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52章

第5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那外厚重的熠熠发亮,扇落地不是镜子也似镜背身对着子。虞仲夜。侧躺着这张死窗,被窗色衬得宽的床,眼前还

刑鸣弯折身体,像一只虾米。他完一件不剩,只被那双强壮全嵌在虞仲夜的怀里,在他的大腿上。环住。他跟虞仲手臂从身后紧紧被子遮盖下身,凉嗖嗖的后背贴着宽阔温夜都脱得热的胸膛,屁股就坐

虞仲夜的性器埋在他的股惊人,沉甸还是很甸的。沟里,虽半软不硬,但尺寸

头一回,这东西这么安静。平日里它长枪大马,去活来,还不知足滚烫强悍,每每把他干得死

在这张床上的样子,但盯着镜子里两耳根子个赤身裸人,开始回想自己稍一回忆便觉全是丢死人的丑态几个月前第一次躺烫得厉害。刑鸣体的男

长敬畏有命之地以承父亲衣钵彼时他对虞台,除此之外,绝无非分之想。加,只求一席安身

这片顶级豪宅区,栋距地窗外是黑物挡着视线,远处见深灰色的云的天,没有建筑空一览乎乎的夜色。其开阔无遗,隐隐可团正在飘游。

风在动。云在动。动。心也在

不踏实。愈发不踏实

地窗发呆,想骆优,偶尔也想黝黑放他一马,反倒唐婉,不知过去多少时间,后的男于怎么都睡不着意识到身心神不他自己,满脑子宁,以至老狐狸难得。刑鸣一的向勇与白嫩的人也醒了忽然晚上都望着那面落想林思泉如此男淫女娼的龌龊画面,

外头仍是一片黑。估摸着也就凌晨三四点。

夜起来后没忙着下察觉出虞仲夜的目光落佯装自己还没睡醒,俯下身在自己脸上,但仍闭着眼睛,床,只是开了灯看着枕边人。刑鸣能虞仲

子熟见刑鸣裹着被床上睡一身去了浴室,离开浴室虞仲脸憨态,便摸摸他的头发,起也没重新回

字了听动静,该是去书房练

画。四五十分钟,身边少了然,虞仲夜在书桌室冲终于还是爬起身去前,虽不在练字,却也正开主卧自在多了乱想,在床上折腾了提着笔画着更不想去了书房,果不其。可他翻来覆去又胡思寥寥,洗洗漱漱之后澡。整晚睡意一个人,理应睡了。离

了。虞仲夜见刑鸣进地方的睡袍,可虞台长那刑鸣着松垮垮椅背上,静静望着。子,在靠近对方的自己身上还披自己搬了张椅已经西装革履,好整以暇坐下来,趴伏在来也不跟他说话,倒是

平尺大小,之作。虞仲夜画的但笔笔到位,显然意思,也就1.是仙人与5是随手点祝寿图的牛,看构图

一会儿,忍不住问刑鸣看了每天都练吗?”:“

字,至少能把性子放头也不抬,“你也该慢些。”。”虞仲夜笔不离纸,“有时间就动动笔练练

。”“亏虞老师教育了想,决定拍得好一个倍儿嘹亮的马屁,“我脾气已经改进多明。”刑了。我手下人都能

,”虞仲夜一上来就剁自己手指头“脾气看了刑育好。”鸣的伤手一眼,轻笑一声,“显然是还没教总算抬起头,

感熟悉的气息,也都是擅于写写画画起。强迫自己静下什么时候起,虞仲夜身一眼就觉得这个男目光投注在画纸上。发的话也不愿再想,没呛声。不想辩解上那桌上那些剜心剜肺英俊刑鸣蔫下去的媒,餐体人。人与父亲现,不知从似,即使他们同样高大宏十分相不见了,即使他第令他常来,

这发现让他既觉新鲜,又感害怕。

么搭理刑鸣。于自己一道长墨,如水蛇游江虞仲夜仍专注毛笔尖尖儿,也不手上的笔墨,一点声响也没有落在宣纸上,拖出

摩了一阵子就觉得没劲透了,悄悄又摸出书房,下了刑鸣观

清早现磨的咖啡。喝菲坐在厅第一眼就看见老林,正

又涩的“黑药水”是菲比替刑鸣准备的。派中式,嗜茶虞台长人虽生习惯却相当老顶顶俊美洋气,但行为远远多于咖啡,这又苦

来,道了声老林见刑鸣朝自己走过早安”,还真是够早的林上月。,天刚泛出鱼肚白,复

“刑主播今天气至胸前,老林笑嘻。”一双眼睛从刑鸣的脸游嘻地说,“衣襟儿开了色不错。”

能看从老林的角度,瞧见自己的睡或许还开,露出脖子刑鸣顺子散了,衣襟几乎全、胸膛与腹肌,甚至见他的耻毛与性器着老林的目光低下头袍带

衣服。光里头还是没穿别的服。别舒溜溜的身体擦蹭丝绒,特睡袍

白得太娘,尤其最近瘦口上布着密匝匝的一花弱柳的可白所以格外显了太多,更有了那么点仔细细眼——他一直不太睡踏实,反应木了些,一晚上没满意自己的肤色,些吻痕,因为皮肤太怜之态。刑鸣不感羞恼,反倒仔打量起自己的身体,胸

衣襟没反独有偏好也不见得比别的那些强应,老林也多了,。再说都是为忍不住主播,凭多看而这位,虞仲夜爬床的,这些年他见心说正常,没表现出对男色费解见刑鸣仍敞出哪里。那会儿瞧着一切了几眼。他其实挺在部队名求宠、为利

点,脸蛋俏点,还有腰挺细最多就是皮肤白,屁股好像也可以……

。正巧虞仲夜上下来,看见从楼刑鸣盯着自这一幕。己看,老林盯着刑鸣看

:“你背过林一眼去。”虞仲夜看了老

“换件衣服去,虞仲夜伸手露的身体看了好一会把手上拿着的画轴搁遮半系严实了,道:精神点。”儿,才替他把睡袍带子拽向自己身前,盯着他在楼梯扶把上,把刑鸣

在虞少艾的衣柜里落下来的衬衣西裤就被菲比收,身高差不宽松款男孩子的t恤都是离,乱穿次,他睡虞少艾的床,,挺多也直接借穿一气也无妨。虞少艾的衣服,反正少艾的房间。他以前刑鸣乖乖上楼,走进虞

,隐取回自己的好好一亲藏污纳垢的地方。间卧室竟成了自隐对这位名字刑鸣朝房里那衣物,穿上,些奖杯、球鞋与相很好听的少爷有些愧疚,瞧着挺阳光的一个子,片扫视一眼男孩

公司合作的项目才长去机场的。虞仲谈到一半,赴洛杉矶,去把桌用餐,跟刑鸣打了声回到餐桌上,刑妥了。剩下的一半给谈还得尽快奔呼,又打算回宾利车上老林没有同着了。听老林的意虞台长跟美国夜面对面坐着,思,他是来接虞台鸣与

告他,等我刑鸣幅画交给他候,你带,吩咐说方,他尽管教育。”告四爷,这是我台里的小朋友,有老林走前成的那什么不懂事的地来会亲自登门拜访。”转头又看了捎给四爷。顺便转虞仲夜把自己早晨才完小刑去把这:“晚些时一眼:“再转

仍低着头,心里一通而是昨晚上才照过面的胡夜口中的“四爷”,不老林跨出琢磨,虞仲石银是清穿剧里的雍正,门,走了。刑鸣

汤水水、特别清淡的到刑鸣放下了食物。虞仲夜食量不这会儿人该刚菲比做菜特别不错,中,对刑鸣说:估计是考虑式西式都拿手,算大,这会儿已经得进行刚出院不久,一桌汤帆船训练。筷子“晚上再去,醒,下午一

天一场交锋,有,听上去两人还算相脉圈自是没话说:“我晚上还有别的事啡。历情。”明珠台台长的点不情熟,刑搅动杯子里的鸣“哦”了一声,垂着不愿的意思。想了想说睛,不停地拿勺子

了。”不抬低头喝茶,连眼睛也:“推虞仲夜

学约好了去。”好在还有李是为了我那个医改“可我跟同鸣不慌不忙地拒绝,“也的选题。”梦圆这个挡箭牌,刑探望师母

趣的表情娘?,“那个姓李“同学?”虞的小姑稍抬高,露出一点感兴鸣,眉尾稍仲夜正视刑

。既然落花但凡苏清华跟他提了一一直有意,师父又赞目前为止自忖没必要,到许有加,他这流水也没同学关系。只不过,解释。他孝,还是很值得他考量着再纯洁不过的李梦圆还保持声,也没多作,他跟得这么无情。的事情,于恩于刑鸣“嗯”理由就

过这么不落定、,会如死去的父亲万物花开的那等到水落石出、归正与活着的师父所愿,情结,不介弃一个念头,,他的生活就会回的男人意未来的妻子在他之前光彩的一段。打从开,同理可他就没放尘埃,没什么劳什子的处介意他是否与同性有含饴弄孙一天以推测,或许也不会有女人轨,会娶妻生子,会是否还有刑鸣自认思想开放顺顺当当走完余下人生

总会到来。一天何时到来?那一天

气。”《东方视界》下周回归然坚持如就请胡石银。不过不能请动四爷还看你自“你既好去去你师父传给你己的本事些江湖气,正人,多跟他接触对的酸,他跟廖晖不算一路的首期人物访谈不你有好处,沾染,回归

气叫声“四敌。刑鸣不是不懂虞仲“四爷”,想来还是很值敬根烟、夜的意思,喝杯酒、物肯定有一窥究竟的好再客客气一个。里糊涂又开传越荒唐、奇心,何况连虞仲得见一见,聊一聊。多交朋友少树已经开罪了盛什么手上数十条人命,什么一年洗钱八千多亿,全是越域的廖总,就不能稀爷”,既然但很显传越离谱的传闻。,公众对这样的夜都愿意尊称一声

吗?哪儿酸了?而刑鸣就不这种口气提他的师父。绷着脸,不说话,甚至真就抬起袖子闻了闻,一脸疑惑,酸乐意别人以

里头九个酸人,但这能力使不出手,捏在手里揉了勾了揉,“老不会教“知识分子十个来,更苏是有能力最酸的,就是你师徒弟。”勾嘴角,还有一个,伸出手来拿起刑鸣的那只父。”虞仲夜

规则由强者制定,三十几也行。哪像苏象。历史是胜者书写,石银年近花甲,但跟虞仲夜一样,一点瞧清华,两鬓苍苍十指视同仁的时间,黑,一脸受苦受难多可以,说他说他四十不出年纪,层人民形强者优待。便乎也独独对胜者连最一

后怕,虞仲夜已经给举。刑鸣心情沉重,原再那么不识抬怒而去,他至今想争两句,最终还了他台阶下,他绝不能起那晚上虞台长盛是闭嘴了。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