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77章

第7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仲夜在书房练字,鸣在厅里用过午餐以后,虞跟张宏飞通电话。

孔不热议。在监护人陪同下意外地引发同天,这事,毫不张宏飞披露了全民就被无,检算熟悉,小慈体系内的这是狱警,对察院批捕做了笔录,警方立案节目组联系营销号转发套东西还入的媒体网上,《东方视界》的

在电话里告要做飞机、住酒店,要求说要带全低于四星。说小慈的父亲临时家人同小慈父亲飞机最好头节目组按照视界》,全包食宿,但张宏飞不能规章负责交通绝对诉刑鸣,舱,酒店拿乔,提答应来录新一期《东方行,还

难得从老家出来一次,就当旅游刑鸣答应说:“没事,了。

忐忑地问:“张宏飞有不是不符台里的规定?”

”刑鸣大方表。”示,“但由我个人出资,就没问题“确实不符

张宏飞毕竟是明事理的意,已经非常过分歉意不去了。作十人,三分感激添

成章,约着明缺一不可,他跟张头的声音时候了从电话那该收线的天中午再见一多月,差不多到了次。对大鱼,里听出这层意宏飞真真假假往来半个思,心道面长线、香饵与耐心,,于是顺理刑鸣

夜道作制,朝鸣就去书房向虞仲别,他已经翘了半天班,虽说前脚刚挂电话,后脚刑班的不多,但这完全不符他的工作作台里的主播大多享受弹性工九晚五准时上

?”抬头,看似随兼工带写地画着牡丹,也不听见还跟牛岭监了,虞仲夜正问:“人有联大概刚才打电口一话的内容狱的

刑鸣心虚,已经走到虞仲夜的跟支支吾吾的不承认不否认,前,

头,说:“还烫搁下笔,虞仲夜抬手摸了摸刑鸣的。去休息。”

,可能带点低烧,己的额头。他没觉得自己身也可能没有赶回台里。”头:“可今我也得天是周一,怎么着下午体不适,摇了摇鸣自己探了探自

病养好了再回去。”“再留几天。

神态严肃说一不二,刑病么?鸣不禁又虞台长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没病啊。

书桌走过来,将抱起来,去直接绕开刑鸣横虞仲夜显出不耐烦了,往卧室。

落在枕脖子,与他面贴头上,手臂依然挽着虞仲夜的刑鸣的后脑勺面地互相看着。

是张宏手机突然响了,估计还飞。

电话前从他手里拿过手在地上。虞仲夜在刑鸣接起机,一眼不看,扔

水,直接扔进嘴里去。,咀嚼后咽下片,也不要上,手里接过清热解毒凝神静气的药夜强制留在床从外佣鸣被虞仲

吃药?”这么仲夜看着他,问:“就

于药品“没水的情况,咬碎的药粉呛进喉咙。咀嚼含服较好。”刑鸣点头里,他突然咳起来。下,直接吞咽不利吸收,还易灼伤食道

虞仲夜:“不苦吗?”轻轻拍他后背,声音温和地问

想说,“谁活着没。”刑鸣还是点头,又想了“苦过苦呢。”

,刑词强说愁。鸣自己也觉得没,何必为思,你的桥多赋新景的意思走的路还没别人过这话有点煞风

生病还是挺好的事情。走的走不了,想留的人有了最冠冕堂皇的借口了,冷漠的人温情了,想倔强的人驯服

藏娇金屋

唇。抬起手掌沉默地盖住刑鸣的眼人不说话,耗对视几仰脸望着虞仲夜。两个睛,嘴唇也盖住他的嘴药效上来得快,刑鸣冒出这么个念头,便分钟后,虞仲夜

样被他看着——这双真像剜着你眼睛雪亮如刀似的。他越来越承受不住这

硌着。男人都阴茎硬了亲着,路的动物。两个人在,互相是下三上滚来滚去地

自己的欲,龟头被薄进不了门。的屁股就想进里头穿了内裤薄一层布料挡着,就长从不亏待分开刑鸣望,入,但这回虞台

后在家不准穿着。内裤扯下虞仲夜把刑鸣的来,不冷不淡地说,以

还肿着,特别讨饶润滑液,向虞仲夜眼下后庭一次,道,刑鸣昨晚上才被折腾过床头的地闯进来,他伸手摸我自己来,行吧怕虞仲夜又不知轻重

屁股抬起对着趴伏张。台长默许,他便背见虞腰,自己为自己扩褪下内裤,又撅起在床,撩开睡袍

住刑鸣,啃咬他晶、油汪汪的液体满满的润他的领口,揉沿着修捻他的乳.的脖子,一只手滑入滑液,亮是。虞仲夜从身侧抱头。怕疼,所以指尖蘸了长手指淌下来,股的都缝间与腿根上,

完全露天的大露台。鸣体内,便抱着他,穿过宽阔空间,走向错,性器还留在刑虞仲夜今天兴致格外不

太舒服。但负担着一微地抖动,摩擦。的虞台长显得十分轻松着,性器在身体里轻。他们向前走着两条腿,他个高,腿长的脖子,小心收叠个男人重量刑鸣搂住虞仲夜,以这么个姿态被人抱着其实不

太阳特别好。湿热的风突然吹在刑鸣的眼像一个情皮上,安吻。雨后的人的晚

天大概是开放日往来,老师带学生前来参今天也不地方是民国时宅,湖上不时会有船只,连孔石拱。远一点一点的再远,有中学虞宅当然不是孤期一位名人的故居,今例外位于国内知名景区,方是一座跨湖石桥,古朴雄健,的地观。

放在露台的护虞仲夜将刑鸣然后抓着他的小腿栏上,用力顶弄

清楚多少人知道明珠台刑鸣面向远山,背分舒坦,却朝湖面这里,他担心被人看现,所以,也不始终无法完全入戏尽管身体被摆弄得十台长住在

不得光的。出声,此系明明是见刻却在光天化日天夜里他不准许他之下与他赤身裸体地淫。这段关

虞仲夜面无表情地“怕吗?”里进出,突然问他:在刑鸣身体

业,未舟的他的心里。垒在石头一了。家庭,事任。还有,破釜沉雪的仇恨,未怕的东西太多决心,喜怒“怕。”刑鸣坦言。他无常的情人。它们像尽的责

高处垒。一直在摇摇欲坠。

“怕就喊出来。喊出来。””虞仲夜命令他,“

一层,只见远处人得嘤嘤娇喘,被人发现的担忧又深刑鸣隐隐听声浊杂,唯恐模作样。

大点声,再喊。”个方向弄刑道:“鸣,又下虞仲夜倾斜上身,换

宣泄抹绿扭腰动胯,极尽夸始更大声地,仿佛戏台张。上的角儿一登场便斯底,后来就开始歇表演性质地叫.床喊,一开始只是更具要吸里地引所有人的目光,描红刑鸣不得已开

但很痛快。

虞仲夜居然也很满意

耳边轻轻地哄着:“我在什么都不用怕。”怕……”他在刑鸣“不用怕,不用

刺。四周更亮开眼睛,只得把脸埋进死搂着虞仲夜的太阳晃得睁不虞仲夜的肩窝肉里,死了。刑鸣被灼热着刑鸣的屁股,愈发指甲掐进他健壮的背部声说话,一边他。揉捏一边低猛力快速地冲

欢我吗……”两个男人激烈地厮杀。鸣全身发抖,手脚下来,唐地松懈问虞仲夜:“虞都颓老师……也喜他几乎失去意识地潮来临的时候刑

思考杂的问题。眼睛注视刑鸣,仿佛在虞仲夜停下来,微眯着一个多么复

仲夜才回答。“喜欢。”良久,虞

坏了。他想支起上鸣眼里只是电刑鸣锲而不舍,回放,这回虞台长手虞仲夜却拒绝刑鸣简直高兴身去向又贴上去,但火石一见虞仲夜英俊的脸越来越露台推进湖里——明虞仲夜讨一个吻,但劲使大了,他被直接从依旧毫无表情,那张与他亲近,冷慢镜头刹那,刑着脸将他推开。

腾一阵刑鸣在水里沉沉浮浮折的高潮相似,他视自己游回岸上。溺水的干在岸竟跟性窒息体虚空,他像一条被甩,张口喘着粗气感觉,最后虞台长爽完就走了,线朦胧,身上的鱼般伏着不动

迟到的尖叫声:有人落水啦!处传来

落了水又真有了点发烧的迹象爬起来,还

太多了。般也就临睡前又留刑鸣照面的机会却不个面,吻下额了两天,但这两在虞宅,虞台长在卧室床前露天里与虞仲夜头,道声晚安

又有大动作,旗下是盛的顶级cbd。这回收,既受万众瞩目,作风,意料的不子公司与一家地产明珠台总部大楼为中心域。虞台长继任以来的一贯高回尖。的合作方出人巨头合作,打造以每个项目都高成本也在风口浪刑鸣知道台里最近

本掮客角力,人一面得应付各色官僚,一面又得跟资知道龙椅难坐,高处不胜寒。人都道皇帝舒坦,谁又

电脑精修下》要播出一期《东方视界但没准虞台晚上十一点,的短片。才回来。这个时候刑鸣经躺在了床上,备睡觉,他捧着手提

步声刑鸣已经很熟悉了,但好像来人虞仲夜的脚不止一位。

轻的男声,刑鸣听见外楚楚喊了一声,““问了林叔才知道你在头的人清里,”一个非常清亮年爸。”

慌张地从床上爬起不陌生面的少爷声音竟整齐,贴着门缝听门外的声音。仔细辨别人是了一下,这位素未谋,应该在哪儿听过来,他迅速穿戴虞少艾又说了几句话,虞少艾,刑鸣瞬间

藏了个背着我跟他不出现,“外在这玩笑,“该不是爸开?””虞少艾跟自己老找你你小妈吧

虞少艾随时噔咯噔地转动,刑鸣往后退了一步。门而入。卧室的门把咯可能破

仲夜“藏了。”门外的虞竟也不拦着,“自己看看。”

门把的手终于这话说得太坦荡,虞少艾反大概松开了。倒不疑,握住

“实习还有意思吗?”

“还行吧,被林叔夸…”上天的我还没见着面呢…我师父,

。人家父子听得出来虞少艾短时间内不可能序天伦之白之后,麻利地从三,可惜落地时一下没么事儿呢?刑鸣想明,崴了脚。离开楼窗台爬出自己的卧室站稳乐事,他一个外人留着

脚伤,趁夜色掩匆匆出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