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51章

第5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脸病得光艳。态的苍白,脸上那点笑容倒更开怎么办。”二字,对他来说,便是经历的教训之后疼我,再不懂事儿可咽下满嘴黄连似的苦。前蹭“懂事”他把脸往虞仲夜的胸一次次“弓满弦易断”了蹭,努力装出乖巧温:“又没人味呛得发痒驯的样子了,映着一齿和血吞,,学会打落牙,整个人愈发显刑鸣的喉咙口被这种苦

一点地吻下去。气,虞仲夜挺里明显有怨儿一点“你自己说,要怎么疼你将刑鸣那只伤唇边,含着他的指尖住,又拿起放到纵容地笑了。他伸手手轻轻握才好。”这话

得更紧了。老狐狸痒的感受,仿佛细手指尖尖传来一阵酥酥痒微电流,很快通遍于敏感自省,死于危险。吃一堑那只青蛙,生,身体反倒警惕地绷长一智,他是温水里这会儿的态度比过往更自作多情。全身。刑鸣心口一阵悸

就按老师方的边做节同奋斗这些日安排,打算边养身体的意思,由人物访人原因就前受对自己接播间,才有了个这么好的子,《东方视界》夜,表示鸣抬眼望着虞仲功尽弃。我想尽快回到谈过渡。”刑头两期开头,不能因为我个“全组人员共

虞仲夜倒:“这么乖了?”着刑鸣的下巴抬起来有些不可置信了,捏

廖总给了我一个建关。”药相个挺有“不过,晚宴上顿,又补一句,“而趣的案子,也与肝且我最近正好听》宣传盛域即将上市的闻了一东方视界议,他希望下一期的《到好处一个停新型肝药。”恰

胆子公然挑衅,没有虞仲夜的庇护界》可能登上《东方视绝对没刑鸣心里门儿清,没有虞仲夜的首,他肯,夏致远的案子就不廖晖。

,再往药相关的问题,怎往大了助商引发观众争论的新盛域与这位老教授之稳定。关乎国家么闹腾都嫌不够。医生“交锋一个极好患矛盾久居社会写地提了一句间的过节,他以退,这种情与法间的感”很能讲完了夏致远的为进,一面表态赞助商案子,又轻描淡的感情应照顾,灰,凡是跟调这个案子是闻切医疗改革与医的愿望该实现;一面又强讲,它牵系百姓民生与反思。这些年,热点,十分红处便成大了讲,它有难处,病人有委屈,

在明珠台情于不顾,坚决放弃这方认为不合适,他考量,只要对陡转地表态就会置这桃李夏致远台长的立场后才打出情义牌,是他的大学恩师,但又立马画风,自己也能站个选题。

别懂大体一席话,特。或者说,特别识情识趣

忐忑地等着一气儿说完这些,刑鸣应。虞仲夜的反狐狸眼睛太回藏得住?眼——老不敢光明,只敢不时偷偷瞄一毒了,他这点心思哪一正大地直视对方的眼睛

阵子圣上不降旨,然而圣意太难测,虞仲夜微微皱着眉头,沉默了好一就是把这个选题吹出花儿来,也是白搭。

轻拍一下:“也要当在他后脑勺上:“廖晖那心身体。”节目注意分寸,还有不用担心,做刻,虞台长抬手,”停顿良久,才道

同意了?这算是……

无病无灾神清气爽,脸大山,顿觉,继续扮乖巧:“不过翻越过廖住,但他得竭力忍着刑鸣还早,怎么。”晖这座现在说这些也得一期访谈节目之的笑容险些抑暗吁一口气。后,再做准备

虞仲夜挑眉一期?”:“

鸣仰起下巴,讨心肌炎不算什么用歇那么久。”“要不……两期?”刑,我还价。“其实

“那就一个月。角一动,不容置疑:虞仲夜嘴

方抚摸自己的后颈眼睛,又把湿漉偷鸡不成蚀把米,休息时长平白像替一只宠物顺毛,令与后背—的头发埋回虞无故翻了一倍。刑鸣—这种抚摸感享受,却很难喜欢。不敢再跟领导顶嘴了。人很他微蜷身体,轻阖仲夜的怀里,任由

抬起刑鸣的下巴,以确战了这些天教人满认的口吻问,“不跟我自己冷了?”意了。虞仲夜又“所以那件事闹脾气,今天的态度总算过去了?”小东西跟

是哪件事刑鸣事”知道“那

再计较反倒显得小器。何况人家骆公胡思乱想的立场也没大石头落了地,一阵鸣连个荡荡,自己床上娇客,他刑浪琴表飞出窗外的一刹经承认得坦坦始作俑者已轻松感。那,他竟觉心中的名的有。子到底是不是虞台长的

扎根十来年,早百骸已深入他的四肢次出现冒出尖芽那个念头虽因卫明的再没有,就不想了罢。他心里还有别的念头。,可却

对,又摇了摇头,唯恐脸凑过去,主动清自己的态度,便把去吻虞仲夜的唇。既得庇护又不有些蛮不讲理了。刑鸣付出,那就语言与肢体表述不迭地点头,觉得语义不

轻轻贴合,刑鸣以形,又莽莽撞撞地舌尖勾勒虞仲夜的唇个人的嘴唇想将舌头送进对方嘴里

虞仲夜无动于衷,两情地闭合着下。片曼妙的唇不解风,连眼皮子都没动一

,又不甘心地把脸附刑鸣悻悻退开,想了想虞仲夜的唇上。上去,跟小鸟似的啄在

长的欲望来得快也男人判若两人。会儿那个温存炙热的急,这仍没反应。虞台去得他的态度,跟浴室里

物,只有匀称的胸肌一面将身上的睡试图讨好的身体而不舍地腿间。,半软的性器垂在刑鸣不气里面不着一对方催化这个吻,袍带子解开馁,一面锲修长的腿。一具还余存热

门而不虞仲夜了,结果还是退得怕人,最终却是过捅进去小半截的体温更高,他的明动情,掰着他的屁股漫,水温很高,但烫,睾丸也硬跟他接吻,沾着沐浴液狸分蹭罢了。阴茎入,只是蹭底。浴室里,这老狐了出去。尽管指直往他肛口里送,都浴室内水气弥的手方才他们没做到粗长滚

有可能就是对虞仲夜的种恐惧可能是他此刻心里有恐惧,这度的鸣对性爱并不太热衷,的,为了梦,早上也不常晨勃,繁衍,为了爽。但卫明的,也夜里鲜有春。在他看来,这种程有那么点性冷淡的意思“冰体液交换无外乎两个目下,刑通常情况对廖晖的,可能是对王子”表里如一,很

养,欠钱的与系通常是需要闹上法院,夫妻情这世上,人跟人的”牵系有月老送营乡见老乡,因“地缘行……泪落两讨债的凭一张借条侣间必一根红线,老母亲与婴儿靠脐带输凭证的。

然而他跟虞仲夜之间什么也没有。

只有性了。

的碎了。“老痕,裂痕需要填补。他手去摸虞仲夜的己“跨嚓”一声就真师,你想没想我?想没想我?”今晚顾不得才从鬼门胯。恐惧催生裂刑鸣倒格外渴望侵犯,以免自关前逃回来的小命,反没来由地反复地问,伸

沉,含着警告嗓音低的意味:“别动。”仲夜摁住刑鸣那只手

着虞仲夜,瞪着眼睛望色浑然不近,这么毫到底因病别扭不痛快。方才两个人亲近,他已经愣愣,一脸的委屈勃起了。憋了大半个月,男色女刑鸣不敢动了。微噘着无罅隙地嘴唇微

。像一场前哨脑勺,用别的含义虞仲夜冷淡地看了柴烈火,轰轰烈烈刑鸣几分钟,然后托住吻下去。这样的吻通战,接下来就该是干常还有他的后

刑鸣终于满足地闭只觉虞仲夜的锁骨,腔里温柔舔吮之后,又上眼睛,舌头比往常更多情,细细地舔弄。体贴,在他的口循着他的下巴、脖子与嘬吮一路轻轻地

器更硬了。夜啃没多,性虞仲功夫,乳头硬了性器,咬刑鸣的乳头,用手抚慰他的

舌头再滑下小巧的脐窝里停留一会儿耻毛里去,在那,又钻入一丛黑乎

刑鸣着脖子呻吟。虞仲夜正在给他咬。

面,他的想象来取悦自贫乏,手段向来单一,要别人刑鸣不太喜欢接受这么讨好他,地当场口交拒绝。在性这取悦他人,。以前的女朋友想过被他毫不客气也不需己。力向来他不愿意花心思

但虞仲夜的口腔无是很美妙的。

会阴部肤舔得殷红欲滴。他紧密包裹他的便连位都温柔地舔过,将那隐秘肌龟头,以舌尖儿扫刮铃口,

服得简直想哭。他抚慰令刑鸣摆腰自己果一扫而空,稍擦弄擦弄,立马不由头不得劲儿,前头这抽送起这种满身的病痛杆枪自主地循着夜吞吐的节奏,来。心说就绷不住了。还是直的,光用后虞仲

临界点毫无射了。紧,征兆地来了,刑鸣突觉小腹一

乱七八他,糟,吓得,但直觉万岁爷是不可能伺候人他的嘴里能容人这么射进告诉与常识都魂飞魄散爽得尽管以前没经验的,更不可

生气了。虞仲夜面无摸是真的刑鸣的下颌,捏得他两表情,伸手捏可能变成可能,估想合也不上。他低头就封上自的嘴里。精液喂进刑鸣的唇,把含着没咽下去的颊深陷,上下两片唇

刑鸣很快呼抗。虞仲夜便将他那不畅,本能地顶着粗暴地吻他,咬他,合,还用手推拒抵都喂送进去。把嘴里的精液只乱动着啃噬他,直到舌头不配的伤手牢牢抓住,愈

,淌落缠的唇,滑出唇角半含在刑鸣两人紧紧纠嘴里,一半顺着下巴精液混着血液混着唾液,一

薄红洇扣得太紧,手上的伤口又崩裂一层了,透纱布。十指

地歪躺在床吻结束的时候,刑鸣已无人味道。经得住不时胸闷气短,又哪儿样,他一张脸涨得通红,气息奄奄上,满嘴古怪腥甜的重症心肌炎不容易好么折腾的一个吻。这个透,即使出院也时

道:“咽。”虞仲夜垂着眼睛看着他

也险,身子轻去,却歇了半晌,他突刑鸣喉咙动了动,听然骂出一声:“老狐狸西全咽下……话地把嘴里的东活气儿。脑袋昏沉沉飘飘,又半死不活地些提不上一

吻住那张骂骂咧咧的笑了。胸膛压下去,虞仲夜居然很满意地捏着刑鸣的下巴,再

边沾着的精液,将极轻极轻的一个吻,睡吧。”想你。拥入怀里“今天就放过你。”虞仲夜伸手揩去刑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