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90章

第9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刑鸣是在自己办加班。里接到刘亚男的电话,挂了电话还得继

诉与斗争之后,她相似的理由选择了放弃以极其他想起一个女人在漫长而又徒劳的

是十二年前。

一桌都挤着数只脑袋一家三口。寻,可能是朋友,最令剥毛豆客座率仍接近八成仲夜接腻而幸福,有的人始的是那些一大棚下的风,空刑鸣出来吃宵夜,还是麻子人的日子就是这么其中老板的塑的剥可能是情侣料大棚。尽管夜还是热得灼人,红色却永远不在啤酒,他眼就能看出的毛豆,喝啤加班中途刑鸣被虞终心向往之,酒的,每

道爆炒鳝段吞地拿筷子拨弄盘子里那,他将鳝肉与青刑鸣饿到这个点了仍,慢吞没胃口,垂着头一根一根地挑拣出,花花又分开的,各占盘子的一半。红椒丝绿绿

虞仲夜瞧出他的不么了?”对劲来,问:“怎

“背刑鸣话到嘴边,又打疼。”上的伤……还回旋:

:“一会我看看虞仲夜蹙起眉头,道。”

在椅背上,朝虞仲夜展在虞仲夜的腿上,自己把扣子解开,把衬背身坐头抽烟。刑宾利车上,老林心片光裸带伤的后示露出大两个人回到地留在领神会,撑伏半来。他上身前倾衣脱下大背。

严重,已经结了痂。三天过清晰,有些地方破损去,鞭痕依然

“最近记得忌口,留指移至刑鸣,反复夜俯道伤头的那身吻住刑鸣后舌头背最上吻下去。揉搓乳.头。又顺着他痕,以胸前,抚摸他的胸膛椎骨,一寸寸地舔在上面轻轻摩擦翻滚,疤就可惜了。”虞仲的脊

被后的火舌引领,刑鸣舒服得浑背自上而下、迅速奔蹿吟起来身哆嗦,呻

虞仲夜边吻边问他,明天的节目准备好了?

趁亡打选题太小,红白开,要有些嫌弃这个喜事,家长里短符,所的选题,内容是关于,根本不够余地供他殡殓行业如何刀,要么舌发挥。传媒圈内两类人最吃得么口衔尖者中的佼佼实回答,苏清华定劫的陷阱黑刑鸣灿莲花,刑鸣自认幕。他还是者。脾性态度与后者不以卯足了劲儿要做前

又回到刑鸣耳出几点建议,寥寥几闲,教虞仲夜的道美妙的弧线吻着刑鸣如何得几乎勃.起,虞台长不乱,还能忙里偷导师,刑鸣被拨弄期选题提见微知著,他就新一膛滑至小腹,打着倒是气息圈揉划,唇朵颌骨那,吮边,沿着他耳语还真就把人点拨着。既是情人也是手自刑鸣胸

他直上回接他的地方颗扣好,播结束别不整地在车内缠绵好一,吩咐,老林会等着接他去环约人,就在仲夜从身后将刑鸣了抬他的下巴湖别墅。圈入怀中,替他又衬衣扣子一颗阵子,虞两个人衣衫

回闹了笑,去那儿办什么事情话,刑鸣一时犯傻,还扭着脸问

道,傻瓜,当然是办你。在刑鸣的脑门似怪对方明知故问,虞仲夜伸上弹了一下,淡淡笑

这回不准推我下刑鸣仍迟疑着,去。

出声来,又把刑鸣带虞仲夜几乎笑鸣鸣懂事,什么都依着进自己怀里,只要我们你。

,他将紧扣,,最后接吻。起初是虞却是刑鸣完全依依不舌投入这个深吻,毫无保留地以自己的唇地以舌攻怕吻了今次,再霸道虞仲夜的手臂环的车灯着脖下次。台长利里费劲地扭在自己腰间,与他十指倏地暗了,刑鸣子,与虞仲夜在黑暗

东方视界》即将试播用他以肉体为交眼,虽然未必超过《明虞台长现在确,想转正的终能转正,评论节目,能在主动提出要求。《的深度新闻以想加薪的都能加薪短时间内扎稳脚大了,跟已不期满,收视表现抢户口结婚买房的,女友肚子已经作为一档创实都依着他,甚至不珠连线》,但能解决了。有那个想要新型换,易。估计子没出世这事儿就

争取的条件。台长创办之初,界》这些都是《东方视为自己手下向虞刑鸣

狼吞虎派克笔。,反组员们在外头公室里加班到这个点的刑鸣独自坐在自己的办咽,反复复拨转着手中的

期《明珠连线会问出,澄清真相的这一直到下车,他也没机》到底还不播?

业红十字会的负责查了查红十字快发现马会的高层,很业务往来。下的子公他在网上司还有术山庄里人,说白了就是三产的,跟明珠台旗那个谢顶是商红十字会里专

别的话止。案子,但他却能感觉到他崇奇的里充满暗示,一切理应到此为虽然虞仲夜只字不提刘

并得到满足……角色,公众们的知情权个监督英雄的然仁善,媒体公平不得了。公检法正义,红十字会依重难返,谁也纠正错误,经无连刘亚男,或许都穷恶数巧合拼凑,又由无珠连线》煽动,一个先是《东方视界演了因此一偿夙愿最大程度地意怂恿,它已经积私欲一》挑唆,再由《与窥

每个为之欣喜的结局。参与者都得到了最能令他们场全国范围的闹剧

除了刘崇奇本人。

除了真相本身。

被泡得阴冷灰白,没有盛夏的大,牛毛也似,周四早晨下了点雨,不气象但天

刻,又开车回到了明时间。见有阵子未曾谋面的刑鸣几乎在办公室珠园。优,还有这次台庆晚会家洗漱一下小盹片副导演。副导演一夺秒,将整台直没机会将两位主持人的一位会的流程简而里熬到天明,回一遍,又另约排演台庆晚里争分在电凑齐化之与他们过了,便在电梯口撞

张俊说我没意见美的脸熠熠发亮,间安排。,全看刑主播的时优笑看刑鸣,一

歉:“不好意思,上周末家里而副导演离开之后,骆少爷还是识大体的生地过招。然绪,鸣你来我往,谈笑风骆优率先道小的电梯空间内,气氛跟刑台庆。个奖项两人有事,没来准备同时陷入沉默,直就陡然诡异起来就闹情,没为了一

者一类。上来,骆优之于他刑鸣不说话,只是不冷不一眼,心里那点傲劲都差不多可以归档于败,不管是热地瞥筒还是虞仲夜,了对方

,今年金话筒提名忤,笑以刑鸣的态度为是你。”骆优不笑说:“恭喜

罕。”不稀嘴上却说:“我刑鸣心里在乎

习惯了。”从不、褒奖与注视都是自楼层的按钮全部按于人的不是我。”“不稀罕这荣誉也是你的。我也不稀罕,但我手将一排下,“我外公还受邀参己的,他突然伸有荣誉下的骆少爷,习惯了加了台庆晚会,可惜台上领

电梯每一层都暂时困在了一起。刑鸣微微蹙眉,不解对得停下,等于把他俩方要干什么。

“虞老师没有告诉”骆优作出恍然大悟的了,你也就配你吗表情,“对知道一些床上的事情。

,结果沦为全台在电梯门上那面反快,他俩在这儿剑狭小空间内气氛愈发争口舌之全不打拔弩张狰狞。但刑鸣面人的饭后谈资,何必?露微笑,坦然璃上,经光线折射,五接受挑衅。他压抑,骆优的脸孔倒映官微微错位,俊算跟这人再光玻美得近乎

着镜子整理衣领突然中风白。上头希反倒容易招人话的取保,板上钉慢悠悠地继续说下去:“准明明话都说不利索了,还见人就拉着袖口,望检察求着还他一个清钉的案子,若不按救,该取保司法程序来,骆优对备澄清节目的时候又柄……”禁,瞧着很是可怜。审法院尽快判决,但我要,该抢救的抢机关尽快起诉,一去做了采访,刘崇奇了,一把年纪屎尿不认为没

翕动,两停,刑鸣看着骆优电梯时升时两片美妙的嘴唇不停耳轰鸣。

已经想通了,说把你师父也扯进来。刘崇奇的家属虞老师到此为止,才是大欢高,性侵女童原本也判……层为此受了处分,不好别不了多少年到底,,台里已经有高节目确实做了喜的结果处置不公,刘老师年事已看得出这件事笔迹,他没跟你说的我来告诉你,最那封伸冤信是苏老师的,但没打算播出。“澄清

住了脚步。刑鸣一动不动,门打开两个祖宗神情异样,见门内电梯终于停在了《所在的楼层,犹豫一下,又止东方视界》小组办时刑鸣的一个组员正打算进来,但看

门缓缓关上,电梯继续上升电梯

眼界与计划,这个关让虞老师话筒是我主动放弃的他想给你补偿。”我知道难,“虞老师有他的乎调任晋升的时间,我永远不会点上不想生事。金

业的贤臣,用情至深刑鸣冷笑,这人这话多高明,还真成了辅佐霸,用心良苦

,他当时抢了刑鸣的了《明珠连线》小组所上头,有意无意地就电梯停在在的楼层,办公室的压了这么一头。也不知是办公室,又正好在他新巧合

骆优出门前回头看了刑鸣一眼,嫣然一笑。

“你不用去找虞老师理论,他珠园,我棋去了。”天不会进明外公请他下

一清二楚,国周五的《么内容是《最明珠连线》播出什后的民间不是秘密,稍一打听就板块讨论的是朝手艺人》。鲜核武器危机,国内改版部分的选题则

》里一位还算连线相熟的然地问《明珠刑鸣有些茫么?编委,下一期呢,播什

十年……辩论与《正好做个专题奇探险之路》,不,这两年不怕死的探险徒步中国——传层出不穷,这种精神可畏也可嘉,那人神态轻松地回是快到余纯顺诞辰了么答,日本国会的党首

别,掉头走了。其能播什么不能播什么委同志还在絮叨众喉舌的明珠台,这里头的弯实不必多此,刑鸣已经不告而名。台前歌功颂德,、下下期……再不会有一期节目为刘崇奇一问,这期、下期弯道道他太清楚台后井然有序,这就是象征着国家脸面与群明珠连线》的编

,哪是珍视,无非是怕再生事端,损了明讨你欢的君长的仕途。他带在身边,哪是喜欢子出入都把面,影响他虞台哪有拱手河山?刑鸣在这一刻忽然想珠台的脸明白了,虞仲夜这些日

水里那只情消磨了意志,被一派他是温青蛙,被一点温沉默又意湮灭了血性,慢慢慢慢死去。

无非是以暴力征服,不去。事到如今,不在他已经完全可以预见就来到台长办公室门口刑鸣一个人懵然地走,不知虞仲夜的反应,头,但仍在门外徘徊他知道虞仲夜诱哄,无非是劝他,懂事一些不觉以温

狠狠擂一刑鸣几次把手抬起,想只想问问,这人活着怎么才算懂事儿,到底闹出惊天动地的的眼泪慢慢滑下来,,他响声。但再大的动静也于事无补把门,

,多少人知道你是虞台长的儿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刑鸣虞少艾传进来,问他

虞少艾没想,台里有点资历的,应门见山这么问该都知道。到对方居然会开,老实回答

鸣笑了笑,说,好。

她获得虞台长首肯,关于上一期节目尾声得临时加节目开始前,刑鸣与虞少艾找到负责的现场导播明。,这延时系统内容播一则声,告诉一期全国劳模性侵案的

相信,这的二来她对台里的行为。那些桃色新闻也略有疑。一来上回夏教授播出尺不起,也就甘愿制药案已有度似乎放得很前一个是太子,一个是宠妃,自认开罪耳闻,在她看来,眼确是时不时惊世骇俗一把;《东方视界》的现场导播丝毫不例,虞台长对宽,允许主持人台长已经准许

“这里是东方视界,我。”是刑鸣

微蹙眉头,他表情严目收尾得早,如往常意放慢般念罢了赞助肃得近似悲壮,刻明。鸣面向镜头商的广告内容,刑语速,每个字都铿锵分这期节

界》的总负责人…”动性的报道出失实的、具卸的责任…,作为《东方视件尚存诸多有明显导向性与煽步核实的情况下,就对,但在案疑点,在完整证据链尚劳模要策划,我负有不可推未形成且未对知情人刘崇奇性侵女童一案的爆料进“上期节目报道了全国此案做出有罪推定,做这期节目的首

也爆了。节目刚刚结手机电话就爆了,刑鸣的束,电视台的

题,但延时只有几秒识到这则声明可能,这位太多导播意出了问了。台前的主持人已经说的

也入不了他眼的拿是震天动地一件回闯了大出的一身轻松进这说不立注目下离挺直人员的起机,把一切姿态。其实他心里清楚刑鸣动作迅速地关了开,脊梁微抬,一副谁但再急也观众与工作。事儿来得急,,下巴,可能这一步迈出得很,可能这了。喧嚣隔绝在外,大事儿,刑鸣在全场间演播厅去就再也踏不

因谁而起,便该由谁终止。可谁的错谁兜着,

城市暑气,一边将水些磨夜晚又开始下雨,依然鞋穿了一天,有了鞋,提在手里,在雨蒙细雨,一边消解是蒙脚,刑鸣便脱泥马路洗刷一新。新皮中奔跑。

他怕去迟了老林就不等他了

夏天就想了很多。啪啪的水花,没头没尾影下奔跑,脚踩出噼噼来了,满街都是茁壮的绿意,刑鸣在憧憧树真的

发音的南方人,为了通过普半夜里躲进厕所,一一宿地练。正自己的,只敢宿甲”的测试,跟牙牙通话“一样太失面子学语似的一觉人前这从文,一个非科班出身他当初决定弃医遍遍矫与唇形,又

个娱乐节目主得不错,但他偏偏还将能混又或者跟着记者编辑那些活计从室里熬通宵,明明靠脸苏清华在剪辑就能混表,总算学有所用。勤暂且不头学起,多少辛持人,兴许还

下不舍地回忆、留恋地眼前一章章一幕幕地酝酿,容易,何又自他出家的门外汉,凡久不散这世上把掠过,囫囵成形,弥哪行干精彩了都不况一个半路种种,经他眼

跑得上气店,刑鸣容易喘匀了以后特意进那家便利街对面还是不接下气,好去问了一声,有没有一辆宾利来过?

没来过吧眼的车铁定会有印象,所以应该摇头,宾利?那么打面的情况,只得茫然地没留意街对店员姑娘其实

刑鸣特别,就走回原位,耐心等着。庆幸地笑了,说罢谢谢

不顾形象地就地弯里。脸埋进肘虞仲夜说的那弄不清楚时间。他等戴表的习惯,,抱开车来平常没接,一直等到腿酸,着手臂膝盖,把个地方,等着老林索性关机以后也就再

那辆宾利直到天亮都没有出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