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53章

第5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台阶下想起那晚上虞今后怕,虞仲夜不识抬举。已经给,他绝不能再那么台长盛怒而去,他至

?”刑鸣有情绪,问他:“么了?还觉得人物访谈虞仲夜似乎看出没意思

目可不屑出镜出彩全靠后期。这种表直接上了《记者之后就接班庄蕾,全凭两张嘴嘚吧好,干了半年的的广度,主题做过人物访谈。他运气存有偏见。主持人与明珠连线》,什么“比。所以他全围绕着一刑鸣还没土,一直对访谈现方式陈旧老也远非一般节时事新闻,挖掘的深度与探讨,直击类节目压根没有含金量。容出不全景式、多维度”就个人,

升主持技巧。”虞仲夜看了看谈类用。访目很考验主持刑鸣,“这也很能提方面你传话筒,话锋不人的“主持人质素不高,才力,对,再好的剪辑也没的你。”骆。三年沦为编导的控场能的他还不如现在可以学学小

的他将大量的阅读与一线采访的经年,现在说他能有的优点。上回听一个纪,听人在自己点明骆优验融会贯通,,没有接不上吹捧骆优,导演在东亚历练了三这不是刑鸣第一次可以随便问,随便聊实在不的话。以他的年这样深厚的内力容易。

振。以后,接替他在东亚的那档《非常访谈类节他的女主持明显水土不服,《非水准大跌,自此一然而他走了目骆目的翘楚,品牌效应一度直追《明珠连线》,自然是很擅长的,蹶不类型节常人生》人生》就是同

人的背景不上他。”做人漂亮,骆很让我没关系。撇这些都跟他刮目。做事踏实,开背景,你还是比“这次去美国,小

惦记他们睡了没睡,思。反倒平和了。他开始这会儿却一脸溢,怎都不像虞仲夜夸奖骆优的同游异国,么看同时,刑鸣突然觉得自己特别没意是假的。他原先还特别于言表的爱慕之情反省。孤男与孤男共处一室,尤其骆优那

的,到底不该是这么沉迷于小情小爱,小痴小怨刑宏的儿子。

一期,就他了东方视界》回归的头将法。但偏偏这招管用胡四爷么,《。他大方一笑,不就是刑鸣知道老狐狸用了激

现两人已蒂,刑鸣风卷冰释前嫌,自己已经场。喂饱,心无芥残云过菲比的早餐,还主地把自己为表动提出要送虞仲夜

刚上车不久,手机就响了。

仲夜的面,刑信,意思是眼下不方便眼,号码显示是李梦圆。当着虞鸣没敢接电话,只草草回了一条微刑鸣摸出手机看了一回电,让对方等着自己联系她

发微信睡得那么少,跑,时本能就侧。刑鸣把,一转头然有些鬼祟双深之又深样子显了侧上身,遮着掩着的,正好对上虞仲夜那:“的眼睛。他突然就有,不累吗?”得倒时差老师,你美国中国来回点心虚,故意打岔道他跟虞仲夜捱的近,手机又揣回兜里

“累。”虞仲夜阖上眼睛,仰头后靠:

着头,细细端详虞仲仿似一捱上头枕就睡着了,刑鸣侧夜的脸。

那些极细小的尘埃就都无可挑剔的绒,完会。他的轮的痕迹。全找不出一丝岁月因为毫发毕现,一片亮晨七八点钟的太阳六月的天气,早迎着阳光注视他的脸,在阳光里飞舞的男人,很难让人愿意照透车窗,四旬,多半难以廓太华美,皮肤也太好。可虞仲夜就完全不,仿佛色泽质地堂堂的景象。一般年过

虞仲夜闭着眼睛,看着确实很累,也难得温柔。微微蹙着眉头,

不禁想起一年多前初入的人?闲聊时问他,你台长是个什么样明珠台,继父向勇

他不假口而出,美人。思索,脱

时间,也差不多是同一淡饭,就怎么都食无太妖形归粗茶他有点魔怔嫌长相怪状,仿佛一朝尝浓艳的,嫌长相秀气的味。过了山珍海味,再回太清汤寡水,

回来理他还是懂的。那而中,这点知恩侧的太阳穴,在他眉弓与太阳穴上复按摩。,一条手臂绕过虞仲夜的脑后不管是,刑鸣直起上身指抵戾气满上。他以指腹稍稍用力包裹他的额头,拇指分别按满的心竟也长能被一种柔报恩的压在他两,食指中为了明珠台,向虞仲夜靠了他刑鸣本人,虞台还是为软的情感不丢丑弃手上的大项目于不顾

到位,随着刑错。”眉头舒展一些,嘴角微扬的动作,虞仲夜轻重急缓都挺鸣按揉:“手法不

仲夜眉心上去很的坎宫穴推移至耳后的高谄媚,刑鸣带动手那当然。他基本发自注意身体。”这话听手指下滑,从虞我常给师父按摩,一就习惯了的。”骨穴,手腕摆动,回生师工作繁忙辛苦,也要指点对点真心。地揉压。“老,二回熟,早

享受刑鸣的按摩,:“为你师父还做虞仲夜闭着眼睛什么?”

能防止肌肉萎缩摩才作用。”痪这些年,经常按,也对老年性“捶肩,捏手,揉腿。尤其是腿,师父瘫关节病有一定

“明天让老林去做这些。”不准再找个护工。你

“哦。”刑鸣嘴上答说老狐狸你管得却不服应,其也太宽了。气,心

摩手法。手掌顺着仲夜的身上,虞仲夜的两颊轻轻他翻身跨坐到虞外侧的风池穴,加换了一个按陷进他颈抚摸下来,手指大力道点揉。

面地捧着对方势格外温存,因为坐姿的关系,这个按摩的姿像面贴的脸。

,这种好闻的香味被身的气息融为崭新一体愈发强烈了见的合了高山茶,淡淡热腾腾的空气煮沸,像纤手,也出汗,手腕上还带着沐的树香茶香与刑仲夜的鼻端。阳光轻烟,一直在虞根看不浴液的该是檀木混早上刚洗的澡撩摸,在拨紧一味道,弦。,没鸣本

就断了。突然间,弦

的手腕。一直闭目的男人睁开眼睛,一把捉住对方

刑鸣的。动作吓了一跳。虞仲夜间的眼神他再悉不过,凶残又嗜血,被这突如其来的这一瞬皮带骨活活吃了似跟要把人连

少,虞仲夜托,迫使他两腿分得更开,几乎把举刑鸣的大腿虞仲夜到底纤细不他提起来。个子虽高,但比起

炙热摩挲挤压,仿佛要,好不好气商榷鸣的臀缝,着裤子嵌进刑带着的穴衣料一起捅宝宝,把裤子脱了紧密。”着刑鸣,用命令的语眼不眨地盯。虞仲夜一:“手指隔

狸昨晚上蹭了他两回老狐故意逆着话说“事不过三”,这虞台长的心对方吃瘪。他噘噘嘴,思回话:“你说了放过成心就想看没进去,能忍到这个但刑鸣这会儿肚子里。”上委实不容存了坏水儿,

夜不慌不忙,不听就来硬的,强行解开刑鸣的裤链,“不是今天。”“昨天,”虞仲

不建议进行病着呢。”刑鸣伸手复期间半日卧床休息至“可我还“医生建议,恢少三个月,同时配合地阻挡,性生活。”

皱眉问:“会?”猝死吗虞仲夜停下手中的动作,

“那应闷,心悸,甚方视界》给是会胸他好容”刑鸣不该不会。停播了敢把话说,深怕老狐一发狠,就把至晕厥。。只得掐着分寸,小心回答,得太“但易争取回来的《东

神更加摄人,他经,他的一手抬高他己得到了下一截。“死不了就行。晕了让你去医院。”虞台老林直长竟觉自腰稍一用劲接送发不正呼吸变得短咬刑鸣的鼻子和下巴,促,眼满意的答复,行事愈屁股,一手扯着裤咬了儿,便将刑鸣的裤子扒

凉,不及头卷侵入,将对方的舌,一手摁下截白亮复翻接,牙齿也由分说地续揉捏把玩裤,半夜放缓行凶的节奏,抓守住内弄。唇与唇火热相入自己嘴里,反刑鸣的后脑勺,他带进自己怀里。一手头。虞以舌头夜不磕在一起。亮的屁股已经露在外着刑鸣的臀瓣便将虞仲后庭忽感一

好笑,昨儿夜是非办他不可于窒息,心里却道十分狐狸却装模作样地不里明明自己儿分别在即,反了。刑鸣虽气门被堵濒了。给,这会想要,老一个吻都如此暴戾急切急不可耐,看这情

地回应顺势搂紧了,愈想愈觉扬眉吐撞,热切愈想愈觉洋这个吻。洋得意气,便也以舌头在对方嘴里扫刮虞仲夜的脖子,同样

便呼啦一下车内一片缠间刑鸣舌鸣的大腿根。器也彻底醒出嘴里的血腥味儿,愈加凶残地咬住刑鸣的了。他带胯间的跳出来,硬拉开裤链,那东西黏糊糊的湿响声,纠仲夜尝舌头,连自己弹邦邦地抵住出一头破了。

一下,猛地警皮肤被狠灼马眼怒胀,似喷出一股气,刑鸣大腿根部的醒了。

老林还在车上。

红尘颠倒,白日宣淫。

,害人匪浅。人心智,丧人尊性这东西真不好,乱

的个子,虞仲鸣,问老林,几点夜制不住他了的飞机?抗。到底近一米八五宫,回过魂来开始反刑鸣不,便松开刑外人看了活春想被

地栽了下去,伏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的钳制,怀里人就软软他刚一松懈双臂

老林,我们出发心领神会,说烟,耽搁半小应该还来得及。,我一会儿下得早去抽根

张大着嘴,粗声粗气的汗地喘,一张脸又呈现出仲夜垂下眼睛看着刑珠。鸣。这小子正满头细密白,那种营养不良的苍

他确实想吃慢慢地咽。直至拆骨入地磨,,用手。而且不是囫囵腹,由肉到灵,完,用阴茎吞枣。而是毫无罅隙地紧又热的身体,了他。用眼,用唇细细占有。进他又完整整地

道,“不够“半小时。”虞仲。”

月。《东方会儿要干得了,也就不价还价:“我这恢复,刑需要过渡调整一个得厥过去。想就恢复直播,行再一折腾怕是又从病发到病愈,上爬,开始讨,急性心肌炎确实不易了想,既不愿意便宜满算不过半个月鸣察觉出自己此台长扫兴刻心动过速,,咬了咬牙,索性借杆视界》下下周不行?”满打了台长司机,也不敢让

会跟人扯皮动声色看了刑耍赖了。”眉目一展,笑了:“老林啊,小刑是越来越虞仲夜不鸣半晌,忽地

差说出“恃”老林宠而骄”四个“还不是因为刑主也笑,就播太招人喜欢。字。

了好一阵“招人喜欢么。”看着刑鸣,伸手捏住巴拉他靠近虞仲夜侧脸子,才微微他的下点了点头,喜欢。”“是招人,打量

住了,仍是一派喜怒难测的威严姿脸上的笑反倒敛态。

回就极不舒服,。”,于是给对方、给自己你……打出来吧了个下场的台阶,“我“老师,”刑都找门而不入”知道男人这时候憋一何况已是“三过家

睛:“咬出来。”分倦怠地阖上虞仲夜仰头后靠,看似

鸣已上了机场高架。前后座老林便驶着宾利间的隔板升起时,刑不停似乎都不太眼前的肉茎粗长且硬,、停哪在手里,没再发声,赶时间,这车停天化日又,伏身下去,热气蒸腾。合适,虞仲夜经跪在虞仲夜两腿之间

一嗑。头上轻轻着边缘细细吸吮片用手上刻,又用牙齿往龟下搓动茎部,张前端,包裹含入肿大的

一抬,五根修长手,手臂由拧紧虞仲夜眉指便插入刑鸣的头发中。头不

不迭,难受得直呜咽,而轻咬茎柱,卖力表现,乃手中物事还是我,坐上来无。龟头再次抵达,刑鸣红着脸、憋着气喉部深处背对虞仲夜却忽然抽出阴茎,他叫苦时而舔弄软沟,时至两颊的肌肉都的迹象也擎天一柱,半分泄精了,淡声道:“。”

透过薄薄背紧偎着一副胸膛,臂腾空托起,环在怀里,后刑鸣刚刚背过身去,便被一双有力的手衬衣,似能感受到脉搏饶有节奏地跳动。

“啪”地在刑鸣屁股上了一巴掌,夹紧。”虞仲夜道:“腿并拢,

性器。以下,以便大腿完全合拢,能够紧紧夹住一并褪至膝盖刑鸣自己将内外裤虞仲夜的

铁的性器在腿间小幅度微低头,与地抽插、抖动,刑鸣微指交扣着,揉磨对方的龟头。粗硬如虞仲夜十

,就若聊两句。个男无其事地人不接吻时股交的快感很隐秘,两

你留在家里,病养好“倒在演播台前就算工伤了再回去。”

“嗯。”

己开车,想去哪里都找老林。“病了就别自

“嗯。”

快成了,项目美国的一周就回来。”

“嗯。

在家等着。”“管好自

管好什么?”不容易,刑鸣一路只管点头嗯。”股交也,听到这里才边喘边问,“管……

。”虞仲管好捏了的肛口。“后头也管夜倒是气息不乱,“前头好。”,以自己的性器前将他双臀掰了顶他端顶捏刑鸣半耸的性器,又

在他腿间加快抽插的节如,酣畅奏。刑鸣也配趴伏于隔板上,好让后仲夜托举刑鸣人能进退自合地前倾上身,临近机场,虞庭完全曝露,身后的男的双臀,淋漓地射出。

器对准穴口,往”的风光太招人,虞仲夜强将上身撞猛挤。里狠在刑鸣背上,性许是“一点娇红

“好只蹭蹭不进去”呢!里大骂,老狐狸言而痛!”刑鸣呼无信,说好了“,又在心痛出声

的堵上自己的像是要隆起的两峰鸣的双臀夹住肉闭合得后,弃进入,转而拢紧刑太紧,几次狠狠扭过来,之间反复摩擦。数十下他将刑鸣的脖,发泄似虞仲夜折断他的脑袋不得不放三番欲入而不得,自己的阴茎,在那口的肌

。他也很享受临界点到来候虞仲夜都喜欢内射腿与后庭遭受被顶得频频撞在好受,肛口被硬物顶弄粗暴撞击,刑鸣那根阴茎更烫也更老林能听见刻。隔板上,最初交易的那两回饿感。除却,大多时却带来离奇的快跳动。譬如此感受多少。股间的黏腻前那种节律性的人不太多少,湿了,大不知道驾驶座上的的身感与饥

他一面与这个男人交换精液。口中津液,一面承受他滚烫的

唇上。唇都被他咬下车前,虞仲夜用手的精液,将分擦在刑鸣的耻毛上,又将残余的抹在刑鸣指拭掉自己茎身上破了,跟少部画中人点了口脂似的。

快恢复原样,瞧着鸣大大方方接冷心冷肺,看后座上一脸汗水地走了。老林过头,看了一言不发。回与潮红的放下隔板,即使宾利隔音效果出一张纸巾。刑虞台长满意冷眉冷眼,透着路大气不喘,众,他仍一仿佛无事发生纸巾,擦了擦脸,很年轻人,挺体贴地递

老林问他,去哪儿

说,回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