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101章 番外1

第101章 番外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见虞仲夜进门的声音刑鸣完全没

直接回家。他推开房,见刑鸣背身坐在露台阳光房出国办了一趟公务,虞天,没通知刑鸣,仲夜比计划中早回来一里,正在看书。

身白衬衣,像个学生。的阳光洒渗进来,照在刑鸣那天气很好,一拨一拨映出一点点黄。一柔软的发上,微微下来,头乌黑

确到毫米,他是《东方就任由刘海上节目前会喷些发胶将务风与精英感,在自回归《东方视界》头发都得向领导报备,剪去额发提高定型,尽显商家时视界》也不太短,软软地垂下来,一下能随意更改。着这个发型,不过的品牌稚气化身,他的个人形象不的长度须精不少。刑鸣每次剪之后,刑鸣一直留

仲夜走过去,问他:“在看什么,这么聚精会神

刑鸣才发现,抬手摘下耳机,仰脸冲虞仲夜一前,笑。直到一丛阴影来到跟

续至今,延。,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特别天可能延这个笑容都续至今一口糯米白牙,狠狠晃了晃虞后,的模样是他回家的全部理由。仲夜的

托起刑鸣的下巴,低虞仲夜顺势下去。头吻

甚至也都没闭眼睛。人并急于不以舌头此的口腔,轻一碰便再不愿分开了进一步攻取彼,但两嘴唇轻

:“想我眼睛,着厮吗?”夜看着磨,虞仲唇对唇地贴刑鸣的

“想。”刑鸣咬了笑盯着他的眼睛看,“想死了咬虞仲夜的下唇,也。”

他要退后的动作这个久违的吻。刑鸣的态势却愈发手不安分地摁摸刑鸣着回头继续看书个浅吻尖儿,吻得陶醉且小勾着虞仲夜的舌,可虞入腹似的,变作,一个吻跟要把他吞咽热烈。他的一只摁着他的后脑勺,阻止仲夜那儿榨取与撕咬。心翼翼,像小孩儿偷舔念的情绪加深了糖果。只是一下.身,另一手强硬便已满足,还想

验或者血淋淋号。一个相当危的信无数次爽歪歪的经的教训告诉刑鸣,这是

总算令虞仲夜松了手,天要考试的。,却紧抱着手里的资刑鸣推搡抵抗一阵,不我明管用,索性呲牙咬逃开,跳出两米远着眼睛不肯就范:“刑鸣赶忙从他怀里刺痛了对方一口。一点。他脸红气喘意乱情迷料书籍,瞪

臂给刑鸣留了一个怀里的位置,冲他靠的垫子擦了擦被咬破刑鸣原来倚吧。”:“好了一招:“你坐过,又抬起手虞仲夜以拇指嘴唇,轻笑道,不碰你了。”他坐在来,复习

本管不住,刑鸣将信将疑,信这老无戏言?于是半开玩笑地求个君子,有诺必践,却疑他下半身证:“君是禽兽流氓,根是帝王狐狸上半身

不碰:“虞仲夜微一点头,还挺郑重。”

摸他的脸:“又熬夜了?脸都来,又伸手摸了见刑鸣总算听话地靠过瘦了。”

刑鸣点头:“耻了。”这辈子没挂过科,要读个在职的还挂了,太

任务却很繁重业的在职只得临时抱佛脚,突击。刑鸣翘了不少课,眼复习。》的直报了个新闻专,课程其实还算轻见考试在即,松,但《东方视界究生

身塞进虞取出夜的耳朵里:“你听听歌边复习,刑方才正边。”的坐姿,便一只耳机,转夜的胸膛,找到最惬意鸣倚着

歌,正巧唱至单曲循环的一首这歌手唱扬起:“两句,嘴角微微听。虞仲夜听人的声线,歌也特别好副歌部分,特别清亮迷少艾?

虞少于准原创歌手的选影棚里录了。虞歌者综合素质备一场后爸的自觉,比赛写的,又去专业录艾约着打乐坛输送原创力偶尔与虞少过硬,能写会唱门为参加挺有儿子,刑鸣倒艾最近正忙的动向。关心仲夜疏于打球,也就知道了他秀节目,号称为华语量,要求参赛的。这歌是虞少艾

而去的上演唱打算重点貌的送人,你黏他袋巴结导演,有财的起追求音乐的女友绝症配合表演。形象特别出之外,好像就。别的选手挤破脑了一段一悲惨往事,让他在台是来玩,虞少艾对这场利游戏成名并不过分热衷意给他安一票。倒是导演看虞少艾只有他完全游离于许是家境太好贴,无比热络,打造,特送钱,有众,

,导演觉得,有戏。要的信号情种,还传达出最重是目前单身大帅哥,兼是

音乐类真人秀节目,但乐罢之后他地表示,乐,自己就是偏偏隐斩钉截铁一张老脸泫然欲理由是不想亚,男同学,少艾泣,虞个无背景无身家无虞家的光。姓埋名去了东导演比他入戏,少艾却听着故事的娱中心也有这类,其实明珠台的文不配合。

不起,虞少颇有怨道,自打盛域廖晖被抓,洪万良一病话很动听,但刑鸣知艾对这个重美人言的。不重江山的父亲还是

赛未必公平,倒不如以明珠台前任台长听圈里的一个朋友身份跟方方面面打个拐弯抹角地表示,自己平一些。稳操胜券,只为比赛公足了劲儿要拿东亚的父子俩的提及少艾的近艾卯况,少军,但那比关系亟待缓和,刑鸣招呼,不为

子只靠自仲夜的儿淡淡道:“虞虞仲夜却不以为然,己。”

?

血缘相系的矛盾格续低头看书。这种体会,那点别扭劝不住,那点心结刑鸣不外人,更对说话,继复杂,他是个此深有解不了。

过舒服阳光太好不知是虞仲夜的,还是午后的一不留怀抱太半醒间,手里的书本滑落在地。,催人恹恹欲睡,半梦神竟阖上眼睛,

夜留在书房的手机进门菲比拿着虞仲喊一声:“虞总——

一根手指置于唇边,做虞仲夜及时竖起了个禁声的手势。

怀里的刑鸣眉头一皱,将他惊醒。浅,一点声音或一点动静就能动了动,显是睡得太

菲比出去。了摸刑鸣的脸,又抚似的轻摸虞仲夜安挥手打发

“虞总,是大是顶顶重个名字,晓得人物,却不敢直呼其名中的手机踏进阳光房里她认识要的示上的出去,仍拿着“大领导”相称。领导。”菲比却没退震动,只敢以来电

回个候我给他电话。”显然是三言两语交割不清的电话,虞仲夜垂眼看着怀里的人对菲比道:“你说晚些时,低声

菲比得令转身欲走,虞仲夜又叫住她,让她取条毯子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