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99章

第9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仿佛故意把声音很响,以增其品就吸溜吸溜地喝行之恶劣,嘴脸之丑陋廖晖说完这些,

果他手中有刀,廖晖样。如,还是满身着廖晖的大概知道自己看可能早死是什么眼神刀直扎大动脉血窟窿那种死法,刀

字地往外了动嘴唇,一个字一个蹦。他盯着廖晖看了很长时间,然后动

就四个字。

你去死吧。

出门以后,刑半截了,当场就拐向东,也不知道瞎转悠什又在北边一个横止线,从市南开到市北,个红灯,车身都过了停鸣开着车满城转悠么。后来险些闯了被交警拦下了。

刑鸣吧笑,嘿,你交警认识他,笑了

。但刑打算小惩大诫,口头警魂落魄地这位年轻粉丝,解释,我丢往外掏鸣仍旧一边的交警同志驾照本,一边失是刑主播的东西了。所以

确实丢东西了

的一场丢了他十二年大梦。

成云烟忽然之间黄粱梦碎,恩仇皆最接近梦圆的时分,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爱恨俱为前尘

出来,他的眼神就听见了病房里的寂静绝望痕,显是刚刑鸣回到医院的时候,争执,但没听全,没听脸上隐有泪场。刑鸣出电梯的时候骆优正从病房里,只有最后一句。闹完

骆优流着眼泪喊虞仲夜的是英雄是烈士,自己怎么舟,戏剧里破釜沉死的都不知道。师,说他这是破釜沉,而现实里破釜沉舟

他一直觉得人眼里只有自己,趋类人。他们这类利而生,绝情寡欲。自己与虞仲夜是一

算什么。本该惺惺相惜的刑鸣又同类的人,横插一杠

一眼,旋即对骆优微露看了从门外进来的刑鸣口上又加一把盐。虞一笑,以仲夜我老师了。在他的伤他不忿,亦不解,虞仲夜却后别再喊

,利的反应不算无三寸之铁,弄死算了。小子他见得多了,接动武总是行的。洪一腔热血却手诱不成,直面也不是毫无办法,他向自己的秘书示意空有者昌逆者亡,刑鸣这样的林法则,照旧是那套顺万良深谙刑鸣盛域意料之外,廖君方

然而这阵子一直住在家里的虞少艾不同意。

虞少艾从门外进理。来,上。他特别释然又特别公”,忽然从富贵显耀,倒也想犯犯,抵在了自己的脖子大无畏傻,求一个地,说自己回国这些日子所见所闻袖口抽出一把军天道公感触良多,不求呵呵地叫了一声“外

良一众全震住了。把洪万音温和清凉钧雷霆,,眼里却有万

一步面把药厂污染的抢先盛域还忙着在司法层曝光了。事情压下来,但媒体却

以。老陈嘱咐骆优做一期节目,是有资格向《明体就是揭露刑鸣身为记者,也盛域在当地的线采纳、采纳之后又如不法行径》的呈报选题,只。然而老陈可魈的报复》,具是领导采不珠连叫《山何制作,他没权管字就

播出之中央。污染致人畸形至惊动了的节后,举国哗然,甚

拒绝与自侄媳见面。他哀叹这对父子鬼迷心窍,但不起,也可能是装的的外孙下狠手。洪万良被气得一病因为他后来索性称病翻脸,却没办法对唯一己的侄子他可以跟虞仲夜

指望着再一次涉险过关违纪,被,最明智的方法便是,再挣扎也是徒劳年刑期。就不太可能道民愤一走调查了。等着他了。廖君是个理廖晖因涉嫌的可严重定代表人、总经久,盛域集团的法旦起能是二十警方带明事理的,知,没多洪万良一旦袖手,盛域帅。果然如她所弃车保

,力图上交检举材料,自己立攀咬功减刑。问,廖晖便廖君对弟弟不管不,四处像发了疯的狗似的

翻出旧账,盛域上下没长也该殊途同都似早有准备,移居明珠台台虞台长怎么可能例到从老林的儿子下手,归,栽头一个想在自己的司机手上一个人干净,也了。他又想外。国外上一任明是食人肉、检举揭发的,这一任。但老林跟他儿子到今天的珠台台长就是被司机寝人皮才走

穷尽心思,最终也但他仲夜拉下马没能成功把虞

瞩目的台庆晚会前夕。辞职的,就在举国虞仲夜是自己

话。但多多把柄少落下了一些闲病激流勇退,虽未一台之长借留下

老爷子谈了近四个小时陈述了虞台长写了检举信,详细件都有真心惊的一个传言是止于廖晖,明珠犯纪之换取一部分人的安心过往一笔台的问题止于老勾销,盛域的珠台知道,最后他以辞职。最令人胆战自登门与骆所干违法陈。实据,中纪委原本打算,但虞仲夜亲有人往中央事,桩桩件这些年,他的血洗明问题坊间揣测纷纭具体谈了什么没人

得及掀起多少浪来,过危言耸听,还没来就被删除得干净的各掺一半,由于太那些帖子真的假

稚。基业毁于一旦点内情都不知道,说明你天真幼了爱情,说明你荒淫不可思议。你说为,简直无道网上更多一星半的,只觉得明珠台台长一生,你说为了公理

他这儿官屑一顾,的离职原因是,对后者不虞台长对前者置之一笑方公布身体问题。

料,虞仲夜,养病几个进展到此为止,结局,大大出乎所有人的了。翻转卸甲不归田却陡然然而原以为故事的后,反倒正式下海

消息,虞仲夜将出任首华能网放出执行官。集团的官

便能重回体制内,厚黑学,有说虞仲外放锤炼,了利台与华能达成了某反目,借盛届时更能力魄力假以时日说这只是一次目的在于平息眼下风波、话下。为“阴谋论”与是为上一论”忽又转变域垮坊间传层楼,完整个人益与盛域履历,以虞台长闻就更多了。种默契;也有先前的“昏君关于这件根本不在事情,

有落幕一天。但网上传一阵子迷离的故事,总,也就消停了。再扑朔

己打点好一切,可弯抹角地问过,结阵子处于风暴之外的心挠了痒,留情地压网上八卦。他被好奇余,浏览还是他早已背着自在床上拐果被虞仲夜毫不倒,狠,是受自己一回。牵累不得不离职自保,进可退。刑鸣曾狠办了一直想问问虞仲夜有一也没少在工作之

“盛世不为官。”

不置可否地微笑,又一次分开他的长腿体。,进入他的身唇连哄带骗,虞仲夜吻着刑鸣的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