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唇枪 > 第102章 番外 二

第102章 番外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里忙直播,虞仲夜好容不容易。'床共枕,同桌共餐都。虞仲夜在家时他在台;是对不上,别说同试,两个人的时间总出差回来,他又忙考刑鸣有一阵子没睡安稳了,倒不是像过去那样心里搁着东西,就是忙的

怀中人囫囵一上。虞仲夜被压得觉睡毕,自己悠悠醒着毯子,把自己怀又微一侧身,半截身手臂微麻,但仍一动不动,也阖着眼睛全身的重量卸在虞仲养神,直到夜的睡得特别踏实。他裹里,刑鸣这会儿子便压在虞仲夜的

这才发现太西边,如浅赭阳已经沉往色的颜料,随意抹在远处的屋顶上-

日和风四月天,手机只耳机塞在少艾的情此刻在耳边浅吟低唱,仍循环播放着虞似挺闹腾的阳柔情款款,光大小伙他的耳朵很衬当下气氛儿,里,另一只在虞仲夜个貌实在儿。两人同听一首歌,歌,一

细褶儿,不显年纪反仰,倒着打量虞点细纹,外。身威严气度,倒的一点,眼角有尘之虞仲夜刑鸣下巴仲夜的脸。如丝绒上高抬,脖颈心怀遐想显好看,一点斜阳映在闭着眼睛,睫毛瞧着格他的令人外长密,简直像远在红脸上,一反往常那

了动,刑鸣动看他:“虞仲夜就睁眼了,低头了?”

底都给办成了。求处罚老陈又君无戏言,只要狸最不原以为只是床头枕上的这老狸竟知节制为何物,一,到厚地跟他提要求,要答应了必能做到。譬如不知天高地当初他,撇清骆优,随口应付,没想到老狐上床就畜性大发,偏偏然金口一诺

这里刑点坏想到呵,安了鸣突然就挺乐心思,反身就跨坐在了虞仲夜的身上

了咬虞仲夜的下巴吻下去,吻过结、锁骨与胸膛,立马灵顺着他的脖子一路夜的嘴唇,一下更比一复吮咬。,又扯开他的衬衣停留在他深入,待虞仲夜的乳.头上,反那儿稍有回应,他巧一动,咬他跟蜻蜓点水似最后嘴唇的一下下轻啄虞仲

沉,不动声色仲夜的胯仅眼皮微微一摸去——虞仲夜反应摁住刑鸣的手,刑鸣伸手便往虞及时,一下抬手对方看似无动于衷,

他,毛看,反倒隔碰我,可刑鸣也不把手抽回意:“你说了不夜的性器,挑着眉脸上带点得着裤子揉搓虞仲我没说不碰你。”

狠地盯着刑鸣,那身就把刑鸣压回他生吞活剥似陡然加的-虞仲夜一把翻眼神跟要把身下,他的重,恶狠呼吸声

真的还有考试。”能清楚感炙热的气息与狂,张嘴讨饶道:“热的自己撩两人挨得我……我明天心跳,刑鸣料定极近,知到虞仲夜被扒裤子办了,眼珠一了火,下一秒就得阵乱转

像撩了虎须又受了惊人好气又好笑。吓的兔子,反倒惹

谈,对熟人他寡言侃而一对峻,始终延续着冰。对观众他犀利而大方,既观众,知道,刑主能激王子的路线。情辩论也能侃但凡认识刑主播的人都播有两副面孔,一对熟人

其实还有第三副。

出现。他缺失十来年的东西得享受这份依赖与亲出猫爪挠人一下。偏话也频了,笑也密,一直惯着。多了,仿佛全复仲夜乐时候苏了,时不时还伸只在对着虞仲夜的偏虞

,才笑着骂了不愿松手。又。”这么四目相接好欲望已经由炙转凉,但仍不舍也神里那点头凝视刑鸣,眼虞仲夜拧着眉一会儿声:“小兔崽

总算松手让他起来

我给你咬出来。”耳朵说:虞仲夜那顶帐篷意不去,贴着虞仲夜的了,裆前高隆儿已经硬,刑鸣阴谋得逞反倒过“老师

来,重虞仲夜低低“重撞滑下.身体,解开了对方的裤链嗯”了一声,刑腾的物事一下跳出来,热腾鸣便在他的脸上。,如悍犬扑

似故友重逢器头朝上地抵住虞仲夜抽红移嘴唇,不的小腹,由根部往上游遗边角,细细舔吻。了,也不介意,倒般目现欣喜,他将这性刑鸣脸

性器中。发丝虞仲夜嘴手按着刑鸣的后脑勺,角一挑,抬被温热湿润五指插入他的得到安抚,的口腔包裹,勉强也算

,也贪恋他美妙的唇,又忽地抻长脖子在虞仲夜胯间,他埋头,把脸凑近去献吻。欢虞仲夜犷悍的性器啃咬抚弄刑鸣三心二意,既喜

好弄。他不专心:“好他的脑袋摁下去,反虞仲夜压着刑鸣又把的脖子草草亲他两下,

后背,却仲夜一直满意地抬手,狠狠揉了把刑鸣的头发。在射精前一秒突然抚摸刑鸣的肩膀与

临界点鸣来不及反咙,刑呛入大半。仰起脸应,直接时,便连舌尖儿也堵不住炮眼,嘴溢着点点白浊。特殊腥味的液体射入喉,一股

问他精液,么放过你了。以拇指揩掉刑鸣嘴边的虞仲夜垂着眼睛,;“你自己说说,就

后你给菲比“我后天就考完了,考完以刑鸣笑了:们两个。”假——家里就只剩我放两天

虞仲夜上给你下巴吻了过刑鸣的角:“晚吻他的唇挺满意,也笑了,掰看似对这回答吃的。”做好

书。,虞仲夜起身去鸣留着继续看潦草纾解欲望厨房,刑之后

来。削入锅。虞仲夜以她每取悦,糠秕蔬食菲比对家里这位新主,摘挽起衬衣袖子道这类人最难新菜品,介意,山上的戒指,又仔仔满足,天变珍海味却未必已经把食材都洗细细洗了手,吩咐子的喜好很了解,净了,只是还没切道,你放着,我他不着法了腕上的表与无名指儿地翻量不重,这会儿

要她在一边打下发现虞老板切菜的手势做饭,甚至不需便打量,却像生手。挪动脚步顺从热锅下油到翻炒勾菲比从没想过自己老熟,板还会十分娴手,她慢吞芡,哪儿哪儿都不

万岁挥油盐,撒酱刀铲锅碗,这些都是老百姓的活计?菲比当然不知道,虞仲夜以前入赘洪家,爷能干有过一段“洗子。醋,舞的日子,哪是,摆手作羹汤”的日

洪霓脾气骄纵仲夜体恤阿姨厉害,常为一点开心不已。哄得老婆花枝乱辛苦,不时亲自下厨,阿姨嘴巴子,虞取闹得其孕期更是无,口味挑剔,尤咸淡就扇

暗了,一阵饭老远的餐厅飘过来,刑觉阖上书本,下菜香气从隔着被勾得无心复习,自饭。色完全

一只丝绒盒子里,常年戴在虞仲夜链子,拿来纪念母亲,一直在脖子上挂还有一枚被虞少艾的婚戒与手表被菲比细心餐桌上。刑鸣一眼看。款式挺简单着。,一枚见,不禁望了根细银就搁在收在着它走神的无名指上,的钻戒,配成一对虞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乐可(校对版+番外)闪婚成宠: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唇枪闪婚成宠叶芷萌厉行渊盛兮沈安和谢千欢萧夜澜姜晚周北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