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72章

第7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发,抽身而去然后一言不着他的屁股猛送两下,虞仲夜看着刑鸣,抓

明还没尽兴。了。他看见虞子空了,心也空仲夜起那团硬邦邦又热腾西脱离下体,刑鸣身袍,束紧身,披上睡腾的东睡袍里露出,分带,性器的前端隐约

鸣忽然明白,自气压陡然低了,刑扫兴了

疲倦地探索进出虞台长性器的肩膀,快乐地,他抓着他强壮翻搅,其实也不是故意扫兴。藏了十来年的快。,在胃肠里心思终于醒过来不吐不喊。只是埋也享受在心肝上抓挠。他,他喜欢,生猛,兴致昂扬,不知

提这些确实罪,再加一台之长不可能不个刑宏就齐活了。时宜,所以虞台长为知道。牛岭监不合此生气了?老陈都知道的事情,这个时候狱,性犯

悔,自己操之过急。刑鸣有点后

刑鸣也想起头吩咐道:“你睡你的床,虞仲夜却。”

过隔雨,听声音也,看面色不知晴穿怒。门去往书房辨不出喜

子睡了会儿,越睡越着暖烘骏马画完。虞仲夜重提毛烘的神态专注,看似打算把客或者商人了。借来。着虞仲夜英俊的侧说“这个脸目不转睛,嘴角不由自主上,怪不得外头都魅力台长”,果真名不时候这个男人就不像政翘,心想阳光,刑鸣盯笔,觉得不踏实,索性爬虚传。又裹着被那幅

开门,发现是老林。门口传来响动,他跑去

老林自己钥匙,见眼前拿了突然了一跳。出现个大活人,反倒吓

他在门外被晾足台长候,刑主播们必然投入,因为有人开卧室大床上上老林三天前来正在全武行,门。的时跟虞了一个小时,也没见

门后头露出来,接过他塞过来一把钥匙。手里装着玫瑰豉油鸡的脸从食物袋子,又最后一张又红又白的小

…虞“虞老师…得练好几天……”在书房里练字……”刑主播一口地解释,“气喘不匀,还画蛇添足

人一旦被宠惯坏了,连酒店独家秘制的西班牙只得满世界这世上也没几飞奔着给他买去,老林手上提着某大个人了。海鲜饭,心说开着宾起来。刑主播每天变利送外卖,,这会儿他着花样地点吃食味蕾都跟着刁钻

己摸钥匙开门,门又开听不出里头的门,动静,正打了。摁了门铃,又敲了敲

练字。在书刑主播站在门口,一脸,虞老师平静地说

这借口多不新鲜狐狸精,老,那眼神林没忍住瞥了刑鸣一眼跟打量祸国殃民的似的。

懒得解释,得了,从刑鸣此君王不早朝,赖我。

饭呢还带了一套西书房里。老装,没成想虞台长林这回导约他吃着门提醒自己的老板,晚上广电的大领还真在

。”,声虞台长人没现身音传过来:“推了

赵局请客……”“还有明天,明天是

“也推了。”

思,老林忍不住又瞥,“可是少爷老板一点也没离开的意。”手锏“可是……”回来了都是达官,都是显贵但大刑鸣一眼,开玩笑似的使出杀

己是真不这下刑鸣真少爷回来了,没还,再说必还愿意留下来。道理还霸着人家爹不,人家爹也未“假少爷”,人好意思了,

,走出书房。,虞仲夜撂了笔果不其然

带着。让骆优儿,你带不了的新人,南岭不留你离开前,虞仲夜说,

也没意事儿争明白了子破狱的节目“不是带不了……做吗?觉得这种小摔,“牛岭监思,想了想,索性破罐”刑鸣还想争,又

作不挺长时间做。睛。刑鸣怵也装怵,笔直对虞仲夜盯着刑视回去。虞仲夜沉默了,点了点头,鸣眼

,人已经走了。还没画完,墨迹也没干刑鸣轻吁一口气。书桌上那匹马

塑料的,但做得相当门口有几株樱花树,花是装饰揽客之销售处用,一年四季常开不败逼真,一家楼盘天蓝得纯净。小区

刑鸣站在窗口楼下,目树,大奔又被换了,猜是老林的主送宾利驶过那几株樱花望着意。

怀疑自己都被惯出了毛喂他;好到他,没人些天仲夜含在嘴里吻着就睡不着连口水都是虞他觉着他们好了,好到这抱着

些时夜的怀里,跟他一起晚上,他坐在虞仲不同的观点,他道,小孩了点他的鼻子,笑新闻提出各自论家国天下。他们对一看《新闻中国》,谈刑鸣想起昨天子见嘴硬强辩,虞仲夜便点识。

,接吻,他们之间充斥着性爱嫌弃手淫。,仍亲密不分地抚后的汗腥味儿,但互不

遥远。恍如一场大梦,醒来了事儿,这会发生的奇怪,明明是无痕迹。儿回想起来,倒觉莫名昨天

头大睡。空落落的大床上。闷,挡住正午大疼得受不了。刑鸣将窗帘拉严实了,回到瘸着,他的肛口已喇喇的太阳觉得,走路还着都经完全肿起,光是站发是乱的

驶上高架,一现倦意,工作日今天几号?”仲夜面阖着眼睛问老林:“路畅行无阻。虞的正午,宾利

老林报出一个日子

虞仲:“几号来的?夜又问

老林又报出一个日子。

虞仲夜睁开眼睛,自己都没想到这么久了?”:“

覆地头一遭。以前那些都接,虞台长事后再撵回去久,当然久,久得翻天哪回亲自登过门来侍寝,完

子实在,倒是虞仲夜自腹诽不敢答话己笑是让人很……”老林只敢了笑,说:“小刑这孩

令他深想这身边当聪明。。这不乏花花草草,你黏他很什么?明珠台台长从不轻迎,偶尔也有另辟蹊么些年身居,也从没有人能贴热脸相径的,无非欲迎还拒两个字高位,言“喜欢”,自作

,提不起精神应付了。看多了,也就乏了,更别提动心

起初看待这个年轻人,也就是看待一只新鲜的小玩意儿,养在身边解闷子

了。”总定了地方总身边多这小玩意儿竟都觉得意外。“廖愈发上心,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待给少艾接风,”老主播那期节目……林道,“廖怕是又把人给得罪是恶人,刑

“他不敢。”仲夜道:

先生对这事儿也不“廖总是得给你嘴,老。”下去,“虞叔下,又说太高兴面子,”老林犹豫一你别怪我

“知道了?”虞仲夜就知道了,难为你提醒,世也不意外,“上没有不恹的透风的墙,他睁开眼睛,一知道。”张脸恹

得早,对女婿一直不体谅,若不能直接要了的“翁婿之约”确是真说家家有,虞台长家这本经老林最清楚不过。洪他的命。的,都有一个少艾牵连,本难念的生女儿死是两人之间还外头盛传书记独

都心里清楚生年纪大了,书亲自跟我说的。老先事事“能不知道?张秘——”看着不管事儿了,可

“好了,我有分寸。

。从老林美是太华美,就是真矜贵,望过去,虞台长这张闭目养神的脸,矜贵虞仲夜又闭上眼睛冰的少有活人气息。的后视镜里是笑意敛尽之后,冷冰

太闷。来了。阳光太烈。空气夏天

又帅,留美海归,音笋一样前脚刚走,新人立马到,事迹已经。旧人传开了,说是年被上头指跟夏天的蜉蝣春天的多也杂,其中最不缺的就是实习生洪,英文名叫alex才子,家里还明珠台里人来人往,人习生姓很有背景岗。新来的实派下来,人还没出现

得看,直接打发人去电连传邮箱里的简历都懒材。鸣打心眼里烦这些人,视台技术库房,帮着清备的日常耗又是一个难伺点电视设候的主,刑

百万粉丝的微博上然格外上心。第二还暗讽上一个师父不地叫骂。交代关照的人,他当天南岭就在上有地上无,把骆少爷夸得天骆优,替他上阵亲自把南岭领走了,虞台长数女性粉丝齐跳脚道,惹得无

南岭没生气的。刑鸣不玩微博,从阮宁也无动于衷,他跟有师徒情分,自忖短么值得短几日里对人家也那里看了截图以后不怎么样,没什

骆优也不点自视清高的拧巴劲儿要巴结讨好迎合,不需不需家从来没把自己不一样,人要分享展露表现。当作媒体圈里人,微博,但跟刑鸣那

人家天生矜贵,远在你们这个圈子之上。

步快了些,想台长。广播大厦里撞见虞回明跟着进去。珠台的第一天就在人刚走进电梯,刑鸣

小毛孩子,像眼瞪身边的问他不懂规矩。夜点头哈腰地说的制片人也在等将刑鸣拦住,冲虞仲声“虞叔,然后斜是诘另一请”电梯,一把个资历深点

小、职务高低,都得以领导为先这种级别的老明珠人论年纪大数如老果虞台敢踩进电梯,旁人无成的规矩。,这是明珠台里约定俗极少长在电梯里,也

给忘了鸣原先是懂规矩的。只是三天朝夕相处亲密无间,他又把这规矩

有骆优跟着虞台长走了进去六七个人,只梯外头等了

人拦着。

是秘密。人人都喜欢这种“平易近里不也不敢在脸上摆着。骆优的身份在明珠台”的世家公子,不喜欢

”,又贴着虞仲看。两人一起笑了,都骆优喊了一夜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声“笑得特别老师

但虞仲夜没看见他。都扎进刑鸣眼睛里,这些全

电梯门缓缓合

又进了刑鸣长上骆优虽跟着台了电梯,一回头的办公室。

老师让更好两本书等刑鸣来了做人物访谈。上的他送来的,能,骆优点了点桌,说是虞

书名,点一点头。”刑鸣瞥了一眼“谢

了?”骆优挺关心地问:“你这人明明劳碌命,怎么歇了三天不进台里,病是什么事儿都要插一手的

意赅:“心肌炎。”刑鸣又点头,言简

决定看了他也很有启发,他《东方些点子都不是噱头,对在《明珠连线》里增加播与新闻辩论这视界》,节目不错,直骆优微笑,说新一期的相应环节。

鸣眉头紧了骆优,不说话。,看着

珠连势在必行。”骆优简略搬《珠连线》改版的方向有一套,后《明坡路,所以改革说《明又在庄蕾回归,基本就是照完善。地跟刑鸣说了其基础上更新线》整体收视在走下东方视界》现

不同,《明珠连线由——”媒立场,更详实严容自注重民间舆论,更才容对方栏目定位不同,风,《东方视界》》更具国际格也方视界》更重国内民视野强忍着有必要改版。两档鸣完全本没生,《明珠连线》代表严:“《明珠连线》根把话说完,刑,义正辞,《东冷下脸

是这样,可自打你了,变得不伦不类,正笑着拍了连线》交给我了,我说“原来膀,“改不改版,怎么改版,你说了才算。”连线》,节目调性就变了都不算,虞老师把《明珠改版重来。”骆优接手了《明珠拍刑鸣的肩

会同意。”先占《新闻中国》,了。口,吃着了,虞老师也不这样的不足蛇吞象。节目你做不碗里瞧着锅里的,天下“贪好节目都妄想占尽的胃鸣心道这人好再夺《明珠连线》,刑

西自己也别太认真了。”骆优突然附老师什么关系近刑鸣耳罢了,他。但“我知道你跟虞边,神神秘轻贱东西,玩玩山的人是我,”我来谈判来斡旋,百十亿的项目,陪虞老师打江秘地笑了,“至于床不当真,那东级以上的干部我

僚与亿元项目。敢情人家走的是“s他都应付不了,何不为风花雪月想,些人偏偏羡慕我的轻贱现,自己做不到。一oulmate”却仍死鸭子不撒嘴,刑鸣不慌然后发。”个胡石银忙地微笑,不轻不重地还击:“可是怎么办呢?有,倒是来开疆拓土的。部级况那些心里酸到极处,路线,磨剑数年,刑鸣还真仔细想了

几期。”打个赌。”骆优挑了东方视界》还能做力十足,“,笑得亲和“咱们不妨就赌你的《挑眉

爷是边笑边光尽高兴。他门走的,自己慢地坐的老大脸放空地望着前方,目骆少来,一看着也很不头空无一物。

也没听见最至关重要不理解:“老大,就味儿,桥,之前《缘来明珠连线》改版,也不率。”几句八卦,只觉成功抢下明珠台的收视阮宁没嗅出用怕他的。你走阳关道空气里那点火药是你》火了,视也立马跟进做相亲的卫节目,但谁也没能我过独亚、上视等别

珠先转了一下,又活过来—说话,半晌才似冻僵的人复苏似的,眼刑鸣没听见有人跟自己—跟然后手指动了动,嘴唇也张开了。

吸入一口气,轻轻费精“情况不如果同在一个台里两档只觉心脏凉了大半,想想后果家节目,既?后果不堪设想。“台里为什么要耗完全相同的节目?”一样。明”他又长久停顿一下与东亚是两家卫视做两力资源打造是竞争也是激励。但……

,他不独他的节目抢办公室、占停车位之能忍,也绝不会让。类的事情都无关痛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