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48章

第4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住了,就把小组他跟所有人郑重道歉里的成员全叫过来。刑鸣在医院里实在闲不,自己不该掉链子。

注度未消,做一期医改相关的选题,手上正有一故态复客套话说不完三句便个极佳的切入点。萌,他开始跟大伙儿商量选题,说自己想趁mav关

而入啊”,不是蓬荜也生看刑鸣,两手空空,太阳挂在天上,他,骆优出现在普仁医一进门就笑然一亮。外头,本就了的洪万良,却是来猜鲜花水果保健品,暗的病房陡着说,没带东西,我有护士窃窃私语“好帅不算院的高干病房辉。这些日子你都收腻了的。明晃晃的。大中午的,区,不为已经出院窗帘子半开半闭住院的最后一天正午

为,比淋漓的哭与笑,克高阶的情绪反应。制是一种更酣畅刑鸣从床上坐起来,盯大多数人认着骆优的脸。

自己再两个人克制着的冲动。对方挥出一拳都尽

风生。卓有成效。他们谈笑

表是他自己拿的茶的功夫,骆优坦诚,聊过半盏

好斗,一报还一的《人了。”思泉,他本来还可了,再找。”拿了,风格还挺像我们夜间新闻》混日子,现报,了。只是可惜了林骆少爷眼里都是特别不值一提的事儿,他笑笑在却不得不离职走做事不回了,这些在,还挺热络地说,“是冲动又白羊座的人就“其实我们算是扯平以在十一点档

跟我业业人人都志。不是刑鸣虽为兢兢的林主播感本就想再读研深造。”到惋惜,却也不动气,不阴脸,“人各有夺利,心狠“他们一个样,争名手辣。”

骆优大笑。起身,准就得进组,拍摄《一直拍到半夜。”制时间,可能得》的直播,十今天时间挺赶的,看看你就走》的洛的录备走了。“我八点是《登机去洛杉矶,离开机场还得马上如果爱美人新闻中国杉矶特辑。也就三天。晚上

十个刑鸣问:“连着几小时觉,不休息一下?

换你,你会休息?”骆优反问:“

不会。”刑鸣想了想:“

至少骆国》之后马不停只是台前的花瓶,从拟的话语权,美人》为的并优不是那定,他都有充分种得靠人喂的主持《新闻中鼓地拍摄环节设两天的,骆优在连播问题,且不论,爱美人》里扮演得很。嘉宾到游戏,着实是个抢暑期档,正在紧锣密刑鸣还挺佩服,人品暂大项目。为免拖延进《如果爱的制作团队也都能一针见血指出之中。一期三五百人蹄飞往美国。人。他在《如果

“到了洛杉矶骆优出门前,停师,你出院下脚步,回头:,我会告诉虞老了。”

这两天虞仲夜也在洛杉去看儿子还是谈生意,刑鸣恍矶。然想起,也不知是

便再未出现在这间惹得龙颜大怒,虞台长病房里,关于一台之长的动向,还听他们随是自己的组员来探病时,上回他口捎了一句。

的沉重倦意骆优走后,刑鸣蒙上被子,在突如其来里,倒头又睡。

,都是偶谁来谁乱他的波心。尔投影的云,不会搅往都一

去在乎。他告诉自己,不

的趴体。趴体允的组员多出院之后包括阮宁西装革精神满满地去参加廖晖后一刻,打了电话给李,刑鸣就前的最梦圆新闻民工,数成双成对地出席,一个个没两天刑鸣也不是独自一人,在趴体许带履喷香在内水,难得瞧着人模狗伴儿,

两人同行,权当为了新一期的节目,采一采风。

立的灿的。五星酒店,嘉宾如云,,一整条江都被映照气粗,包下了临江而得光盛域的廖总财大正有专人燃放礼花。满天的烟与火一片开阔的外草坪上

入晚宴现场,刑鸣才发现,在场的将升任市公安局局长的卫明。还有一个他的老相识,即星与名人随可见,直到进

队副队长到得够快的。局长。升十二年,从刑警大副厅级的公安

几乎刑鸣搞砸鼻子大骂。了。回去以后,他被轮椅上的苏清华指着可以鸣曾对卫明有过一次采大约一年前,刑忽略不计。那次采访被访,时间很短,短到

被判者们将这位天日,引起社会一片震警察”,,在他所在的代表团住地,一群记又是人大代表级优秀人民”乔某,服刑当时正有一起重大型的副局长团团围住魁梧有。时值人大召开,卫明既十年后重见案昭雪,因屈打成招是“全国特无期徒刑的“杀人犯

左右审判公正……洋为止的坚持奋斗转“疑自己一直致力于洋洒洒一通司法,说他地说,在他迄今过一件冤方化”与“民愤”行提交的议案就政干预发言,最后他骄傲案,没错抓一个好人不能让陈词,说他此是如何遏”的错误刑侦理念,于一线的职业生涯中,“地没办罪从有”与“命案必破制行卫明慷慨

在场的记者一片掌声。

嗷待哺的记者年轻人看一堆举着话筒嗷为卫明觉得这个,唯独刑鸣得到了提问着眼熟。权。因

整自己的衣一个好人吗?后,只对卫明提了一整了有点较真且不合宜地领,刑鸣把准问题,你真的没抓错过备好的采访提纲完全抛之脑

一个好人?答案当然卫明单肩抖道,你问我抓没抓错过是,没有。动,揉了揉鼻子,回答

揉捏鼻子都是撒谎者抖动和单肩,假毫无表情地注视卫副局长叨的东西是对的。刑鸣继续发问,所以,你真抓错过一个好人吗?的没设这套神叨的微表情,不紧不慢地

明没有回答。刑鸣的话插上来的男人抢走这次卫筒很快被一个突然了。

恨。尽管是。他骨子里就不年前的旧案,刑是豁达的人鸣依然记忆犹新十来,容易记

业不精,不适合干媒刑鸣见过殷亮。她管刑宏父,管唐婉叫他记。尽管嘴甜,但刑宏名女实习生得那个强奸案的受害者咧咧,有五大包小包,极面,大嘴大眼晓洁两行。体人这叫师之能。色,不算十分漂仍不客气地批评她专洁,曾是经济日报的一师娘尽客套里好几回,每回都拎着大大来过家叫殷晓六分颜,为了转正的事

一切安好,个好人来生做只愿他在另一个世发猝死何曾洁,我不怨采访时哀叹,欲洁年前的强奸案又被好刑宏因心脏病突岭监狱之后,两。殷晓洁在接受事儿的媒体翻出来我师父于牛

菩萨似显得多的。么宽仁豁达,女佛里佛气的说了一通。

前后后美国摇身一变成了外买个包还前入明珠台工作,从强奸都有菲佣伺候。她渐渐任丈夫,顺当时殷晓洁已经进利嫁去个娓娓播音的女主生活堪称幸福,相夫教案受害者淡出公众视野。工作关系结识了她的语频道的新闻主夫是一位,豪宅名车,偶尔上街播。没过几年又一见钟情。殷晓洁的华裔富商,对荧幕上那,据传她的丈

过程中拼死反抗始为相符,阴部也有刑宏有刑宏的dna据准备齐了,与刑宏脸部、手上抓伤完全的精液提取轮搜集证据。其实也没对于刑宏的案子,什么新证据需要补充项证……括书证物证起诉做准备,第二的,轻伤,伤痕已拍照在内的各纪录,她的指甲里卫明已将检察院批捕之后,公安,殷晓洁在遭受性侵的,遭刑宏暴力殴打致部门开

坚信自己的丈夫清个女不能再仔细查一查呀也许是跟那唐婉每天都会带着刑通奸。出现,她便拽着他一而遭通央求,能人有过节鸣蹲守在卫明的家门口在公安准备起诉的两个月里,她诬陷,也许他们是白无辜,只要卫明。她

扯着嗓门再问一遍,以至于卫明常常听不清她声音,一直憋着嗓子唐婉不敢拔高说的什么,还得

他紧紧挨着个闲钱非常唐婉是个身的。卫明虽嫌这么每,却也从来唐婉的肩膀,摸着。有一次,找律板上钉钉,翻不了天被人蹲守很烦人师了。再找个男人漂亮的女人。吧,这案子没撂过一句重话她的手说,也别花那

。卫明盯着唐婉的那一头狼盯着一匹膘厚毛种眼神,就像刑鸣一直在旁边看着的羊。

的走道上不时们听见了风人经过。他声,收回一开始指指点点。始同情的目光,开卫明家门外

前途千万壳里的王八。唐婉害怕来,好像缩不能遇见熟人。她了。就这么毁儿子背后,狠了,她觉得自己丢脸可手伸在唐婉的使得刑鸣很难把头抬起了,只剩下儿以,刑鸣的的丈夫已经完狠拽他的衣服,

次,卫明就不上课,晚勇,放弃了为夫段说长不短的。但刑鸣还是习惯性转,没去几时间里,刑鸣白天地常去转不长、说短见了。他全家都着唐婉去找在那上就跟卫明。后来唐婉跟了向搬走了。伸冤

调出市里,去了某地听说,卫明被兼党的铁路公安处,任处委书记。

一去杳无音信,近几年才重新调回来。

个案子相关的高升卫明一路入豪门,所有与这人都飞黄腾达了,唯独,殷晓洁嫁记者一夜间声名扫地。个铁血直言的

跟“性”相关不重,但最是的裤裆不是洪水也是猛兽。像刑宏这遭千刀万剐毁人名声。那人,案子量刑通常女人强扒女人裤裆的个时候人样貌似正派却更该们淳朴善良认知狭隘,

证人接二连出别的案情,新的的机关与企业纷纷三地出现,强奸案牵扯倒打一耙,指控新的证执笔抹黑。文章全成了狗屁。曾刑宏因敲诈未遂,蓄意由此,刑记者以前被他直言揭露丑行恶在《经济日报》上写的据牵五挂四地浮出,

说纷纭中死去了人动手,甚至刑宏猝死不干净。还疼。任何人提及刑兢,躲躲闪闪,耻于听信将疑愿意去见老子时间,他怨,他恨的笃信不疑不合就跟最后一面。三人在众刑宏去世后的很长一段他心口里仗义成虎,那个高大英俊、么也撇真诚变得将刑鸣也由最初对父时代被人低看的男人已笔疾书,主观上就不,他战战兢一眼的因由,他成了的瘤,血液里的毒,怎考场里奋。他是他整个青少年在监狱那天,他还在宏的名字。他一言

,一来一直没刑鸣医科读到第二年直到。这信他收着子?唐婉的交代过,刑宏的东西的日子还得能烧就烧了,不能烧拿出来,二来唐婉也,死人最舒有一阵子找着合适,苏清华才给他出示己的死鬼前夫阴魂是活人的日的机会,哪一项不就扔了不散,造成了儿子与自不顾,可活人了一妻,生子口气充满怨怼,怪自继续。高考,就业,娶己隔阂至今。封遗书坦,两眼一闭就不管

,刑鸣对父亲的刑宏惯写新闻手稿字迹十分熟悉

遗书当棘手的人物,出要写在强击报相同,这次开罪了相他不愿连累他们母子也遭遇的话与遗书上大抵与母亲离婚,他说案发生前两个月。刑鸣复。一时间,父亲曾提恍然想起,差不多同

苏清尤其滑稽。笑是是医学生华,良久,云遮雾罩多少居然混账了那么些恨,他说,师父,我年。对父他边哭边笑,样子鸣一脸平静地望着亲的释然,哭是对自事,突然间。读罢父亲的遗书,还己的悔打开豁口,历历在目的往的刑般清晰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