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73章

第7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西正在抬头,像刑鸣不是林蛇。长做主,也不会劲敌思泉。当前就束手待毙,他血液里有些凶狠饥饿的东既不会哭哭闹闹求虞台

又把记者一期《东方视界》的保护的知识普召集组员们拍摄的新闻素材全都翻检一遍害与女性的样片,。策划说,新开会,仔细看了新剪如何自我内容主要围绕职场性侵

鸣直言,不满意。

苍南案他已经做言,既不能节目了一期节目,坚内容令国人谈之色变,如同隔靴搔痒响不错。新一期的于性侵害这样启后到实处,分量太轻的话题而承前也无法实厚重,反又搔不

还约了惊世骇俗的内容就人,出门前刑鸣交中午全部滚蛋!去跑新闻,不挖出点待全组人员,全都出

刑鸣约的人是牛老狱警,叫张岭监狱一位退休了。宏飞,快

都被调去了外省市,辗转,多方通融,才知道当年跟刑以前他就打听过。几处因为年纪宏飞,也是剩了这么个大了,去年才调回来的宏有过交集的狱警基本

。刑鸣出自明珠台长的声名,走哪,又仗势于虞台,吞云吐雾,以示亲民里聊过两回着点了一根自己不抽烟,也陪向张宏飞敬上中华,明主播人待见。一片,一见面就,王牌栏目知名儿都跟香饽饽似的招他又于做节目的目的,两人刻意与狱警们融成在牛岭监狱

的这个知情人,只天南没单刀直入地跟人唠嗑,说新一,自己最近他是单独把人约出来的。期的节目没着落海北地亮出身份,怕吓着好容易联系上这回刑鸣有心放长线钓大鱼,正犯愁。

飞一下打开了话匣的侄孙女小慈,她父母刚张宏身有小慈放学回儿有书可读。然而某天作忙又缺着钱,在读小学一年级说是上课不乖,老师打算是外来务工人员子。他说自己便反应了一个情况。发现下的。,平日里工家,被他有个最近也愁,接着没想到好容易才让女从老家出来,如今血迹,父母问了,回答

女孩儿于是改口,安又问了几次父母心里不含含糊糊说是老师摸的太敏感的地方。小慈女孩儿的私处是

家人都惊得头一句话成了旱天雷,全学校。皮发麻一身冷汗,立马找去

平米胜数。这所民说不可能,还向后卖房办的,他蜗的女儿因小慈父母展示了一面满往来。不少媒体是照片是特级教师又是劳与奖状的采访过这个故事,刘赁房里,每天的伙食就入都贴给了学校。他荣誉墙。,所有的收,优秀事迹数模,数十年来清贫自守原来小慈班上那位班学校方面唯一主任姓刘,既动中国”年度人物。工子弟一听就连,还一有空就捡拾废品学校就是刘老师退休居于不足十五老师还获评过“感是两个馒头几口蔬菜此与他老死不相

,老劳模的忘了。两眼放光,瞬间就把骆味道,简直血液回溯人品不容置疑。刑优、虞仲夜乃初衷都给鸣嗅到新闻的那种熟悉八岁女孩儿不会撒谎至自己请客的

得新中国再外景主持那段他靠谱的的经历,刑现水旱下不乱的毛病,盛身。景。抛开婚恋节目鸣算是记者出记者大多有点唯恐天,巴不蝗汤,赤地千里本人也不愿提及世无新闻,有些太不

点不一缕鸿毛天地中。自己那与之相比,微不足道。痛快

家名叫东篱小他当场定下时名义,明工程师的正能量为着探以弘扬人间,打算学的民工子弟校。类灵魂访那

也在那里两口午饭就赶回明珠台电话,将他请进台长草扒拉办公室,骆好新闻只。安排手下记里的标准是动车优、老陈来了者出差,飞机来回,台,他个人掏腰包报销。告别张宏飞,草任务还没布能追,不能等,刑鸣置完,台长秘书就

,精于专题。,新闻中心的正副主任听见总结改版的八字方都在,有点三堂会要改版《明珠连线》的理由,刑鸣除虞台长外针:淡化资讯走进台长办公室,恰好的架势。骆优正逐一陈述

若不改版……骆优未雨绸缪,媒体,多少好节《明珠连线》凝结了一新闻人的心血,已晚。目扛不住收视压力观众流失,就为时说等到节目口碑下冲击传统

员,观众不想三位相讯时间浪费。《新闻《明珠连,《明珠连难留住普通观众报道,《明珠连线线》中再走,最大程度体现过的重大联,《新闻中骆优说》负责整合评论一遍过场,既新闻除去传统的视视线,又易造成资记者,的时效性;骆优又说新闻中国》国》负责实时言,想看他建议每期节目邀请各领域精英真刀目大可无缝衔接有机串主题的特约评论真枪,唇枪舌战……只听假话套话一家之理,往往《国》与《明珠连线内播会在档节连线出镜线》的资讯板块很不合与尊重新闻》皆寸秒寸金,两

明珠连思路更的《东方视相较摸石子过河清晰,板块更多元线》的改革界》,骆优对《

始终不出声——技不如人,说什么都是多余骆优意气风发,刑鸣

让老陈发表意见。老陈改版的问题态度暧昧,推三阻四虞仲夜对《明珠连线》话。不成,最后说,他的建摸不准台长的意思,议是,一切以收视率说

虞仲夜问刑鸣:“你的意思呢?”

视率是万恶之源老媒体人常常痛心疾首:收恶的是折人。。收视率多无辜,万腰于收视率的那些媒体。这话只对了一半

头屋檐下折腰斗米前,挺好,挺公平。”头,承认:“地成了那一类人,他点刑鸣也不可免俗

公室的三个闲人准备回去工作,虞仲夜道:“小刑留下。”长办两雄相争,各凭本满解决。台事,一场纷争算是圆

骆优先一步停下,回头西是从心底浮上来,大约叫嫉恨。看着刑鸣。眼里那点东

留心,他眼下心不甘情不愿,不过碍着对方刑鸣倒没台长的身份,才留下来。

仍不紧不慢地处陈都离就这么问头,刑鸣:“办公室,虞台长务,也不抬骆优与老理手上的公习生还好吗?下新来的实

恐的,但些有恃无人。”就烦这确保虞台长听得见,““打发去设备库房了。”他刻意压了声音

着有脾气。不可及的姿态才起脸,深长眼睛里虞仲算敛去一些:“这话听夜总算抬蓄上几分笑意,那高

刑鸣摇头,“收视率了。”说了算,认脾气。”“没

没意见?”

而朝虞仲夜伸我。””刑鸣又点头,忽“没意见。出一只手,“钥匙,还

,小骆是个人还钥匙,只微微勾了勾嘴角,夜仍坐着不动,也不像是不与刑“广电现任的领导是那得上他。”虞仲才,台里用位老爷子一手提拔的再提个别的要求。鸣置这份孩子气,“

到牙根里,原来人也一样一口一个“外公直酸,精虫上脑的时候满嘴,有人却是胡言,清醒以后就多金有权势的男口对“虞在新闻中的称呼,刑鸣胃里再英俊老师全不作数决定索性提个大的。打小叫到大的。老陈还心里碍眼,骆优也没改一阵发酸,一那位老爷。想了想,子的名讳都提不得

丙氨酸西洛尼能正之威,二来很多兴趣的药少,,对这新药感厂不心愿便播出之后的投入研发。但一来忌惮盛域季蕙时日无多了,最大药厂本身实力式获批上市。虽说节目持后续不济,未必能支

,任凭盛余温犹在害同行。药监局不打铁须趁热,《东方视域的廖作为法子尽早把项目卖了界》那期节目,刘博士却不想晖恶性竞争迫激昂地要上访,控告。他仍慷慨

不上的那类知识分子敬又畏,爱恨交加。估计是虞台长顶看刘博士派,迂腐,不鸣也对这类人既撞南墙心不死,刑

他把季蕙的心愿告诉虞仲夜,说这也是自己的心愿。

点了点头,好。虞仲夜爽快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