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97章

第9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论过虞仲夜的病情,脑对崔刑鸣与崔文军见面前,瘤的位置不宜手守治疗,他心有牵法百分百投入术,医生建议保与医生讨文军的叙述就无

,崔文,父子俩目前居无定所,生活已经军辞掉工作照大概听出来顾儿子捉襟见肘。

他说,出事说话时崔文军满脸浊泪,个公道。给自己给一起尤人,没想过自己今后的生活,只想后,儿子从不怨天提及儿子依然骄傲,试药的朋友

崔皓飞让父亲挨个打。这些甘愿以身犯险一个瘫了,但飞认为应的声。其他试药者也有出现严重不自己应该替他们发听,虽然就他多就是人于教育的打工者,崔皓的人大学生,也有短,既有勤工俭学的良反们常说的“弱势群体”

色地带,怎么中介、药企之间充满互亢奋如嗅闻事件求之若渴,想众,偶尔见血腥味的关。换药族与狼,他一入探讨的专题。问病情相才插一两句话,问做以前,他一定鸣多数时间扮演听定对这样的想试都是一期很值得深弈的灰

在《东方视界》已易主,他连正式采访都这得在他豁出一刘崇奇翻案之前。现得向骆优打申请。切替

情况比他想象得更糟。

崔文军拿钥十分潮湿,墙上霉斑空气中异匙打开锈迹斑斑的大味弥漫。门,底层的楼房大片,

他常用温水替他擦洗身老崔看解释着,孩子现出刑鸣面色有异,局促地体,已经很勤快了。大小便不能自理,

有一双眼睛锃亮如旧,还是十七八岁样。,唯的少年模刑鸣再见崔皓飞时吓了一跳个男孩子瘦得像捆干柴,皮肤灰白干燥,仿佛有癣,床上那

播,好久不见。”崔皓飞一见他就招手,笑呵呵地喊:“刑主

,微笑道:“我刑鸣摇了摇头已经不是主播了。”

也已经不起来,调皮地冲他是直男了吧。眨了眨眼睛:“你崔皓飞被父亲扶着坐了

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夜看着他不解地?”还是腿出卖了你,你,他便努嘴指向房,就没把腿合拢过夜洞他的腿:“刑鸣

刑鸣本正经地想了想,道:“还当真一真是。”

我第一眼见你时就知地怕打出声,啪啪道咱俩都一样,直不了床面:“我就知道,皓飞大笑

刑鸣微笑坐下,他看页了。着在教材少年床边放着那本数学建模,已经翻得快掉见床头依旧

失禁了去。不能把头转过两人闲聊没几句,崔字,你费力地冲刑鸣吐男孩子。这个无比突然红了眼睛,特伶俐骄傲的皓飞再次

,把抬高己把屁股的成人尿片扯出来。弄脏

但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子料理干净,也被崔皓了动作。。崔文军想上去替儿男孩却做不到一个正当大好年纪的飞一声尖叫,阻止

身去,到岸地扭动,挺忍住了。刑鸣默默背过题。搭把手,究还是又开了一个轻松的话几次险些已经出手,终上费力打挺的鱼,一刑鸣看着崔皓飞艰难。他很想再来次次失败一次次身,像冲刷

鸣听见一颗血肉模数次做的一样。空气中异味更重了。刑哭叫。跟他自己糊的自尊心在

揖的样式给了个礼,结果却一了。待帮着儿子弄干自己把刑鸣行尿片扯出来崔皓飞终于还是文军突然以古人作净下.身,崔揖到底,长跪不起

这期揭秘黑心药背着儿子进录制来,嚎啕大哭着说:“现场。”我就,他也不肯起鸣扶他企的节目,备好了,只要刑主播做我跟孩子都已经准

节。他的新药无关,但盛漂亮,丝毫不失大企意秉承,显然是新药游走商场,烂事干了无数,风范。他说虽然崔新药负责段时间也没少找盛域,市在际,不愿横生枝子一定经济补偿。皓飞的病因一定与盛域人甚至亲自见了他一回大爱回报但在这件事知道,崔文军这人道主义精神,愿意以盛域多年来域愿情上却无疵可指。刑的公关发言慷慨又会,给予崔氏父

杯水车薪是不跟般见识。精神抚恤金,意思的十万元。名头还你这疯子一

着拳头,颤着声音解释,我界》不,眼泪与鼻水流盛域的人了,现在的《东方视会批准制作这样一期老崔哭得撕心裂肺一处,刑鸣攥个记者说了算,连无凭,上头不已经不是主持新药没有关联,空口节目。中心都说小崔的病与

不能也像上回那期,你面对全国观众直接直播节目那样说出真相。崔又说,那能

躬向全国观众道”,他像疯了鸣自揽其责,鞠的那期《东方视界》蹈,最后从床上摔地上,歉,已替刘老师申冤皓飞那样手舞足突然大喝磕得自己的大腿青紫一片不能动弹的崔皓飞了一声“好也看了。当刑

信他胜过相信法他们易的事情。动嘴唇,这是一件很容非是面对摄影机翕,他们都觉得无

萨,你的钢印。他一再哀可笑求你了,求求你了刑主求,哭着哀求,求大块,像个一定有办法的。播,你是救苦救难活菩老崔砰砰地磕头,磕得前额紫了一

办法当然是有的。

一个出面对观众现者,但他可以,向老陈要镜的机会凭借与虞台长的关系那是出镜记发言,鸣目前不是出镜者才有的特权。刑

然后把一切推向无可境。挽回的绝

相信客观事实,你如刑鸣果不是见于新闻报道医学会再次提出鉴定,都不能脱离安抚崔文军,说无论申请诉诸法律还表你向试图鉴定结果,我可以

滚吧。”了,你“不必

,你变了。蔑视,突然开口,他斜着眼睛刑主播病床上的崔冷地讥讽,“口吻冰

也不是图钱,就……”也拦了,跪也跪他只能坐在冷冰冰的……”崔心里去“刑主播,娃儿不懂事站不起来了,后娃儿了,想站也文军腿已经跪麻,他说,一张想为自己这瘫后的悲,“事情出了以沟坎坎的老脸再也无法掩饰儿子出事了的下半辈子求个明了,现在娃儿不想死了水泥地上,你别一直想要自杀,我是拦恸绝望

明白。求个

遇见,小善小白的,无边菩萨,多少大是大非没机会杀贼干,糊里糊涂是三千诸佛不功不过地也就过去了。之心,也无回天之力,人活一辈子,既无真能明倒是天天都

一抽地抖动。像是在哭。一抽面,肩膀脸转向墙崔皓飞把

己会想办法替他向崔文军保证,自们解决医费的问题。下一只装满钱的信封并离开崔家之前,刑鸣留

,逃离这对绝的父子,逃离这他就把脸凑烘臭味的个充斥热然后他就逃也似的走了适从狭小的家。刚一出门向花坛,干呕起来。境中无所

崔文军就,把那只追出来还没走远,信封又塞回他的手里。

谢谢了。,他让我代他说声父亲崔文军是个好肯收的,他说,穷得已经揭不锅了仍听自己儿子

刑鸣开的老脸一直停留于后视车走了。崔文军那张神了,老成了石头。他太老镜内情绝望

刑鸣驱门,车,反正漫无目的,直往前车在路上瞎逛,见绿灯就滋油见红灯就开。

,生疼车窗没关,风呼呼地扇在脸上

文军提供的《患在的实验风险潦分困难,很难通者须知和专家委员会鉴定认证,,即使经知道,通常情况下他仔细看过崔过药死不认,患者也会草带过,措辞模糊。了实验目的与取证十陷入旷日持久的诉讼因果关系这类纷争间的绝对若药企抵之中。实验过程,却对可能存知情同意书》,里头详解释理鉴定证明两者之他也

途中一个红灯停得时间瞎,凭什么出来,把手伸进车窗里年轻乞丐突然从街边脸脏生。较长,一个满不能自力更污的这类人蹿嗤之以鼻,没瘸没问他要钱。刑鸣向来对

但今天他特别宽容,特别慷慨。发地往外抛撒。币,一言不一连几次从那色的人民只信封里取出数张红

一边连连发捡拾都是给我的,给我的?真的巨款那乞丐都吓着了,一边

人通电话。刑鸣在天边接受常规的输液治疗,一边医院,虞仲夜正一完全黑透前返回普仁戴着耳机跟

蹬掉脚上的皮鞋,衣,利索地病床,幸好是高仲夜的两个大男人特需病房,床很宽,躺又窸窸窣窣脱掉外爬上虞护士前脚刚走,刑鸣一点不成问题。

了床,他抬起手臂台长也没抛下一台之即使人在医院,虞的事不吭就爬上稳舒务。见刑鸣一声在自己怀里。出位置,让对方能安适地枕

人打电话,说什么其实上。听清,一双仰起脸,看着虞仲眼睛全钉在了刑鸣夜跟他的嘴唇

的沉默,刑鸣便诚地欢虞仲形太漂亮了,被他吻着以嘴唇覆盖上这都很舒服。勾着他的脖子,支起双嘴唇现了一段较长时间或者咬着夜的嘴唇,唇上身凑上脸,特别虔虞台长的这通电话出刑鸣很喜

,虞仲夜是电话那两个人吻得不算太深吻里抽身出来,可能还有要事处理。,几乎一碰即止人恰巧长话说尽先从这个浅,他

,资公司弃老搭bd商圈,也摒明珠台新落刑鸣依稀听见华能二字股改后的上市不分伯仲,这回成的产总值与盛域手了华能。。国企档盛域,牵尖c以总部大楼为中心的顶

次送上去。做“自己的牙齿。很奇怪以后刑鸣舔了舔沉沉飘飘忽忽糖。他满足却也不太”的反应,搂迷迷瞪瞪昏,带着医学镶了一嘴的冰紧了醉氧自己的唇再佛被虞仲夜吻过上一种叫,甜得很。仿,牙不再是牙,而是满足,虞仲夜的脖子,想把

口,低头看虞仲夜把刑鸣一下,以示不准胡闹。了看他,又抬手的脑袋摁回自己胸在他脑门上轻敲

继续通话。点微笑脸上挂了一你接着说。”,虞台长

被冻得严严实实的重临人间一般,然热了,他像这么一下脏突,这一路了,舒坦了。刑鸣被虞仲夜看了这么一眼满意了,踏实

定让他回明珠台。虞仲夜看出刑鸣近些日子有些发蔫,决

期徒刑,二对有些人来说,些人来说,日获得年节假生贱命。刑十二岁大学毕业,判上工作愈多愈舒爽,天天,每三十来年,每周放风两鸣表示同意。堪言。但对另一工作意味着一场有假释,简直苦不

重回。骆优躲着他他发现明珠园以后,一件有趣的事情

道骆优为什么躲着自己刑鸣知

前他们抬头不见斗狠,争一争艳,但见,如自然界里两只雄无完肤,毫无还低头骆优现在败了,败得体性动物狭路相逢,总要斗一价余地。

以为自己会很得西太无章法可循,管后到爪利,狠狠撕碎了对结果你先来意,他牙尖还是先礼后兵,刑鸣许多感慨。却不过陡然生出感情这东手最后的防线,可

的福刑鸣遇见虞仲夜,虞仲夜遇见刑鸣,既是两人祉,也是两人的劫数。

法鉴上了飞往龙岩的将鉴定申请呈交给他定中心,接自己母校的法医学司魈报复的山村再转车去往被山刑鸣替崔文军终不着便带着始曾消弭的愧疚感在那儿飞机,

要来的。虞少艾与他同行,说是他自己

上回直播事故以对此并无怨言。刑鸣基本一路沉默,虞少艾纪的男孩暂住外公那里,但早独立了,所以他撵了出去,也比以前话少,他简单讲了讲备搬出来。老美这个后就被老子从家里仍在找房子准

亲的经历有关,是觉得这事儿荒唐。虞少艾没问悻悻然,可能与他母也可能就己父亲的关系,动提及这个话题有些跟自刑鸣他现在,他看得出虞少艾对刑鸣也没主

遇。来的记者,得转了几长亲的地,县迎接,大台个小时的车才抵达目顶级

破。意让牛句话点破,这副看似,所谓山魈的报复,其实是由猪骨牛被村民打死的山形态诡异的骨架,骨之类的拼凑而成秘秘,结不攻自果却被刑鸣县长带自己去看了魈。牛县长一路神神刑鸣特

刑鸣之托才保存下县里从没放出骨架只是受人大敌,又是倒不安。茶又是搓手,显得很是只是随口质疑假消息,这副牛县长却如临来。他说,

鸣读出一种很怕自己。从牛县长的眼神里刑情绪,对方

了声“操娘的是东方视界》播出之后最后一期《的铸铁鸟枪这倒是件很有意思过头顶,他被却是走哪儿都遭人多一个大窟窿。他举手高指着胸口,那种特老式痰,骂与那汉子对,一枪就能炸你遇是在东北远地拿枪镜,似乎也没那的事情。彼时他频频居然收枪走了。汪清自然保护区看一眼,最离奇的一分子狠往地上唾了口浓视。最后那盗猎好爷们!”,面无惧色地盗猎分子老多褒奖与敬畏。反而自,他一介底层记者,

好说。,以前祸兮福所觉得特阿q没劲的一句话,如今看来还真是不

纯属无稽之浴这两个字不知从去拼凑完整。口,等待他大院得益彰。从县政府两人拒绝牛认为山魈的报复谈,他们明显白跑有缺眼睛也相秽,牛县对付了一晚上,商量觉得事情未完,哪里仍洗浴的邀请,洗一趟。但刑鸣总长笑眯缝了的了一下接下来该何去何从,虞虞少艾在县长要带他们去出来,刑鸣与何时起听着就很淫旅馆少艾

一位公务员,只不过依旧一无所获,但两天,男性,戴当地的地质第四天大早绍说叫高峰,是路跛得厉害。他自框眼镜所的着一副黑,面貌和善文质彬彬有客人到访,一位三十来岁的研究,只是走们在这地方又耗了我介目前被停职了。

虞少艾:“我倒像个做,有点好笑地子口罩全副武装像公务员,看这人刚进门时帽看你不贼的。”

盯着我,不藏严实了笑:“因为总有人高峰不好意思地笑了不行。”

刑鸣问:“为什么有人盯着你?”

们了,我知道你们的。我知道真实病因府大院门口看见你高峰是明珠台的记者传讹,但孩子们发其实山魈什么的是以病是确确实实是什么。”道:“我昨天在县政

刑鸣问他:“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高峰挺有说:“污染。”把握地

清,宜人,天碧蓝,水湛刑鸣表现得十分谨慎:“你有证据吗?”这地方景色

近百人之众。先一步发病了,其实也本子,详细记录高峰从兜里掏出一个了每一户因生化,我这里都有记录。”年人出排污造成地下水污染一家叫,孩子抵抗力不如成人,所以不少成脑损伤致病的居民,竟有“有。”高头说峰特别郑重地点不同程度的脊髓损伤与康瑞的制药厂,非法制剂污染感染,“污染源就是现了

一个人默默调查这些?”刑鸣一页一页翻过去:“

作为,还就是那个时候瘸我工作被停了,还被人不止一地方政府不次地恐吓过,这条腿过这个问题,但高峰道:“我向环保部门反映的。一直阻挠我进行调查。

虞少艾不解,插嘴问:么?”“为什

绩,么不愿意刑的风险健康为代价吧。以前这这么多豪上门去查,根本个次看不见企业排可是会法》实施之后,企业偷峰眉头皱得更紧要问题查不出什么东西。我也事,但也不能以们要早些时候也变得十分狡猾,你若染是新修订的《环境保护追究刑责的。这些污染起来的,你”说到这里,高治污呢。”是不明好好里近两年才富来,街上一牺牲我们下一代人的白,宁可冒着被抓包判方政府为求政车。因为污染企业同方面查得不严,不过,高峰费尽心思地偷排,为什时带来了经济增长,地环境污道:“这了:“能富起来是好

利益为亲娘什么,视人命为草芥不明白的刑鸣冷冷一勾嘴角,有,总有那么些人,视

联系。他送他出门,与式,决定实地,你有点像《永不妥地区略刑鸣留了高峰的联系方带寒意的他并肩而行,走在闽北考察以后再与他·罗伯茨。里。他夸了他一句协》里的朱莉娅

翻至某页,高峰没看过这算查清了药厂,总突然想起什么回自己的笔记本,快速不解何意,倒似暗管偷排的位置,并将着上头一他明察暗访无数次,他从刑鸣手里拿它们绘制成了地图。片儿,张图对他说,

道。有因污染致病的西曝居民都等着这本东交到刑他把郑重地说,维权路堪比蜀道难,所鸣手里这本笔记本无比光,来替自己讨个公

据,你这么信任我?鸣看了一眼高峰绘制这么重要的证的地图,很是吃惊:“

节目。停播十分可惜,但高峰笑笑疑已是全中国最好的它无握了握刑鸣的手,他说候用力在真正分别的他看过每一期的《东方视界》,虽然,没回答他的话。只

声的虞少艾突然朝挺多他挤眼睛:“,一直默不作待高峰一瘸一拐地走远想不到你粉丝还。”

搭理他。他的,咿咿活动,一群路。齐齐地穿过了马刑鸣没孩子首尾相衔呀呀地唱着笑着,整整吸引。可能是班级目光被不远处一阵嘁嘁喳喳的说话声

刑鸣突然返身奔跑儿了。他知道欠缺的那一块儿在哪

处理的几个垃。刑鸣也的制药企业转了几,不准许任圾袋。在不起眼的暗康瑞药厂门禁森严何外客探访打算破门而入,他围着恢宏气派圈,终于处找到还来不及

就与他有关!”。他也看见了他,便试图阻挠污染弃药盒作伙伴也虞少艾一续疯狂地翻找垃圾:“产药物的过大型企业在生直追在刑鸣身后大喊在欧式各样的合从垃圾家,大型美国程中会有各药企的外包制药早已成了气候,国内的袋中翻出的废很正常,不能说明

的药盒摔在对方脸上。刑鸣一把将虞少艾推开,将翻找出来

目现场挂了logo再熟悉不过,这个logo在他主他对药盒上的持的节半年。

盛域。

排污暗管地图赶回去,车自杀的消上得知崔文军撞然而他在回程的火车刑鸣急匆匆息。地带着高峰绘制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