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98章

第9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底遭遇了何等不公写着“还我公着光鲜天都在下雨,偶尔有衣,但都的门口。一连几个两鬓同情或域国际商务园上前问问这的待遇。举着一张老人鄙弃地看他一眼过,或子,站在文军没人苍苍的的白领撑伞经的牌道”

崔一把,让他站直了说话只有门卫大爷走出狭小未倒的老的值班室,扶了将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的钱,可儿子死活不要还是弓着。那是多久。但看上去腰崔文军努力站直了,很想接过刑主太累了。上回他播带来常年搬运重物导致的腰肌劳损。他

老够苦的了,却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见到比自己直觉得魂落魄的样卫大,又回值班室给他倒了文军细雨中失一杯热水。龄,他一爷与崔文军差不多更老更苦的,他可怜崔己就够

“老哥。”他把一军的手里,“老哥,喝吧。”完就走次性纸杯递在崔文

暖了些。纸杯,一点点抿着喝心地攥着那只。崔文脸膛从黝黑中透出一层水喝出烧刀子味儿,冻寒”了一灰白,白得吓人军感激地“嗳了的心稍稍声。他小可能站太久了,他的—热下去—

气劝他:“老哥,上头刚刚来电门卫大爷见老崔喝话说了,的就是我你再不走,走了。”光了热水,又叹着

老哥。对方一声,忙给门卫鞠躬,也喊了崔文军

烦了添麻“老哥,给你……”

活营生了大半辈子,多大的苦都习惯着一脸冷冰冰的雨水。人添麻烦。了,混合了自己和着血泪吞咽,其实最怕给这个男人靠力气话音还未落地泪就下来

在等什么,等那个西手中的一次性纸杯等一新药负责人,还是说出个不管不顾又在盛域大厦的决定走了。但他正门口站了一会已被捏皱了,崔文军装革履笑容可掬的真相的记者木着一张脸儿。替他们他也不知道自己

悄走的地下停车场。饭局,悄其实新药负就离开责人早他已经被老崔闹烦了今天了,

者也不会报道。没有证据,没有证据的事情也没一个记者带着一根无往不利义的刑的笔杆子而始终出现,崔文军突主播说过,他娃的事法院不会受理,记然想起那位特别仁

想不明白么突然瘫了呢?怎么也好好的一个孩子为什

多了。辈子,发现,自己这一明白的事情太算太多想不识字不的老崔

觉,为什么还常常会就会把脸别过去。心看下去,看着个当父亲的实在不忍痛起来就会抓挠他一,在苦感到全身疼痛全失去知娃儿痛都掀飞了,血淋淋的。每每这个时痛苦百他的一颗心墙皮,墙皮驳,指甲盖儿老崔就比如他想不明白儿子被抓挠得斑斑驳。儿子从不叫唤,但苦,汁儿里浸熬倍。在沸油里翻明明肚脐以下已经完

奶奶还没去世,一向子。高风的嘴喊操起鞭炮就跑,张可避免地想起他刚考上儿子,就无想到如大学的呐!光宗耀祖呐!”考状元,天今瘫痪在床才少年,大大小小的媒体都来报道,道:“我腿脚不利索的老太太开缺牙漏孙儿出息那时孩子的

方给他买一件事的崔文军想的时候,家里经济情况了一份不错,当时他工作的地几十万情是妻子还在家站在细雨中许多,但他最后想起意外险,保额有

,准确的说,留了一崔文军封遗书。用歪歪扭扭的字迹给刑主播留了一封

的业务员崔皓保险公司,负责接待飞的生避而不他说,卖出这份保皓飞的生母信去找早就离职了。儿子去治病,然而崔刑鸣拿着那封母,想遵循老几十万的保险金带着张保单找去崔遗愿,让对方拿上鸣便又拿着老崔那的人同样一脸莫名,见,刑

而且这细听来龙去脉之后,那人惋惜地叹了口气,自杀保险十年前就过期了是不能获得意外险理赔的,

的保单永远不可能兑现书。又得到了另一他母校给出的医学鉴定刑鸣没多久除了手里,那是这张张轻薄的纸片儿

不同之间,不能排除因写着,药物受试结论截然然而这份报关系。告与疾控中心的药物性脊髓炎与试验,它上头清楚者所患急性横贯

鉴定报告,走出拿到了崔皓飞的了。校,刑鸣突然就走不动路了阔别已久的母

失的小丑。飞,刑鸣透过却疲天上云絮低垂,雨水斜惫,车玻璃看见一张脸。这张脸年轻熟悉又陌生。刑鸣觉好笑,像个迷得镜子里的人有点

艰难回到普仁医院的没见着少艾?夜问他,这几天为什餐时分。虞么都高干病房,已是午

刑鸣想了想说,可能在跟我闹脾气

案子,为情谊让道道。彼时刘崇奇的亲外公与舅事情扯出盛舅舅母,公理就得域,扯出他的他上蹿下跳非要虞少艾在气什么刑鸣知求个公道不可,如今

护士送来了今天的午米饭不虎咽,却只扒筷子,两素的伙食不错,三荤饿了。他坐在一边狼吞但刑鸣已经吃菜,塞的两腮鼓一例汤,还有乳鼓囊囊。品和干餐,高干病房果。虞仲夜没动

,直饭的铁桶觉饿得厉害,后来索性弃了筷子,他问护士要了个盛吃,饭勺敲打捅壁,咣咣地响。即使这样仍拿饭勺在里头扒米饭

虞仲夜一直看着他。

,噎得红仍不咽不顾咀嚼填塞米饭,只顾吞肯停止。刑鸣拼命地往嘴里满脸涨

着热血,怎口来自里,但它确实洞开如许,滋滋冒块。他难以说清这样么填补都不够。他的身体被蚀了好大一的伤

淡而无味的东西,吃进米饭本是嘴里偏就咸了。

地往下掉。因为眼泪一直刷刷

没宽慰两句,只仲夜走至他的身边,言不伸手按着他的后颈,一发。

鸣起初还避着虞散了。眼泪,桶紧实的米粒都打哭出了声音。他哭得仲夜无声地掉屈,把一整重压力,那样无助,那样委他忽然就一旦感受到脖子上的沉

哭。久,虞仲夜才说,别

更响了。刑鸣反而哭得

头吻住他的头他轻柔地拨拢进虞仲夜任刑鸣哭,哭得累了,便将自己怀里,低得够了发。

事情吧。他的叹气声像一个,去做你想做的绵长的吻。他说

事儿。道刑鸣正在准备着手不是与自己对簿公堂。廖君觉得这是事儿,可能也也不知怎么,盛域那边就知

弄一次刑鸣。都不同过去一样,廖君还是相信没人会傻自凿其船派人眼闭一只眼。但碍着他意。虞对刑鸣背地里的动作,何况他亲儿子仍与的面子,他们不可能仲夜可能睁一只

,不能私了那些村民能私了的就私法子。的就再想别的

能,杀不得。只有刑鸣是个刺头儿,偏偏打不难搞的

场,便按兵家那场如战法子。了一个更兵不血刃的快就场摸爬滚打套,攻心为上。在商这些年的廖君,很

套说辞,你是虞叔的枕起来我们也算是亲戚了。商量。廖晖亲自出来跟刑鸣开篇还是那人,算

他强调企都半斤八两,盛域已,不是不治而的新药拯救苍生无数研制国内大环境如慈善捐款在国内企是难治,了,这些经算好的年也一直着手整改,每年此,药中名列前茅对于污染力达标;又说盛域

,但刑鸣不廖晖一边吹牛边扯皮,满口歪理邪说为所动。

地抛出来:你等字一字吧!即使着坐牢域的也是停产整改和巨他横眉等着盛情,冷眼赔款这回告不倒你,面无表

来。他笑得很邪恶,很难道不想替你爸翻案了吗?着一种胜券在廖晖似乎早有所料,不,唇红如血。他带蛊惑,笑得白牙森森握的把握问刑鸣,你以为忤,反而笑

一愣。刑鸣微微

?盛域跟她的先生有奸……”以安你爸强乘胜追击:“鸣眼中闪过的一丝犹豫隔多年她夜夜良心不排她出来作证,就说时地捉住刑认当年诬告还记管你爸叫老师的女实习大量业安,终于决定承务往来,我们可商人眼毒,廖晖精准殷晓洁吗,那个

刑鸣无意识地捏紧拳头,指甲嵌入掌心,骨头咯咯作响。

找他出来作证,坟前下跪道歉,这些不就是廖晖笑道告诉你,当初在了的张的脸摁进搪瓷便你一直想宏飞,我也可以牢里动手打你爸去你爸排卫明让他盆的狱警分别是谁,我甚至可以安:“还有那个突然消失、把你爸要的吗?”

想要的,一直等着烧至火光通天。好多这人轻那是一把奄奄欲他的命门。这就是他而易灭的火握紧了年。

那略显聒噪的声音你如果答应继续说下去:人厌恶的脸孔在?”廖晖爸爸就能含笑咄咄逼人,一张惹“你要廖晖翻案是几乎不可能的,案子已经过去那么九泉了。些年,凭你自己想想想你刑鸣眼我息事宁人,你人笑了多少年外笃定地说,大,他分前无知道你爸的

廖晖都把自己说感终于迫使权光如水物换星动了。寒门遗子,深仇,然后时翼渐丰,替冤死的父移,他卧薪尝胆羽亲洗刷了污名。身负血海贵低头,

故事。这真的是个特别励志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