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92章

第9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角度,也值得探个新闻,周一先只身上这个《山魈的报复》选题,挑来拣去选中了,从人文自然的最近一一看了《东方视界》留下来周四上午,骆室,吩咐他去福优把刑鸣传进的团队稍后跟进。骆优手边究一番了自己办一沓稿子,说他,觉得怪力乱神一向挺夺观众眼球路,他

事风格已有淡淡应了的行多了,对骆优了解,这种假公济私刑鸣无用功做不是《走近科学》,声,好。远地方支使。易播出的选题,这显然又是个不太容《明珠连线》还尽把他往偏

的。果不是直播事故,谈到这个选题就难免谈到阮宁,人挺不错,如骆优猫哭耗子,说这小阮转正本来是该

挺好。刑鸣微笑,客客气气道,他现在

心,更不是为了跟骆优粉丝,月大,他说去的良鸣叫老的大男孩,如今融爱好这话不是为了纾解于工作,沾着团队,也不定非得在体阮宁被开除自己那点过意不偶尔联系,依旧管刑喜欢旅游与摄影为可观。阮媒体运营团队,本就。他才有宁和刑鸣时代真的变了前途,他劝他也离开收入颇明珠台算了。制里的光一起分享了百加入了一个旅游类自确实不错以后,近况置气,

隔靴搔痒来、抱团取不留神还得被扣上悠众口,但他天暖,还得向资本号得礼尚往销,对内得孵大台惯出了一身毛病,的帽子。刑鸣不怕化,对同类公众。但自媒体运营离不开生脾气大,又被团队炒作,对外得营的囿于自身眼界还是娱乐八卦的刑鸣不是没想那些难得关注社会民生运作与观众喜好低头,结果,不仅搔不到实处,一愤青”号火得快,而“五毛”“公知”“不愿意伺候人。实力,看待问题仍是过这个问题

何况,还有旧债未了

经准备上市鸣添了一项新的任务,床,治疗丙肝的肝药已研究,又为刑算再与广新药作为补偿。趟盛域。盛域花了十年时的赞助商,台里打了单元板块机构共同投入肝头一转,让他周五亲自去一美国知名肿瘤冠名权因《了,原先的独家东方视界》被合并盛域合作,做一期节间与治疗晚期肝癌变为的药物仍在临目推

了满脸,一个目晖?,怎么,怕了廖连激带问光飘忽不看出刑鸣的心不在焉,挑了挑眉,考,一个笑容堆骆优在说话,刑鸣在思定,最后还是骆优先

的也在情在理,确实是自己y,下午就不回事情摆平了。刑鸣不是怕事的个记者的看看按说承接广告这不在一d内,但益受损,廖晖难缠,但篓子,于是点点优说便该由谁把这导致赞助商的利我的大学老师谁捅出的头,说,我人,虽嫌的原因才天去找盛域的can过世了,得去职责范围里,

慰:“节字安亲切笑容,点准,又额外奉送四骆优恢复点头表示批哀顺变。”

变,应变故,实在是太轻节哀顺描淡写。字典上说是节制哀伤,

。刑鸣倒也不太没等到夏教康乐乐接手,季授刑满回家,还是走了足,该是能够含笑九季蕙泉了。悬壶济世的心愿得以满悲伤,氨酸西洛尼已被

刑鸣。备投入有脊椎的小孩,准工作,深入研究一村没刑鸣向领导告辞声,嗳,喊了一,骆优却突然在他身后

头,立得笔管条直以目光询问。鸣在门口回

突然风马吗?牛不相及地问,会下象骆优盯着他看了半晌

简意赅刑鸣点了点头,言地答,会。

作刑鸣怨虞货,此去彼来,,相反还理解得很,个靠皮肉营生的,还打小常见各色名人政要,像刑鸣这种以在沉默,骆优恨,但更多的只是看在思考。他不他一个根指头相比,身边不少。只是这么一色侍人的浅薄贱这回换已莺莺燕燕环绕不绝再优秀有那么三五分的嫉的男人也撇不惯。了生理需要。骆少爷仲夜虞仲夜一、巨商大贾,没一个能处拿自他一个不多,少己当个角儿,他不开七情六欲,离不

厚地享受着阳光。大颗,金光闪烁,像是被谁层,得天独的灰尘在光线下无所遁形在这广播大厦较高好,骆优的办公室又今儿天碎的金箔。

相对视,磨磨蹭最后蹭地盘算与打量,情境下互问,我能走了?忍不住了,鸣实在他们就在这样暖融融的

了动,像叹息,也像苦笑,说,行了,你去吧。然后骆优嘴角动

雨水就一直阴,全赖冷空气忽然。天气悲悲戚戚地下到周三下午四点钟让老林备了明珠台。,离开这个周末确实是个适宜出殡的日子淅淅沥沥又点雨,这点造访,伴着秋风送了端端地由晴入约了人,。虞仲夜晚上

里发现后头跟着个人要不要停车?虞仲夜,,问追着他的宾利刚驶出轻人便冷不防扑出来,像是等候已久的年明珠园,一个。老林率先从后视镜

人跟着,问老林觉车后有,认识么?虞仲夜也察

隔着蒙蒙细雨辨认一,眼又尖,孔,向小波老林记这张脸会儿,便认出性好

什么印象,直接说对这名字虞仲夜,不用停了。

龙鳞,犯了忌担心真发生了什讳。但他也这是刑主播的便来事后追究,自己一个刹车,说了一句,字他近来是不太敢提司机兜不住。这个名宜哥哥。按说怕一不当心就逆了刑鸣的,生老林答应了一声,但还是轻么大事儿,待虞台长缓过劲轻带了一脚

虞仲耐人寻味。

阵子,如今看来像他跟着沉默片刻纵是精怪如老林也是真动了怒,为虞台长就是晾这不安分的小情儿一踩油门,犹疑一晌,正想脚不准了,原以话了,停车。,身后的虞仲夜终于发

了,他拖着条残腿在车后追了两条街,倒也其情可嘉。骨折还没恢复利索,来了,上总算跟上车停向小波

吁地对他说:“我女朋友跟,向小波透过放下的你小情儿车窗,气虞仲夜仍旧坐在车里喘吁奔啦!”

闲来无聊,便一头法自拔。他一道,短对李梦圆黏得厉害,的男友自居起以小李拒绝,向小波竟顺杆波上医生来。回住院就看上爬,了李梦圆着倒班,李扎进爱情的深渊无时间内不敢出去嫖赌,朝接晚送,陪梦圆一时心软没以严词又因被刑鸣摆

与刑主播的关系在干什么?”必在个无名小辈面皆知的秘密,虞仲夜不前藏着掖着,已是台里人尽虞台长最近反问老林:“小刑

句,周一去福建那块儿跑新闻了。“听骆少提过一

”虞仲夜一眼不看向小不能入眼。“听见了?波,估摸是嫌这人

说几天没见着人,越生气,越想越觉得这李梦圆的警了。拉着院方面也俩可能旧情复炽,私“听是听见了,但人奔去了。,昨天他直接家属已经报女朋友李梦圆但他越想越可疑,越想车窗不,此后便失去了联系医院,医波仍扒见了。”向小刑鸣周五一起去给老师送殡让走,继续说他真的不找去了

面上的人碍着虞台长这主播的暗着护,那些台力,外头尔虞子,到底是没弄那个小西比法律更有效玩意儿。但总了向小波这些胡话个面那些要弄一弄好说了。。没有比刑姓虞仲夜的眉头渐渐紧了,倒不是信我诈的行当,着保,官场更血雨腥风出了一串鱼虾,那怎么报复,就不止大官落马,传言他也听见了,他明还牵扯的地方,没有比做官更权力这东些躲在暗处到的地方,刘崇奇一案不有招呼打不的,会不会报复又会

手机,按了个号码。虞仲夜摸

屏幕上很快显示出一个名字,刑鸣

自己输的。,而是刑鸣这不是虞仲夜输进去的

在虞仲夜的身旁,或就是那仲夜在一旁笑看着他刚办完事儿头脑,也没制止。起虞台长的手机,自说自话地拨弄不思早比往常大了不少,居鸣闷着脑袋伏朝的三天。刑尚不清楚,他胆子因为主场,又或

师没存我的号码。机摆弄一阵,总算回带点委屈地说,虞老过来刑鸣将虞台长的手

唇红润姿态,虞仲夜抬手摸他日里鸣罗衫半开,双目扑,双发,淡淡笑“不可亵玩”的冷漠道,记着呢。刚刚云.雨完毕,刑水津津,双颊粉润,没一点平

刑鸣竟还不信,个好记的外号,最入自己的全名,刑鸣。后却是自己取重其事地输长的手机,他想给又低头拨弄一阵虞台

然后回过脸来笑了也不怕。笑,输进去了,忘了

进怀里,埋脸入他颈息鼓的下.身又亢奋起来,他把刑鸣抱吻了一遍,又把窝,细细润的穴里。坚.挺的性器喂入他湿欲随心起,刚刚偃旗笑得太晃人眼了。虞台长

一片。春宵,听取淫声相拥着倒下去,刑主播,芙蓉帐暖度轻哼,虞台长猛弄两个男人

人在怀,不早倘有这样的美朝也就不早朝了罢。

虞仲夜沉着脸等待回音,可刑鸣关机了。

机。向小波,五天了,就没开不用打了一旁蔫头耷脑地插嘴,

仲夜便推了晚上点了根借的火车里,还是问老林了,向小波走约的那个人,烟坐在

总算有什么,迂回五去了盛域之后,就再没老林出现。线》其它的记者打听,知道问了怕也问不出珠连个知道的,说是周地向《明没问骆

边走出来,左拥右在养鱼了个照面夜踏入马术山庄的酒银也在,不玩帆船店时,虞仲爷与廖总交情匪浅。廖晖正从里簇一大票人,。凑巧胡石的水池边上打就来骑马,反正都是有钱人的嗜好,反正

姐夫来了勤地笑、热络地喊,弦纹瓶,好东西“哟,姐夫!“你替四爷看看廖晖一见虞仲夜便殷,宋代的钧窑八方!”

地吩咐手下西。”胡石银素来喜好弄点古玩字画,晓得财不外露,好东西更于是又说:“还打开一个古玩匣子,不能,请虞是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胡石银也带着对虞仲夜说:的东轻易见人,人,笑呵呵叔给鉴定一下。”“托廖总给我弄来

百来万的东西,看,也条、文饰都美,釉色也见的胭脂红,千里?瓶形、线但虞仲夜几乎一眼不不跟胡石银冷盯着廖晖的眼睛:是特别罕寒暄客套,只冷“人在哪

人前露过官儿还是动,甭管见着大但仍装作听不懂:—”哪里?我听不明,从没在平日里的虞台长八风不不浓不淡三分笑廖晖“什么人?什么在这么明显的情绪,小老百姓,都是有些怵了,

工夫跟廖晖身,动作利落得虞仲夜没直接动手了。当兵的出废话,

一张对方还有这手,没来得及反应,脸就被虞仲夜摁廖晖压根没想到水池子里去了。

大压力,紧接着脑颈后头遭冷水从门被重磕了一下,再不见他只感到脖了巨、听不着了五官涌入,什么都看

好在就短短数秒钟的时间。

,但一池水虎鱼也没来得及反应下回兴许就没这么便宜了

的利齿亲密接触的风险,但他毫不介意,仍狠就是说同样有与水虎鱼的手也随廖晖一“我再次逼近水面里,问一遍,刑鸣在池子狠压着廖虞仲夜哪里?”晖的脖子,迫使他的脸再同没入

导又是亲戚,了,来不及就尽廖晖的只能劝干瞪着眼睛动手,关键时刻也能不上赶着巴结还闲时一旁,只能喊,量不动。,虞台长既手下都吓傻是领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他早晚把你都,他惹的祸还不够?狸精灌迷汤了,廖晖再怵也不能他妈被那小狐认怂了边骂:“你都打进冷不准我绑来玩两天?你宫的玩意儿,就死死扒住水池,反而搭进去!”!他子,一边犟着一

,客这是我的家事。”胡石银是廖晖请来:“四微微朝他侧的,没打算袖手旁观,客气气给出一句虞仲夜了侧

样子,没打也没碰胡石银里,来什么样子“你那小朋友在我那。”最后当了和事佬:就什么

虞仲夜松了手,廖晖趴在地上喘得跟狗似的。

长的面子,小其实是他下边的生意的那家地不行,但最友却不是卖你虞台直护着他那小女朋友。朋友挺与警察联手胡石银继续说,上回《东方视界》知道,他这样的脾性不教育,廖总的一口气始后没动这小朋下赌场,怜香惜玉的,一没咽下去也觉得打掉

他一脸,水珠顺着深邃虞仲夜面无表情,来窑瓶看了的面部轮廓下到胡石银手下跟前拿起那只价值连城的钧廖晖扑腾出的水滑,花溅了看。

只瓶子就砸在了地上,碎了轻一斜,这然后他手腕轻

虞仲夜说,仿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