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83章

第8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欢。在真正接触到本人之前个预设,这预设来自他的,虞少艾对刑鸣有人对他的评价,人喜不好接触,也不招节目与周围既骄傲又娇惯,人应该他觉得这

也看刻薄的话,刀刀的新闻节目,最喜欢的主持利,却远远不如唐纳人就是唐纳森针砭时政珠连线》幽默风趣,举重若他总是冷着一张脸,依稀可见唐纳森的影鞭辟入里。他在美国,但他不缺唐纳森的犀轻。刑鸣的《明用最生硬的口吻说着最太狠。

人。但老林对刑鸣的评价很高,高得惊

每年回国闱丞,对待主子缜密心虞少艾机,两次,每次都是老林去聊。他知道这人是他,典型路上也会热络地闲,基本全无主见。中国特色爸的亲随与司的官宫

就是虞台长的评价。老林的评价应该所以

的可以说成弯的,铄金的地方。直斑斓的,虞少艾是听黑白的可以说成明珠台是个众口真假莫辨的传言的见过一些

面上想到已故的母亲,总持无所谓的态度。只不过每每少艾对身为电视台台密父子,但虞不适感一年见不了几次面,表男人与男人那些事儿也有一种看似亲从胃部涌出来的的父亲其实很陌生,对

点好奇。他不忿,不屑,不理解,但又有

他爸跟眼前这好奇到底是不是那样的关系。个男

界的大红人,从山过是过街老鼠,人从乡里火到县里,只刘亚男现在是这一地人喊打那红到山下,种。

来挖猛料的记者都打独没有对前来探访的刑刘亚男挥舞笤帚把所有上门直等着的就是你。鸣动手。她一见他就说冤有头债有主,一出去,

硬起头皮才的,容寒森森刑鸣一笑。那笑走进去。刑鸣边把门敞开,冲亚男一边说话一

乡民得有些发黑的锦老师几十年来行善所得的奖简陋而干净。墙上壁虎,动也不动方,被刘亚男收拾干净挂着刘看,也就十来个平色系的窗帘刘老师的那个棚屋已被蓝白条纹一只灰绿色的砸得稀烂,好容易才旗边趴着看着,像是死的。的床单与同状锦旗,一面四下看了。刑鸣

刑鸣感到不服。这地方本能地让

里出镜的形象不太一样上地揪她头发,所以乡民们就一拥而更像一个男人。于骨骼分明的脸看着。因为每次出现,线》她现在剃了短发,过刘亚男跟《明珠连

的红色大字。她蒙了不白之冤,没来式替自己的父亲,所以她想通过刷红字刘亚男主动承认,所以对常年在上看见自己父亲到上节目讨个公道,都是她写的互联网还挺熟悉。她从网,《东方视的方大城市里工作得及赶回来,第一时间就想洗冤。是大学生,界》直播时那些刷屏

男人个年轻红的牙床,与她那张灰白的脸搁在一块看,有点刘亚男说话时微露鲜骇人,她意识到眼前两最近上火。都看着自己,解释说,

大概是嫌地竹筷用不利索,但馆子里,虞少艾两根方不干净。吃相狼吞虎三个坐在县城的小尾不动碗筷,咽,刑鸣从头到他们

都是恶人。”亚男夹:“记者,细嚼慢咽了一筷子笋干

我以前也是记者刑鸣不。”说:“着否认,只

么帅的。”地说,一眼虞少艾,更加坚定一眼,摇了摇头,“你不像。”“我见过的记者里就又看刘亚男盯着刑鸣深深看没这

者?”“你见过很多记

个。”,都见烦了,来一个打“很多

些记者?”告诉那为什么不想替你父亲洗冤吗,“你不把冤屈

“说了,没人信。”

一一解释。案子的几个证据,让她刑鸣也不信。直到,他向刘亚男指出现在他也不觉得自己错了

小女孩接吻的视怎么解释你父亲跟“你

他怀里扑,她抱起来哄,,我爸便把脸贴着脸了,但从你们看,像是吻了孩子可能夹一筷子扣肉,面上学,陌生环境吓得她哭个不个角度来很是不以为然:“那孩子第一刘亚男又那孩子就往的嘴。”

证你父道么,除了张岩张慈父倒也算个解释,刑鸣手指轻扣桌面,微微蹙着是否合情合理,听上去眉头:“你知侵。”女,还有两家出来指甭管亲性

层油灰,蒙着一桌面很混合物。

良,那都是们看见张家靠钱,也想效仿。”刘刻板印象非怨,倒奇怪的?他,非恨很有些怜悯与不上了电视挣了屑,“人这件事勤劳善,其实又蠢又坏的多了们都以为农民“这有什么去了。亚男说话时表情奇异

老师的亲生女也替刑鸣问一句:的变态。”责他是恋童儿都指“可连你姐姐,连刘虞少艾总算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直打难,她以为我挺困有好几百万社会各界募睦,生活捐的善款,一爸手头上“她与婆家关系不那笔钱的主意,但我爸没给——

?新闻打断她:“刑鸣给了她一百万。报道说你姐姐曾承认你爸是给了

有人记得这事儿,你信口胡说,挪用个不留地统统毒死又露出生一刘亚男鼻子里“哼”了一声,,而是他多年人,再要放火、要把百万善款猩红的牙床与嘲们可以去打听打听,来购房,但那钱既不百万那么多是善款,也没息事宁人,完过报案解决。但我相笑容:“她笔钱用姐总是去小学门妇无赖我姐是不是纯属以讹传讹。的积攒,因为我信学校里肯定还我爸确实给过我大姐一他亲生女儿,所以他来省吃俭用又收破烂。”讽的加上闹事的一方是么个只口撒泼,扬言要杀人、全没想。我爸是个老实认钱不认爹娘的泼全校师

眼看见的漏洞,东篱小学的教学环境仍“那么钱呢?”刘亚男然很差,既然说没有善款私用一针见血地指出,“的话里,钱去哪里了?刑鸣有个明眼人一

大型募捐。那‘感动中国’校服、课桌、日用品亚男说,个时候几百万远比雁过拔毛,最后“钱?听过,见过也是元现金那时候由地方红了吧,我爸——哦,还有几现在值钱,结果红当选那年有揣进兜里过。”刘层层贪腐,十字会内部与当地政府脑。面只收到一些和十来万十字会牵头,搞了一场,就是从来没年度人物,“这事儿得八九年前十台很破的电学校方

了点头这套玩法很常见。以物资充刑鸣面色凝重地点:“慈善机构的抵现金,油水。”同,虚阳合开发票,一进一出都是

断断续头:“后来续倒是有些校而言,都是杯水车于这么一个几乎不向学。”刘亚男也点了点间募捐,但对生家长收费的学

:“这些你都微吃惊刑鸣微没有告诉记者?”

”刘亚男呼哧呼哧喝从那位红十字会报纸电视了,你过对了,当时合影的市领导步步高升,跟我爸握手“我爸是大人物了。”副会长手里接过跟市领导握了手,合了打一耙说当初根本没收那张写着两百也调去了省里,都了半碗万捐款的大红‘油腻腻了那么多年再倒汤,又抬起脖子,“支票’,还到多少钱,谁信那位红十字会的副会长已经影,照片早就登上各

倘使只是被事情的走向已经完全失扯的就不再是张家或控,刑鸣自知冤屈的可能,但这件诬告性侵,还有洗清案子经骆优的《明珠不妙,反倒格外冷连线》一渲染,牵?”刘家。相信你静地问:“你凭什么要一个小老百姓

刘亚不相信我?”男反问:“你凭什么

见刑鸣不说话,她自己“算了,爱信,竟有些心这个案这么多年里最后一口汤道:子我也没。别说倒耸耸肩膀,喝尽碗有实在证据。”要乐意查就查下去不信吧,你满意足地撩下碗筷过去了,就是眼前

张嘴,呼天告据,只有一她确实没有真凭实地,谁也不信。

倒是一如既往短短几天就挖出刘亚男正憋着劲看过精神科。跟前夫争夺儿子抚养权记者、三年前还曾去医院地无孔不入,

成一个疯子,有个网的?被父亲性侵导致精神病复发,问,你的精神媒记者一路追着她逼她描绘某些媒体直接把现在县里来人说她问题是不是从小

者一人一脚,将他雄被从云端打落泥里,好事一夜间,一个英踩得严身。实实,永世不得翻

罪犯、猥琐的淫徒、伪善的骗子。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肮脏的

高龄,天天与废跟我说实在扛不住了。强行把他推到了全国。他也想过放弃,也想享受天体高潮。我爸有时也会就是你们媒体人的集伦之乐,但你们断了他的回头路。”品垃圾为伍刘亚男最后说:“这件事打从一开始’的光环,他近八十岁的的面前,给了他‘英雄人民

,这遗余力,心惊肉跳,却不得是一部分或者说很大他们毁灭英雄时欣喜若浮躁又虚荣,他们塑造刑鸣感到英雄时不狂。一部分媒体不承认人的现状

与那段过往何其相似。

不可幸免。可他自己也

鸣仍一直发馆的门,刑直到踩出小饭抖。

词,就是闹上法在哪儿了?”地说,“案子怎么就是她的一面之,又错”虞少艾倒是一改先前实的庭,都不算数的。个播报新闻事法,你一“这也判自有公检在台里那义愤填膺的劲儿,不浓不淡

步,没有回话刑鸣一个人往前走,没有止

。屡试不爽。这是太好的借口

,又追“这么大的太阳还冷,探刑鸣的额虞少艾似乎看出他的不儿来,抬眼望了一眼头:病了?”上去,伸手探了太阳对劲树梢上明晃晃的

刑鸣没来得及回答他的话,听见自己手机响

虞台本人。然不是老林,而是

他犹豫好一会儿,才接来。

哭。……”声音像是从嗓子出来的,里憋态地住,会不敢大声说话“老,怕自己一出声就收不

虞少艾两手插在兜里,斜着眼睛打量他。

“怎么了?“声音不对。”虞仲夜问,

“我……我……”握电话的手仍的话。抖个不止,刑说不出一句完整鸣嘴唇哆嗦,几乎

“在,“我来接你。”声音像云絮从天边飘了过哪里?”虞仲夜的来,说不清的温存柔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