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71章

第7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了。我悔

人会言悔,还是这么直截了当的三字,好似天理昭昭。,他没想过这个男乎轻描淡写,霸道得练又霸道,简练得近刑鸣一时惊

可能是精虫上脑暂时哄他的想了想,大老板可能是示弱了,也

断了这凭什么还得直男,层上司潜规则下间累积的惯性,既已。先前的顺从出自这段时跟你睡。打算顽抗到底也捋不顺,属的关系,几重意思,仍憋着刑鸣吃不准对方这名不正言不顺,我一一声悔里到底蕴含一口气捋

的下颌,强迫。两颊肌肉被捏得握着刑鸣他与自己接吻,舌头侵入。覆盖只得听凭虞仲夜的嘴唇虞仲夜粗暴地刑鸣无力紧闭牙关,发酸,

尖,便与他互相气,全情投入。吻得只进气不出,看舔吮推送,,小心翼翼咬一咬虞仲毫不客气地咬下去——夜的舌直到虞仲夜的吻愈发刑鸣佯装投诚似人已松懈,他才深入

滚到地上,刑鸣一头撞被抬着出去,是大老还是被虞仲夜用武力在茶几的边角上么叫“一个人就像一支了什得头晕眼花,最终板让着他。两个人从沙发上翻队伍”,敢,撞降服了。算是身体在人家里撒野最后没情上回力行地领教

,裤子也被扯刑鸣双手落大半,他光着屁被皮带捆在身上,被迫跪在虞仲夜身前。股垫坐在自己脚后跟

束缚,硬起的性器从裤虞仲夜因为蓄势已久,啪解开下身链中弹脸上。地抽打在跳出来,

己怎么也跑不了了,刑头饱满,笔直,仰脸一团抵抗,望着虞仲夜。。手被捆住那刻便知自的东西砸过来,阴茎强壮,龟鸣决定放弃跪得身坚硬火热湿漉漉的尿口眼皮子底就在他的

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漆黑的眼仁呢。头烧着里一片火光,不忿不甘不痛快,都在里

竟觉受不了这样的眼神,他抬手,顺着刑鸣的眉弓灼灼地看着你。即睁眼,依旧这么想将他的眼开,对方又立虞仲夜稍一松皮合上——可没想到手眼眶轻轻下滑,

如此往复不住笑了:“这么犟的脾气到底像谁。”几次,虞仲夜忍

下,毛发之下的物事上,他为没当着刑蹭了虞仲夜几蹭。让刑鸣的脸轻贴于那丛强迫自己口交,他摁着他的鸣的面手淫,也没的腹脖子将他带近自己

擦,别有一上头摩番不可言说的滋刑鸣皮肤滑腻,喘息粗了好些。意地闭了闭眼睛,味。虞仲夜满温偏凉,火热的阴茎在

硬起的性孔膨胀的脸颊,蜿蜒好似泪痕。出少许淫液,顺着刑鸣的眼角滑落器愈发坚,渗挺,尿

是随他狠颤了一下。夜低着头,居虞仲高临下地看着。明知不是哭,心口里的东西

沾着那些清亮体液,若刑鸣的脸。手下没多一气,像是不舍得把这有似无地抚摸脸给碰疼了,刮花了分力

孩子有点意思。做作的课上打着理想主无遗,他自己还浑,既尖锐又稚嫩,那点角似的,是既血侃侃而谈,他曾在他仲夜当时觉得,这夸张又头露角一览然不觉。虞那架势跟阵前吹着野心显

还生得很漂亮,冷冷人。清清一张脸,偏偏鲜眉不仅有意思亮眼的,招

可惜。应是,这么尖锐漂亮的男孩子倘使认,虞美不肯顺从会很人嗜好美人,他第一反不得不承

但奇哉怪哉亮的男孩子倘使顺从了,更可惜。,这么尖锐漂

,在他舌头上以自己的淫液吗?”点了点,问他:“腥的手指又撬开刑鸣的齿关片薄唇的轮廓,虞仲夜摹这两

虞仲夜似人沉醉:“有点。”被掰着,只像令的酒,刑鸣脸刻意将嗓音压低,愈发能艰难点头

喜欢。羞耻地发现,那种强烈的雄他味蕾上跳舞,不但不令人觉得厌恶,反倒莫性荷尔蒙的味道在刑鸣有些

入刑鸣嘴里,的舌根出,想咽咽不下口角,眼泪也大量涎水溢出搅弄他以指腹反复终究无法自控地滑下来。仲夜的手指再次探。刑鸣欲吐吐不

他被虞仲夜放腰下面,姿势别扭得的双手垫在地板上,捆着倒在很。

铃口已然湿头咬住夜伏在刑鸣两腿,表面的青根东西之间,低起——上头硬了,下头也硬了。胀,这画面要多淫荡弄得那小玩意儿殷红凸在虞仲夜的身上。多淫荡。头,不轻不重地在鸣一侧乳齿间碾玩,筋犹在膨刷地裤子彻底扯落了,虞仲两腿之间立起来,抵

秀挺的肉根,手指扩张。又顺势探入刑鸣的双臀虞仲夜摸了摸这根之中,用沾着的唾液替他

就换了个粗的来。草草几下,

“鸣鸣,进来了。”

人碰过,刑鸣疼的部位久未被段应声抵入窄道,最隐秘得轻喊一硕大的前声。

客气气打什么商量“这是强暴。”意把脸别向一侧,八蛋才有的行径,还客心里还是窝着一火,明明是混蛋王

于刑鸣颈间,细细吻他的耳垂脖不疾不徐地鸣几下,猛地一记挺腰虞仲夜埋脸子与肩浅地抽,轻轻地送,弄了刑到底。便长驱直入,一捅膀。他浅

小腹像被铁器贯穿,一禁一了出来。出哭腔似的喊声,双手情不自里逃的痛感由下而上激得挣,竟轻轻松松从皮都麻了,刑鸣再皮带的束缚次发阵火辣辣

才缓过来,原来老手心发愣,好一会刑鸣抽压根没捆着他。出双手,盯着自己的狐狸只是做做样子

正想头蛇尾地抗争。心甘情捆着,便不是愿地沦陷。逃离这个男人。他虎从头到尾都没真强暴是合奸,他

足够对方撤离势已经停了。保持着下的空间,垂下,他撑起上身,留下姿势结合的虞仲夜的攻眼睛看着刑鸣。

心么?对视了一段相当的时间,虞仲夜漫长终于开口,问,恶

缠紧他,然后主动凑上前去,他以双臂说,恶心就体严丝合缝。他的肩膀,腰。真恶心。刑鸣想了想具肉腿绞紧他的吻虞仲夜的嘴唇恶心吧。

颠上一场性事,几个姿在身上,大老,但每地失去意识老板还压留在身体里。覆去、势,刑鸣被翻来每睁眼都会发现,大地折腾,几次半死不死板的东西还

睁眼,对视,闭眼,接吻。

刑鸣大腿频频出入。肉根在穴里左冲右突,那粗长炙热的在胸在口腔内翻搅前,小腿便迎上夜的吻落下来,他的唇去,舌头翘高,脚心朝天。虞仲

人下体的毛发。黏的响声。随虞仲夜擦,满室又湿又溅出白浊点点,沾湿肉与肉整夜都在搅和摩了两挺腰抽送,结合处

出来。一股热节奏变,无法自控地喊刑鸣呻吟加剧,穴里的,虞仲夜喘息变粗,鸣夹虞仲夜的腰紧了液喷出来,股缝里全膨胀,弹跳,刑肉根突然是这个男的东西。直到某个节点,抽送的

,湿黏的大腿紧密赤条条地伏在他的身上刑鸣被交错着,动弹不单裹得。虞仲夜以被在怀里,

虞仲夜总算倦了,闭着。”眼睛,呼吸渐趋平稳:“明天不进明珠园

蛋。”“老陈会借题发挥,整个明珠园就属他最王八

他。”点头:“那就开除虞仲夜

“还有骆优,他叫你老师。”

笑了:叫。”“以后不准他低低虞仲夜低头看着刑鸣,

比……”这辈子没面才是给别人看的得自,苦和泪都咽下去。刑鸣些收不一开始就有了,留下吧。”气听着跟小人得志似住,本来么,光鲜体把脸往发现自己这语的,自忖过了,于是跟人诉过委屈,虞仲夜胸口埋了埋,““还有菲

眼睛,“你什么都可注视他的。”虞仲夜抬以跟我说起刑鸣的下巴,认“没事。”

长给面子,堂一台之长不可也不生气。刑鸣知道堂舒坦。说什么都附和应,但光听着竟也好在虞台能真的有求必

他自己也是高挑然就显得娇小了,乖巧了,妥家”的意义,刑鸣虞台长,突添一具肉体的温度再次合上眼,睡得稳。分安的怀里,就有了几分“帖了。这冰冷的地方多挺拔的身板,但在

珠园,刑主,由门厅得太狠,虞台加上七十平米这点地方眼到底连虞宅一个厅体力惊人,性致更惊人也比不上,就更有大概前阵子憋,三天不进明,一到卧房理由只留在床上播自然也别想下床。再

的工在家里们每天总,上作汇在了。他贪图那点鸣确实自是不是主场的原因,一偷懒活,也乐得呈自己邮箱,只说心,吩咐阮宁把组员不好说办公。但刑发,得

续喊了几个晚上,音,因为连全程只发文字不语子早哑了。

了。虞九点又醒抵在淋浴间的玻冲澡,凌晨三四点才睡,早上来太疯了,差点又把他刑鸣先他一步逃出室,这老狐狸发起情仲夜仍在璃门上办一次。

几下,结果前一套东西,仿着虞台,刑鸣没敢再回到床老狐狸干死不可——脑后头。台长的话打算以长那笔潇洒的字迹涂过书法沉心静气,但一来主持事业太忙,他还真听了二来拾起零散在到底没这个耐性,找个理由抛在了上——那非被那只让阮宁在他走进书房,收阵子,只隔着淘宝上订了全桌上的笔墨纸砚。也就却是画虎类猫,愈发觉一道移动门书房卧室间得没劲,便随便

照片,从报纸上书桌上压着一张,盯拾起照片剪下来的,一直被东时候就露了出来。刑鸣着它出西挡着,收拾纸笔的神。

。刑鸣鬼使神差地,落落大方,巧笑倩兮队,记者们啧啧唐婉丝毫不怵镜剪下来,这些年都丽,长枪惊叹于唐婉的美短炮全对着她一个人。这是唐婉的旧照。体来小区拍摄获奖将这照片收着,不看也没扔。的中老年舞蹈有媒

,“你很“你妈妈是美人像她。”见了。”虞仲夜走出浴室,片上的女人,赞赏道

仲夜。人已走鸣把照转身看着虞到近处,浴袍敞在身上片压回书桌底下,像我爸多点。”刑“我出一身精赤无赘,露的肌肉。

只是性器那里的颜色,久经沙场的样子。一点暖调的麦色。虞仲夜的体型很美,绝跟刑鸣自己那身冷不同,白里还掺和了伙子,皮肤也腻,明显深了,不输二十岁的小感的白肤绛紫偏黑,头角狰狞

跟前了,才慌张背刑鸣目不转睛。过身去直到人到

的画看了看,道:“都泡烂了,扔了那幅《桌上,虞仲夜揭开自己万马齐喑吧。”》也收在书

“送给去,护在怀里我就是我的。”刑鸣一把夺过,“还我。”

自己取了“教你画马。”虞仲夜微微一笑宣纸铺开,对刑鸣说:

物似虞台长显然醉翁之意硬物顶上酒,东西跟活就往他臀眼里钻埋。刑鸣刚刚了。大老板那,就感到两瓣屁股之上笔杆,昂仰振奋,一头不在间被一热腾腾的

所幸内裤挡着,没进去。

他,迫使他屁下。沉,手臂绕过他便用强掌滑入他的腹,虞仲夜窄腰,手壮的胸膛压着股抬高腰下刑鸣不自然地动了

出尿口,渗透内裤。将它,便。下湿了,一点点淫液渗头很快热了,也上地抵住小腹揉磨他的阴囊隔着内裤撩捏龟头,前端向待整根东西挺起来

窗帘。十点钟明晃晃的大半,又抬手掀开虞仲夜将刑鸣太阳照进来一派诱人光景。,两股间的内

睛,阳光还迎的这点出息。,为自己欲拒晃眼了。他不好意思刑鸣抬手挡眼

“小嘴穴肉以一根手指探探路,只牢将他的分身包裹,觉炙热湿软,虞仲夜器的前端顶进去,,牢又挺身把性被这窒的进不得出不去,下身”勒得很不舒服。立时吸附上来

,竟往两人的结合处没有退兵着茎身一块儿进去。但虞台长一点塞一根手指,试图挤的意思

声,疼!,刑鸣西咽下去已经很不容易把这么犷悍的东忍不住喊出

是快破了。虞仲夜却请刑鸣那点穴口撑至极限,很是满意,:“鸣鸣好紧一巴掌,轻笑道。”肉上全是血丝儿,像的屁股狠吃了,好乖抽出手

起大刀阔斧地一番滋味。画画,穴里的性器跟着动,时倒是专注的手,带着他在纸上走笔。笔一动干,这么细微幅度地颤动,又是另,虞仲夜握紧刑鸣

跟失禁一般,端小孔也刑鸣的前头已经直时滴落清亮液体,洇开直翘高,随虞仲夜一滩水渍。动作摩擦宣纸,顶

倪,笔在刑鸣的龟头上舔了舔笔头微干开叉,虞仲夜便湿笔尖。头,以他的淫液润雄俊的马头初露端

刑鸣自己没脸看风雅。头上,淫也淫得墨迹留在红艳的龟,一笔

酥,肉们回床上去,好不好骨愈讨饶:“老师,我更痒,彻底站不住了。别扭,这下努力头,向虞仲夜羊毫软毛搔弄尿孔,刑鸣站姿本就?”回了回

在焉了。后刑鸣反而心床以

,他还没这么搭上自己的前程乃至天真,非得以卵击石,之前他一情不简单,爬上虞想,古话说民不与官斗翻案的事直小心藏着,不小命。长的龙床敢明

可以告诉我”。似乎敢想了,有人愿意“你什么都只要但他现惯着,有人愿意

盾的恃反而有恐很有,有得才怕失去。的词。那是一种自相矛状态,有患得患失其实是

待一个可以疯再闹也是打情他疯,任他闹,再骂俏。可若这点新鲜只会作妖儿的主儿?过了,又会怎么看台长劲儿这会儿许是正在兴头上

下,察觉出他的心不在焉,虞仲夜顶了刑鸣二十来停下问,又怎么了,少爷?

一期性犯罪的节目,牛岭监采访探,“我想去狱做些一口气,忐忐忑忑地试调查。“我想借苍南奸杀案”刑鸣深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