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61章

第6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屈的情绪彻底占据,他竭斯底里地宣泄,花瓶碎了。但落地窗很玻璃砸过朝那面亮闪闪的咣一声,与憎恨、愤懑与委了。完全不计后果,损。刑鸣又抄起椅子,结实,完好仿佛被一种混合着厌恶一下没碎就砸第二下去。

他噎着,憋着,忍着,期来临时样,这阵子,上下每寸肌肤都与他的掌心一豁口排淋漓。他急需一个千里。满布刀口,遣这种情绪,否则就会噎得胸闷,憋得心疼的河堤,一溃鲜血,忍得全身像汛

听一般。随着椅子撞巨响,多种声音就会发出怪声,而他的突然被从记忆深处唤,他一见自己这些声音子骂他是强奸犯的儿子息息相关亲心里都与,有人在他背后窃窃的母击玻璃发出的整个青春期醒——他私语,有人指母亲常常为着鼻此唉声叹气……

那些声音,它们一齐响了。

要不要报警。又死气沉沉的房子里比从没在这座奢华可怕的动静,保姆房飞傻了,傻了不过几秒着问虞仲夜金贵奔过来,一见听见这么眼前景象当场钟,便嚷嚷

看着仍在撒野的发自己这里没你的外佣,虞仲夜刑鸣,语气平淡地打的事

那面落地窗终于碎璃渣子四处飞溅,退出房门的同时,玻手中的椅了。刑鸣扔掉藉,气子,望着满地狼喘吁吁轰的一声,在菲比

好了。”鸣,好了。虞仲夜走上去,伸手抚摸刑鸣头顶的,轻声安抚,“鸣

抗,反身不动,虞仲入怀中,哪刑鸣怔着夜便欲将他揽知对方却突然挣扎抵挥拳相向。

气,倾全身重量压向对相撕咬,互只兽,抱在一起在碎玻刑鸣的拳头落在虞仲夜,殊死相撕扯肉搏。的身上,虞仲夜也毫不客方。他们像两璃上翻滚,互

嵌入肉里合,不至于破相痕,有些玻璃碎渣已经们上身的衬衣都被撕烂是嵌,多是钝角,只在表面而未扎入深处,,还脸侧面朝下地摁在,再没反抗两下,便被一堆玻璃碎渣上。下风取出以后伤口会很快愈彻底制服不多会儿,刑鸣就落了虞仲夜捏了。着刑鸣的脖子,将他的了,半裸的身体全是血

了。本动弹不得。虞仲夜的当然领教过。他用尽最人粗暴时便判或男人婚前极温柔,像猎户的陷阱誓言,令人不自觉地就若两人。刑鸣会深陷其中。后一丝余力试图逃劲儿太大但这个男跑,却发现根这个男人温柔时

死死勒着刑鸣的脖子虞仲夜依然

上的肌肤,一沉默得有些可怕。鼻,那眼神好像在说,他双眼睛离俩今天总得死一个胸膛起伏剧烈奇镇静簇小火撩过刑鸣脖子眼里血丝息像一气息分明乱了。但他

吓着了。刑鸣真的被

跑,他受不了被这样的濒临断气,刑鸣挣扎着想伤他,只想唬他眼神注视,感觉自己过去——本意没摸到一块碎玻璃像虎口下的羊。一唬然后趁机夜扎,想也不想便朝虞仲

去。尖头玻璃就这么扎穿了他但虞仲夜丝的手掌,又被他夺了过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血液顺着白碎玻璃被拔皙修长的手指淌下来,一出,扔向一旁,脸上。些溅落在刑

临下地看着他,仲夜依然居高一言不发。

以弱搏强的武侠人物耗尽最后一口真气了。先是疯狂攻击力尽。。精,像再是拼死反抗刑鸣的灵台已经暗

鱼死网破。刚刚砸玻璃子全涌过来。闹到这个份上,一些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的时候,但当真七八糟的考量便一下

会接纳他?上视呢?,微博懒得加v,一年到头不会也不屑于营销忌惮明珠发不了三五条,粉丝数还不及经常拍拍台台长的地位,因为提出辞职?东亚会不了,自媒体又或者他得另作打算,别的电视照片、剪剪视频的阮宁容他。纸媒已经没落炒作,公众号没申请该不该趁着“离职潮”或许是条出路?但他的传闻闹得甚嚣尘上,也媒体应该不会

睁开,想起死在监狱睛又眼里忽然泪水涌动。便盆旁的刑刑鸣闭宏,上眼

,只有孤从开始他就困在头。打范气度,不至一旦踏上了就不能回这个肮脏又不念往日那点快混乱的局里。要想破局有些路活,赶尽杀绝。于虞台长的风

,尊他的没熄灭,还想在这行敬你……你放过我吧。开始松口讨饶:“慕你虞老师,我仰事,下去,刑鸣想明白这件新闻理想还

巴巴地而至,快,刚似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毕业他们当中总不成句,他试图实则颠三倒四语千万万,其中上龙床有那么些想走捷径的,让对方相信这世上明珠台里,很着爬漂亮的男孩子千的实习主播会蜂拥最漂亮的一拨就

。一大滴血沿着唇缝虞仲夜竖起血又甜。一声在刑鸣去,在舌尖上洇开,又渗进淋淋的手指,放唇上,轻轻“嘘”了

的脸,由眉心开始,滑落。滑过鼻梁与嘴唇尖自上而下地轻虞仲夜用那只血,滑过咽喉与锁骨,滑过胸膛与小腹。手抚摸刑鸣

。画的还是马。上回是用他在他身上作笔用墨,这回是用手用血。

痒发麻,烟熏火燎刑鸣便感头晕目眩,心是刻意撩似的狂跳。拨,但他就是全他受不动了动手指,也不只是如此被抚摸几下,身发热发了。脏开始犯病虞仲夜不过般难受。

心还身体却迫不在抵抗,及待地缴械了。

中更渴望与这己的无比沮丧地发现,自刑鸣身体比想象个男人亲近。

擦蹭着,只隔着一层薄薄,阴囊、肛口与凸是该顺将他抱在怀里虞仲夜半跪在地,将从还是抵抗。。刑鸣一双手无处安放,分腿坐在着的那条大腿上还是想要手托扶着他的后脑勺,刑鸣拽起来,一料。他知道虞仲虞仲夜前倾起的强壮肌肉,但他不知道自己

口了。式,两个各自带像进行一种诡秘伤的男人静静相拥半晌。虞仲夜终于开

意赅一个字,滚。嘴唇贴着耳朵,言简

衬衣和皱撞地跑出去刑鸣轻吁一口气一团的长裤,跌跌撞穿起已经被撕烂了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