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47章

第4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的来,书名叫《医改》。身边护士替他取一本新自己手中的书,又让读了一会儿万良

鸣,眼明手快地在排万良。排书架中迅速定位,把书护士没来。他走上去,递找着,倒是刑了洪

意识书的护士重新抬头到身边多了洪万良读书读得专注,回来,他才气气说了一个人。“谢谢”。直到去取,只客客接过书时也不

叫刑鸣,是一位新闻节绍,说自己目主持人。刑鸣主动自我介来自明珠台,

和蔼一笑说,看过刑鸣主持的《珠连他的粉丝。,自己算然如出一线》,年轻人很有想法辙,洪万良口气竟没想到这翁婿说话的

鸣与洪万良调“无论也是记者观点基本保持一致政买单,展开了辩论。但就细节问题。关于这件事,刑还是医保保费药”《大国医改》的作者态,度探讨,两人句句都是拷他在书行了深是财出身,语言犀利,问的姿底,中国穷人应该有免

大逞口舌之狭隘,我,嘴偏激了道歉说对不起快,一却不能太利索,刑鸣下,,洪书心眼务员吃,然后乖乖巧巧地自主持人吃饭的家伙嘴皮子,但公记,我太年轻太拾台阶饭的家伙是舒心中所想

篓子,小时候被生可能是够了。刑鸣坦承会博不但洪万良一点但他估计开发出了业余门的都想沾染,,说是能够开发不透”,一点,但只能算是臭棋,但仍旧不父亲逼迫着学过几年没有被顶撞专心,五花八鸣会不会三四围棋。棋艺拿来唬唬老先智力。他一开发就评儿子“段的的不愉快,还笑着问刑精,专刑宏常批

,继而又想起虞仲想到刑宏就想如刀割起那块浪琴表夜,他心

痒难耐,吩咐护士去二十年,你们台,快退休说早脸色忽然变了,他技万良没意识到眼前的年长经常陪我谈起虞仲了,遭你们台长嫌弃了轻人,他棋来下棋,但我现在老了找一副围,还主动跟刑鸣

是洪万良问,刑鸣答,从工了,多数时间作到生活候就更能放开聊,但他不敢问。下棋的时,事无巨细,的身上,尽管刑鸣满腹疑惑话题有时也扯到虞仲夜

棋盘,洪万良意犹未尽,约打个平手上两人将将着第二天再战。

气这东错。,都说人活一口气,个国营企业工人不管这老先生的平易又似幻,但活到洪万;从地级市刑鸣以一声万良,心里颇有些感慨委员,还有景的男人,从区区一“洪支部书记西如梦良这个份上应该算是值主席、党到工会局候补假,近人是真是书记慢走”送走了洪了。一个本身毫无背市长到省委书记、政治一年就能功成身退。至少令人第一观感不

汁只输半目,还不能让对方瞧出这点心思。下了三天棋,棋讲究的,他得绞尽脑得应付不知道打疲力尽,还哪儿冒出来的向小波。每天回病房都已精盘上的乾坤是很刑鸣连着陪洪万良

药似的便宜哥哥。他买了水的。果还有花,水,花像走这个狗皮膏是路边摘果看着不新鲜小波来了。刑鸣能赶走养父与生母,却赶不

,打发了三天鸣本就看着别扭的护黏了吧唧的。但撑不走刑姨,嘘寒问暖,头两天向小波表现尚可原形毕露。他其工阿实是来借钱的。

着:你们快跟他说呀。接通,向勇支吾,唐婉也支吾电话波在一旁催着喊,向小

行。的钱都给他业执照什么的很快就了专门说你哥想开间酒吧了,你哥难得做点正经,已经找点装修终于开口了,他的钱……叔盘出饭现在就差一事,算向勇会下来叔跟你借的,行的资质代办公司,营

叔”,面无表情地言又止的样时那副欲耐心听着,儿子到底亲的好子,他只想发笑。刑鸣叫了一声“向,想起向勇探病

仍一口咬定自己没电话里刑鸣客气会乖乖掏空钱。向小波原以为口袋。没想到如意算盘打歪了,但挂了,刑鸣就电话之后,他搬出向勇唐婉礼,

向小波嚷起来:“就那个地段你住的没钱,诓孙子呢?”,开的那辆车,你说你

里就耸耸肩几百,清,要抵用你就拿去。租的,车贷还没还口袋刑鸣膀,房子是

居然信我把你爸那点破事儿、还全捅到你们敌对台无遮拦:“这年头电去?!?你要今儿不给不搞连坐?就你那家庭视台不搞政审,向小波勃然大背景也能当主播点破事儿怒,跟上蹿下跳的猴似的,开始口我钱,信不你跟我那

掏。度轻蔑,扯着嗓门大喊又强硬,就是一个子儿都不愿意听热闹。向小波要钱不要脸大叫,刑鸣态护士们一拥而入,护工们也藏在门外偷

一记重“你能不能闭嘴—呼吸不畅,胸口跟遭千叮咛万嘱咐锤似的疼了起来。。刑鸣自己也知,便觉刚吼出一声—”道,刚,像他这样的急症心切记情绪肌炎患者

向小波却突然闭嘴了。

他不另一时候病房里出现了知道什么也不知道个男人。刑

了眼。向小波人,还识得很准,只是虽双商了,像被强光男人身份不一一眼,他就认定气场太强这个般。年欠费,但独有一点能耐,能识

波问:“这位看着向小……好像是领导?”

台长。”虞仲夜微微颔首:“我是明珠台

不算工伤?”位一把瞬间,算“我弟弟节手的行政级别,向小波掂量了一下这活了,继续问:假日的时候倒在工作岗的心思位上

仲夜微笑:“算。”

十足:“那我们做家属借杆上爬,无赖相向小波的能不能得到补偿?”

于我个人的歉意,可以标准,台里也有给你“劳动局有工伤鉴定”虞仲夜不看他一点补偿。”“但出,却只看着刑鸣,相应的赔偿措施。

个人地出小波颠儿颠儿病房里就只剩去以后虞仲夜让向小波老林,向着,群众们都散了。,就没再回来碍眼了。下两找自己的司机一场大戏没看

虞仲夜:“你继父的儿子?”刑鸣

点头:“人渣。”

虞仲夜又问:“跟他?”也是你说过自己少不更事

事已至此头:虞仲夜该是“嗯。”都听见了,刑鸣狡赖,想着方才的话不得,再次点

虞仲夜眯了眼里透出寒意,像那类睛,虽不说话,但瞳孔凶残的掠食者。

神就那些情形有点复杂…刑鸣不还嘴,只说,眼下胸闷气短,实在没精想承对方的情,但…算了。”“我家的都发了馊的过往“这钱,我还。”

,也他那点死撑着人:“还得上就还吧骨气倒难得顺着不强施于虞仲夜看了刑鸣一眼,,还不上也不急。”

刑鸣仔细想了想,还丝的,羊毛真丝混纺的,使得含量极高的意版或英版市中心租着一直啃咬了他十来年。艳光四射,名车,穿名牌,光手工他每每出现在镜头前都荣是他骨头里的虫,么羊毛的,真西装就好几件,什两室一厅,开像只孔雀。真还不上。虚

没轻没重地闹了这己心安着床沿爬,胸一通鼓后留下的杂音么一下,理得,然后扶低下刑鸣腔里头还有怪不乐好一会儿,努力劝这会儿气有点提不上来来。方才被向小波头,闷闷声,像捶了

,上哪儿。虞仲夜问他

他很讨厌,缓缓地往卫生间方吊瓶,深吸一口所。自己摘了人眼中这样的自己,颓与虞仲夜的目光接触。移动。过程中他极力避开这个男全没了,哪里还刑鸣回答精气神像孔雀,分又失败,虚弱又无能,明像条落水狗

高干病房的卫生亮堂,盥洗台上摆着盆,身后一只手揽住了他站不住了。心窍一的腰,一副宽花,额头上,突然道。刑鸣很艰摸出家伙就他垂着头,一层连马桶都散发出佛手柑难地把自己挪到马桶前一类的香薰味头,还没净,细密的冷汗浮在阵阵发冷,间也比别处的干阔的胸膛成了他的倚靠

病号裤,替他把枪掏了出来,托扶着。进刑鸣的虞仲夜的另一只手伸

去大半一个激如其滑腻灵,只觉铃口微来的动作吓回的茎身,刑鸣的尿意被这个突微发烫,原本温热带茧的掌心摩挲过

红耳赤,心惊肉跳,尴他面尬得无所适从

抵着他的,嘴唇贴脖子都不虞仲夜的着他滚烫的耳朵,笑道:“怎么,小解下巴会了?

自己完全卸进虞仲舒坦这种东西这个男人面前这么好听的声音,低所余无几的一,根本没别的意义。刑,除了夜的怀抱里。作茧自缚大糗,已经触底了,点脸面。须知脸面了。沉温柔,又何必再拘泥带着一点点烟嗓的浑厚。罢了。他闯过大祸,出过鸣把

夜拧开笼头洗了手,将刑鸣横抱起来,又送回病尿液排尽,虞仲床上。

地看瓶钩上。回吊盖上被子,把吊瓶又挂刑鸣后脑勺落在枕头着虞仲夜,看他替自己上,一眼不眨

摸过他微微带烧的额睛传递的情绪是喜头,又抚摸他的屋里屋外都特虞仲夜的手搁在虞台长仍是一副态,但眼神有鸟声与风声,是怒。护士们不敢在高干外几层楼高的窗外也没澜也无,相反还挺有变化,不再是静得一丝刑鸣头顶,抚脸。刑鸣完全分不清这双居高临下的姿壮阔。宾病房专区嬉闹,别安静。

个人对视着,沉默着。

儒,或者功勋卓著舞文弄墨的当代大出几个名字,都是些极不易半晌,虞仲夜的名门之后,也况下不可能接受都是通常情采访的人物为人察觉地叹了口气,

“把身体累垮了不值后几期节目就做得。先养病,往这个意思。”口述历史或人物专访,你师父也是

和评论。但虞仲夜的这,摆摆花点新闻与人物,初衷是着,不愿意歇着宣科别人定深入报道进行视界》的节目就做几期几无含金量,稿子别人写,你就意歇着就歇以具有思辨性的话题事件为台前照本选题,结合热《东方番话意思很明显,的访谈节目,内,你要愿架子得了。节目还是你的

吝惜地全赏,谢主隆恩。刑鸣当然听懂了位者与高位者的交情,周到这个无名,然后五体投如今毫不小辈。多体贴?多脉就是生产力,这是地接受给了他?多该哭哭啼啼

阮宁打了开台里那些破事儿,即使抛确认后,选题会,由苏清华过目马不蹄地送电话,吩咐组员继续开天他还给这样的安排,就昨刑鸣也并不满意

的选题里头。件事儿也在上报夏致远的那

,《东方。”刑鸣假装不懂虞军令状的道,“说好半立了“这么一改头那些人物访谈还,连节目初衷都改有什么区年时间,摇头责,还率也由我负。”仲夜的好意了,和外视界》由我操持,收视

虞仲夜道:“不作数了。”

刑鸣挑眉:“不能吧?堂堂台长,朝令夕改?

置气,以一种对付身子吃得住?”小孩儿的笑虞仲夜仍不口吻道:“你

刑鸣打定了主意不配盘上斗智斗勇,一点?这几天我合:“怎么吃不住没落下风。”天天跟洪书记下棋,棋

:“你跟老先生见面皱眉么?”虞仲夜忽了?”不待刑鸣作答,又问:“你们聊了什

夜的“没什么,家常慈善晚宴,我会去继续说,“还有一件事盛域主办的那个意视若无睹,再续,估摸着对刑鸣能察觉出虞仲不痛快,却故我印象不错。”参加。”而已。洪书记很客气,约我明天

,廖晖满意自己投入的找几直接把邀请函递进了明里都珠台,阮宁在电话试播的三期《东方视界名义办个趴体,个明星乐一乐,顺便犒刑鸣所值,五千万物有》,收视率和网络口碑劳一下决定假慈善汇报了。都不错节目组。盛域的人

晚宴的事儿,冷冷盯着参加?”虞仲夜一刑鸣,“不准去你想早就知道了慈善

》我记头一功。”地反抗:“《东方视界必须去刑鸣顺理成章,我应该去,

,“你。”先生,,你沾不身,眉头蹙得更廖晖。”虞下上仲夜朝刑鸣压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脸色愈发不善也别去惹“别去招那位老

叫铃,已被抢先一步握住了离地独处,去。可手指还没次那样,招来又想像上一个李梦圆把对跟虞仲夜这么近距虞仲刑鸣仍不愿意触上呼

钢筋,它们一根根插地将他的手攥紧、锁他能感觉出虞仲夜的五指饱蓄力量,硬如入他的指缝,密不可分的姿态。住,形成十指相扣

解虞仲夜的裤链。住,摁在胯间。”鸣反应。虞没想到再一次被对逼迫过这回没能把方捉也快,又忙伸手去,目光冷冷地仲夜来:“干什么皱着眉护士招来,

半刻挣不开虞仲条腿凌空轻轻一蹬,就挂在了虞仲着他的手,一齐往他的“干我啊,干什刑鸣以神顶撞回去,一时挤。他叉开腿,一么。”夜的手,所幸就带裆部挤了不亢的眼夜的腰上

媚态万千,娼气十足刑鸣嫣然一笑,笑得

看您已经硬了吧。”“虞总,您还忍得?我

鸡皮疙瘩,一阵恶心,掠食者才有的眼虞仲夜那己泛起刑鸣这厢也被撩至顶点,那种神又出现了。头的戏演过了,自

破白刑鸣的溅出一道殷红的血线。虞仲夜抬耻,都是输液管,针尖划里恭候着,什么礼义廉虚无缥缈的枷锁垮垮的病号服年轻美好的肉体在松松皙皮肤,手扯掉

皮子破出了血,虞咽喉。住刑——不是吻,是真正的碰合转移阵地,啃咬完他的拉扯,狠仲夜鸣的唇攻击他他低头咬狠地咬。刑鸣的嘴下巴,又上下牙,揉磨

于停止,疑会带来痛苦,,其实还也濒齿间动了害。他的体温骤升,心脏狂跳,是怵得慌。动,嗓子愈发干得厉被衔住的喉骨在虞天屡次忤逆圣呼吸刑鸣空咽了一口唾沫,这样的侵犯无仲夜

数人灭亡于沉但多默。

是少数那挂的。

过分从归。抵抗不求饶,烈暴力侵犯。他容的笑,不挣扎不绪微妙的对视之中,你上方,也不说话,只以虞仲夜终于之间,刑鸣士似的。目光威吓。两个角始终噙着一丝视死如来我挡停下这种支着手臂伏在刑人再次陷入情脖子仰着脸,嘴脸色惨白,额头冷汗涔涔。但他伸着

最后虞仲夜起身,摔门走了。

颜大怒

子了。见车给他虞仲候了有一阵开门。老林在宾利里夜出现,忙下

肯定不敢那么横一副火眼金睛,老林“钱给天的教育了一下。以后,教人一目了然。打翻在了脸上,好像喜怒哀乐全了,人也虞台长有些陌生。”多年的交情练看出今

破了金关。一般这半跟那小兔崽子有世故何其练达种地位的人情绪管,人情理是很好的,无喜无悲身,多。他想,这虞台长难得

天不适合打捞,台里“白不定被传引擎,继续说:老林发动易找——的事情指人多嘴杂,那手表太差了,没那么容。晚上才能派人偷偷摸摸地去,但视线成什么样

话:虞仲夜突然打断老林的“别找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