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86章

第8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考虑,节目组安排,向小波倒是难得老实之一,但放就涉他坐在门后,观众们一睹真面目。准备直播一个轮廓开赌场这些事情多半了。他是本期节目于对向小波人身安全的回到台里了,出,一早就到后台准,不能着黑用灯光投射贷逼债的新闻当事人最多

间。不能提,没什么发挥空一个字预料的那样,四平八稳刑鸣节目进程确实就,该说的说,不该说的

,白白样子没去关注。他深刻意,这期的,为博万岁爷解颐一笑节目收视率应该可扎根贫困山区的老教师,他与骆优明邀宠,暗争功直播结束,看阮宁咋咋呼呼那累及一位三十年视率的确是万恶之源识到收,但刑鸣自己

一个交待。欠全国观众他欠刘崇奇一个清白。他

特警的隐私,真正的成跟了记者周三面。但得保护公安片里有些镜头就忍痛组里,这些涉险拍摄拍下一些打黑都留个底,一期回顾节目。,才哪天就有机会做一天的画现场的珍贵画没准儿给剪了。刑鸣特意吩咐

着慌,突然插嘴道没走,想着跟的安全呢?”护,怎么没人顾及我向小波录完节目也:“你们一口一个公安特警的隐私得保事情,越听越交代这些工作上的天换个刑鸣多要点钱,改地方赌。他听刑鸣跟底下人

道你就勾嘴角:,忽地一不留神说漏了“去现场跟拍的记者刑鸣转过脸来,面无表是线嘴,赌场的人都知人。”情地打量向小波半晌

向小波笑容就你不是说公安把赌场端了,我上节目没问题嘛慌,突如其来的?!”瘆了,有了压力,急了:“刑鸣没表情时让人瘆得

“你蠢才会这么大的地下赌刑鸣轻描淡写:赌打黑没有漏网之鱼。信我的话。‘有是愿景,场后头定有人,便没有,哪回扫黑必打’‘除恶必尽’只

衣领里还有大量工作人员与没散场的观众,向小,脸都吓青了:“你这贱货玩我是不是?”演播大波揪着刑鸣

都别去了,一拍开他的手:那些场所也高了不少,轻轻松松就“以后出门避的黑社会,你着点生人,涉黄涉赌的保命要紧。”刑鸣现在比向小波条龙

向小波掂砸演播厅里的设不了好,便想备。量一下,跟刑鸣动手讨

万。”无波澜:“你砸了就得纷纷惊呼,刑鸣依然面赔,德国的机架,二周围的人来不及阻止,

了,点着刑鸣的施,最后破口大骂还真以为自己当上的主播,他跟子冲围观人群牛掰是不是?你他向小波无计可嚷嚷:“你们知不知妈比你妈还贱!”领导还让他司机给我道他怎么!你们!”你们台里的领导睡觉啦见不还口,他更来劲送过:“你他妈钱呐

该轮近盛传金话筒提名的事率,但有骆优是谁人员面面相觑,说是一半一半的概,新人里二选一,听着,怎么也不到他刑鸣。留在现场的工作难猜,台里最

作刑主播,世才貌样样拔月呢尖,跟与他处处相着还没点的,恃强凌高是本能。骆主播家充其量就是衬的虞台长传点绯闻,就不行弱是天性,踩低捧一个雅谑,谁角换风花雪这东西是很奇怪了。?但这故事的主

?潜规胚子干下作事你刑鸣除了脸还则谋上位下作有什么,特别下作。

他。所有人都扭着脸,目光复杂地看着

没有。额外反应都可刑鸣就像冰凿来的,一张脸既冷且静,,一点众人期许不露一丝蹊跷

去。向小波的领子轰他出然后保安来了,揪着

喊他。“鸣鸣。”有人在身后

刑鸣回头,看见向在一起。跟场下观“向叔”。向勇也跟来众坐勇,喊了一录了节目,刚才

到底不放亲儿子

还跟以前一样。

来就给向小波一嘴巴子。从不问其中曲折是非,见两人打作一团,直欺凌自己的继兄挥刑鸣跟着母亲一起入了向家。起初也试着向一七不落下风而且十之有。向勇每每撞过拳头,

居然欺负弟弟桌上,向勇把向小那时候偏瘦,偏波伸向羊肉锅的筷晚些时候向勇偏越瘦还越不爱声教育:羊肉补。刑鸣疹子。从饭店里带回一大锅了委屈的刑鸣好好补子打掉,厉碰就过敏,罚你今晚不准吃饭!,说要给受红烧肉,吃肉,尤其羊,浑身都起血红血红的

向小波盯嘴的大筷子。着红烧羊肉直流口水,儿子视之不向勇对馋见,反给刑鸣夹了一

头就刑鸣微笑着说谢谢,闷吃,狼吞虎咽

一次他说过自己吃羊肉会过。但向勇一直记不住。敏,还不止

真正爱吃羊肉的是他亲儿子。

俩你一口我一,父子口地一起吃了。晚些时候,向勇以为刑鸣已经睡了,便悄时吃剩下的羊肉热一热悄把饿得只能睡觉的向小波拍醒,把晚饭

门也能闻见那股了。条的血道子。他隔着的一角,得胳膊上一条浓重的膻味,更痒睡,身上痒,睡抱着胳膊抓痒,抓不着。他蹲坐在床刑鸣其实没

恶心。他觉得这股羊肉膻味特别

也想们一下。所以后来他了个法子恶心他

下,兴许不会变得候的自己戾气是很那么混账?血霉。父母膝他对向勇有愧那时波如果能承欢重的,仿佛头顶角刑鸣承担了,向小浑身带刺,谁遇着谁倒疚,连带母亲那份一起

忡忡地过来,己方才与向刑鸣看见向勇忧心猜想是听见了担心亲儿子的生命安全。小波的对话,

了。向赌场的人说我唬他的,记者没份。我也不知道这么泄露他的身鸣宽慰继父,应该不敢再去至少这阵子说能管多久,但

摇头,说你妈圆饭吧。周末一家人一起吃个团要走了,这向勇摇

个借口:“与唐婉可能没周末还有工作,桌,找刑鸣不愿意时间。”

意孤卑微怯懦倒没了就咱们爷俩,有些事情“先回来吃饭,吃完再得没法看了,他一向勇喝点小酒。,但以前在唐婉母子跟前的那点早该告诉你。行:

有些预感。么,刑鸣心里隐隐自己说什向勇打算跟

当年刑不知情。只宏因言获罪,身为是那么多年来她闭口不配偶的唐婉不可能毫,也不允许旁人开口。

个临敌我形势也不远,一直虎导至今静,人就被调走了,一面上,而且还离他省调动,很反常,这当年没来得及揭发的近退休的老狱警还跨张宏仍在台就很明显了。他爸刚有动视眈眈。飞那里

特别喜欢这个故事。线,但他了院好片却进不候,他们去看电影《赵氏欢去影院,嫌烂片扎孤儿》。刑鸣不太喜没跟前女友分手的时

成人,旧恨。孤儿遗子长大二十年后,终于手刃仇人,一雪遭灭门之祸

意恩仇。多么快

怀,扯犊子吧你。不行气韵不朋友跟离场的观众扯什么哲学思考人文情行,还不行了,本子不行节奏歌是越来越都在吐槽,陈凯

志片。鸣看出,这是一部挺简单也就刑的励

,笑慰平生。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呢?他只能想到四个字如果这样

店,有不算相,盯着街对面不是等人。园两条街的路口站着熟的同一家便利事经过问他是刑鸣在距明珠

刑鸣面上点头,心里茫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等的是谁

里准备台庆晚会。,但下午告别时还务必去台下了指示,这个周末虞仲夜没说今晚来接他

鸣回忆起虞台前后表现,又将虞台长长说的对比看了看,觉得这话那声似乎也值得信半成“喜欢”

不够。但还是

想要的能按参照,。他理不清太多。偕老”也思泉是个参照他自己缺失的这段关系。可能虞仲夜太多,给的确实不够,书里那些“执子也可能是但感情这事不之手,与子图索骥

看见一辆宾利驶个人,刑鸣认出他们进出出七八干。又漫无目的地等利店已经进来,停在自己跟前,刑鸣员工,传媒狗熬夜加班短短数分钟,便夜宵还得回去接着了五六分钟是日常,这个点了买了都是台里的新

林说来之前给他打了见了。老林还说虞接,上撞车上只有老林,好就在必经之路今晚接你过去。电话,但他没

了,经向后座,问:“老师呢?番胡小波一了重新开机。刑鸣看闹,就忘直播时关机荡荡的车了一眼空

“虞叔晚上有应酬,可老林道:能回来也可能不回来。

这意发不确信:“呢?”是接自己少艾那……思就去解决领导需要,刑鸣

。”公那儿去了,这个周末老林道:“少都不回来艾住他外

哈哈地说去地刑鸣想想挺合情理,金话筒多了不得便拉开门上了。刑鸣闭嘴了。地搭腔,老林一来二没讨着好,也就识相地不爱听这些,明显敷衍主持多风光奋地和他搭两句,嘻嘻路上老林不时兴车。长多宠着他,说台庆

,刑鸣自艾已经回国了进主卧,于是吩占鹊巢,但又没忖不能再鸠了一间客房。气直接睡了虞宅,虞少咐菲比收

,便进去瞧瞧回来,见客房亮着灯凌晨两三点虞仲夜才

。听见没进,挺自然合上电脑,回上了床,但的手提电脑近处才反应过来刑鸣已被窝,正趴着看自带虞仲夜走到过头。经洗了澡

看什么,这么入迷虞仲夜问他在

新一期节方双目,脸看看网上反馈。目刚播完,地回答,刑鸣笔直注视对不红心不跳

临时折回工厂办事,见工人们违规。但场救人用液化气罐吃火锅,纱帽,果液化气罐自己的丈夫只是夜里着孩子传出爆炸声,一场大工厂老板与的预期陷为纵失火便,某工厂大楼深夜突然其实他在查他爸报道过的一起火灾。火灾起因不当官的丢动一时的新闻火罪犯。意外爆燃爆炸引发大火为被追责,了官,有钱的坐了牢冲进火主任因,救火英雄反被诬当年轰火烧死好几十个人灾发生在爆炸之前,其中一个死者的老婆带因各种违规行其他一些事故责任人也,酿成惨案。层老百姓们的,市建委令人满意此被摘掉了乌些烧死的久后查明,是那,基本吻合了底事情解决得还算是辗转找到记者,坚称火狱当年曾

头打滚。一个乡下女人穷疯了,她开口就要十亿赔偿,又哭又大了居然还想讹政府忍不住发孩子在镜头面前磕笑,笑她,大得听见的人都数额太闹又要上.访,还

,当时洪万良还是市委书记。楼是盛域造的火的工厂

刑宏背着领导仍存疑点全不足信,这起事故自己开展调查。他认为那些疯话并非

“网上的嗓音道:没起疑,虞仲夜大概没看见他查的这些,看似那醇厚似酒怎么说?带着一点笑容,仍以

开话题掰了一些网少。”刑鸣瞎“夸的多骂的:“道了。”友观点,突然老师,台里人都知

他也不说清楚台里人知虞仲夜,候着他的反应,说道什么完这话就静静看着

,只愿解决言碎语,这密工作做泉,台里鲜有想当初枕边人是林生理刚说明虞台长保需,不愿被绯闻困扰

鸣的后脑秒钟,虞仲夜“早点休笑说知道就知道。”两个人互相对视十几居然没什么反应,他笑他额前吻了吻:勺把他搂近自己,在了。他扶着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