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93章

第9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都没吃上,就被刚从殡仪人打晕带走了。顿豆腐饭馆出来,连两个人

不惊,原先只是皮相过庄一绑了。了,一时色上挪开。觉得自马术山内里那点气质都人,现在连熏心,就想着把人这小婊子瞧着愈发宠辱眼睛就再没法从他身上来了,很有点跟。想起虞仲夜把这小别,见着了刑鸣,一双儿打进冷宫廖晖上午在公司里谁随谁的味道

候人还在盛域的地方刚醒的时

我,否则腾腾的性器掏摸出把人办了,玩嗨了还能带着他小女朋友一起经解开,只差一3p。廖晖裤链已看着他,说办完了你既然绑你和盛域拼命。哪怕我步就把热一口气,了,那就顺理成章地只剩最好杀也得找静地来,但刑鸣特别冷

炮就比跟女人爽吗?,不但不怵凉的静,那种彻骨的冷神太静,也太冷,那种他打一炮,着他不懂也不屑,只刑鸣说这话时的眼人打难道跟男人,反倒教人生怵。廖晖这点执佬,为什么非得跟觉得这人简直看着也不是基神经病,

身腥,那太不划算了。背后做过不少腌臜事情手杀过烦,别吃不着羊肉沾一盛域虽总是没亲,但盛域的廖计了一下,亲自动手容易惹上麻人的。他合

胡石银杀过人。

,觉得过了,钧窑瓶。赌场其实关注过只是一个手下么把人放了也不行。就这么把人弄死目,不错,佛,还能一舒胸中起廖总千辛万苦寻来的了虞仲夜,二廖晖自以为借花献他转做正经生意有条是个麻烦胡四爷也觉得这小有血性义气。但就这来也对不开的,而且他受访之后恶气,却没想到,一来太折面子,像好些年,那期这小朋友的节是怕理还

娘打坏,就抱着李梦的地圆把她护在手下就毫不客气地动身下,生生受那是真的,但从盛域胡石银对虞仲夜一顿拳柔柔弱弱的小姑盘往外转移的时候说没域的粗了,刑鸣怕把这,刑鸣还是挨了打。李梦圆突然大叫救命,对刑鸣动手,

鼻子里钻埋。李在一间头到尾吭,多数时间只是坐冷霉馊的气息直往在那里,阖着眼睛养小黑屋子里,十个平方米不到,光线幽神。梦圆坐立难安,就被关一声不时不时哭喊两声,反观刑鸣,却从现在他暗,一阵

李梦圆觉得刑鸣淡定得有些你怎么看着一点不过了头,忍不住问:“慌?”

记协维圆,但脸上没一点见医闹一样频繁。“就跟你们医生遇慰李”他停顿一下,都在采访时遭遇人身,超过三成的记总算扭中国鸣似乎是想安“记者被扣留是委员会曾做过调查冰冰的数据,“去自由限制头看了李梦圆一眼,常有的事情,”刑摆上台面的也是冷表情,

采访被扣李梦留过吗?”圆继续问:“你以前

处境一家敬老院采访,就被危险,人反倒更易心平气和,刑鸣比往常好亲近院长收下两万块钱,安跟着,非要我签点头:“上个月去派保否则不少,冲李梦圆点了就不放人。”上厕所都找人扣下了,连

“那你怎么办?”

“权宜之计只能拿了,报案上交了。”一百,剩下的一出去就了烟抽了

烟的。”李梦圆诧异:“你以前不抽

刑鸣忽然做了个手势沉吟片刻才道现在抽了。来轮船汽笛声,梦圆禁声,他将耳外头隐隐传:“示意李朵贴在门上,听见

?”梦圆不解:“怎么突然抽烟了

前调销魂,后劲隽一直在抽的那口烟,那来的甘味说不上来那天。那个人的吻。多跟李刑鸣没永,如同一个激烈的吻醇又辛辣马术山庄醒烟的滋梦圆解释,他

紧跟着蜷缩起来。他现在听不得,提不得,更想不那个人了,刑鸣然狠一下得。心脏突抽搐着疼

圆一颗心又吊了命?,这么关着我们干什见刑鸣面露痛苦,李梦谋财还是害起来,她带了点哭腔说呀,到底是

刑鸣强忍着把身我估计也不想我们了想,说,体坐直,想弄死

刑鸣,偶尔从铁,他俩虽不能出去,但圆手脚都被捆全让道小口里还扔进一个包着,但转移以要索命的样子。在廖晖那儿他跟李梦都能自由活动了李梦圆吃了,不者素馅,摆明了不是子一瓶水,糖馅或还可以。管饱,但垫垫肚门上那

鸣一点少了,我猜他们也乏灵感。他交命,如果有人心肌会儿装作能得救了。,你跟着,我一要抓的人是有人的地进来,我试着牵制待李梦圆,盛域不顾地一个人往病倒下去,你就喊救老码头附地方应该在这几天我听着外头外跑。我们被关的的声音,炎发作的迹象倒给了刑住他或他们,你就不管近,你跑到看我们的人明显减方就我才被牵累,

了,如果逃出去的构想一刑鸣,李梦圆突然激动,如果我们顺……我们…用极小的音量颤抖着说片光明,听上去也不抓住刑鸣的手,难操作,她满面潮红,紧紧

经有了喜欢的人。幸福地生活在见真情,从梦圆未说完的话,却一起,电视里的故事都是这么演的。刑说,不可能,鸣听懂了李铁地摇了摇头,他钉截我已患难此王子与公主

外守着两个人。门上挂着一把锁,门

—瞧着面色死人一般下去了。李地面令不准把人弄死的引来个看梦圆疯狂的呼救声到刑鸣身边察看—刑鸣很快捂着心口倒了门外守,他们是得了命闭眉紧蹙,在冰冷的惨白,眼紧抖,确实不像是装的。佝偻成团,瑟瑟发,所以将信将疑地来

刑鸣忽然弹起动手信,趁另一个男人上旁的李梦圆大喊一声,默契也够,没料想跑出去。个男磕,冲愣在一人的脑袋摁在地上死说能跑出去,就一定能毫无保留地选择相快走啊!李梦圆瞬间回去帮忙之际,拔腿就跑。她神,与刑鸣,将一

无助的脸上。李拂在一张惊恐还真是老码头那,也无刑鸣。的时走道狭窄、间与方位,,几缕白森森梦圆完全不知现下弃工厂,的月光穿透高处的破旧窗户,披边的废追兵阴暗且潮湿了一阵,却发现身后既无只闷头向前狂奔,但跑

头,这个看似行之怎么办?刑鸣的计划错漏了最重她的脑中忽然闪现一个是跑出去了,自己要一环:有效

望将遂,没想到眼前忽了,腿不受控制地一软,圆以为逃跑的愿又出现大队人马。李他们的人来一下正一通胡思乱想,眼见跌坐在地上。

终于又揣回胸膛。逼迫也没动手,李来人样貌,一颗提在嗓子眼的心脏,便大着胆子仰起脸,来人已经借着月光看清梦圆心里疑惑,到了跟前,没

她以前见过这个男人很难令人忘记。人,这么英俊的男

鸣在虞仲夜问她,刑哪里?

出手来,又颤颤悠悠止,她哆身后然泪流不李梦圆听见这个名字突哆嗦嗦地伸一指

了几个人,星,老林带虞仲夜大步流在大老板身后急匆匆地追着。

咧,你他妈还开!暇去着了,根本无个歹徒的身上,他的肘死卡住对方的脖子贱种,快放跑的李梦圆,他,还狠狠一口咬住对弯死在其中一方的耳朵。另一个刑鸣身上不断以全身重量追逃砸下拳刑鸣压制,骑真是你老子留下的脚,边动手边骂骂咧歹徒被这血腥的画面骇

刑鸣耳熟得很。彼时高还壮的男孩子哭着叫戾气老师告状。干架,有时一个打好少,满腹,他常常为几个,打得比他还了一声“贱种”或这话来家长,一同去找跟人“强奸犯的儿子”就

也配嘲笑他是刑宏的人亮出伪造的证据,儿子。惯了的匪类,如今传言遍地,他猜想网上这俩作奸犯科那些恨他的竟使得

无论一个怎么挣拳打脚踢也不松口下男人的耳白牙都被一口齐整朵,扎翻滚,另一个又怎么,刑鸣始终不松手血染得殷红,几乎咬下.身

下得是死手。保李梦圆安全,他杀红了眼,

打两个没胜算,死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豁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出命去的不就不赔了。,以怕有所保留的

不知过去多少时间,身梦圆应该已经逃走了,被他勒晕过去,下那个高头心头一宽,总算松开了大马的男人着李刑鸣想

巨响,震下,发出咚一声嗡嗡直响。得他耳膜被什么器物重重擂了一就真的倒了下去,心脏似松手的瞬间人

力气也丧失殆尽,他惶,刑鸣连阖上眼皮然停跳着眼睛,却看惶睁像是心脏骤见任何东西。

累骨架。太累了。累得灵累得全身血肉都魂出窍,干净,只剩累被无形的利齿磨吮

漫长途个人走一条漫,终于感到累了。世,他就没歇过,一好像自打刑宏过

他说,刑鸣,线,他,对听觉也仅存一视力醒之际听见一完全丧失,在半昏半个声音看着我。

音区这个声音熟悉得不能再在钢间跳舞的琴音。熟悉,低沉动听,像琴低

一片黑暗中浮现出一张男人的脸。

温柔得近乎遥远,似个梦境。的脸孔亮得出奇,景实在太过晦暗,虞仲夜表情大概归咎于周遭背

伸手在虚空中抓了一抓。刑鸣仍相信眼前所见,

虞仲夜及时抓住刑鸣的心口,牢牢摁住。服于自己的手,引着它贴

睛,不断温声重复。他一瞬不瞬地注视他的眼

看着我。刑鸣,看着我,

温与强劲的脉齐跳动着。仲夜的心脏以完全最后,的频率一一致慢平也是奇怪的体搏,他的呼吸衫,他的掌心感知到虞隔着薄薄衣,刑鸣五感回归,他的心脏竟与虞炙热稳,心律渐渐恢复,直至

起来,刑鸣脑袋歪斜肩膀,一脸,枕靠虞仲夜把刑鸣打着虞仲夜的安稳地睡着了。

虞仲夜抱着刑鸣,通过幽闭走廊,低头看了仍梦圆一眼,问她,能走吗?坐在地上的李

来,点了点头。子没挨打也没饿着,李梦圆懵了半晌,总算回过神这些日

了。然全明白她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