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85章

第8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噩梦困住了。有一阵子被同刑鸣

感。。还有被人紧水。嘈杂的人群住咽喉的窒息紧扼

的麻木漠然们千人一面,相似,刑鸣能清楚看见,相似的冷眼旁观明知是噩梦却醒不过来周遭每一张面孔,他

生疼,抗争更是徒时肺部呛进更多的劳。,想抗争。发声想发水,胀得

独伶伶地在水中沉浮,越陷越深。

鸣,醒“鸣醒。”

他感到脚不安来。意,惊叫道:“分的小自己边,还的噩梦里逃出刑鸣被一声呼唤惊醒,虞少艾!”以为又是那个手子打算爬上床黑暗中有人坐在总算从那栩栩似真识尚未完全清醒,

“是我。

子里含了一口鸦片惑。的蛊这么低醇厚的嗓音,像是嗓,每个音节都是要人命

是谁。刑鸣来这不是虞仲夜还会癔症,他明明拒绝了他简直怀疑自己发了里。

,射进狭算不清楚时“少艾在哪里?”也不森森的月光的,唯有睡过去多久,刑鸣有,他往窗口瞥过去,辰了空间。知自己头的天还是黑

今晚的月亮又圆又大。

虞仲夜道:“老林接他回去了。

又差点再,伸手一揽,他就但幸好虞仲夜就在身边落进了他的怀里。刑鸣使劲支起上身,晃一下栽回去,

子。他早紧紧勾住虞仲夜的脖温度与手臂的力已极为熟悉,刑鸣突然胸膛

身坐到虞仲夜的下.体,啃吻对方的唇,他翻抓着他的手去触摸自己胡乱地撕扯对方的上衣他在黑暗的腿上,

师,给我……“老

往日里刑热量。鸣极少这么主动,性至于他此在过于真,过于寒冷想之必需品。但刚才那,以个梦实交.合的肉体迫切想从中汲取一些对他来说刻仍瑟瑟发抖,可有可无,绝非朝思

所动然而今夜的虞仲夜不为

引,也不接受不冷不刑鸣扯器,虞下自己的裤子,露出地揽仲夜也已完全着他,不拒绝他这笨拙的勾.袒露胸膛,却仍半勃的性

我!”“给我…,他从肺腑深“给…”刑鸣破了虞仲夜的唇,的血腥味愈发令人狂乱处迸发出哭腔,甘甜

有理智,泄露所有恐慌,一发不可收拾一声哭腔摧毁所

很难得。虞台长向性癖他都得甘之如饴。道,他要他的来强蛮而时候绝那些古怪的不容许他说不,他

没想要他。但今天虞仲

致、温柔寸游移子似的委屈地哭泣皮、眉弓与眼睛,一寸下去,吻得格虞仲夜抱嘴唇顺着刑鸣,纵容他在自己怀里跟外细,他的而缠绵。着他的头

舌头直到怀里人哭声覆盖渐止,虞仲夜将刑鸣的脸捧在手心里,嘴唇嘴唇,舌头缠上

如解酒瘾一般,热动着的舌,这个酽。刑阖着眼睛,后仰着陶醉吻,滋味渐浓情渐,他地交换彼此的津液头。虞仲夜搅鸣满足地纳入

去,一边深吻裸体地躺倒下他完完整整护在两仲夜的身上,被,一边以性器摩擦对两个男人赤身趴在虞方的身体。刑鸣之间。

,虞仲夜正睡得更为踏实。好的一夜。没有立在窗边抽烟。很性交,却比性交过后刑鸣睁已亮开眼时,外头天色

掩,虞仲夜的脸上光太阳不错,微微有风影各半。,窗帘忽开忽

神一样到虞仲夜开始回想自台台长如此尊贵的明珠种地方。刑鸣酒店太简陋了,第一眼见见的男人,像不该出现在这时的场遥远而英俊。令人一眼看景,人群之中能

深深嵌入他的身体觉至今依然强烈。这种感.合,这个男人的部分即使每回交

而虞台长的外国烟够劲,掩去着一股新鲜的灰根本看不中国地县城很小,很脏,放眼天没有万物一新之感,图,的化肥的味道,幸不少。。新的一一抹若有似无图上看空气里反倒弥漫,也不过是见,即使搁在全省地

淡而好闻才抽。应酬时身上从未见过虞仲夜在确实偶有的烟味,可能只有刑鸣自己不抽烟,也他面前抽烟,但虞仲夜

回过头,声。虞仲夜听见声音,忍不住咳了一就那么用手指将燃烧的烟头捻灭。刑鸣微感嗓子发痒

着了?手揉揉他他走过来,伸的头发,问,呛

里失态刑鸣低低嗯一声,起,低下头避开虞仲夜的眼睛。他还记得自己昨儿身就扎进浴室里大哭的样子,觉得丢人

物,准开花洒的玻璃门,正这么尽衣刑鸣脱线,忽然发现虞仲夜的视穿过那半透不透备打直直看着他

僵硬地侧过身体,,耳朵根子,脸上也烫着了无表情,但刑鸣没来虞仲夜的眼神不带欲望由地一阵脸红心跳。他手足无措,不知该不该遮挡。

尽管他与虞仲夜早他跟虞少艾同屋居然令人有些害羞。”相见。比此情此景,已无比熟悉对天,每天都得“坦诚住了好几方的身体,尽管但他觉得那样的情境理所应当,反而不

。国画讲少这么大咧气着。虞台长上头伏着只凤凰,勉强起究藏内敛,很是丹青行而在门后那人身上。到遮下来的,露结合,崇尚含蓄家,欣赏的些花鸟,也不知哪里拓室的玻璃门绘着一目光自然不在门上,挡之用咧地俗大概画的是牡丹

刑鸣浴室里渐渐水汽弥漫将水温调高,狭小的

朦朦胧胧,似藏似露。副年轻紧实的男性轮面”,廓,十玻璃门上勾勒出一犹抱琵琶半遮足应了那声“

过它们,赤裸着走进去壮健美的子,衣物自强躯体滑落,掉地上。他跨虞仲夜慢慢解开衬衣扣

共浴一,但显然不介意再虞台长一早就冲了澡与美人

也很是己是个美人。清楚自刑鸣当然是美人,而

,不至于被当场轰叫他老师,固执地要求接受当初他带着虞台长悯”八个大字,固执地赠他的那本诗集,带出办公室去。皮相出众自己专业指导,无非也着“珍惜天赋,保持就仗着

虞仲夜微笑指导哪里接受着问他,你想

日,能不鸣笑得特那点天真的心机毫晚就去老师家里?特别大言不惭别坦荡,也不遮掩,刑能今,捡日不如撞

虞仲夜没有拒绝。

人是利来的真漂亮半,露一半。同样漂亮的人偏这个还不是为名为,为父申冤这么重见得多了,偏,但的心思,也给你藏一

是谁,这爬上床的小玩意儿到底家的儿子。虞仲夜很早就知道

就察觉了。也没听见有近,他立马光脚踩瓷着虞仲夜,人进来人一靠,但砖,步子很轻。刑鸣原先背

种荷尔蒙他太熟悉了。的气

手中的浴液自上而下的发过腰腹忽。以臂弯牢牢钳住他,将身上。他侧按着刑鸣的搂进怀里,想动但动地抹在他的乳.头,划.抚,边边角角都不疏手指,慢慢擦过双手臂刑鸣被一与脸,一边移动洗也似爱温柔地纠缠体毛,探入胯间。似清头,一边吻他湿漉漉不了,虞仲夜

唯独一双腿软得站不住。受,全身肌肉都被虞仲夜撩拨紧了,子眼气特别甜腻,刑鸣感到嗓酒店里的里齁得难廉价浴液,香

虞仲夜后庭浴液的中指顶开他的,徐徐抽插。上,沾着廉价将刑鸣抵在玻

他耳边低笑:“还是也倾下.身,虞仲夜附在。”

水温更高,刑鸣全的粉红,讨饶道:“烫身透出鲜艳……”

陷下去挺软,刑鸣上。床便又把人横抱起来,岔着腿,走出浴室,抛回床虞仲夜湿淋淋的身体

候,刑鸣正跟虞上玩69。老林派车来接的时仲夜在酒店那张破床

提要求。么干,虞一开始其实没打长不热衷的姿势,他没胆子算这

刑鸣脸孔朝怪异姿势。倒挂在虞仲夜的身上。条长腿,,整个人几被折腾得脑部充虞仲着他两强迫他扭出各种夜肆无忌惮地摆血,难以进气下地被压在床上,

他亲他他的会阴,舔弄他的肛口。破损的膝盖,肿胀的脚踝,也吮.吸

嚷:“你儿子进一颤,却气咻咻地…都看见了!”这等待遇,舒服得浑身大腿夹紧了虞仲夜一点脂膏化在了里头舌头进去了一点点,像刑鸣没享受过的脖子,嘴上来了…

来了。”快套弄他的性器,见了好。”虞仲夜加“看“要

小腹,滑半顺着自己的半射在酒店的被单上,向胸膛。刑鸣一

沉,屁股撅得老高刑鸣用脸蹭着身体上,腿分开,腰下砖砌出得像用少顷又把脸埋进他瘫了,软了,刑鸣倒过以后人就夜的身体坚硬肌肉的线条都很清晰,。虞仲两腿之间虞仲夜的大腿紧实着趴伏在虞仲夜的来的,每一块

不禁感怕是忍了一跟一柄铁器似的。想早已蓄势待发,硬夜,刑鸣到好到虞台长那东西笑,昨晚上邀你你不来,何苦

摸其狰胯下之物却是顶顶凶狞的都知的兵匪,刑鸣抚棱棱青筋。知道他道明珠台台长风度翩翩魅力四射,哪突然觉得喜欢。外头人边角与透出皮下的

么一低头含入一半龟头口。轻轻用牙磕了这

狠抽一下:刺痛,茎身猛地跳了跳“弄。”,虞仲夜气息微微急促,点调皮又轻微的抬手在刑鸣的屁股上

台长完完全鸣用手弄,也嘴弄,替虞全释放出来

交待了两件事情虞台长爽过以后

去,你住单间。和谁出后不管一是以

报道暂不用你跟台庆做好二是刘年的金话筒提名。案的后续准备,以及今进,你为

一个信号:金话一句听着像是玩笑白白封口费,及时纠错传递出一句却明明台里或许并不打算筒与台庆晚会都

事情已“失误会彻查,会处分,但这经跟白了?”你没关系了,听

“可——”

他再多辩一句。他的指,神态却温柔得罕见,他说嘴唇上虞仲夜不容,交给我。头摁在他的

坦,却也将感受到久违了松快与舒信将疑。不过三个字,刑鸣

眉眼脸型神情完全随了父亲,来接人的不,活脱脱一个年轻版。帅,但精气神挺显然也是娇生惯养林茂。林茂的长相长大的。,一身潮牌虽说人生得不高也不老林,而是老林的儿子,开的车还是卡宴,

疲劳驾驶功劳,主要是他凌晨说:“倒不是不安全。”四点才到家,担心他我来抢我爸的车,林茂发动引擎待两个男人上了

虞仲夜道:“你费心了。”

着自己老子是明珠能跟一,也是真心”林茂这话是拍马屁来了吧?久没,没一个见他了。就台台长的亲“少艾回能跟咱们少艾比的。信。我接触过的二代里个司机的儿子摆着狐假虎威,仗兄道弟,明二代称实意。他一

这话刑鸣有虞少爷这样方。因为少所谓的二代难得干净又亮堂。识过不,虞仲夜也是育,鲜作关系他也见败絮其中十之七八是金玉其外的,子有同意。虞少艾确实

,再爬对了一张床虞台长的私生活,但多他越打也就忍不住有些,林茂也没少云。林茂当然没胆子窥探好奇。量越感慨,这世上打量刑鸣。是比别人高点帅点多少少听老子提过,就能平步青刑鸣一开始打量过林茂有些人就是命太好,不

长是不用避讳刑鸣眼故意显摆那里。虞台林茂频频避讳了。他窝进任何人的,他也不想份亲密。虞仲夜的怀里,从后视镜里瞥来一眼,那点鄙夷与不屑全部落

着他。虞仲夜眼帘低垂,看

费力。刑鸣眼周微肿眼眶微红化腐朽为神奇,不他自己丝毫不担心得太惨烈,但,还是出镜的问题,化妆师都是顶尖的,能昨儿夜里哭明珠台的

小狐狸,倒了抬刑鸣的虞仲夜下巴,似开玩笑地小兔子。”打量:“这样子不

吧。是像小兔崽子么生硬地打情骂俏:“刑鸣仰着脸,不怎

挺的鼻梁:“都像。”虞仲夜笑了,又点点

钱,答应不告了,不了了,林茂直视打招呼的事儿知为当不当告诉两天突然反悔一个直男就忍,那个也不有件事不知话给我,说要告我强奸。就是上回我痒,干咳,打个托您跟什么前未遂,蓄意伤人。”前方再不敢多看,嗓一声:“虞叔,已经收了子却无端端发孩子本来这样的举动

听风声就是雨。这个声?调任公安部一事确上闹出什么风波就是他明节骨眼实有了一点消息,但纵奴恶,还告了,何必多此一举地跑来知会一舆论当口,一真要告也就妄图只手遮天。珠台台长主

震虎,提醒他别玩过火了。老丈人书记撇不开关系,目的在于敲山格虞仲夜自然熟悉,这事情与洪行事风

的,他们……他们让我怕得厉害,一不全说了:“其实留神就把真话背锅!”林茂心里人不是我打

。”说:“你放心这里头没你的事情仲夜笑笑,对林茂

么一声。车上驶过一大片绿油油的驶过那些积了泥水的深坑,嗵地响了那实还行,底盘很不见多颠农田,人影,但闻鸟稳,倒也没觉得声。卡宴确

内想了一招。刑鸣闭上眼睛,在平稳前行的卡

倒逼真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