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91章

第9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个,就在《东为民请命强奸罪行的“出的当刑鸣坐在路边等了一夜》播晚,有人刑宏的儿子,那个明着方视界人遭遇,才格,发表了这样偏颇的性侵罪,还不知铁血记者”,只因外同情却身陷爆料出他是声明。

当日刑个转发,以雪献了一鸣不写推荐之恨。几百万粉丝的南岭还贡

息乱成一锅粥。的,也有半信半疑的,有骂刑鸣的,有时间,网上的消情地翻滚,一动,以舌尽十字会的,说骂明有骂红张嘴两层皮,人人都以唇愤怒地翕珠台的,也有信的,有不信话只需

舆情《最后的民间手艺人》搁浅了,沸腾了,《朝韩核武器危机》告节目,连头带尾,整吹了刘崇奇案的整一期。自查》最后播出了周五《明珠连线发酵了,民意

来懂得不能逆民意而上明珠,先澄清,再道歉,上的舆论才算勉帖,花讨不得好,电视台,向强控制住了。量发台这样的一个道了一个周末的但这跟壮士断腕了上下都理,再不应急就真的迟了。《明珠连线》播出之后,再雇水军大疏胜于堵。虽仍免时间,网

底白打了,原以为摆平了刘亚男,这陈年旧想到对方出尔反尔,澄清了,正,尤会长那边的招呼彻惦记着怎么偿照播不误。清节目还是只不过账就算了虞台长这份大情呢,没

台长不该不懂。这官场上的影响?影响当然是很坏的。权宜与交际,身为权为尊,官本位,老油子的明珠台

在家闷上网刑鸣仍旧没开机,没老林手里一个周末,但他一定找得到,这房子头大睡躲了么?的钥匙不还攥在知道虞仲夜若想找他

虞仲夜没找他。

把派克金笔还给了阮宁下,主动去台长办公进办公室就周一早晨,刑鸣把自己,然后在大伙儿的目送收拾得特别水绿山青,一室请罪。

苏清华在,老陈也在,可见形势非一完全不对盘的两般严个人正襟危坐,峻。

开始兴风作浪要致轰烈烈,我也就奇得惊天动地轰的,比网上形势更严像一峻的还是刘老师于死地的不是么闹还算是好怪了,好他们,但网民这来自上头的压力老陈率先开口,说网友很快就倒戈了,骂

断出来危言耸听,这神情就能判老陈不是从虞仲夜此刻的

威严亦近亦远,瞧着愈混合烟草混合香水的味道,闻的着,,身上仍有淡淡一股摸不到,莫名令他发不真切。时看着就极其的气息,是这个男人招人无表情

竟似还笑了笑,“你“飞,嘴角微微一勾,看着刑鸣,也没多余表情虞仲夜很好。”蛾扑火,先斩后奏。”

适人选。里金话筒的推接递给虞仲夜,特别轻次金话筒提名的合一沓打印纸直荐文件,他将这全责,我不是这四《东方视界》松地表示,周的直播事故我负刑鸣手里拿着

这已经不是他头一回身陷四歌的境地,却仲夜,安安静面楚头一回心平气和毫静等候发落慌张,刑鸣直直望着虞

“你不要金话筒提名鸣手里接过这沓象征誉的纸,只着主持人最高荣,”虞仲夜没从是问他,“你要什么?

这话马术山庄里虞仲儿却突然有了勇气夜问过他。怯于作答,这会他当时短于思考,

“我要事实真相。”刑鸣动了不响亮但却坚定的音量道:动嘴唇,以

这个答案置若罔闻,竟你要什虞仲夜似对:“么?”然又问一遍

背挺直,把音量拔高,我要公义天理。”索性都豁出去了:“刑鸣把

中文件,朝他的脸起刑鸣手一晌,突然抬手抄虞仲夜依然没什么表情,漂亮但也大逆不道。上狠甩过去。这个答案算是漂亮的,静静看了刑鸣

老陈的惊呼声中受下躲,在刑鸣完全没,生生

啦啦地飞散出来,打着飘儿落在地上。纸张哗

虞仲夜冷冰冰地看着他,说,你不要,因为你不在乎。

在乎,《东方视界》的在乎,金话筒你不声誉你不在乎,我给你的,你全不在乎。“台庆主持你不

诉,可刑鸣虽对这样的结局早有所料,但仍免不,咽了回去。嘴边,的苦涩苦,他想辩解,想申话到了喉咙一阵干涩发又掺杂着满嘴

我在乎。些我不在乎,可你

虞台决断都开除。界》的编外事故,这是重大直播长做了人员一个不留,全,《东方视

时候才了龙颜,直到这个!”我一个人的到底是顺者昌,逆算真的急了:“这是回是彻底触怒者亡,刑鸣知道自己这过失,跟他们没关系

作为单元板块并入《的选择负责。既记者吧。明珠连线》,你还是滚然你想做烈士,我成全你。”虞台长终播节目主持人,从性格不适合这周开始,,一锤定音,“你的“一回去做你的社会人,得学会为自己于面露乏意出任直《东方视界》

案子务报告不明……地办案单是最好的结局。自查节目直指这起只想政府财,各路记者又开里人开铺天盖地,兼的蝗灾,声势不过如此,质疑红十字会与当地深查了,始乌乌泱泱涌入但《明珠连线》的程序县城有明珠台挑头快速盖棺定罪,这民情沸腾位与法制部门不合始回忆,数十年前一场纰漏众多,质疑当个被媒体发酵至今的案原先上头不让再子,刘崇奇一人背锅—上来点年纪的村

遭刘老师体罚心顶不住压力,只得再查,狠查,张慈与其的祸,又加上刚她,告知父母是自己贪吃惹有怨恨了,回家以后不敢,于是顺口就于是上头的叔叔买仙姑糖人儿给说是老师摸的了何有个不认识家人最后承认,放学她就掀开裙子让人摸途中,

相。女孩敏感,事情闹大以后自知惹得将祸上身,只一直不敢说出真错就错,家人又贪婪,待

每个参与者都心得这场各自掩饰真相,催使山林大火,引发怀鬼胎邪火愈烧这是一点火星愈旺。

大新闻,案子定论之后大令人咋舌,又引发一场网络集体讨伐。目光观瞻,经无数行政乱作为,皆受了处起,扑灭不及,口舌挞伐,一时间年轻女官小小一四处火会长有了没能把自己摘人士爆出了一张与一位分。亲自给员开房的照片,尺度之因为刘案他被推上珠台台长了风口浪尖,遭无数打了招呼的尤还是被秘密知情溜官员涉嫌除干净,到底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大终究

红会不多受重创,想罩他的的形象一再遭终是再罩不住,时,尤会长便被拉下马来。

传出,那个刑姓的主播。有人要弄一弄再不多时便有风声

才算告一段事情到此,倒也虞叔那东西还搁在一个月,里撞见老林,老林主动迎着他走过来,问说,你的落。刑鸣被强行休怎么处置,你要想要回珠园不敢问他重回《明珠连线》的儿,我岗位,毫无怨言。偶尔在明既来之则安去,我就替你取出来。

些衣东西,罢了,都不是值钱刑鸣摇摇头,一扔了算了。

深深长长地老林一眼,不再言语叹了口气,瞥了刑鸣

,两呼。声招看见老林,老人擦肩而过,不打后来又在明珠园里林便只当没他这个人

,拣个角落坐下,冰王子那沸的大堂竟这么突然寂有回声。这种寂静其实往,排了队,买了饭餐厅,整个喧特别刺耳。刑鸣独来独还对付得过去,但背秒钟,落,对周遭议论充耳不闻。有那么几台里人明面上都次,刑鸣走进台里的一人失宠,祸害全组地里没少笑他一根针亦生人勿近的气场全开静了

骆优成了一个是打击黑龙江保护,一个是广东一神药,他的顶头一次没打算播。说,这个院擅自给老人喂安吟地家敬老一次险些挨枪子,但上司,瞧着也还客气回来,骆优却笑吟安排着跑北虎盗猎群两个新闻区东题只是备选,短时间内差点被扣留,伙。他带着难得的新闻素材,刑鸣被

闯,难得闲下来就照旧没华。能与观众刑鸣也不管自己采访的内容能不日没夜,五湖起来见面,工作四海地奔,天去探望苏清南地北地

奔向那两条柴瘦的腿。来帮忙的邻居大婶会先走一回来,没回家就径直跪坐在师父身,留下爷俩独处,从黑龙江了苏清华的家。常前,仔仔细细地揉捏他刑鸣

徒弟话不到就要往常那般,三句苏清华一如当自己这个谈谈恋爱就会好不过一时鬼迷心窍,跟女孩切入他的婚姻问题,只的。

歧途上越走越远。了结了说,这事儿这么希望你在这好,你爸肯定不会

人间除友如被生别的情愫犟不得又争不得拿捏七,手上更加了把,刑鸣听师父提及父亲的名字,,只得苏清华是上一辈的人头给苏清华按摩不能理解男人与男装聋作哑,埋着寸,劲儿。谊外还会产

巴望着刑鸣跟展。。”苏清华对李梦圆印来,你们一起吃个饭,聊一聊有所发象极好,不顾落有意流水无情,总“明天我把小李叫

然肌肉常舒舒筋骨,不不行。萎缩了。”就来,还是得我有空刑鸣草草应付,欲把这个话题揭过去,““李梦圆挺好,是我

“你清华又问。视台的女缘的?”苏实习生里有没有合眼要真对小李没感觉,电

仰起脸,直视苏清华雾气,隐约可见潋滟水,索性光。的眼睛,,我不行……都可瞒不行……”刑鸣自睛浮现薄薄,瞒无“师父知躲无可躲一双眼

幽幽叹气。的徒弟与他台长的他其实眼力好得很,他那点关系不说自明,只是他不愿点破,不愿相信。”苏清华欲言又止,你对虞仲夜……

真……真的……”刑鸣手上清华的头,“真的喜欢……”闹委屈力道全失,那么向苏孩子般把脸埋子蜷缩起来,跟高的个

旁人说他莽撞,笑他冲他只能蜷缩着,哽咽着喜欢。,重复着,真的,真的几许怨,只是事到如今,再说悔,也有局。他有一丝动,但他真不是没料到这个结这些都没意思了,

仲夜算在明向他投来优同出同入,一眼也没今天总了,可虞仲夜与骆珠园里见着

也犯了官场大忌当然明白此间道理,这个下台的现实社会才真教人,请了一些平日里走权欲纠缠骆优头疼。不得不一等,如此出尔反网上的消息沸沸扬扬,其实都算好摆平的,说,虞台长这事儿办动频繁的,明儿迫那个落马,位高人官员一起吃饭。设了个宴成天里喊打喊杀,今得很不地道,即使官

赖以民以食为天”嘛。骆优事则能?“自己在节目里——”大的事儿,中不卖这个面子,是那沟通国特色的圆桌文化说:“虞老师不会主,用公筷替身边一位部长多大的席面办多解决问题,俗话怎么个姓刑的主播擅自做布了菜,笑,无事感情,有

毫不犹长已经里那个小朋友没关系。豫地打断他:“跟台骆少爷话还未毕,虞

借口。持人擅作主抚人心的一层,确实也没比“主祸水引,露出一脸难张”蒙了心,一心想把这深里想骆优一惊,更能若往以置信的表情。他是醋向刑鸣,但立马转头看着虞仲夜

孩子会错了意思,直接处分了。”夜沉默一下:“我交代了反省自,现在也已经接受虞仲,结果那态度亮在了节目里

来,提了提音量道这话一出,只能讪笑,眼睛瞥向原还想“我敬虞叔一杯。桌上半满的酒杯,拿起打圆场的部长秘书

自己把酒杯接了过骆优仍打算替虞不严,这事只能怪我,我先干为敬,道:“治下几位随意。”来,轻,虞仲夜却推开他的仲夜挡酒手,

病几乎滴酒不沾这一顿酒,因胃台长没少喝。的虞

哪儿,虞仲夜皱着眉头阖着眼睛,抬手撑扶着的架额头,半晌没有伏下上了车,老林问说仲夜显然有些醉了离开宴席时,虞他在骆优回答。

人就手可及他小心翼翼地问:“头竟也这个男的地方,身份何等矜贵敢僭越。疼吗?”的骆少怵了,想亲近,又不坐在触

夜“嗯”了一虞仲声,仍没睁开眼睛

仲夜的太轻柔替他按摩骆优阳穴,双手拇指贴于虞体贴地靠过去

一伸虞仲夜闭目享受,忽地手腕,将他带近自己手,捏住了骆优的

酒的人手劲很大,骆优本能地挣了一下穿透过他这个人,烧往吱吱燃烧着眼睛——虞仲夜的眼睛心跳快像凝视着别处,没挣脱,脑袋旋一重暗火,了些,他直视虞他,又像完全即一阵嗡嗡乱响。仲夜的

手,将其带往住虞仲夜的摩擦,脸,一边轻轻骆优大着胆子反着他的掌心侧过来抓握吮吻虞仲夜的手指。己的颊边。他向一边反复

师……”他柔情蜜意地唤他:“老

见十来年前见自己,仿佛那个孤单的剪从他的眼睛里再次看影。

没有,道理。去比任何人非要自己选择一个一穷二白心。随了骆优的母好几个,起初名字定要费外公欢心,好像骆家兄弟姊妹狗屁!不多久骆优改了权势可以重塑很多规矩一声怨言母姓,他的父亲政治联姻,优母亲过了一段与家族尽心思讨得外公欢是嫁人的醐灌顶:爱情就是贫寒日狠心的,骆优秀,也一骆家,叮嘱他爷子是个骆优母亲将儿子送回的英俊小子。骆老一天醍一定要豁出命,这是人人都懂不相往来的亲并不太讨骆优的子,终在某时候不肯接受

“亲人”这个名衔,离开父母的日子对十老春初夏的闲适午后,骆老爷子很忙,空有影,警卫行禁止之多一句话,直到某个段时间只是埋头苦读,一年到头外,基本不的外孙却难见不曾开口跟外人也都忌惮他的身份,令岁男孩而言很难适应人步履轻,那骆优在相当漫长的一敢跟他搭腔。他,你是不是骆总理轻地过来,问

脸,适理的骆,优秀的天太阳大,他被眼前这,诚惶诚恐点头,是,优。骆优回过头,仰起我是个英俊的男人晃花了逢那,我叫骆优,骆总眼睛

叫得特事发生,那个男人就常常过来,院子里的月季都有预感,好像是枝个名叫虞仲夜的说来也颇,每次他来之前骆优别欢畅之时,好像是上的喜鹊此后这,总之,但凡有好气格外浓郁之际会来了不可思议人就

是来找你的。后来虞仲夜半开玩来找你外公的,我笑地告诉他,我不是

琢磨,当然与十来年前相比,虞仲夜的脸有了些庞经过岁许变化,老是真的老了,但更好看了

息撩得两个人难得挨得如此亲近,,也可以凌厉逼人,全、怎么需要。他有点意乱情迷地师,今晚我跟你说,老味的气看虞台长怎气喘,他可以温驯乖巧优被虞仲夜身上带点酒么安排回去吧。

亮的唇厉害,虞仲夜不置可否大概真的醉得眯着眼睛,以瓣。拇指拨弄着骆优漂只是微微

车窗外头突然传来一个再来!”怎么又将了,挺脆生的男声:“

顺着声音方向把目光移手从骆优手中抽出,淡下来,把夜的眼神瞬间黯虞仲向窗外。

虞仲夜一直扭脸看着外头,骆优便去,他们的目光一个年轻人的身上。也沿着他的视线望出都落在

的年轻人,看八月份个在公园门斗得难解难分,天黑得晚,暑气很热闹,一个高高瘦瘦棋局的老头天黑地,也就十八九岁,正跟一上去至多,街心公园这杀得昏时间了仍惹人浮躁口摆着

许是输了还不服气,年!”来再来,再来一盘轻人再次嚷起来:“再

起。神色温存无匹,嘴不转睛地看着他,虞台长目角微微翘

得厉害,只是一个叫不上头巷尾的随处可见名字的路人,街温柔看待。,何以值得虞仲夜如此骆优沮丧

先送小骆回看了片刻,才棋的年吩咐老林:“开车,虞仲夜又盯着那个下去。”轻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