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74章

第7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然后说“去吧”。虞仲夜说“好”,

去,仅用一个眼就办到了。虞仲夜撵他出

一步退两步,还是呼则去,好像什么都不曾改变。来挥即刑鸣听话地走出去。进

现在这关系,不怪骆优不甘心,他也不不清不楚,难着事事四平八稳,其实尴不尬不伦不类痛快。

备仓库刻意关眼。想起虞台长看一照过的新人,决定去设

碰见的阮宁:“新来的房里?”刑鸣问路上习生一直留在库

没开空调的。”道为什么“一直留着,不知,里头热得跟蒸笼似

鸣正有一股暗火腾的道理。对方怨声载道,就再给他有折不成器,折腾更多杂活,玉不琢“有怨言?”刑处发泄,想着如果安排

乐的。”没想到阮宁却说,“挺自得其“没有。”

刑鸣不头传来架子鼓的,人还近门口呢,就听见里再说动过。声音,想起来库房里,多少年没人,是有一架老式鼓扔

孩子正在技的嫌疑,辨别库房鸣不通音乐,但也能歌,歌曲做了相当唱一首英文歌部分鼓点激昂的掌声,一个男大的改编,节人厌的炫里传来旁人起哄奏比原好赖。先更跳跃轻快,刑,有那么点不招

漂亮!音很纯正,还有声线……声线可真孩子情绪很饱满,英语发库房里的男

e,yordergottalovemehtarderemehavugottagott𗭖llyneedmdifyoureatagottalo

loveme,loveme,loveme,lo𜵕me…

刑鸣突然想起虞仲夜。

夜低醇浓郁,线很像,虞仲这个实习生清亮阳光联系在一起奇怪的是他们的声并不,但他莫名就能把他们

模样。吟低唱的刑鸣站在,想象着虞仲夜浅,听着里头新人的歌声库房门口

𛶹佛陀。阮宁目瞪口nce居然毫无道理。明珠台里鼎鼎有名的icep的饿鬼,动情的地自己笑了,笑得那么温存备至一言难尽,简直像食素,你笑什么?”“老大

不经意间流露霜、拒刑鸣微怔,敛去常冷若人千里的样子,转身走了。脸上那点的笑意,又恢复往

国天下与个……只那颗想找茬的心也又揣新人较劲。爱情了,何必总跟东西是锦上花,人情仇,没工夫惦怕也没工夫给。记,虞台长现在胸怀家平了,算

几个备选都准备得记者刚刚蕙保证,夏老师的药一定刑鸣难得不差不多了,看了看季蕙。刑鸣跟季,下班路上顺道去加班能上市。出去,手上

怎么那么肯定?”李梦圆瞪眼看他:“

份殷切与期待,于是装聋作哑。不了李梦这几天刑的电话,今天在季老师就没接过李梦圆圆每次注视自己时眼睛里那家碰上也纯属偶然。那个吻错了。他有点招架

经点了头的事情,他深信不疑。虞仲夜正儿八

吃过晚饭,出于绅士风度,刑鸣提出送李梦圆回家。陪季蕙

宝马上,驾驶白色盯着李梦圆看。座上的刑鸣侧着

睛太好这双眼肠百结的目光回望刑鸣然脸红,圆忽处全占全了。李梦以柔看了,把天底下人的好

面无表情地转过脸,提醒她:安全带。”

近在我们医院住尴尬地沉默数分钟,李梦圆吞吞吐吐地院呢。说,你哥最

“我哥反应过来。?”刑鸣没

你哥哥被了。”“不是你亲人打哥哥,他去,“姓向。”李梦圆说下

连无关路人也不放过,于是自觉得不可能,普仁问自答道,“应该在外头惹里也算首屈一指事了。”是向小波又?医闹?”问出话后才,流氓生事闹医生医院公立三甲“什么人得了,不至于

计就是那些人打的,折估依不像是你哥在万……”利贷吧,可能“你哥骨外头欠了几十饶还追医院里来了,好

向小波开过网吧,也算干过百样活折腾光便能干成的。可能,一脸专注与也是心怀有忿,不把,就是没一样不罢休。鸣无动于衷。,搞过桑拿苦攒下的棺材本都,甚至放过小型高利贷他老子一辈子辛本不意外。一双眼睛注视前方冷冽。

头路不该走这条路。”不还钱,就把你线们行“还好像不有你对,:“咱打伤了,对方放言再,轻喊出声也被车的路老师的面,我不好说……”眼前出现似子烧了……刚才当着季妈妈,们家房宝马突然行了回景,李梦圆意识到曾相识的街

“绕个道,这个时候上太高架堵。”

声。只说了这说什么,刑鸣再不出一句,无论李梦圆再

一个小区门口,熄了引擎。里,好像等着谁。绕远了。刑鸣把车停在绕个道,一绕就动、一言不发也不跟身旁的李梦圆多做解释,一动不地坐在那说是

朝他投去天黑地,这总在不断地翻有人经过刑鸣视若无异样目光,座城睹,也不,有人修重建之中。旧楼拆得昏下车。这地方他有阵子没来了,附近的几栋

。他们是这个社会特地说,自打它立半生之后,在前头纳闲汉们议短不大的女人与闲汉正坐砖砌别常见的一类凉,不顾论长刑鸣挺有印象的,有几个年纪党扶贫济困,终日无小区外一个小卖部还几丛茅草盖顶,几块青除了每天巴望着共产头尘土飞扬,女半大在。不夸张所事事。人们拿腔捏调,人,平凡而辛勤,忙碌在那里,便是

地,房子是户口;她们死不相往来的家人谈起被一夜爹娘还凄惨,成天承又得归还国死了,说那人现在比都想找警察通通路子里,被发现时构骗去,于是老人那些老活的厉害…死在家,试图迁入一个出脓水,臭气熏出十里无人继被金融机她们谈起一个独居老人有的,里不吃不喝,寻死觅八十万的低保户尸体早已烂老人死后

想,应该下车跟不错的选题。刑鸣那些八卦的女人好好这些可能都是聊聊。但是他动不了。

他看见唐婉出现是出门倒垃秽的垃圾袋,应该着一个满装污了。手里提圾。

然挺胸抬头,如同颈,简单点说,跟鹅,步态无比优雅。旁垃圾袋,走路依唐婉扔掉手中的劲的气质很大程这些俗物不是一类项纤长的天刑鸣那种事事拿笑着点一人叫她唐老师,她就微气质不可言喻不可企及遗传自母亲。那你们

,刑下的痕嫩肉,所以拳头留一并老了脸上的淤伤,年过半。刑鸣印象中的母亲是尽管相隔五六米鸣还是一眼看见了唐婉迹分外令人不忍卒睹的伤痕使她的面容也会老的。百的唐婉依旧细皮明显。这些

过委小时子没受这辈被男人们惯着,候被爹妈宠着,长大了这个女人屈吃过苦。

中应该很显眼,但儿子所在的方向看了走了唐婉没白色宝遥看了一眼,又掉头在黑夜看见刑鸣——也可一眼,只是遥能看见了,唐婉朝

体后仰,把让老旧建筑物的阴掉一双潮湿的眼睛。刑鸣身影遮脸藏进黑暗之中,自己的

若真能老人跟人倒好。死不相往来,

他目送自己的母亲离开视野。

又背着说她是,像向勇那样的已式、开名车的人以前特唐婉,也因此格外乐羡慕住复红颜祸水。些乘凉的这地界有钱人不多夸她是仙女下凡,现在经算稀罕了。那于落井下石。她们刚才还当面

,眼下房式不门,上次那要杀人高利贷会不会再上放火的架势把我虽高,但这么大的复死啦!”们家准备把房子据说他手,也不知道一定好出

几个钱,哪知道儿“早年老向做折腾光了……”饭店生意,也算没出息,吃喝嫖赌地

是那狐狸精来了以认识有些年了,前妻波那时候挺乖巧的,都……”“我跟老向后才变成这样时候就认识,小

“他们家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听是明珠台的主持人,又帅又出息…

的拖油老向,所以他,是那狐狸精带来“那不候就红杏出次面……”墙搞上了瓶……狐狸精老公没死是老向的种么样,一的时母子关系不怎年都见不上几

是李梦圆直不会知道。提及,刑鸣可能一回唐婉真的没有向。如果不亲儿子开口

。堵疼还是可怜,就跟来是惋惜心东西童年他心里发酵。说不上送李梦圆回家慌。糊的恨意一样刑鸣开车,一路上没说话。有时那些模模糊

上去空荡以前嫌小的床,凭空生长一圈,既长且邮箱——又冷冰冰的。躺在床上查阅工作自打虞仲夜走了以后,睡回到家,刑鸣

儿,小女儿工作不在当的记者汇报工作情况,说那位劳模老教个女着家,辗转联系上了,留下两奇,跟咱前主席就差一个字,老婆很早死的话:那老师名叫刘崇大女儿,话里说了一句很有意地,一年听他们是电视台的立马态!东西是个尽会蒙人的变派出去拒不见面,但在电大女儿一到头难得

刑警,务必完成置了明查与这句话暗访的两们把自己当务,让记者,还至关重要,刑鸣又不仅有意思个任

谈判。和对方替自己去没一会挑,该是丙氨酸西究这个洛尼的好去处;还一家著名的药业集团有说不财力背口无遮拦,所以想委托刑鸣说香港放心刘博士儿季蕙来了电话,目,继续研景都没得

才点头的事情,晚上台长效率已经有了眉目。刑鸣欣得一清二楚,扯皮谈做节目,他早把话下。然答应,为没料到虞这么惊人,早上判敲边抬杠,全都不在夏教授的新药探索

蕙电话,刑鸣对着多少钱电脑屏幕放空半晌,然后登录银行网站,挂了季查了查自己卡里还剩

本就是个喜养躺在床上但他跟虞仲夜立过薪水颇丰,从筹备至开播欢光鲜的,所以工作至今没存何况一新闻主播电脑个人吃住开下多少钱令状,《东方视界》上的余额数字,刑鸣合他一直只拿基本工资。手提销不容易,盯着天花板虽然。看清楚卡思。

很久很久。

人心不过六两肉。

算了,生我养我,当还你的

了主意,起来给虞仲夜打电话微微一沉,刑打定鸣爬便不要过去?,问他,今晚上要

快就把肝开口较有诚意。癌药项目的事情虽令人谢虞仲夜这难以启齿,但还是当情办成了,二来借钱这种事一来想感

声音听来冷再说。。虞仲夜些异样声响,电话那头传来一不像是菲比房间里有人,而且淡而疲倦,明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