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66章

第6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断章在病房里,片。老陈同时往往热络喜出都知道媒体人前打声招呼是必大多有个毛病,当面位“笔下留情”。提过林两张照台最近新闻多,还请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上出摆拍聊天思泉,恰有网媒手也取义,不知所云。回头动笔就爱呵地说明珠的架势,笑得能叫你爸爸,一旦驾,自己配合地做点了。虞仲夜刚刚探望黑色大奔驶出普仁替素来不来,一见明珠台的一把记者过长挡了镜的虞台在,便央求着拍须的,都是媒体人,也

躺在,那些沉甸气色瞧着不错,看似往也都散如轻烟了。上的林思泉对着镜头微笑,心平了,气顺了甸的过

驶出普仁医院的这条路,路面坑坑洼不亮。老林踩足油门,在里头,像兽一特别崎岖样在黑暗中蹿行。,路灯也大奔被夜色浸

老林说:“虞叔,局今儿托人来说,这回新入台的南提点,照顾照顾。审计局的赵岭是他亲戚,让您提点

“南岭?”虞仲实习生。”小半拍,“想起来了,,反应了夜对这名字印象不深那个眉眼有点像骆优的

个新人怎么样?”精神。”老林笑着问,“您觉得这“难怪看着毫厘差之千里,骆少面熟,这一说我也觉得像,不过失之

流挤破头要往里汇眷,虞仲夜显得业魁首纳川之领导托明他跟赵立峰是没抬一下珠台台。”明聚,一年到头,也多的珠台是行长“照顾”困倦,眼皮?”是哪里的,““急功近利,小家子气的亲海,多的是小溪小哪门子亲戚

司机打成一片。司机间最爱聊这种八卦还是听王局地一笑,“南岭的姐姐过,不过这事儿,老林这点格外好,我碰巧赵局瞒着老婆,养光听不说,还能跟别的在外头呢。”老林忽岭应该不是亲他还有个同胞姐姐,被戚,但“南的司机小段说的。”

“你见,似乎来了兴趣,“哦过?”微扬起?”虞仲夜的声音微

模子里老林一五一刻出来的,都飒得很。十地答:“姐弟俩一个

镜记者的出方视界》行干出点名堂,就致,身体倒是干起吧。”“赵局都快退休了还有这份兴线》或者《东明珠连让他先从《,“那南岭要真想在这夜轻笑不错。”虞仲

出息听小段的意思,南岭“不过如果,他想问问《。”人》里还有没有露脸的穿不想机会,实在不行,他可以跑新闻,嫌苦插在节目里念个广告也嫌累,嫌没大爱美

就为了念广告眉:“寒窗苦读十来年?”,还拿了双学位,虞仲夜皱

个名字跟刑……”老林适结束《新闻中国》的播万岁爷眼下还听不得,影。也亏得他年轻,才音,立马赶飞机出国录,一照应两头跑,时打住,怕这“只能说人各有这么两头岔开话题道,志,也不是谁都“其实骆少才是。”没日没夜地拼命真的不容易小心翼翼地

两期就换人吧,他。”看来是我如果爱美人》再录明珠连线》还得交给过现在“确文娱中心有的是能会跳的综艺主持人,《他突然转型不适应。不做娱乐与综艺,原来怕多虑了,《实不容易。他在东亚多

跟人拼酒拼到,一脸对虞台长那点心思的迷离,不比林主播差了哪心思,他这个看了。病复发不省人事,骆骆少那点在一是半个知情人。想起那太大声。骆少爷回,虞台长为了数想叹气,又不敢叹得爱慕。倒司机算少爷这么个金镶玉嵌字化改造的项目去广的天之骄子,就这么默默守令人不忍心里……”老林电“领罪”,

然就死活了。,一口一声“叔心思虞仲夜当然不是不知道,但知道了也阵子常去拜望骆优的不肯叫“小孩子难免时骆优还小不知道。他有叔”是黏前黏后棋聊思,再说,我跟,水灵灵、嫩生生的一。”骆优那点聊天,当动歪了。也不知哪一天,突外公,跟还在位子上的老爷子下下老爷子没法交代个少年,

、能上心的事,早,能为爱情五体筛糠多了。激荡地位,能入眼的人好,能为理想灵还是年轻了这把岁数这就已经不太,人到

“那美人》里念广告红人、十大歌台长根本没心思惦念别以后就让他名正手么,”台里台外烦心,“那就办个主持个南岭不是什么网络人大赛吧。夺冠人那份心思便也为节目造造势。”,顺事扎堆地来,虞言顺地去《如果爱

立,直耸云霄。这座一个比一个劳民一张网城市被它们织成了城市也跟着上下蹿腾,新楼不断重建,整座围高楼林在这张大网里。就迷醉。多少人财。高架路横贯东西,密一再拔高。城改项目如蛛丝,旧楼不断推倒,

开始开阔穿透迷蒙夜景,虞仲夜看出大奔哪里?”这是去不对,问:“行驶的路线窗外的道视线

人。”后来赶节目呢,我想着“好久没跟虞叔喝点小酒这会儿还在明珠园里不自然地嘿嘿一笑,把他叫机哪能酒驾啊“刑主播老林顿了顿,又才想起来我一个司不迟。”西,再回去熬夜所以赶紧约了别少肚子里垫点东老战友聚一聚,拼命也出来,至了,顺便

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也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兴。音低沉,“老林,。”虞仲夜声

子就派人捞……经烂了,烂得,也我怕他睹物伤神“其实能修也不能看了,不知道出来了,但表已该说不该说刑主播的表我前些日

老林跟了他这酒,微微阖虞仲夜见老林从来不敢这么多事吞吞吐吐,猜他醉翁来不会这之意不在些年,从了眼睛,问:“有事么不知分寸,也情?”

老林么大事儿支吾吾:“是什倒也不……

这么顾左右而言虞仲情?他,直接问:“多大的夜不喜欢

,大学考一群肯去,他要是能有少艾不三不四的朋友,我就想,能不能小姐给打伤了把里头一个“子不教劳烦虞叔跟李一半出色,我也不至于入夜总会,好……”家那不争气的东西局打个招呼兵又嫌苦不不上,让他当留下案底实在不父之过,还是,这么小的年纪愁成这样。这不,跟着

耐烦地“嗯”虞仲夜不的身影吸引—光已被一个蹲在街边了一声,他的目

聊,跟街边一个等得无摆着刑鸣来早了,等人上了。象棋残局的老头儿杠

象棋、国但台里没批然地以往深里挖他看见几个人围着下围棋水平业来台里刑鸣打小涉猎广泛,棋的老头,有踟蹰不前严,为是棋托行骗的法似乎是不的智力运动也算得多亏刑宏教育得余五段,一个选题,想当局本是《明珠连线》的——揭秘街头骗象、桥牌这类能了。的,有跃跃欲试的太可动不算普一来嫌象棋运及,可能上是触类旁通。治节目做过类似的选题,再准,一直只是备选难以引起观众共鸣;二

间,下下棋解闷子才收十块,大晚上闹的地方这么热百的江湖棋明码标价,手不辣,一局骗子不辄下注千儿八头儿跟那些动的在这个摆残局的老一样,心不黑走近了才发现摆摊,纯属打发闲余时

刻,基本排除了对方,职业是诈骗团伙的可能刑鸣观棋片反倒上来了。病没了,棋瘾

就能置黑棋于死地,,比谁都爱较真,愈不甘心,愈盘面上输愈不服输,实几步江湖残局没意识到有人已面上又冷又傲了两经来到他的身后。果干净利落地输亲近输愈红棋已占尽先机,刑鸣完全则拧巴得很初中的时候翻过残,于是不敢怠慢,局棋谱,对常见的略有研究,刑鸣小试身手,执红棋先行,结不好盘,毫无招架之力。表全情投入。眼看

下一个棋子。棋的手,领着他落那人俯下身,握住他执

手背与对方一阵熟悉的,耳,刑鸣哆嗦一下掌心接触,根子也跟着发烫。通电似的感觉登时传遍全身

,将红棋的优势瞬间消“炮三平四,”这一招棋与自杀无异解,老头说,“将了。”

刑鸣懊丧,回过头,仰起脸,看见虞仲夜。

元大钞上去,算了,也年轻人胡搅蛮缠一得腰酸腿一算,自盘都看不见打算走人。刑鸣爽快地老头被这不要对方找零了。“路灯坏了,棋,粗粗己输了十来盘疼两眼昏花,嚷嚷着”便起身收拾板凳,递了两张百晚上,早累

咕咕:“虞老师还来,一边跟着虞仲夜回到红色大是时候,我差点就赢了每回都是一着不慎满盘棚底下坐的真皆输,待老人走远,刑鸣棋瘾未消着,一。”边不死心地嘀嘀

么赢面坐下,虞非笑地望着他:“怎仲夜似笑人面对?”

进一,马7进5,老爷非有点研究的人不会知道,“我棋残局中的术语,车,都帽了,”“脱帽”是象占优,帅四定了。”这一“我都脱方明显爷不管弃马还是丢

一只浪琴表红棋必死,再挣快,递上也没意义。”虞仲夜争口舌之这个残局“看看。”盒,不跟小孩子

复摩挲表盒,这会儿心块表思倒在棋局突然松懈,既愧疚也骆优把这窗外的合。”上,犹不甘心:“我轻松。刑鸣反“回来那一的背负刻,反倒觉得肩头象棋不精,围棋倒还好。不必看了。”其实扔出

:“听老先生说过。”虞仲夜微微颔首

刑鸣胆大妄为,当场围棋过刑鸣的棋艺比自不知是老先生年迈,力衰退了改天我跟老师下两盘自己的棋洪万良夸女婿更高,殊约战:“那己的个子。”,我可以让你三

天高夜是真的笑了:“不知地厚。”此话一出,虞仲

,无单,就亲自张罗寡油少盐清汤挂摆满了一桌子,率七八面,又顾及年轻人的口需对方点顶下上座味,上了些蒜香生很香。蚝、香煎带子之类的夜麻子老板是虞台长排档看家菜。生意很腻腻的烟火气息。成,空气里四散着油长的喜好自然清楚的老战友,对虞台好,大红棚

,这么个地方,谈哪鸣用手拿了一只生蚝,了?”刑“虞老师琴棋捻了捻黏糊糊满布,地上污水横流该六七岁的年纪的手指,心道好笑:桌上油垢就开始学书画都精通,应门子琴棋书画啊?

不是。”夜道:“虞仲

?”略一思忖,又问:“难为了刑鸣喜欢下棋,你来才学的道是洪书记投其所好,后

自己无礼,没想到虞仲夜“学广容易学精难话一出口才意识到了顿,轻轻一笑,点了点头,唬住老先生就够了。居然毫不避忌地干脆回答:“是。”顿

台不怎么说话,可能反倒不惯与人用语言惯于以龙泉,不算酒,他也不豪饮,只偶虞台长也红棚下,长桌上。虞什么好不怎么吃东西身体“倾诉”,两装的古窖交流,只让老板送来二尔举杯,似沾一沾嘴唇

虞台长的胃命相陪陪喜欢的人,还是舍不好,说过喝酒只

道差不味。实在无一咏三叹,津津有,确实饿了。天都忙欢咀嚼这类故事,辅之的人多半喜算松了一口气——台里刑鸣就闷头吃东,滴水未进问罢了林思泉的近况,知他一整话的时候新一期的《东方视界》西,多快好了,总

面对面坐着,刑鸣仍觉还挺享受。难得两人平心静气按说以入他的身即使相对无言,前,三句话不到虞仲夜操,舌头床上,无度地索取。侵入他的口腔,性器顶就得把他摁到

裸体同床在这里。彼时他们赤身现在同处这嘈杂环境共枕,他觉得这个近了。但事情怪就怪男人陌生得可怕,,相距一米有余,他反倒感到对方亲

突然想起什么,刑鸣放下筷子,扬手招卖?麻子老板,问他,送不送外

然点头,明珠台的客,老板当麻子再远也得送。

,荤素搭配一股子拒人于勾画画,点了麻小通宵营业的咖啡厅。门刑鸣执笔在餐单上勾大堆,嘱咐扉半掩,透着一也颇具格调,平日里门和各色烧烤喜欢,但临珠园麻子老板派人送入明千里的工大多不喜欢。。明珠园里也有面非常气派,内高冷气息。台里的领导

点。”不要来麻子老板接过单子,问刑鸣:迎,要里脊很受欢

“不要了,组里还有,让这过餐出来取就行了。”想,拿单又写上了阮宁的电话两个回号码,吩咐说:“,你到外卖进不了明珠园了门口打这个电话民。”

的人还在加班,鸣抬头看虞仲夜,说,我组里麻子老板招呼伙,刑这个时间都没吃晚饭呢计备餐

虞仲夜看似赞许,嘴角勾了勾大的样子了。”:“有点老

啤酒,“差点就临阵摇头,又替自己开一瓶“不称职。”刑鸣脱逃,食言了。

怎么不回《明珠连线》?指的是什么:“虞仲夜知道

珠台最好的节目界》会是明,”刑鸣挑眉,半开“你不是说,《东方视退而求次,难道我傻?”,“玩笑地说

仲夜只问:“这一期医逞能倒改选题,盛域那里没问是他刑鸣了,虞题?”

足为重。刑主播。虞台长兴笑说:“成,跨出许只长讨东子里,笑门,就再没资格向虞台仲夜碰了碰,把招人轻贱与付出就索取,那是乞丐对廖晖的那点西,庇护抑或帮再不知天高地厚也是随口一问,自己酒全咽回肚不安心就着一口啤就上赶着倒苦水,反那扇明白,自己砸了那扇窗熟的稻谷会弯腰,我现。”助,都不行。不成年人的选择,九鼎不在懂事儿了,都挺好厌烦。他拿起酒杯与

红色蓬顶,跟倒豆哪知刚刚一两分钟之后,,雨水一呼百应响一气。吃完夜宵,刑鸣敲打起身倾盆而下,乱有几颗大雨滴然开始下雨。一开始还是涟涟还得回然而台里赶节目。细雨,偶子似的噼里啪啦,,天气陡变,突

仲夜说,捎你一程。带伞,望雨兴叹,虞刑鸣没

宾利的车内空间,奔驰不免显得狭仄。在密夜突然伸出一只手抚摸里,虞仲刑鸣的脸。坐惯了

的手指已但虞仲夜住了他刑鸣想躲,下巴。牢牢攥

躲不得。

呼吸的节奏被这个动下子暧昧了。作生生打乱,气氛一

奔驰慢慢可没有能升起的隔板老林自知碍眼,趁还滑向一边。这车老林轻踩了刹车,—”:“烟瘾犯了,我下车没人撵的时候主动说

地传过来:“你里。”不带温度情,声音领导同志竟不领留在车

代他就常解释是疑也早就习惯了。就是瞧着有些血气方刚,一刑鸣脸上有多处瘀伤骇人。他跟台里人年带伤,就算旁人质言不合就动了手,学生,此刻已经不痛不痒,摔的,是少年人也没人提出质疑。质疑什么?无非

严峻,手指擦过刑鸣用整个手掌包裹般托住他的脸。脸上的瘀伤,又虞仲夜神情

这个男人留着玻虞仲夜也没肌肤,如茧的掌心刻意挑逗撩拨,只以手轻重,但他眼烟味撩人。手掌烟味,酒气醉人,腹、掌心所经之处,指确认刑鸣的伤势一团小火一路延烧身上有酒气,有似有下体温偏高,指此一来就更糙了。就覆着薄璃刺穿后结成的硬痂,

清。望出去,整个世界都狂风,急雨,车顶哗哗,似飘摇浊不上雨声不定从车里

刑鸣脸颊发烫,喉骨不了动,一些艳情的画面浮在眼前,怎么也挥之不去。自然地动

声让他雨天。暴雨起了那个一切失序的

上分割,这个男人的光线便诡谲,车内的片光路边霓虹闪烁,映于车,可能也想起来了眼神变窗上,被同样扑起来。在车窗上的雨水一搅合影在虞仲夜的脸孔得有些奇怪

子转来转去。扎又动不得,一双眼珠刑鸣后背汗水潸潸,欲挣

了,让下车。”小刑这个路口到虞仲夜却突然开口:“明珠园近没想

奔。似的跳下了行驶中的老林还没来得及踩下刹车,车门,逃大奔,一头扎进雨里狂刑鸣便推

些年。但他老林切貌最亲信的位置坐上那么唱成了还是没有些发慌。他要没点眼力见台长儿,光凭那点坑壕里积累的交情在不知这煞,不足以在虞好,实这回是真吃不准。一费苦心的一出似挺好,貌似又不

薄倦意,依旧瞧不出阴晴喜怒睛,脸色带着微虞仲夜阖上眼

不算什么,你儿子了一句,小孩子打打林茂事情不必担心了。不过到家前他说闹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