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49章

第4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廖晖当金荣杜月笙这样的人物,不细看还当是川字纹然坐主桌。他这人的身份,笼统地间一,莫名个男人,左边是素的眼睛,右边那个有人不寒而栗。他叫胡石道极细的点意思不笼统地说,搁在以“新湘军”,。一银。一句话很难讲清就是黄说,他集结了一股“前,那着一双杀气腾腾染的银发,面相很癯,举止很民间势力”号称头刻意漂来跟廖家走得很近的卫雅,但眉深红色的疤,关公似的,衬一左一右坐着两

四爷”。“新湘军”多一把着他们作威作福于长江影视圈,南下投资房地“几进几出”,凭员构成,胡石银带产,也赚得盆满钵满刀白手起上是背着人命的,还不少条,但近些年洗白了,北上涉足中游地区,据说身年轻时候由两劳家,人送诨号“胡

这能耐,一杆秤两头平不拔刀黑帮大佬和桌,,谁都买他的账。红,反倒把酒言欢。也就廖晖有坐一公安局长同

不虚。没被他夸上一句听闻盛域黑白两道都刑鸣坐在自己这一桌睛始终盯着卫明,身边坐着盛装打扮却那桌,心说早所传沾亲带故,如此看来的李梦圆,一双眼

能签约!”阮宁低头扒跟老拉手,估摸明后两机半晌,突然嚷嚷“老大,咱们台出声。的那位动漫大亨谈妥了天就

诸位人物一同出差的骆这回与台里正置女着台里又有大刷着朋友圈。他跟朋友,也没加微信骆优从来不是刑鸣朝阮宁瞥去一眼地说奋地优功不可没。照片,直接扒下友于不顾,兴,但来贴进群里,眉飞色舞这小子作,看样子,看见骆优阮宁却加了。贴在朋友圈里的

对这种小孩子玩意片,因为去的,这些照片的背景邦的人,不识趣味,也不解风情。刑鸣也去看手特别童真意变是该动画公司的他一向是硬邦开小组成员的微信群,儿从不艳羡。美丽公主,儿的大狗熊看见阮宁发出的几张什么能任么提着裙角的特别甜蜜。,什机,打安良的都特别梦幻。什么抱着蜜糖罐加州总部机械战士。刑形除暴

。看着既像父子,但这方梦幻天地外随行相视而笑分明还有几个隆鼻目的老面前式的房子略垂眸,骆优明艳朝微微仰脸,虞仲夜略,他们在五颜六色积木夜成熟英气,虞仲得下他们两个人。骆优,也像情人。好像狭仄得只容

接关了机。刑鸣直

腑一阵灼烧。呛过喉咙,五脏六仰着脖子,灌下了。一口酒。酒液太辣

,正插在刑鸣。他自说自话地从另他们这桌敬酒与李梦圆中间。席间,廖晖亲自来一桌拖了一张椅子过来

五千万不能投水里。鸣,“怎么选题怎么切关的就有一个。”是你的事儿,我只知目吧。”廖晖道我的的节你们《东方盛域明有几个大项目,视界》做一期肝吩咐刑病与肝癌相关跟药业相

。”这回果然没白来。:“还得麻既是廖晖主动提起,刑鸣便顺水推舟地烦廖总多给些资料的意思说下去点了点头,顺着对方

眼睛对上李梦圆,问:“你女朋友?”杯酒,一转脸,廖晖满意地自饮了半

想承认又懒得解释,刑鸣不友。只说,一个朋

下地打量着笑了:“我姐夫知道么?”廖晖上上下李梦圆,阴阳怪气

一下刑鸣还没回答,整个人不自然地抖了

然摸进了他的拨。不安分,东桌下的那只手突廖晖捏捏西摸摸,使劲撩胯间。极

自己撸,何乐今天只应。权当这人动,依旧不动声色。他一阵反胃的冲刑鸣强忍住是来套。兵来不将土掩,没反应就而不为话,不是来挑事闲着要替是最好的反挡,水来不儿的

索然。打从刑鸣进场来的,只要钱给到位动手,那人就敢当场把早安排了胡石银的手下人刑鸣的反应令廖晖兴味他废了。本就是山上下盯着刑鸣。刑鸣敢在这么个场合先多蹲几年。子里再,他就在等一个机会。他了,并不在乎

发没劲,廖晖越:“我带你去跳舞。放过刑鸣,转向李梦

着摆手:“我不会。”李梦圆娇笑

,都不也都去,“年轻人一起玩玩。”地挥了挥手,招呼桌的阮宁他们,“你们会,也瞎玩玩。”廖晖豪迈

闹混乱之中一口暧昧舞,草坪中央有们勾手。一片嬉人外籍满足不了你了一股子雄性动物一支黑乐队,正边扭贴着他的耳朵,喷出,频频向他一半粗哑,透着的热气,“老东西人离桌去跳脸颊,嗓音十,廖晖突然不边唱?”他伸出舌为人注意地把头凑,舔了舔刑鸣的耳廓与向刑鸣。他情的味儿。

满足你。”他说,“你知道谁能

方坐在了主桌。哄哄的音乐结束,被廖晖拉走了,也群魔乱舞。一阵闹归各位,然而李梦圆却不如说是阮宁之流各说是跳舞,倒愿,就这么半推半就地跟着对看不出甘不甘

癖的人。但也极会讨女里抖擞的花苞得咯咯直笑,像春天廖晖是个有恶,李梦圆便人欢心。三眼不到两语

在学校时李梦圆对自己自己的失策来。倘是还捎席,可走可留可委蛇可来说,她对他的爱老爷们怎么直到这个一眼钟情,得花着一个李都好说,但现在不行了。拼命,反正一个大独自出一辈子生分。反正就时候刑鸣才察觉出的表白。用雷,只凭梦圆。刑鸣犹记得情是于无声处着了他的当初姑娘自己的话

似玉又涉世未深的小娘着了一个恶魔淫道,却也棍的道。不愿意她这么个如花么一厢情愿地着了自己的刑鸣虽不愿意别人

过去,回敬廖晖一杯于是他也端着酒杯走,又顺对方的意思,也坐在了那一桌

。带着笑。介绍。客客气气刑鸣向卫明作自我

。”堂堂的卫副局长居“见过也笑。区区一个小记者,然还记得

火下银光,瞧着很是刀,灯锋利。闪闪菜是牛扒,侍者送上餐

餐桌上,廖晖问卫个大案子?明,听说最近你刚刚办了一

年时间流窜多省,是你们这样年轻漂亮的发布a级通缉令,三变化,凶光毕露,无一生还——还。”卫明的眼神突然实施强奸杀人案32起,受害女“公安部吓得同桌的几女孩子声惊呼。位美女发出

而凶犯中最肮脏最卫明的口气很得落网了。”“别怕。已经是公安部网的。“强奸的罪犯意,因为这是在他的地盘上落定性督办的头号命案,犯是所有类型卑劣算是人,最无耻的,简直只能算是禽兽。”

。”胡石银表示女人算什么本事同意。爱花怕街头的卖菜最是惜花人个女人都很仗义,不以姿色取人,哪情妇无数,对摔倒在他跟前,他也会伸手。传说这位黑老大“有种的持刀砍大妈男人,对付去扶。

黄。刑鸣心不在焉。目光剧而迅速走红的小花旦,古装相一个美女身上,因瘦柴瘦,皮肤还艳,现代装反倒一落脚于坐当惊出演某部热门仙侠般,显得在自己对面的

风捉一位当是盛域娱乐小报成天捕家人的晖的正牌女友,一会姘头。儿又说她影,一会儿说她是廖

到了刑鸣的前排人,天性相吸。门牙与嘴角边一粒小小的虎甜美微笑美女注意牙。好看的人与好看的目光,立马回,露出齐齐整整的

。”眉来眼去嘴角,似真似假杯的杯沿,邪勾看见了。他用手指敲虎牙拔了地对那位美女道:“把只是一瞬间的事,廖晖,看着蠢相了敲红酒你的

相地闭了嘴,埋下头。美女收回投向刑鸣的目光与笑容。识

明说到这那个刑里煞有刑主播,你跟那犯人好“我以前也办过刑,不。犯人姓是开耳邢,看向刑鸣,“介事地停顿一下,转头像一个姓?”一个强奸案,印象挺深是开刀行刑的。”卫

自知不能再以目光话,他起了个笑。也不答四处撩拨,只得低头把刑鸣微微玩起餐刀

伯仁因我而死。可惜粒虎牙挺可爱。拔了

卫副局长继续地擦拭刀刃,听着说下去。刑鸣以餐巾慢条斯理

监狱里了。可他表面上是出来。”卫明哈哈一笑,实际上鸡鸣狗盗,什犯人心脏病发,猝死在个为民请命的记者检都做。”老婆忙着偷汉,竟连么下三滥的事情都干,“后来那个

拂拭刀刃。用他的掌心的手指。用他手指无端端一掉在地上,依然洁癖似的反松,餐巾从指间滑脱,。刑鸣根本没意识到

,恶人恶报不值得同情。”卫副教的朋友说,“听我在那儿人死有余辜,怎么孩,便会觉得这样的一席话在情在理。的便盆里。局长轻声叹气,怎么说候一头栽进了刚刚用完那犯人倒下的时,想想无辜受害的女

“量刑不值得同情!”太轻了,根本

!”“对啊,活该去死

……

比厌弃。吻无个接着一个嚷了起来,像一只同桌的美女们一,目光无比鄙夷,口对这种性犯罪者义愤鹑,她们填膺只热闹的鹌

合就砸人脑还带着一袋的刑主播从可那个一言不脸蹊跷却好看的微笑。然是别有用心。廖晖声中落落自处,也仍在等他那个机会。光与厌弃的骂个时候旧事重提显头到尾都冷静得反常,他在众人鄙夷的目卫副局长在这

刀刃锋利鸣的手藏在餐桌下。刑,手指滑过刀。一下。带柄的德国牛扒刀锋。一下密,锯齿紧

满手的血口子

他浑然不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