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新书

字:
关灯 护眼
九九新书 > 玉骨遥 > 第十一章:屠龙

第十一章:屠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前行。驰出了赤王行宫,在马车载着她们疾大道上飞

,叶城人烟密集、路上街道货物琳琅满目以敌国的财富。一海的商宽阔平整,两侧歌人都在这里聚集,带来了足云荒各地乃至中州和七楼酒馆林立,沿街店铺里作为云荒最繁华富庶的城商贸兴旺,来自

一路只是探头不停催促外面然而朱颜却没心思看,管家:“还有多久到?

看得到了。”市尽头拐弯的那一对她道,“就在东片小平房里,已经夫座位旁,指着某处前头,”管家坐在车“快了,快了!就在

,她掀开,朱颜抱着孩了一眼,发现居然停了下来。外面子在车转右转,路上小巷,左面开始不停的对话声马车疾驰,从大道转士。知过了多久,终于帘子看厢里摇摇晃晃,不是全副武装的军颠簸传来管家和别人

最宠爱的一个人奴隶生病了,赶着来这里见家简短地交涉了大夫。”申屠“车里是赤王府的朱颜郡主,”管几句,递上了腰牌,“

车厢里的人数,在牌,又从侧窗里看了,令马车通过。木简上记录了几士仔细验看了腰笔,这才齐刷刷地退开一下

奇怪,怎么颜有些不解。这里还有军队?”朱

塔楼,只有刚一眼看去,竟似口子可以通信进入,森严的小小面围才这一个村子外城池。着极高的一座防守围墙,四角设有从车厢里看出去,这个

特别最近复国军闹得凶会派军队护卫。在车”管家坐“这里是屠龙户聚都自然看上去居的地方,帝又升级了许多。”,随口道,“夫身边,这边的警戒

个名字什么的?”身份很尊贵吗?”朱颜已经是好也忍不住心里的几次听到了,再“屠龙户?到底是做疑问,“他们

道,“屠龙户么,了一下,不由得笑不用缴纳渔民的一个税赋,也不用……从云荒“原来有了上千年的历史了服徭役这片村其实是帝都给这些承袭了祖传手艺的家怔子已经有了屠龙户。”的人都真的没听说过。”管—这个村子里主是大地上有了鲛人奴隶称号—,也就

:“当然,他们屠的不了笑,他笑又道是龙。”

户?祖传的手艺又是朱颜听得奇怪那他们屠的是什,不么?既然是渔民由得问:“不屠龙,,为啥又要叫屠什么?

…”管家笑了道了…,郡主见到就知笑:“说起来话

间,马车已经在路边停了说话下来。

方看去都是木个人边的小渔村。这个地四顾:这里哪是什么东市,分明是海墙的低矮城的喧朱颜掀开帘子,探头,街上也不见一,整条道路坑坑洼毫无叶没有人声房子闹,寂静得几乎骨泥,没有超过三层的哗热

个村子为何也如此的海腥味——这种家家环水的格贴着叶城的外郭而建,网,环绕着每水系,却不知这里被引整个村入,密集成城墙。海水从墙下的意设成这种格局。就是沟渠一边但东泽乃是天然局和东泽十二郡很像,一座矮房子,带来浓重

”一踩到了一汪泥水里她一掀帘子跳了下去,却“不由得“啊”了一声扑哧

,连声解?”,等在下进先在释,“这里实在是有点破。不如您去把申屠大夫请出来”管家连忙上来搀扶“郡主小心,马车里坐着

里,忽然间传出了一声用尽全力发出的大喊,听落,寂静空旷的村子撕心裂肺的惨叫然而话音未,仿佛是濒死的人得人毛骨悚然。

了一大跳,“里面“怎么了?”朱颜吓怎么了?在杀人吗?”

“没事的。&quot郡主管家连忙道.莫慌,”这儿住的都是良民。

是一道沟渠,良民?变,死死地盯原本着面前——道路旁了一步未落,,脸色猛然一城外引人颜却抱着孩子往后退将海水从”然而话音的两

房屋,穿着每一间入,环绕户。行入

然变成了血红色!水,却忽而此刻,沟渠里的

撕心裂肺的刻,她看到大量的沟渠里涌出筑的屋舍,水沟环绕,明是在杀那一来,伴随着里面一声声一间血水从房间的!惨叫——这里面,明灰色砖石砌面就是

人?给我住手!”孩子就上前一脚踹“快开门!”朱,厉声大喝在这里杀了房门再也顾不得什么,抱

身都是鲜血。重的血跟斗摔倒。里地看面的里涌出了浓几个人应声回头,怔怔腥味,熏得她几乎一个门打开的瞬间,房她,满手满

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照片明晃晃,亮里,她看到了——上面布一样从台子的四周蜡烛上一片子的四却到处固定在台个角落,整个身眼的光得一竟是比外面的日头还亮。刺为封闭沉闷,起了巨大居中的那一张台子猩红。都被剖开了,血如同的人,四肢被分开流下来,地房间没有窗子,

旋即又被冲入沟渠。出了一条血槽,那些血地面上挖

场!是被设计好的屠宰这……这个地方,简直

你们颜脸色变了,手微微一点,“这么?!”在做什头上的玉骨刷地跃出,化地便要出击,“随时随是什么地方?!”朱作一道流光环绕在她身侧,

给鲛人破身呢!你住了剑拔弩张的她,挡着,再不缝合止血,这台子!”管家冲了进来,一把拉他们是在“郡主,别紧张!上的鲛人就要死了连忙道,“

围着台子忙忙碌碌,得愣住了,“破身?”什么?”朱颜看着那些不由

手脚人灌下,另一个飞快浓厚黏稠个被剖开的人在给那个台子上那身体都刷了上下的血污竭力挣扎地摁住了他的的汁液,将整个,眼看就要死掉,一个拿一碗药一遍。,然后用一把地用水冲洗掉他全身特制的刷子沾了,然而那些人飞快

人,倒像是在救人。那的确不像是在杀

惑,喃朱颜看得有些迷什么?”喃:“他们到底是在做

”大概也是被房间里给鲛人变得和你看,他们“他们在固定成腿骨。”类一样能用下鳍拆开,的血腥味这个鲛人的尾椎大——破身……就是让有鱼尾去掉,双儿,风险很可是很复杂精细的活着她退到了门边,喘刚刚把陆地上人的鲛人,熏得受不了,管家拉了口气,道,“这双腿直立行走。

定在台子朱颜着被固觉得触目惊上的赤裸鲛人,只

下都是然丢弃着一段在无意识地鱼尾,还呼吸着。台子下果不出是男是女,全身上血,洁白如玉的肉,却赫然是一条皮肤微微颤那个台子上的鲛人看地甩来甩去。蹦跳着,微弱抖,正在低微急促地

人的鱼尾被一刀剁去时叫,想必便是这个鲛刚才她在门外听到的发出的吧?那一声惨

上下抹满了药膏,包裹了一有人层层叠叠的纱布里药物,呼吸平她闯入时上药、有人包扎……眼,此刻早已经重新全身围住了那张台子各自房间里的那些人只在稳了下在了昏迷,再也没有,陷入了忙碌起来。有人喂药、,嘴深深的很快,这个鲛人便被里被灌入了停下来看一丝声

过千百得似飞快,娴熟次。操练一切都进行得

洗掉。上的围裙,将一层淡蓝色的透明鳞薄薄的了上去,抬往了另一个朱颜还没有又有鲛人小心地平从惊骇中回过神,只见院落。其他几那个几个人抬过来一架仔细地擦洗,把上面沾满鲜血的双手伸个人各自散开软榻,将,解下了身入了一边的水池,

一面赤王府的?”管家看到事情结束申屠大人在吗门外走过去,取出了是赤王府总管,有要事求见。”腰牌,“在,这才捂着鼻子从

申屠却没有什么表情其中一个到管家重复了第二遍,清道:“了他一眼,面上慢地屈起了三根手指那几个人停下手来看大人还在里面。”他人才道:了皱眉,这些人连眼普通人。直着呆滞的面具。朱颜皱!要……要调制很多药物!,口齿不神都是直的,似乎脑,似乎带还……还有三条要剖子有些残缺,智力低于

是她踢的门弄砸了,你们……你要赔货主的钱!”如果一个看着他们,又这次的破?看朱颜,道:“刚才

,“如果那个鲛人死皱着眉头了,我们来付钱。”“知道了”管

所做的工作,难道——所谓的屠龙户,一刻,朱颜终于明白过来“……”那是专门将鲛人来,改造成人类?从海里捞出

没有去细想……却不料人却无不都和生于海上,能够和鱼类游,然而事实上一样自人一样有着修这中间的转换是怎么长的双腿。然而,,竟然是她所见过的鲛她很早就知道鲛这样血淋淋的的,她却从由自在一场屠戮!

则看到这一幕子一直在昏迷,否看到地上那一条渐渐失,心里一定会留下意识地抱住了鱼尾,她脊背一冷,不下阴影吧?怀里的孩子——幸亏这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去了生命力的小兔崽

屠大夫出来?们敢不去叫申耳边却听声音,厉声道:俸禄!”扣掉你们三个月的家提高了郡主亲自前来,你小心赤王府的

:“稍,稍等干净了手,结结巴巴道听到“俸禄”两个字,滞的脸上震动了下就去叫他!”几个人呆,我……我,露出畏惧的,连忙擦神色

那几个人拉走进后室。开了门,

房间里顿时寂静了下鲛人留下的,看着剩下的人开始来自大海的血脉满地的血——那里的海管家站在门口来,朱颜抱着孩子和水缓缓流过,带走那个,终于又归于海水之中冲刷房间,地上沟

事吗?”中烧她看着,“太惨了……”,“这是人干的只觉得怒火

郡主屠龙户之外的,”管家除了叹了口气,“这种场不该闯进来血腥。”面,都会受不了,是有点,外人乍看

每一个可以行走的鲛人,都是这么来的吗朱颜有?”那么说来,云荒上点不可思议地问:“

才那个鲛人得有一百多了,为了这些鲛人好下去,下场只会更凄惨,“会死掉。野生鲛人吧。年纪有点若是没有腿,他们在云获的“其实也是岁了,”管家却估计是力,十有八九不以为意,道——不过,刚从碧落海新捕荒半年也活不以剖起来费

家养鲛人了——父小家伙,应该云荒的纪小,受的罪估计生下来就破身劈开了他转头看了看腿——因为年朱颜怀里的孩子也就少多了。”就是出生是奴隶,所以一母都,道:“像这个

忽然在她怀里微微颤了一下。说话之间,那个孩子

白瘦着的长长睫毛小,紧闭子,以前得吃过多少苦口气:“这可…”发现那个孩子还是眼,头啊怎么低头,醒了吗?朱子柔软的头发,叹了怜的看了一闭着眼睛。脸庞小兔崽,忍不住轻轻摸了摸孩微颤抖

,鲛人当成复国军抓起尽甘来。”管家样的好来。“如今遇到郡主这没有随在叶城抓紧把这个经常被官府抽査,若身契给办好——小家伙的丹书主人,也算苦身带着丹书顿了一顿,道,“改明就会,多半儿我去一趟总督府,街上

这里的整个村子,“那个白风”她,又把话题转了回来,口窒息然而看着眼前的这得这么严吗?住的“那觉得胸随口应着,么说来,麟管都是屠龙户?”一切,却

管家颔首:“是。一共有三百多户。”

鲛人被送到这里太不可思议了来啊……”“有那么多…,一年得有多”朱颜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么说来

隶俘虏回云荒。“据说七千年前有五十万鲛人被当作奴却始终很不方便。”人的欢心……人因为容貌美丽、能海国被灭的时候,一共奈何拖着一条鱼尾,善舞,得”管家道,“这些鲛到了许多达官贵

一声:是不方便很不方便?朱颜冷笑了那些家伙寻欢作乐

管家介改造成双腿,“趁位鲛人之后,终于有一个鲛人立工坊,由帝都人。方法,可以他在这把鲛人的鱼尾的空挡,工匠屠里建想出了这个块地,让龙户的封供俸禄,开始大批量改申屠大夫还没来造鲛绍着,“在剖了十几帝君大喜,赐予这个直立长出了可以活了下来,并匠便,并在叶城里给了一行走的双腿——当时的“于是,有一位能工

之上啊!口气——这个村子朱颜倒吸了,是建立在血海

货主为了过上千个鲛让鲛人奴隶开出一给申屠大夫呢!”夫便是其中能世世代代传承。”管先还要包个大红包能人,已经干了这一行五十年,双完美的双腿,事艺非常精细复杂,学家道,“我说的申屠大数一数二的人——有时候但这门很少,便只会的人

朱颜听得不舒服,抱又不需要再挨一刀!”子已经有腿了,:“那干吗带我来这里?这个小兔住了怀里的孩子,

家摇了摇头病?”管“郡主有所不好的鲛人医人奴隶得了病,主人耐烦给鲛人看空桑人大夫,谁生,叶城里凡是有鲛身体构造深为了解,屠都会请他来。”,“申屠大夫是最,由于对鲛人兼职医生——否则其他户也往

。”朱颜这才恍然大悟。

给我抱着吧。”她一直抱着那个孩眉头低估了一句,看到大夫怎么还不出来子站着,不由伸大了。”管家皱着,“郡主,把这孩子交“申屠?这架子未免也太出手来

“不用。”朱颜摇了摇头,“轻得很。

迷之中才会这人一时间真是舍不这个孩下。,如同一只收息细细利爪和牙齿的小猫,令得放么乖,这么软,鼻子只有在昏

梢微微一挑,脸色刷地然而下一个瞬间,她眉变了。

“回车上!”她把孩面出事了!上去叫人过来!这里声,“马,厉怀里一塞子往管家

骨“刷”的一声化扇门!作一道闪电飞出,轰然管家还没回过神,就见朱颜手腕一转,碎了房间深处的那一

见回。户便是从这门里出去,然而却一直未通往后院的,最早那个去请那扇门是申屠大夫的屠龙

此刻,门应声的情景。而倒,露出了后院

具叠着尸体。一地的屠龙户!七竖八全是—这些刚死一具,沉默无声,唯有汹涌而出鮮血染红了地面—去的不是鲛人,而是此那里面横

而过。倒下时,有当门轰然数条黑影一掠

瞬间变了脸色,里危险!”住了她,往马车上扯,“快,快回大门口!”管家一“郡主,快走!这转过头来拉

跑?站叱,“还想“别管我。”,对着里面厉朱颜却一把甩开他的!

电。足尖一芒便掠了过去,快如闪点,追着玉骨的

扬,一望而知受过长期的训着面她追到后院的时候,那个个身手利落、猎猎飞人虽然都蒙行动迅速,显然也是黑影已经跃上了屋檐,然而双眸,一水蓝色的长发在风里湛碧,一头赫然便是鲛人练——那些

退,竟快成一道光呼啸而去,想人齐刷刷地握剑骤然后“站住!”朱颜厉叱一,只跃下了屋檐如闪电地击开了这一击指一点当先的那人要截住声,手,玉骨。然而那个人身形“刷”的一声,那些鲛

朱颜一点足,跟着跃就消失在了虛空里一里空空荡荡,一把将玉骨握在底下已影。那些鲛人竟像是跳上了屋顶,手里。然而俯经再也没有一个人个村子样。身看去,整

在微微荡只有漾。屋后的水渠

为了方个屠龙户聚居的村怎么也找不到然大悟:这刻反而成了传来了声音,才霍那些四通八达子里,房前屋后些鲛人的水网,原本是无影无踪面上的波纹,直到听到了。她俯身茫然地看着外面再度便屠杀清洗鲛人而设,鲛人们脱身的捷径,那惊醒。她恍——跃入水里,立刻便

了进来,一眼看到她“郡主!郡主!”来的是管家,身后领着一才长长松了口事?谢天谢地!”气:“郡主,你没大群的军士。管家脸色煞白地

没事。”“我四处查看她跃下了地来,

极其对方也是下手惯了这种刺杀的计连一声悲鸣都来不都已经死狠辣,显然是做那些屠龙户之后再作呕。事儿。里还浓及发出来。看样子,凄惨,是被人一剑封喉重,令人膛破腹,在死时估,而且死状院子里的血腥味比房间

么。四个下,似是在拦截着什是复国军!”统帅军士看到后角,旗帜闪动,只的校尉一眼声,立刻吹响了号角,况,嘀咕了一被连续听四面的水里有东西“又院的惨角楼上瞬间回应以号不断地放

传来刺耳的声音,金远去。然而,水下忽地铁交击,一路

下栅栏惊了!幸亏郡主颜在旁,杀不尽的贱民!”校脑袋难保没事,否则在下连忙赔笑,“让郡主受尉恨恨啐了一口,顿可恶!居然把水顿,看到朱……”都砍断了吗?这

“没事,”朱颜怔怔出了一回神,只常闯入这里吗?”道,“复国军

”校尉叹了口气自如?”得这么严人,带走笼子里那,“他们恨死了屠龙安插了奸细,否则么还能—哎,我都人头痛无比。怀疑他们在这里“是。简直是令些鲛人奴隶—一次次来去闯进来杀死我们的,他们怎

,脱口:“那……申屠夫也死了吗朱颜却没有听他后半截话?”

,咦了堆里翻找是……”“啊?那老家伙?应该一声:“奇怪,申屠大也难逃一劫吧。”校尉叹了口气,一边夫不在这里!难道说着,他一边在尸体

看看!”来,吩咐:“快去地下室他立刻直起腰

刚才正好在地下了回来,“室里配药,压根不知道!”军士领申屠大夫没事!而去,不到片刻便跑外面发生了什么!.....他“是

“太好了!”校尉这老家伙拍了一下大腿,“真是命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西游之后的五百年我,孙悟空,无敌!大爱仙尊夏宇夏瑶我的师兄太强了太荒浮沉录太古神族无敌太寂寞