,人不在练字。刑鸣自觉地边角角都刷洗得纤尘他拿浴巾该是在书房里大门,径直就去往虞台了浴室。裹住下体,出不染。先去把自己全身上下、边踏进别墅,应

床上的刑鸣一眼,问他,看了已经坐在虞仲夜正好自门外进来?”:“身子好些了

的客套点头鸣仰脸看着虞仲夜向十天没见面,刑近,跟旧友相逢似:“感冒发热是小事,早好了。自己走

访调查,特别是这样,“年纪轻轻的,少不鼓励暗刑鸣后脑勺上心的内部信条你忘了?以身试歪门邪道。”“问你电击治疗的事。新闻中琢磨险。”虞仲夜抬手,在拍了一下

是你逼的,老狐狸直语塞,想了想,反的歪门邪道?刑鸣简长欺男霸女,你虞台。”击道:“还不难道不是最大

着他“你说什么刑鸣,掰起他的下巴。看似不悦地盯。”虞仲夜俯身迫近他微微眯了眼睛,

,刑鸣有点得意忘形》首播当日一《东方视界扔出一句:炮而,竟又不怕死地“老狐狸——”

唇。仲夜低头堵上了他的

猝不及防。

似的又冷又渐渐软了,化了。,刑鸣子绷紧起初打算抵整个人从脖架这么深的吻,身子硬,但虞仲夜的舌头温柔地在他口腔里一朝城门失守抗,他全副武装,到脚趾头,冰坨子进出,舔吮,他无法招

微皱眉虞仲夜仍捏着刑鸣的下过以后,颌,微“你再骂。”看着他:

—唔老王八—……”

出口,再次被虞仲刑鸣话难夜吻住了。

舌头,狠狠一时丧失地以牙齿磋磨几下。警惕,竟被对方咬住了

滋的血腥味儿。口腔黏膜,直到被吮破了,舌头也被咬出了血甜滋开,已是一嘴窒息前一刻才被放

虞仲夜又问:“不骂了?”

了声“老流是要骂,含,总算闭嘴了。即便大着舌头声音,刑鸣还混不清地骂确实不好听识到氓”,意

鸣抱进怀里长终于也笑了,他把刑,吻了吻他的脸颊疼?”与耳垂,问:“电击时疼不一直眉眼严肃的虞台

嘴硬,“就“不疼是虫子咬一下。。”死鸭子

“那时候?”医生让你想什么

方才两人热吻的时仲夜的腰带自然松了袍内是一副温热候,虞着刑鸣的手,从自件多己睡袍的开襟余衣物。他抓处摸进去壮的男性躯体,无一

发膨大,茎身的棱面愈处蓬勃的毛发,场休克,电击的后遗还是有的,刑鸣里跳了一跳禁地往后躲。,几乎瞬间,龟头愈于如传言手指被牵引着滑过耻发突出。虽不至颤抖,不自手心出汗,本能地惊悸那般当根粗壮滚烫的物事忽地在他手心

以另一臂箍着对方光逼迫:“想我了?以目夜同时不准后退,虞仲

觉蹊跷。但电流个失序的暴,当时他没觉炸开头皮的一瞬子,似兽刑鸣猜想,这他真的想老狐狸八成他了越琢磨越访视频里的那段话了回去以后才已经知道暗雨天得不对,想两个人性交时的狂乱,想那非人。

想没想?虞仲夜继续逼问:“

刑鸣矢口否认:“没,没想。

茎。他呼吸声渐浊重,看深,又攥紧刑鸣的手指,虞仲夜脸上笑意加带领着他抚慰自己的阴颇为满意:“那就是想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